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真香
    袁家,浅草堂。

    袁武通端坐在书桌前,正在翻阅一本名为“金石古谈”的古籍。

    他一袭宽松白色衣袍,身影瘦削,浑身书卷气息,就如一个与世无争的教书先生。

    整个袁家都知道,族长嗜好读书,每有空暇,必与书卷为伴。

    这些年来,他在搜罗书籍上花费的金钱,早已不计其数。

    别人家都是书房,而袁武通则有一座属于自己的书库!

    远处响起一阵脚步声,袁武通头也没抬,随口道:“是小兮来了吧。”

    “父亲怎地知道?”

    袁珞兮一呆。

    袁武通放下手中书卷,有些无奈似的笑说道:“在咱们家,只有你这丫头敢在我看书时闯进来。”

    袁珞兮呃了一声,有些讪讪。

    “说吧,有什么事情。”

    袁武通笑着起身,亲自给他这个最疼爱的小女儿搬了张座椅,而后拿起茶壶,给自己和女儿各倒了一杯。

    “父亲,等我说完了再坐。”

    袁珞兮摇头道。

    袁武通若有所思道:“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莫非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

    “嗯!”

    袁珞兮深呼吸一口气,道,“父亲,有件事我要跟您坦白。”

    袁武通却笑着摆了摆手,道:“你先别说,让我猜猜可好?”

    袁珞兮撇嘴,气恼道:“都什么时候了,父亲您还跟我闹着玩。”

    袁武通哈哈笑起来,道:“再紧急的事情,天也塌不下来,更何况,若我猜测不错,你今晚要说的事情,应当和那个名叫苏奕的少年有关,对否?”

    他目光若宁静的汪洋般,广袤而深邃,当面对这样的目光,袁珞兮只觉内心的秘密似乎都被看穿。

    她不禁惊愕,失声道:“您怎会知道?”

    “丫头,你父亲可是袁家之主,想要了解和你有关的一些事情时,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袁武通坐回自己的椅子中,一边品茗,一边说道,“更何况,你前阵子偷偷离家出走,真以为我这当父亲的不操心么?当得知你去了广陵城,我差点就亲自去找你。”

    说到这,他一阵摇头,眼神中却满满都是宠溺之色。

    袁珞兮呆呆道:“您……究竟知道了多少事情?”

    “不多也不少。”

    袁武通仪态悠闲,随口道,“比如,你去了鬼母岭,还曾和这苏奕发生小摩擦,直至返回云河郡城时,还和苏奕、黄乾峻二人一起同行,嗯……才刚回家两天时间,你就偷偷跑去葫芦巷子去找苏奕,还被你二哥抓了个正着……”

    说完,他自己不禁笑起来。

    可袁珞兮却傻眼了,俏脸一阵阴晴不定,半响才咬牙切齿道:“父亲,你也太能装了,这些天都没见你露出一丝蛛丝马迹!我还以为还把你蒙在鼓里呢!”

    袁武通轻叹道:“我就是想看看,我家宝贝女儿究竟是怎么了,以前回家最喜欢陪伴我身边的,可自打去了一趟广陵城,魂儿却似乎被人勾走了。”

    袁珞兮俏脸一红,啐道:“我哪有!”

    旋即,她猛地想起今晚前来的目的,道:“父亲,那您可知道,我今晚找你的目的?”

    “隐约猜测的到。”

    袁武通笑容敛去,眉头微皱,道,“这苏奕的底细,我大概已了解,他身上当有不少秘密,否则,不可能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拥有杀死六个郡守府聚气境精锐高手的力量。”

    顿了顿,他继续道:“还有,我刚得到消息,此子今晚在丰源斋大开杀戒,杀了不少当年的同门,这可是闯出了大祸,必会招来青河剑府的报复。”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袁珞兮,“所以,我若猜测不错,你是来求我出面,帮苏奕此子的,对否?”

    袁珞兮心中翻腾,她可没想到,父亲竟都已掌握这么多消息!

    半响,她才抬头,带着期盼问道:“父亲,那您愿意帮忙吗?或者说,我非要求您帮忙,您能否答应?”

    袁武通心中莫名有些吃味了,眼神古怪道:“啧,我家小兮果然被人勾走了魂。”

    袁珞兮气恼道:“父亲您别打岔,说正事呢!”

    袁武通笑道:“别慌,等程勿勇来了,我问一些事情,再给你答复。”

    刚说到这,远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程勿勇和袁珞宇一起来了。

    袁武通不禁冷笑道:“呵,程勿勇你这家伙不老实啊,连我儿子都被你拽来当说客。”

    程勿勇连忙赔笑道:“族长息怒,我只是想着有二少爷在,也能帮我去证明一些事情。”

    袁武通没好气道:“说吧,我倒要看看,你该如何帮着小兮说服我。”

    程勿勇想了想,肃然道:“族长,我只说三件事。”

    当即,他把当初在鬼母岭的行动、在楼船上的经历、以及苏奕给予他“点拨”的事情一一说出。

    听罢,袁武通都不禁陷入沉默。

    一个少年,却曾于雨夜之中灭杀六绝阴尸,于楼船之上剑斩宗师,更在轻描淡写之间,给予程勿勇这等聚气大圆满人物以“点拨”!

