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花有重开日 人无再少年
    校场大门处。

    一个身影枯瘦,双鬓斑白的中年男子走进来。

    其背后,斜负松纹剑鞘。

    他身影略显矮小,模样也略显普通。

    可当看到他出现,在场不知多少大人物肃然起身。

    那些个年轻一代子弟也都露出敬畏狂热之色。

    木仓图。

    青河剑府府主。

    有“青河一剑压半城”之美誉!

    传闻中,他剑势之锋利,可断溪分流,裂虚空如撕布帛!

    在木仓图身后,还跟随着一众青河剑府的内门长老,但其中并没有周怀秋。

    显然,昨晚一剑败在苏奕手下后,他已无颜再露面。

    看到木仓图出现,秦闻渊顿感轻松不少。

    他纵然已做好收拾苏奕的打算,可若能借他人之手办到这一点,自然更好。

    “木兄,快快有请!”

    秦闻渊笑着起身相迎。

    “不必了。”

    木仓图面无表情拒绝。

    他自走进校场,就没有理会任何人,显得极为无礼,可却没人敢说什么。

    因为在人们眼中,木仓图有资格,有底气这么做。

    木仓图目光直接看锁定了苏奕,眉宇浮现一丝不解,道:

    “当初你修为失去,我本以为你此生再无修炼的可能,却不曾想,一年之后,你已能一剑击败周怀秋,着实令我也惊奇不已。”

    在他身后,那些青河剑府的长老们神色皆很复杂。

    他们哪可能不认识这个当年的外门剑首?

    只是谁也没想到,时隔一年之后,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在此相见。

    苏奕神色平淡道:“府主是来叙旧,还是来解决恩怨的?”

    木仓图轻叹一声,道:“你杀死那七人,事出有因,可以理解。但你我立场不同,我乃青河剑府之主,自不能不理会此事,你可明白?”

    苏奕点头:“这是自然。”

    木仓图凝视苏奕片刻,脸庞上浮现一丝复杂之色。

    旋即,他摇了摇头,神色波澜不惊,道:“武道到了我这等境界,要将五脏之炉一一淬炼到圆满地步,称得上一步一天堑,也是到了此等境界,我方才明白,若眷恋世俗权柄之事,注定此生无望剑指先天武宗之境。”

    “这一次出手后,我会卸任青河剑府府主之职务,潜心于武道,再不问世俗纷争!”

    话毕,全场一惊。

    谁也没想到,木仓图竟会在此刻宣布这等大事!

    苏奕不由露出一丝讶色。

    在他感知中,甚至能清楚察觉到,木仓图那低矮的身体内,澎湃的气血如同汪洋大海般流动,汹涌澎湃。

    而他的精气神则如磐石般坚固。

    这位青河剑府的掌权者,无论是肉身、神魂、还是内劲几乎都打磨到了一种顶尖水准,远非寻常可比。

    他虽是宗师一重境,可在苏奕看来,此人的底蕴,却要远胜那些世间大多数宗师二重的角色!

    “没想到,云河郡城倒也出了个可堪入眼的角色。”

    苏奕暗道,“可惜,在养炉境淬炼得再坚固,年龄大了,以后成就也注定有限。”。

    “你们且退下,由我和苏奕一试高低。”

    木仓图开口。

    身边其他青河剑府之人皆纷纷退避到了场外。

    秦闻渊眸子发亮,唇角泛起一抹笑意。

    这就是他了解中的木仓图,耿介孤峭,其人如剑!

    在场不少大人物也都振奋起来,充满期待。

    在他们印象中,木仓图已经多年不曾出手。

    谁也不清楚,这位能“剑压半城”的武道宗师,如今修为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袁武通眸光闪动,内心微微有些发紧。

    纵然他已得知,苏奕曾剑斩宗师,可毕竟不曾亲眼见到,再加上木仓图远非寻常宗师可比,也由不得他不紧张。

    章知炎叹息道:“如此俊杰,却有可能夭折于此,着实令人心中不是滋味。”

    章远星神色异样,低声道:“能死在青河剑府之主手中,也足以让他含笑九泉了。”

    这时候,校场四周不断有议论声响起。

    “无论他有多强,也不是宗师的对手!”

    有人言之凿凿。

    “那是自然。”

    大多数人都不看好苏奕。

    哪怕他昨夜一剑击败周怀秋,展现出惊世骇俗的战力。

    可须知,他此刻面对的是一位武道宗师!

    袁珞兮、黄乾峻相对要平静一些,可心中也不免忐忑。

    木仓图可远非一般的武道宗师可比!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你如此,那些死在你手中的青河剑府弟子也如此。”

    校场中央空地上,木仓图神色平静,“我今日出手,不分对错,不谈恩怨,只论胜负,只愿你……莫怪我无情。”

    苏奕却淡淡的笑了笑,道:“出手吧,无须耽搁。”

    “好。”

    木仓图没有再废话。

    他目光冷冽如铁,探出一只手来。

    以掌为剑,横空一斩。

    撕拉!

