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螳臂挡车
    雅颂轩。

    一缕缕天籁般的琴声飘荡而出,空灵缥缈。

    远远望去,雅颂轩那二层楼阁内,灯火璀璨,影影绰绰。

    “公子,茶锦正在为一位身份极尊贵的客人抚琴,若是冒然前往,怕是会为您惹来祸患。”

    走到这,枋秀夫人玉容浮现挣扎之色,低声开口,“能否让我前往禀报一声?”

    苏奕松开揽住枋秀夫人香肩的右手,道:“不必麻烦,我自己前往便可。”

    说着,他径直朝雅颂轩行去。

    从苏奕魔爪下脱身,枋秀夫人松了口气,可当看到苏奕的举动,登时又慌了,连忙追上去。

    “公子,此地闯不得!”

    枋秀夫人压低声音,焦急道,“妾身不瞒您,就是袁少的父亲来了,都不敢叨扰那位贵人的雅兴……哎……”

    眼见苏奕置若罔闻,枋秀夫人气得贝齿紧咬,杏眼中尽是恼火之意。

    “必须得跟那位贵人解释清楚,是这家伙执意要见茶锦,绝不能让这场麻烦牵累到我浪淘沙头上。”

    深呼吸一口气,枋秀夫人稳了稳心神,紧追上去。

    楼阁二层的大门外,驻守着四个气息浑厚的身影,一个个威势慑人。

    当看到走上来的苏奕时,这四人却都齐齐一怔,露出意外之色。

    追上来的枋秀夫人见此,连忙飞快解释:“各位大人,这位公子听闻茶锦姑娘在此,执意要来见一见,妾身也不好劝阻……”

    刚说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了——

    就见那驻守房门外的四人竟是齐齐朝那青袍少年躬身见礼:

    “卑职见过苏公子!”

    枋秀夫人红唇微颤,美眸瞪得滚圆:“?!”

    “原来是你们。”

    苏奕眉头微皱,“这么说,这楼阁中的贵人就是周知离了?”

    眼前这四人,正是周知离身边的贴身扈从,为首的是张舵。

    “正是。”

    张舵点头,他也有点懵,不敢相信苏奕这等人物,怎会出现在这等地方。

    苏奕没有再多说,推门而入。

    张舵他们自然不敢阻拦。

    连六皇子都得敬若神明的人,他们哪敢拦?

    枋秀夫人满腔的惊疑,这青袍少年究竟是谁?

    也不知是出于好奇,亦或者是其他情绪,让她下意识跟了进去。

    清雅宽敞的殿宇内,一袭玉袍的周知离头枕一个妙龄女子的**上,懒洋洋斜靠在那。

    一侧则有美丽的侍女烹茶斟酒。

    而不远处地方,茶锦一袭素雅长裙,云鬓雾鬟,清艳明媚。

    她一对纤纤玉手在身前琴弦上轻拢慢捻抹复挑,仪态娴静,弹出的琴声则似大珠小珠落玉盘,韵律清扬空灵。

    周知离眼神痴痴地看着那正在抚琴的绝色女子,只觉身心皆熨帖舒服,飘飘然如登极乐。

    “公子请喝酒。”

    侍女双手捧上一杯酒水。

    周知离拿起酒杯,正打算一饮而尽。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推开。

    殿宇内的琴声戛然而止,原本旖旎缱绻的氛围登时被破坏。

    周知离眉头一皱,浮现一抹愠怒之色。

    只是当看到闯进来的身影时,他手指一颤,酒水洒落,整个人下意识地坐起身来,惊愕道:“苏……苏公子?”

    旁边的妙龄女子蹙眉,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却原来是周知离坐直身体时,大手按在了她那**上。

    不过,她却强忍着不敢吭声。

    “你倒是会享受。”

    苏奕目光一扫大殿,淡然开口。

    周知离连忙站起身来,有些讪然道:“我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便来放松一下,让公子见笑了。”

    “妾身见过苏公子。”

    不远处,茶锦起身见礼,眉宇间闪过一丝慌乱,那一对美眸深处,更隐隐有警惕戒备之色涌现。

    连她也没想到,苏奕竟会找到这里。

    看到这一幕,跟进来的枋秀夫人只觉口干舌燥,头皮发麻,她有猜到青袍少年来历不简单。

    却没曾想到,连来自玉京城的这位贵不可言的大人物,面对他时都有些局促和紧张!

    更让她意外的是,茶锦竟似也认得他……

    “你们先出去,我要和茶锦姑娘好好谈谈。”

    苏奕神色平淡。

    周知离敏锐意识到了不对劲,当即挥手道,“你们都先出去,没有吩咐,不得进来。”

    殿宇内足足八个绝色佳丽和一众侍女连忙低头行礼,匆匆而去。

    连枋秀夫人也不敢再逗留,转身离开。

    “你也出去。”

    苏奕扫了周知离一眼。

    周知离一呆,旋即笑道:“那我就不叨扰苏公子和茶锦姑娘了。”

    说罢,潇洒转身而去。

    自始至终,都没再看茶锦一眼。

    这很无情,毕竟之前他还痴迷于对方的美色,倾心于对方的琴术。

    可一察觉到局势不对,直接拔腿走人,都不带丝毫迟疑的。

    “公子这是来兴师问罪的?”

