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又见茶锦
    章远星连忙道:“对对,灵雪姑娘快请坐,大家也都坐,不要因为我的到来,扫了苏公子的兴致!”

    最后一句话,被他加重了语气。

    众人神色变幻,脑袋都有些浑噩,各坐了下来。

    只是气氛愈发压抑沉闷了。

    章远星可没心思想这些,他正全副心神在思忖,该如何把苏奕这位大佬伺候好。

    他吩咐黄叔,道:“你去拿一壶灵酒过来,然后叮嘱茶锦姑娘,待会弹琴的时候,对着这边的雅间轩窗。”

    黄叔连忙领命去了。

    看着这一幕幕,众人神色愈发复杂了。

    感觉就像老天给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一个修为尽失的废人,怎会吓得章远星这等顶尖层次的贵胄公子如此毕恭毕敬,诚惶诚恐?

    可碍于章远星就在眼前,他们只能忍着内心的诸多疑惑,没有直接去询问。

    这时候,还是少说话为妙。

    而眼见章远星一直陪在一侧,苏奕不免有些皱眉,道:“章少打算要一直陪在这里?”

    章远星如梦初醒似的,连忙道:“我还有事,不打扰各位,你们聊!”

    说着,转身就走,临走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姐夫,这是怎么回事?”

    文灵雪这才低声问道,清眸中尽是好奇。

    其他人也不禁看向苏奕。

    “大概他是担心得罪我吧。”

    苏奕随口道。

    “得罪你?”

    一侧的田瑶忍不住道,“可你明明……明明……”

    说到这,她说不出来了。

    “明明是个废人?”

    苏奕不禁笑起来。

    田瑶讪讪低头,不知怎地,此刻面对苏奕时,内心已不像最初时那般放肆,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拘谨,心中更有一种懊悔和失落。

    她这才隐约明白,刚才苏奕所谓的不和其他人计较,并非是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而是根本就不屑于计较!

    可笑的是,当时自己还以为他是个败絮其内的草包……

    只是,他究竟哪里来的底气,怎会让章远星都那般低声下气?

    田瑶愈发看不懂眼前这青袍少年了。

    何止是她,颜玉峰等人内心也疑惑重重。

    没多久,忽地,房门开启——

    “苏公子,我父亲来给您送酒了。”

    章远星谦卑躬腰,笑着开口。

    在他旁边,则是体态微胖,白面无须的章知炎,章氏一族的族长。

    眼见这位云河郡城的顶级大佬出现,颜玉峰他们简直火烧屁股似的,噌地起身,头皮都一阵发麻。

    章知炎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笑容满面上前,立在苏奕一侧,笑着抱拳见礼道:“苏公子大驾光临,章某有失远迎!”

    苏奕坐在那没动,只抬眼看了他一眼,道:“只是为送酒而来?”

    章知炎连忙道:“自然。”

    说着,吩咐抱着酒坛的章远星过来,亲自把酒坛放在桌上,这才笑道:“章某就不叨扰苏公子了。”

    他哪会看不出,苏奕明显不想多谈?

    当即便带着章远星匆匆而去。

    可章知炎却并不知道,因为他的到来,带给了颜玉峰等人何等大的冲击,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寂静的气氛中,苏奕将那一坛灵酒打开,微微一嗅,道:“这酒倒也不错,一起尝尝。”

    说着,替文灵雪和自己各斟了一杯。

    “你喝吗?”

    苏奕目光看向田瑶。

    “啊?我……呃……这……那个……”田瑶手足无措,受惊似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苏奕没有多说,给她斟了一杯,“尝尝吧,就当借花献佛,多谢你今天帮我带路。”

    他自顾自斟酒、喝酒,浑然没有理会傻乎乎站在那的颜玉峰等人,似当他们完全不存在般。

    这让每个人都很难堪,却无人敢吭声。

    尤其是陈金龙,心中狠狠咒骂,上次老子就被牵累跪了一晚上,这次又他妈被你们这帮蠢物牵累成这样,简直了!

    “姐夫,要不我们离开吧?”

    文灵雪可不像苏奕那般泰然自若,低声开口。

    “好。”

    苏奕一眼看出少女心中的不自在,当即笑着起身,“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文灵雪嗯了一声。

    两人转身离开。

    自始至终,没人挽留,也没人出声。

    安静极了。

    这一刹,田瑶忽地心生说不出的苦涩,终于有些明白过来,在这青袍少年眼中,或许早已知道,他和自己之间是两个世界的人,才会在最初见面时,就懒得搭理自己的搭讪……

    可笑的是,自己竟还曾下意识疏远对方。

    世上荒唐之事,概莫如此了。

    砰!

    猛地,那华袍青年手中一直捏着的酒杯碎裂,他失声叫道:“难道说,他就是那个杀了秦闻渊大人的年轻人?”