    虚空中,传来一道呼啸的劲风。

    一股无匹剑气从木仓图手中扫出,瞬间划过十丈虚空,带着无比凌厉的尖啸声向苏奕斩去。

    罡气外放,隔空伤人!

    这是武道宗师才能掌握的超凡力量。

    这一剑未至,铺天盖地的剑气就率先到来。

    苏奕所站立之地,铺着坚硬如钢铁的青石板,剑气扫来,石板上传来一声声尖锐的摩擦声,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白痕,石屑飘洒。

    更有一股宏大的剑势,遥遥笼罩住了苏奕。普通武者若在这里,剑气还没到,就会被先被那等剑势震伤神魂。

    这就是武道宗师的可怕。

    “破。”

    对此,苏奕随手一拳打出。

    雄厚的内劲凝集,如玉石般的拳头化作一道璀璨的光柱般,硬撼这一剑。

    入了聚气境,苏奕一身真气比之搬血境强大了何止十倍,一身一百零八灵窍皆被贯通淬炼,根基之雄厚,足以傲视天下任何人。

    再配合他那前世的修炼造诣,让得这简简单单一拳,隐然有一股天然的大势,似长江大河,一往无前。

    轰隆!

    剑气与拳劲撞击在一起。

    校场中央,仿佛雷霆炸响般,庞大的余劲向四面八法冲去,把地上的青石板掀飞,地面凿出一道道沟痕。

    那一瞬,在场众人只觉整座校场似乎都猛地震了一下。

    这一击,就仿佛两座大山碰撞在一起般,惊天动地!

    劲风四散,苏奕身影纹丝不动,毫发无损,唯有衣袍猎猎作响,让其身影显得愈发挺拔。

    鸦雀无声。

    在场众人无不瞠目结舌。

    秦闻渊神色凝滞,内心一颤。

    竟挡住了!

    “这……”

    章知炎猛地坐直身影,惯常笑眯眯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惊色,目光闪烁不定。

    袁武通则顿感轻松不少,这一瞬,他内心也有被惊艳到。

    在场之中大人物虽多,但却仅仅只有四位宗师。

    分别是秦闻渊、章知炎、袁武通,以及木仓图。

    故而,只有他们三位最清楚,木仓图这一击的强大,足可以轻松劈杀聚气境大圆满角色。

    可现在,却被苏奕云淡风轻的一拳轰开!

    谁能不为之侧目?

    那些年轻一代人物,此刻都哗然起来,满脸写满错愕,似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青河剑府那些大人物们,此刻都脸色微变,是府主故意保留了实力吗?

    全场震动之时。

    “聚气境初期就能能住此击,怪不得昨夜能一剑击败周怀秋,了不得!”

    木仓图眸子发亮,毫不吝啬地赞了一声,也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惊讶。

    他的内劲可是苦修数十年得来,经过多年的打磨,才逐渐磨炼到了无比凝实的地步,几乎化作实质。

    像之前他那随手一击,就是其他武宗都不敢轻易硬撼。

    可是苏奕随手一拳,就轻松破开!

    这简直就像个奇迹。

    却见苏奕想了想,随口道:“你刚才应当保留了一半的实力,且并未动用佩剑,可我何尝不如此?”

    全场错愕,这苏奕刚才也保留实力了!?

    木仓图瞳孔涌动凌厉剑意,道:“那我倒要试试,你究竟保留了多少力量!”

    唰!

    木仓图掌指如剑,再斩出一剑。

    这一次,其剑芒暴涨,完全和刚才不同,像一道匹练的贯日长虹般!

    这才是木仓图真正的宗师之力。

    他自信,哪怕赤手空拳,这一击也能断溪分流!

    而那坚凝霸道的恐怖剑意,更是铺天盖地降下,校场四周虚空如布帛般被撕碎,尖啸爆鸣不断。

    对此,苏奕骈指为剑,随手划下。

    大扶摇剑经,一剑挽星河!

    他虽不是武道宗师,无法真气外放,隔空杀人。可当他手指衍化剑诀,于虚空中刺出,指尖却似有凝实璀璨的锋芒吞吐。

    砰!

    一声碰撞爆鸣,在木仓图不敢置信的目光中。

    苏奕这随手一指竟然竟然将他斩出的一道剑气劈成两截!

    就仿佛打蛇七寸,一击必中,精妙绝伦。

    “真元外放,可不是这般用的,剑气越糙,破绽越多。”

    苏奕轻声开口。

    木仓图武道根基打磨得极为不俗,可他那剑道造诣,却明显还未臻至化境。

    他那一剑看起来强大无匹,可在苏奕眼中,这一剑却无一处不存在破绽!

    全场再寂,满座皆惊。

    没有人能想到,苏奕能够如此轻易地破开木仓图的第二剑!

    ——

    ps:感谢鹏城童鞋的盟主赏!

    今晚还有3更,金鱼争取来个3连更~

    目前,欠两个盟主5更,e~~不会赖账的,容金鱼我先把今天的5更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