    没有了外人,茶锦也不再掩饰什么,神色清冷而平静,眉目之间再无丝毫妩媚之色。

    “今天清晨,曾有人以符剑秘宝偷袭我,偷袭者是谁,相信你心中最清楚。”

    苏奕神色平淡,“让他出来,或者告诉我他在哪里,我便不为难你,否则,我保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茶锦玉容变幻,深呼吸一口气,神色平静道:“公子快人快语,那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师兄早在今日晌午便离开,不出意外,他现在早已到了衮州之外。”

    “逃了?”

    苏奕眉头微皱。

    他可没想到,一个能动用符剑秘宝的角色,竟怂到这等地步。

    茶锦眼神复杂,低声轻叹道:“连那等秘宝都伤不到公子,换做是我,怕也会做出这等抉择。”

    苏奕问:“你为何不逃?”

    茶锦粉润的唇微微扯动了一下,无奈道:“我本已收拾好行囊,打算离开,谁曾想却被六殿下提前找上门来,我若不顾一切离开,以前的付出可就前功尽弃了。”

    顿了顿,她苦笑道:“更何况,谁能想到苏公子来的竟如此之快,上午才历经一场杀戮风波,晚上就找到了这里……”

    苏奕若有所思道:“可看你的模样,似乎并不怕我报复,这是为何?”

    茶锦深呼吸一口气,道:“很简单,我师兄已经逃走,我若死了,师兄必会为我报仇。”

    她抬眼直视苏奕,神色已变得从容而冷静,“诚然,他不可能是公子的对手,但我若说,在我们背后站着的,是一个超脱于世俗之上的修行势力,公子是否还敢杀我?”

    说罢,她好整以暇地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任何聪明人在听到这番话后,定然该意识到,对付自己的后果会多严重。

    而这,也正是她现在敢于直面苏奕这个大威胁的底气所在。

    果然,她敏锐注意到,苏奕眉头皱了一下!

    “月轮宗?”

    苏奕问。

    “不错。”

    茶锦点头,“大魏第一修行圣地,地位之高,只有大周的潜龙剑宗可相提并论。”

    说到这,她内心涌起一抹傲意。

    作为一名超脱于世俗的修行势力的传人,这就是她最大的依仗所在。

    却见苏奕忽地笑起来,道:“你认为,这样就可以威胁到我?”

    说着,他已迈步朝茶锦走去。

    茶锦清眸一缩,道:“苏公子,我刚才的话并非威胁,而是想让你权衡一下,是否值得彻底撕破脸。起码对我而言,是极不愿意和您为敌的。”

    苏奕神色平淡,“别说是你,就是你背后的月轮宗,也不够资格和苏某为敌。”

    话语随意,却有傲世之意。

    一个扎根在世俗,却自诩超脱世俗之上的小修行势力罢了,也配和他苏玄钧为敌?

    何其可笑!

    而眼见苏奕一步步走来,茶锦俏脸上浮现出一抹凝重之色,又是惊诧,又是心寒,这家伙难道就不知道忌惮为何物?

    悄然间,在她双手出现一对短刀,宛如一对残月,锋芒慑人。

    苏奕眼神投出一抹不屑,道:“螳臂挡车。”

    锵!

    如潮剑吟响彻,苏奕拔出御玄剑,于虚空一刺。

    茶锦毫不犹豫就要闪避。

    上次在拙安小居,她就见识过苏奕战力的恐怖,更是差点就被镇压,自然很清楚,正面硬撼的情况下,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手了。

    可让茶锦惊悚的是,苏奕这一剑看似简单,却如天罗地网般,封断她所有的退路,根本就是避无可避!

    无奈之下,茶锦挥动双刀,选择硬撼。

    铛!!

    金戈交鸣般的碰撞响彻,茶锦只觉双手剧痛,短刀齐齐脱手而飞。

    而不等她反应,一抹剑锋已如闪电般刺来,在其咽喉一寸之地时,剑锋骤然顿住。

    可即便如此,也惊得茶锦呼吸一窒,瞳孔睁大,脑袋一片空白。

    一剑之威,竟恐怖如斯?

    这是何等风采,何等道行?

    她娇躯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内心的骄傲、底气、依仗就如泡沫般崩碎,被无尽的恐惧所淹没。

    在这等力量面前,什么计谋、什么谨慎、什么威胁,统统是笑话。

    任你千般计谋,万种算计,生死也不过一剑之事!

    “从进入云河郡城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说过,不要来惹我,可你偏偏不听,我是该说你愚蠢,还是无知?”

    苏奕目光淡漠,看着茶锦如同看着一只蝼蚁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