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多情自古伤离别
    “茶锦,还不去泡茶。”

    苏奕忽地察觉到,茶锦似在看热闹,浑没有一个侍女的觉悟,不由轻斥了一声。

    “啊?噢~”

    茶锦心中发紧,慌忙去了。

    苏奕这才将目光重新看向竹孤青,神色平淡道:“以你的身份,相信此次前来也不是闹事的,进来喝茶吧。”

    竹孤青怔了怔,心中冷哼,也对,以自己的身份,跟他一个年轻人计较什么,那也显得自己太没气量。

    同一时间,苏奕笑着揉了揉文灵雪的脑袋,语气柔和道,“进来说话,别站在外边。”

    文灵雪甜甜一笑,嗯了一声。

    寥寥三句话,面对三个姿色皆极出众的女人时,却展现出三种不同的态度。

    对茶锦是训斥和敲打。

    对竹孤青是以退为进,展现大度的同时,也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对文灵雪则没那么多想法,完全是来自内心的疼爱。

    妙的是,一下子就化解了刚才那有些紧绷的气氛。

    对苏奕而言,只要他想,解决这种小场面,完全就是驾轻就熟,游刃有余。

    庭院内。

    看着茶锦手忙脚乱地烧水烹茶,文灵雪不禁笑出来,道:“姐姐,还是让我来吧。”

    说着,已手脚麻利地忙活起来。

    看着少女那靓丽的倩影干净利索地坐着那些烧水、洗茶、烹茶的事情,茶锦内心都不免羞愧,自己以前是不是真的太不堪了?

    竹孤青随意坐在一个圆形石凳上,衣裙包裹的臀勾勒出饱满的弧形。

    她一语不发,神色清冷孤峭,实则却如坐针毡。

    毕竟,昨天才在这里和苏奕发生过冲突和争执,更差点被气得吐血,而今天却是自己主动找来,这滋味……让她内心也颇有些羞恼。

    早知如此,就不该跟着灵雪这丫头前来!

    唯独苏奕仪态悠闲地躺在凉亭的藤椅中,心中暗忖,等离开云河郡城的时候,也得把这张藤椅带着,这样无论在何地,随时都能躺下来……

    茶锦低着螓首,立在一侧,讪讪不语。

    身为侍女,却没能烹茶待客,又被苏奕刚才训斥了一句,让她也是满心的不自在。

    很快,文灵雪为大家各斟了一杯茶,自己则坐在苏奕一侧,脆声道:“姐夫,晓峰哥和晓然妹妹他们呢?”

    苏奕随口道:“这些天,我这里发生了些危险的事情,虽然我不在乎,可却不能不考虑他们的安危,所以就把他们托付给别人了。”

    文灵雪吃惊道:“什么危险的事情?”

    一句话,让竹孤青和茶锦齐齐心中一紧。

    茶锦曾带南文象前来,结果南文象这位武道宗师死在这里,连她也差点遭殃。

    竹孤青也曾杀来,却因为误会,差点被苏奕气昏头。

    总之,都谈不上好事,若真说出来,难免会让她们都尴尬和下不来台。

    “都已经过去了。”

    苏奕却是懒得花费口舌去赘述这些事情,笑呵呵打量着文灵雪,若有所思,“你呢,今日打扮这么漂亮找我何事?”

    “我……”

    一提到此来目的,文灵雪登时愁眉不展。

    不远处的竹孤青冷冷道:“今天灵雪会和我一起前往天元学宫修行,她是来跟你辞别的。”

    苏奕一怔,脸上笑容变得冷淡下来。

    他哪会不明白,竹孤青这种人,怕是根本不会主动跑到云河郡城收徒。

    那么答案就很清楚了,这是来自文灵昭的安排!

    文灵雪低着螓首,语气柔和道:“姐夫,你别多想,我只是去修行而已,更何况,有前辈和姐姐照顾我,你也不用担心什么。”

    苏奕沉默片刻,忽地笑道:“也好,等以后我去衮州城了,便去找你。”

    文灵雪登时松了口气般,道:“嗯!”

    苏奕想了想,说道:“好,待会我送你一程。”

    竹孤青刚想拒绝,可一想到这小子那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顿时忍住了。

    半个时辰后。

    城外码头前,苏奕目送文灵雪和竹孤青所坐的一艘客船渐渐远去,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怅然。

    连灵雪也走了……

    那这云河郡城又有什么可留的?

    茶锦察觉到了苏奕心绪似有些低落,不禁暗自一惊,这家伙该不会看上了他小姨子吧?

    不过话说回来,文灵雪确实是一个极出色的美人,那等灵秀明媚的风姿,实属世间少有。

    就是不知道,她姐姐又该有多好看了……

    正自思忖时,苏奕早已转身而去。

    见此,茶锦连忙跟上,亦步亦趋。

    ……

    “灵雪,我和苏奕之间的私人恩怨,莫要和你姐姐提起。”

    大沧江上,客船中,竹孤青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她若知道,怕是会生出许多风波。”

    文灵雪忍不住道:“前辈,您和我姐夫究竟怎么了?”

