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敬酒和耳光
    “姐夫,你修为真的恢复了?”

    宴席上,文灵雪悄声问道。

    “嗯。”

    苏奕点头,“我已是聚气境初期修为。”

    文灵雪清眸睁大,吃惊道:“真的?”

    这才一个月没见面吧?

    姐夫非但修为恢复,还都迈入聚气境了?

    “我就知道姐夫非寻常可比。”

    旋即,文灵雪就笑起来,清眸亮晶晶的,带着惊叹和推崇。

    “你这话倒是说的不错。”

    苏奕也笑了。

    正自交谈,

    忽地一个华袍青年压低声音,一脸神秘道:“各位是否听说昨天发生在青鼎校场的那件捅破天的大事情?”

    “青鼎校场发生了什么?”

    不少人好奇。

    颜玉峰眸子微眯,淡然道:“我倒是听我家老爷子提到一嘴,说昨天时候,郡守秦闻渊和其子秦枫得罪了某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惨死在了青鼎校场。”

    顿时,满座皆惊。

    连文灵雪都露出倾听之色。

    “颜师兄,那位大人物是谁?您给我们透露点吧?”孟璐撒娇似的说道。

    “对啊,颜少,这消息可太吓人了,你不说的话,我们可都完全不知情。”

    另一个少女也赶紧道。

    眼见把众人目光吸引在自己身上,颜玉峰这才微笑摇头道:

    “不瞒各位,此事牵扯极大,连我家老爷子也只能守口如瓶,不敢吐露丝毫,但有些事情,我倒是可以跟大家说说。”

    众人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

    唯独苏奕眼神异样,把玩着手中酒杯。

    “据说昨日的青鼎校场,四大顶尖势力的大人物们齐聚,连咱们青河剑府府主也亲自前往,可究竟是要做什么事情,却无人知道。”

    颜玉峰轻声道,“我家老爷子只说,那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极其年轻,和我们的年龄相仿,直似谪仙临尘,拥有不可思议的通天手段!”

    “和我们一样年轻?”

    众人都呆住了,满脸不可思议。

    “不错,我也听说,那位大人物身份极为特殊,秦闻渊大人有多厉害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可那位大人物杀死秦闻渊大人后,在场却没人敢泄露这件事!”

    那华袍青年连连点头。

    另一人低声道:“我还听说,咱们府主都败给了那位年轻的大人物,也不知是真是假……”

    听到这,连文灵雪都有些懵。

    那般年轻的一个人,怎会如此可怕?

    “呜呜,我要是能认识这样的年轻大佬就好了。”田瑶的眼中露出向往痴迷之色。

    不止是她,其他人无不动容,悠然神往。

    “姐夫,你说这样的家伙还是人吗?”

    文灵雪低声在苏奕耳畔嘀咕了一句。

    苏奕:“……”

    他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道:“别听他们以讹传讹,事情没那么夸张。”

    这句话一出,却引起了颜玉峰等人一阵不满,你一个修为尽失的废人瞎说什么呢?

    “苏奕,什么叫以讹传讹?难道你也知道昨天发生在青鼎校场的事情不成?”

    那华袍青年不悦道。

    “是啊,你来给大家说说,什么叫以讹传讹?”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颜玉峰见此,心中微微一笑,眼神玩味,打算看热闹。

    他早察觉到,文灵雪一直在和苏奕窃窃私语,那亲密的模样,早让他心中很不爽。

    陈金龙见此,却惊出了一身冷汗,顾不得其他,连忙道:“各位,依我看还是算了,咱们难得聚在一起,闹得不愉快可不好。”

    “什么叫闹得不愉快?”

    孟璐没好气道,“我们只是想听一听苏奕的高见而已,再说了,以我们的身份,岂可能会和他这样一个废……计较?”

    她及时收口,否则差点就把“废物”二字说出来。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

    眼见这一幕,陈金龙气得差点吐血,老子明明是在帮你们好吗?

    一群蠢货,若让你们见识到年云桥、阎成榕是怎么死的,怕是非跪在苏奕面前求饶不可!

    陈金龙也懒得再多说。

    良言难劝该死鬼,慈悲不度自绝人!

    “你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文灵雪眉头蹙起,也有些生气了。

    见此,颜玉峰顾不得看热闹,连忙道:“行了,大家都消停消停。”

    众人这才罢休,可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已带上不屑。

    一个废人,若不是有文灵雪在,哪有资格和他们坐在一起?

    如今竟还敢大放厥词,真是自取其辱!

    “姐夫,你没有生气吧?”

    文灵雪轻声问。

    苏奕笑着摇头,道:“这次看在他们是你同窗的面子上,便不计较了,闹得不愉快,让你也会心情不好的。”

    文灵雪一呆,旋即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一侧的田瑶却有些失望,修为废掉不算什么,可身为一个男人,面对这等质问,怎能一点骨气都没有?

