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以群分
    浪淘沙的老板是一个婉约娴静的女子,美丽秀雅,亭亭玉立。

    她看起来很年轻,和那些艳俗的老鸨完全不一样。

    虽然年轻,她待人接物则毫不含糊,巧笑嫣然,妙语如珠。

    “袁少,您带朋友一起来的?”

    当看到袁珞宇,女子笑吟吟山前见礼,一股淡雅的幽香弥散而开,沁人心脾。

    黄乾峻顿时笑起来。

    他一看就知道,袁珞宇是浪淘沙的常客,有这种老手带着,才能见识到一家青楼的真正底蕴。

    当然,也不必担心被蒙骗糊弄了,再好不过。

    袁珞宇干咳一声,道:“枋秀夫人,这次我可带了一位了不得的贵人前来,你可不能有半分含糊,否则,我袁珞宇第一个饶不了你!”

    这话毫不客气。

    可来自袁珞宇这等云河郡城的顶级公子哥口中,谁敢怀疑其中的分量?

    浪淘沙枋秀夫人连忙点头道:“袁少放心便是。”

    她眸子如水般,第一时间落在苏奕身上,看出袁珞宇面对苏奕时,有些不自在,神色间也带着敬畏,哪会不清楚,这就是袁珞宇口中的大贵人?

    不过,枋秀夫人很识趣,没有询问什么,大人物来青楼,最忌讳就是被问询身份和来历。

    “袁少,麻烦你带着两位贵客随我来。”

    枋秀夫人亲自带路,朝浪淘沙内行去。

    “苏先生,请。”

    袁珞宇连忙拱手示意。

    这一幕,让枋秀夫人都不禁吃惊,心中愈发不敢怠慢。

    走进浪淘沙,迎面就是莺莺燕燕的声音,显得好不热闹。

    这大厅无比宽阔,富丽堂皇,远处玉台上,一群年轻貌美的妙龄乐师吹拉弹唱,笙箫之音叮咚悦耳。

    黄乾峻甫一进来,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就见到处是容貌俏丽的少女,穿花蝴蝶似的侍奉在每个客人身边。

    每个皆妆容精致,穿着样式不同的纱裙,身影翩跹,香风阵阵,俨然一派莺歌燕舞,美人环伺的好地方。

    “这水准,不知比广陵城那些青楼画舫高到哪里去了!”

    黄乾峻暗自赞叹,只觉浑身血液都有澎湃沸腾的感觉。

    相比他,袁珞宇则要淡定许多,轻车熟路地跟在枋秀夫人身后。

    陆续有妙龄少女认出这位袁家的二少爷,眉目含情地凑上来,直接被他挥手驱散。

    今晚要招待的是苏先生,哪能这些个水准的女子侍奉,这不是打他袁珞宇的脸?

    当穿过一条曲折的回廊,热闹喧嚣声渐渐消失,反倒多出一种清幽的氛围。

    黄乾峻忍不住道:“袁少,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袁珞宇神秘一笑:“到了你就知道了。”

    苏奕自进入浪淘沙,神色就没有变过,负手于背,淡然从容,不曾说什么。

    这让袁珞宇不免感到很大的压力。

    苏先生的眼光必然极挑剔,万一今晚没有瞧得上的女子,那可怎么办?

    正在思忖,前方景色忽地一变,出现一座修建在莲池之上的楼阁,古色古香,灯影幢幢。

    进入楼阁,就见香炉袅袅,红毯铺地,墙壁上挂着梅兰竹菊等泼墨画卷,古色古香。

    楼阁中早有十二个侍女跪在地上,皆身着裁剪合体的淡青色轻纱裙裳,眉眼温顺,或害羞,或娇媚,或端庄,或可爱……

    每个的样貌皆堪称一流,依照黄大少的目光看,仅仅是这些侍女,搁在广陵城中都能当头牌!

    “恭请各位贵人!”

    侍女皆低下螓首,恭迎走进来的苏奕等人。

    这等场面,让苏奕都微微一怔,旋即摇头,这仗势也就只能让那些个权贵人物欣赏罢了。

    “苏先生快请上座。”袁珞宇笑呵呵邀请。

    苏奕也不客气,在上首主座坐下。

    早已跪在主座旁边的两名侍女当即挺直娇躯,一个素手烹茶,一个拎壶斟酒。

    眼见众人都一一落座,枋秀夫人这才微笑道:“袁少,您看今晚如何安排?”

    袁珞宇道:“老规矩,不,按照我父亲招呼大人物的规格来对待。”

    黄乾峻一呆,不等询问,袁珞宇已低声解释道:“我父亲也偶尔会来找到一些性情风流的贵客,当然,只是在此宴饮作乐,黄少你可别多想。”

    黄乾峻暗道,你老子做没做别的,哪能让你这当儿子的知道?