    竹孤青摇头:“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说罢,她心中一叹。

    最初时,她还以为苏奕只是一个文家赘婿,不值一哂,还提醒文灵雪少和对方接触。

    不曾想,这文家赘婿却竟就是拙安小居那少年。

    这让竹孤青此刻面对文灵雪时,心中都不免有些尴尬,又有些羞恼,这小子难道是自己的克星不成,每次见面都让自己憋一肚子的气!

    “前辈,您放心,我不会跟姐姐说的。”

    文灵雪轻声道,“我虽不清楚您和我姐夫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敢保证,姐夫他肯定不是坏人。”

    竹孤青怔怔片刻,忽地问道:“像他这种人,当初为何会入赘你们家?”

    “呃,这我就不清楚了。”

    文灵雪摇头。

    “一个修为尽失的家伙,却竟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个强大之极的高手,着实有些不可思议。”

    竹孤青蹙眉,“对了,这件事你也先别告诉你姐姐。”

    “这是为何?”

    文灵雪怔然。

    竹孤青幽幽一叹,道:“我怕她承受不住打击,你还不知道么,你姐姐性情高洁清冷,骨子里也极其之傲。她本就无比排斥这桩婚事,若让她知道,你那姐夫如今早不是当初可比,她心中该作何感想?”

    文灵雪默然片刻,忍不住道:“可这件事终究瞒不了一辈子的。”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你姐姐现在一心修行,正是修为突破提升的绝佳时期,容不得被这些事情耽搁。”

    竹孤青认真说道。

    在来云河郡城前,她已帮文灵昭争取了一个前往“云琅山秘境”试炼的名额。

    一个月后,当云琅山秘境开启,以文灵昭的资质,若是运气好,极有希望一举把一身力量彻底锤炼为“罡气”。

    如此,就等于筑就了最雄厚的根基,以后必可轻松迈入宗师之境!

    文灵雪撇嘴,轻叹道:“越长大,怎么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竹孤青不禁莞尔,“这就是成长。”

    ……

    “穆大人,此次前往衮州,若一切顺利,足可让你再进一步,就此成为一州之地的封疆大吏!”

    城外码头上,一群人出现,赫然正是周知离一行人。

    “也得多谢六殿下的栽培。”

    雍和郡郡守穆钟庭笑着拱手。

    周知离肃然道:“现在说这些还早,半个月后,在衮州城中即将召开的‘茶话会’,才是最关键的,无论是我,还是穆大人你,可都不能大意了。”

    衮州茶话会!

    穆钟庭心中一凛,默默点头。

    “原本我此次前来云河郡城,还打算将秦闻渊收揽到身边效命,谁曾想,这老小子太倒霉了,直接就被苏公子杀了。”

    周知离有些遗憾道。

    穆钟庭道:“秦闻渊本就是二殿下的得力干将,他死了,也谈不上是什么坏事。”

    顿了顿,他迟疑道:“六殿下,老朽斗胆说一句,为何不把苏公子招揽到身边?以他那谪仙般的手段,若是能够辅佐殿下,何愁大事不成?”

    周知离无奈叹息道:“你也说了,他人如谪仙,岂可能会甘心为我所用?”

    穆钟庭怔了怔,道:“殿下不必为此气馁,须知,殿下已和苏公子成为朋友,且连续两次为他收拾残局,相信他心中必然也是领情的。以后殿下真遇到棘手麻烦,苏公子焉可能袖手旁观?”

    周知离长吐一口浊气,道:“或许吧。”

    “说完没有?”

    不远处,青衿冷然开口。

    周知离连忙笑着上前,道:“师叔莫慌,等船来了,我们就立刻启程!”

    那晚在浪淘沙挨了苏奕一巴掌后,青衿就像变了一个人,冷冰冰不说话,且脾气极差。

    这让周知离一阵头大。

    青衿略一沉默,冷不丁说道:“我师尊回信说,三天后,会派人前往衮州城,在那一场茶话会上,为你助阵。”

    周知离登时精神一振,喜上眉梢,道:“师叔,敢问是哪位高人前来助我?”

    青衿冷然:“到时候见了不就知道了?”

    周知离语塞,但内心已踌躇满志,有青衿师叔的师门高人助阵,此次衮州之行,何愁大事不成?

    青衿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你可别高兴的太早,向天遒可不会乖乖把手中权柄拱手相让,以他的城府,怕是早已察觉到苗头不对,做足了准备。”

    向天遒。

    衮州总督!

    坐镇大周六州之一的封疆大吏!

    ——

    ps:感谢“鼠标的艺术”“施南书院”等童鞋的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