    一句话,让众人先是一怔,旋即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色变不已。

    “这不可能吧,谁不知道他苏奕是个废人?”

    孟璐忍不住道。

    “废人?废人哪可能让章少低头哈腰?又哪可能让章氏之主亲自来见?没看到他苏奕坐在那自始至终都没有起身吗?”

    华袍青年脸色难看道,“章氏之主都低头了,在这云河郡城,谁还能有这么大威势?一定是他!”

    众人脑袋发懵。

    这么说,他们刚才一起同坐的,是一个在昨天刚杀了秦闻渊父子,击败府主木仓图的年轻大佬!?

    孟璐一想到刚才自己还不断嘲讽苏奕,魂儿都差点冒出来,感觉就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就是陈金龙,都不由被这个事实惊到,内心砰砰直跳,老子以后打死也不和任何姓苏的人有接触了!

    这时候,雅间房门开启,章远星一脸阴沉地走了进来。

    他目光一扫在座众人,冷冷道:“颜玉峰,你先给我跪下!”

    “章少,这……”

    颜玉峰脸色大变。

    “跪不跪?”

    章远星森然道。

    噗通!

    颜玉峰直接就跪了。

    一侧的孟璐连忙颤声解释:“章少,此事不怪颜师兄……”

    “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也给我跪下!”

    章远星眼神狠恶,直似暴怒的兽般。

    孟璐登时吓得瘫在地上,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屁股下淌出一片水渍……

    其他人也无不噤若寒蝉。

    “今日之事,谁敢泄露出去一丝一毫,我章远星保证,绝对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深呼吸一口气,章远星拎着酒桌上那一壶灵酒,转身而去。这酒本是献给苏奕的,哪怕苏奕已经走了,也不能便宜了这群王八蛋!

    若不是他们把苏奕引来,自己哪可能会被吓成这样?

    雅间内,众人全都颓然,面如土色。

    也就在此时,轩窗外的高台上,传来一阵欢快的古筝声,弹的是“鸳鸯配”,曲调明快活泼。

    只是,轩窗内却一派凄凄惨惨戚戚的氛围。

    ……

    饮雪山庄外。

    文灵雪欲言又止。

    苏奕笑说道:“你跟我回家,到时候你有什么想问的,我都告诉你。”

    文灵雪点了点头,旋即疑惑道:“家?”

    “一个暂时居住的地方。”

    苏奕随口道。

    正说着,忽地有人从饮雪山庄内追上来。

    “苏公子稍等。”

    这是一女子,云鬓雾鬟,凤簪斜插,眉如新月,眸似点漆,肌肤水嫩得吹弹可破,看起来也只二十岁左右,却已是活脱脱一个娇媚尤物。

    “有事?”

    苏奕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

    来人正是茶锦。

    那个曾在楼船上把六皇子周知离迷得神魂颠倒的艺妓。

    当初进入云河郡城的第一天,这女人就曾主动前来攀谈。

    算上这次,应该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文灵雪清眸中则泛起一丝警惕之色。

    “没什么,妾身只是听闻公子也在此赴宴,本打算抽空前往敬酒,谁曾想,公子已经要提前离开了。”

    茶锦微微一福,抿嘴浅笑,声音若箫管似的婉转娇润。

    “姐夫,她是谁?”

    文灵雪忍不住道。

    来自女人天生的敏锐直觉告诉她,眼前这女人似乎对姐夫有所图谋!

    苏奕眼神淡然道:“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

    话语随意,却极不客气。

    茶锦一怔,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苏公子,这里不是说话之地,妾身今晚会前往您的府上一叙,到时候,希望公子莫要把妾身拒之门外就好。”

    说着,她俨然一笑,微微躬身,便转身返回饮雪山庄内。

    “姐夫,我一看这女人就心怀鬼胎。”

    文灵雪嘀咕道。

    “没想到啊,灵雪你现在的眼力如此了得,厉害!”

    苏奕挑起大拇指,赞了一句,而后说道,“她的确是个麻烦,我躲之海来不及,今晚她敢来,我保证不给她开门。”

    文灵雪嘿嘿笑起来,挽起苏奕的胳膊,一脸期待道:“快走吧,让我去参观一下你的住处。”

    少女已褪去身上的青涩,焕发出愈发明媚蓬勃的青春气息,靓丽灵秀。

    可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挽着苏奕的胳膊,丝毫不介意这种亲昵的举动,会引来路人的误解。

    苏奕自然更不会在意了,他苏玄钧何时需要在意那些世俗眼光了?

    沐浴在柔和的天光之下,嗅着少女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他心情也大好,唇边也不自觉泛起笑意。

    在此次转世之后,若说谁还能让他苏奕惦记在心中,且占据着一定地位,那必然是文灵雪无疑了。

    ——

    ps:第五更送上!

    目前还欠4个5更,以后会慢慢还的……

    明天周末,金鱼得回一趟老家,所以明天更新都放在晚上6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