    遭受如此羞辱,竟还大言不惭说看在文灵雪的面子上,不愿计较,这借口未免也太可笑了!

    “看来,没有修为的男人就是长得再好看,也是草包一个……”

    田瑶暗叹,心中不自觉地疏远了和苏奕的距离。

    她喜欢美男子,却不喜欢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美男子!

    “哈哈哈。”

    而听到苏奕那番话,众人都不禁哄笑起来。

    连颜玉峰都一阵无语,都到这等时候了,你还这般大言不惭,简直是欠收拾。

    陈金龙则脸色变幻,忽地迫切想提前走人。

    这他妈再像上次那般,吃顿饭而已,就被牵累的跪在那,那可就太冤了!

    文灵雪俏脸浮现一抹冷色,有些恼怒了。

    就在此时——

    雅间大门被推开。

    那个“黄叔”神色恭敬地跟在一名玉袍青年身后走了进来,笑着开口:

    “各位,我家公子来给大家敬酒了。”

    看到这玉袍青年,颜玉峰他们皆慌忙起身,神色间都带上一抹恭顺敬畏之色。

    “章少竟亲自来了,着实让我等受宠若惊。”

    颜玉峰笑着开口,只觉脸上有光。

    毕竟,以对方的身份亲自来敬酒,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待遇。

    其他人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看向颜玉峰的目光都带上一抹钦佩之色。

    “我听说,你们青河剑府的第一美人今日驾临饮雪山庄,故而特意来一见。”

    玉袍青年笑容和煦,刚说到这,他目光一顿,看向背对着自己坐在那的一道身影。

    颜玉峰也察觉到了这一幕,脸色登时一沉,喝斥道:“苏奕,没看到章少来了吗,快起身见礼!”

    其他人也都纷纷露出不悦之色,什么叫烂泥扶不上墙,这就是了,一点礼数都不懂!

    苏奕兀自坐在那,道:“哦,你确定要我起身见礼?”

    玉袍青年脸色发僵,端着酒杯的手指都哆嗦了一下,只觉一股寒意从脊椎骨直冲上天灵盖,浑身如坠冰窟。

    怎么……怎么这家伙竟也在这里!?

    却见那黄叔脸色一沉,冷冷开口:“放肆!你是何人,竟敢和我家少爷这般说话,简直是……”

    啪!

    这时,玉袍青年猛地一巴掌甩在了黄叔脸上。

    “少爷?”

    黄叔口鼻淌血,傻眼了,捂着脸,不知所措。

    “老子就没见过像你这般蠢的老狗!还不快给苏...苏公子道歉!”

    玉袍青年怒骂。

    他心中如惊涛般翻滚,双膝发软。

    怎会忘了,就在昨天的青鼎校场,苏奕是如何剑败木仓图,横扫重甲千军,抹杀秦闻渊父子的?

    他又怎会忘了,自己父亲是如何低头道歉的?连他自己都只能跪在冰冷的泥泞地上低头!

    只是,他却没想到,才时隔一天,竟又见到了对方……

    这玉袍青年,自然是章远星,章氏族长之子。

    “苏公子,这老狗有眼无珠,出言不逊,还望您见谅。”

    打完之后,章远星连忙道歉,额头直冒冷汗。

    在座众人都懵了。

    看着章远星都这般卑躬屈膝,他们一个个都瞠目结舌,下巴差点掉下来。

    什么情况?

    他苏奕个修为尽失的废人而已,你堂堂章氏之主的嫡子,至于这般道歉吗?

    也有人察觉到不对劲,一个个脸色微变。

    而陈金龙则倒吸凉气,果然,老子就知道会这样!

    田瑶也一头雾水,只觉像做梦般。

    她自然认得章远星,在云河郡城的世家子弟中,章远星绝对是属于最顶尖的那一拨贵胄子弟。

    在座的颜玉峰等人加在一起,都要远逊一筹!

    可现在,就是这样尊贵的人物,却主动跟苏奕道歉,谁能一时接受得了?

    就是文灵雪都怔了一下,姐夫他身上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苏奕兀自坐在那,,背对章远星,随口道:“你可以敬酒了。”

    章远星顿时如释重负般,意识到苏奕不会再计较刚才那点小摩擦了。

    他连忙拿起酒壶,走上前,亲自给苏奕斟了一杯,赔笑道:

    “我先自罚三杯,以表内心歉意,苏公子请慢用。”

    说着,在一众错愕吃惊的目光注视下,章远星连饮三杯酒。

    那小心翼翼的低姿态,简直像犯了大错的孩子面对长辈般。

    这一下,所有人都察觉到不对劲了,气氛也变得沉闷而怪异起来。

    唯独苏奕坐在那,根本就没有理会章远星,只轻轻拉了一下文灵雪的玉手,柔声道:

    “灵雪,别愣着了,快坐下吧。”

    ——

    ps:已经爆4更了,求月票!!

    第五更会有些晚,大概晚上10点靠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