    这简直就像听神话故事。

    若换做其他人这么说,袁武通早已嗤之以鼻,将其视作疯子不予理会。

    可当这话是从程勿勇口中说出,却由不得他不重视。

    许久,袁武通目光看向袁珞兮,道:“小兮,你有什么想说的?”

    袁珞兮小脸尽是认真之色,道:“父亲,苏先生在我心中,就如谪仙般神通广大,他本不需要我们袁家帮忙的,可我明知他遇到麻烦,却怎能不帮?”

    袁武通点了点头,看向袁珞宇,道:“你呢,有什么想说的?”

    袁珞宇有些讪讪道:“父亲,您大概还不知道,我曾和苏公子动手,结果……总之,在这云河郡城中,年轻一代中我谁也没服气过,可却不能不服苏公子!”

    袁武通听罢,笑道:“有意思,实在有意思,一个青河剑府的弃徒,却在短短一年内,拥有了如若谪仙般的手段,着实让我也叹为观止,恨不能现在就去见一见他。”

    袁珞兮喜道:“父亲,这么说您是答应出手了?”

    袁武通无奈道:“我若不答应,岂不是显得我这个当族长的,连你们的眼光都不如?”

    说罢,他神色间已尽是欣慰之色,“小兮,你确实是长大了,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也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担当,比你二哥这只会打打杀杀的货色强多了。”

    袁珞兮眉开眼笑,欢呼雀跃。

    袁珞宇则一脸郁闷,夸妹妹就夸呗,怎地还带着把我否定了一顿,父亲对妹妹的偏心果然是毫不掩饰啊……

    程勿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族长,若我们袁家出手,则极可能会和郡守府、青河剑府这两大势力进行对抗,到那时,袁家上下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您可要考虑清楚。”

    袁武通淡然道:“那你是否想过,我袁家或许也能借此机会,再迈上一个新台阶?”

    程勿勇心中一震,意识到族长早已看清此次事情的利弊。

    忽地,袁武通好奇道:“程长老,苏奕给你的那幅字在哪里,取来我看看。”

    程勿勇呃了一声,颇有些不舍地从袖袍中取出一副卷轴,递给了袁武通,道:“族长,看看可以,但你可不能据为己有,我还要凭借此字证道武宗之境呢。”

    “瞧你那点格局,我岂是那种强占便宜的人?”

    袁武通冷哼。

    说着,他已打开卷轴。

    而后,他眼睛发亮,腰脊下意识挺直,眉宇间渐渐浮现一抹惊异之色,竟似是看得痴迷了。

    他嗜好读书,也喜欢搜罗古今名家字帖,哪会品味不出那一行字中的神韵?

    许久,眼见袁武通眼睛依旧直勾勾地盯着那幅字,程勿勇不禁提醒道:“族长,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袁武通这才如梦初醒般,收起卷轴,长吐一口气,感慨道:“寥寥八字,尽显傲绝天下,俯瞰世间的大气魄!更玄妙的是,每一道字迹,皆有武道神韵烙印其中,仔细揣摩,令我都倍感惊艳,获益匪浅。似此等人物,的确称得上是谪仙之称啊!”

    袁珞兮和袁珞宇对视一眼,都不禁笑起来。

    看来真正打动父亲内心的,是这幅来自苏先生的墨宝!

    “族长,字帖该给我了。”

    程勿勇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句。

    袁武通笑呵呵道:“着急什么,此字帖暂且保管在我这里,你何时要看,就来我这里看就是了。”

    程勿勇登时急眼了,道:“族长,刚才你可是说你不是那强占便宜的人,总不能言而无信吧?”

    “嗯?我说过么?”

    袁武通故作疑惑,“再说了,这幅字又不是不给你了,我只是帮着保管而已,你着急什么。”

    眼见程勿勇还要说什么,袁武通揣着那幅字就起身就走,“时间不早了,我得先歇息了,你们也回去吧。”

    程勿勇:“……”

    袁珞兮和袁珞宇都不禁呆了一下。

    他们可都没想到,父亲这等大人物,却竟会为了一幅字而耍无赖,实在是稀罕。

    这叫什么?

    真香?

    “唉,我就不该拿出来!”

    程勿勇长叹,旋即自我安慰道,“不过,族长也终于答应帮苏先生了,一幅字而已,也算……值得!反正族长说了,我可以随时来看的……”

    话虽这般说,心中却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