    枋秀夫人明显一怔,犹豫道:“袁少,那些个排在花名册顶尖的姑娘,早已被其他贵人……”

    说到这,眼见袁珞宇眉头皱起,她顿时嫣然一笑,“当然,既然袁少来了,怎能扫了大家的兴致,我这就去安排。”

    说罢,转身匆匆而去。

    “不瞒苏先生,我寻常来的时候,也不敢仗着父亲的名号行事。不过今天不一样,若不把您招待好了,我父亲若知道,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袁珞宇笑呵呵说道。

    苏奕一指黄乾峻,道:“他明天要和武灵侯陈征一起前往血荼妖山,今晚你把他招待好了就行。”

    袁珞宇一呆,惊诧道:“黄兄弟,你打算入伍?你可知道军伍之地何等苦寒吗?除了打仗和训练,一群糙老爷们天天只能讲荤段子打发时间,什么乐子都没有,想找个女人比登天都难,你确定能受得了?”

    他在云光侯麾下的赤鳞军效命,自然有资格说这番话。

    “你能忍受,为何我不能?”

    黄乾峻硬着头皮道。

    “呵呵……”

    袁珞宇笑容诡异,“那我不妨告诉你,一些老兵可最喜欢你这种细皮嫩肉的新兵,你可要小心一些,他们可都是刀口舔血的狠茬子,万一盯上了你,他们的手法可粗暴野蛮之极……”

    黄乾峻心头恶寒,连忙打断:“袁少,你也忒恶心人了,谁敢这般待我,我非把他子孙袋踢爆不可!”

    袁珞宇乐不可支。

    不过,碍于有苏奕在,他也不敢太放肆,只把大手悄悄按在身边侍女那柔腻润软的修长**上。

    侍女俏脸赧然,却并未挣扎。

    他如此,黄乾峻也如此,都不敢放肆,或者说是有些放不开手脚。

    原因很简单,苏奕的威信太高。

    虽然和他们同龄,可潜意识里,他们早已把苏奕当做长辈一类的角色对待。

    苏奕哪会察觉不到这俩家伙的心思,不禁一阵哂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玩乐的时候也如此,遇到彼此关系不对等的,谁会把自己玩乐时的放肆姿态显露出来?

    没多久,枋秀夫人带着一群女子进来。

    黄乾峻眸子顿时一亮。

    就见那些女子无一不堪称是绝色,无论身材、样貌、气质、神态皆堪称上上选。

    难得的是,这些佳丽各有各的风情,娇媚如火者堪称人间尤物,冷若冰雪者清贵出尘,楚楚动人者令人止不住心生怜惜……

    就是袁珞宇也不由暗赞,这水准确实没得说!

    不过,当他目光看向苏奕时,却见后者淡然如旧,浑没有任何情动的迹象。

    袁珞宇刚要说什么,苏奕已长身而起,道:“你们玩,我去找一个人。”

    说着,他目光看向枋秀夫人,道:“你带我去见茶锦。”

    枋秀夫人原本是一副笑语盈然的神态,闻言先是一怔,旋即俏脸微变,道:“公子,茶锦姑娘是艺妓,品性高洁,向来不侍奉客人的,还请您谅解。”

    却见苏奕已走上前,右手轻轻揽住枋秀夫人香润雪白的肩膀,道:“走。”

    这举动,搁在其他人眼中都堪称大胆。

    毕竟,枋秀夫人乃是浪淘沙老板,身份和地位摆在那,往来宾客更不乏一些顶尖的权贵人物,谁敢对她这般无礼?

    那些绝色佳丽都愣了一下。

    枋秀夫人先是羞恼愠怒,可当察觉到肩膀上那只大手传出的力道后,心中登时一凛。

    她下意识抬眼,就看到一双幽邃淡漠的瞳,宛如面对天上神祇般,让人凭生压抑窒息般的敬畏之感。

    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涌上心头,枋秀夫人娇躯一绷,毛骨悚然。

    “乖乖的,我保证你毫发无损。”

    说着,苏奕已揽着她朝外行去。

    枋秀夫人脑袋浑浑噩噩,心神泛起惊涛骇浪,竟是浑然忘了挣扎。

    或者说,她根本不敢挣扎。

    直觉告诉她,若敢抗拒,眼前这青袍少年绝对不介意随手杀了她!

    那些绝色佳人都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袁珞宇略一沉默,豪迈道:“黄少,苏先生说了,今晚要好好招待你,你先选!”

    他看出苏奕此来的目的不对劲,只是却疑惑那茶锦究竟是谁,又是如何被苏奕盯上了。

    “呃……”

    黄乾峻按捺下内心情绪,开始打量那些美人们,

    当苏奕提出要去见茶锦时,他就意识到今晚要出事了。

    不过,他并不担心苏奕,反倒有些同情茶锦,得罪谁不好,为何非要得罪苏哥?

    半响,黄乾峻不再想苏奕的事情,清了清嗓子,抬手连续指向四个美人,笑吟吟道:“就这些吧。”

    袁珞宇一怔,讶然道:“四个?”

    黄乾峻饮尽一杯酒,傲然道:“才四个而已,算的了什么?”

    袁珞宇眉毛一挑,内心生出些许恶趣味,道:“苏先生早已叮嘱,今晚要把你招待好了,四个怎么行?”

    他大手一挥,吩咐剩下那些绝色佳人,“你们全留下,今晚一起好好伺候我这黄兄弟!”

    黄乾峻怔住,没有欣喜如狂,反倒凭生一抹担忧,这谁吃得消?

    可,哪个男人会在这种事情上认怂?

    ——

    ps:嗯……主角是来找茶锦的师兄报仇的,别想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