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零三章 余波涟漪
    杨柳巷。

    泥坯搭建的破旧庭院中。

    苏奕和风晓峰坐在石阶前,两人各拎着一壶酒,一边闲谈,一边对饮。

    风晓然则蹲坐不远处,拿着一截青草逗弄地上的蛐蛐。

    阿飞已经被送回家。

    黄乾峻则趁着夜色去城中购买住宅了。

    “苏奕师兄,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风晓峰感叹。

    哪怕是此时,想起发生在丰源斋内的刀光剑影,他内心也很难平静。

    强大如陈金龙,也只能跪地低头。

    身份显赫如年云桥、阎成榕,说杀就杀。

    纵使是翠云夫人和黎老在前,苏奕也谈笑自若,挥斥方遒!

    若这些,勉强算是那一块紫瑞信符所带来的威势。

    那么当周知离一行人陆续抵达,才让风晓峰真正意识到,自己这位苏师兄,早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

    他的威势,连武道宗师都需要主动示好!

    “人或许会变,但我可没忘了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苏奕饮了一口酒,随口道。

    风晓峰点了点头,有些自嘲道:“我之前还担心,你这次若要去报仇,怕是以卵击石,可现在看来,是我瞎操心了。”

    苏奕拍了拍他肩膀,笑道:“行了,不说这些,等明天一早,我们就换个住处,然后我帮你治疗双腿,顺便也教授晓然修行。”

    “治疗双腿?”

    风晓然第一个激动起来,起身来到苏奕身前,道,“苏奕哥哥,我哥哥真的还能恢复过来吗?”

    少女深邃隽秀的眸尽是明亮的光泽,充满期盼。

    风晓峰都愣神,内心剧烈翻腾。

    “区区骨骼断裂而已,就是武道宗师这等角色也能轻易解决,对我而言,自然就更没问题了。”

    苏奕笑道。

    这番话口吻极大,换做其他人听到,怕是非斥责苏奕狂妄不可。

    但风晓然却欣喜若狂,道:“那可太好了!”

    风晓峰不禁迟疑道:“苏奕师兄,若是不好办,你可千万别勉强,我……”

    苏奕哂笑道:“别多想,等明天你就知道了。”

    “苏奕哥哥,谢谢你!”

    风晓然蓦地深呼吸一口气,深深鞠躬,清稚干净的小脸上一片认真,“等我长大了,一定要一辈子对你好!”

    苏奕扭头看着风晓峰,笑道:“瞧瞧,晓然都那般信任我,你还担心什么?”

    风晓峰挠头苦笑。

    他心中总感觉,今晚的一切都那般不真实,就像是一场梦,害怕醒来就成空。

    ……

    同样的夜色下。

    李默云独自走在繁华如水的大街上,只觉心中说不出的寒冷。

    就在前不久,他亲眼目睹苏奕一行人安然无恙地从丰源斋中走出,乘马车离去。

    而当他试图去丰源斋打探消息时,却惊悚发现,有关第九层山河殿发生的一切消息,完全被封锁了!

    更让他猝不及防的是,翠云夫人带着一群陌生人出现,以不容违逆的态度,把“他”请到了一座雅间中。

    一个名叫张舵的男子,面无表情地警告他,今晚在丰源斋宴饮的一切事情,不得泄露一丝一毫。

    否则,他和他背后的广陵城李氏,必将被斩草除根!

    当时,李默云只觉得无比冤枉,满腹的疑惑和愤怒。

    他都不知道山河殿发生了什么,哪可能泄露什么消息?

    可他却无法不在乎这种威胁。

    因为翠云夫人告诉他,今晚的事情,谁泄露谁死,没有人可以例外,包括她自己!

    这让李默云彻底心寒。

    直至离开丰源斋,他都有些魂不守舍。

    “陈金龙他们前往山河殿之后,难道被苏奕杀了?”

    “翠云夫人何等神通广大的存在,却竟也都被勒令封口,不敢不从,这未免也太渗人!”

    “苏奕……苏奕……你身上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一路上,李默云脑海杂念纷呈,心中恍惚难安。

    以前面对苏奕时,他自诩广陵城年轻一代第一人,视身为赘婿、修为尽失的苏奕如无物。

    甚至因为文灵昭的缘故,欲将苏奕暗中抹除掉,如此,他便能名正言顺去追求文灵昭。

    可李默云却万没想到,苏奕竟是个深藏不露的狠茬子!

    二月初二,这个赘婿在龙门宴会上一枝独秀,名震大沧江两岸。

    数天后,云河郡城顶尖势力袁氏的大小姐袁珞兮,奉这赘婿为座上宾!

    而今天,这赘婿出现云河郡城丰源斋内,受翠云夫人亲自迎驾,登临第九层山河殿中宴饮。

    更因为他的存在,连今晚发生在山河殿的消息,都被全部封锁。

    连自己这种都没有掺合进去的角色,都遭受到最冷酷严厉的警告和威胁!

    这也太匪夷所思。

    对李默云而言,这一件件事情,更不亚于一次次的沉重打击。

    直至现在,他心中忽地有一种说不出的茫然。

    以后……是否还要去和苏奕这种危险的人物为敌?

    忽地,一阵谈笑声在不远处响起。

    李默云目光不经意一瞥,蓦地看到了一道熟悉的美丽倩影。

    那少女一袭鹅黄长裙,发髻高挽,纤腰秀项,眉如翠玉,肌肤胜雪,容貌明媚俏丽,浑身洋溢着清纯活泼的蓬勃朝气。

    在街道灯火照映下,她直似画中走出的仙子,一颦一笑,无不美丽灵动。

    少女身边,还陪伴着一群女子,可是和她一比,皆黯然失色。

    恰似珠玉处于瓦砾之间!

    她们一起叽叽喳喳谈笑着,渐行渐远,一路上惊艳了不知多少目光。

    “文灵雪!”

    李默云呆了呆,顿时想起来,前一阵子的时候,在青河剑府府主司空朔亲自安排下,文灵雪不止拜入青河剑府修行,且直接破格成为了内门弟子。

    这件事,也是掀起了莫大轰动。

    不过同时,也有诸多非议声传出,说文灵雪是靠其姐姐的关系混入的青河剑府。

    以她的修为,根本不配成为内门弟子。

    甚至有内门弟子亲自出面,点名要挑战文灵雪。

    结果……

    三招内,这位内门弟子便被击垮。

    文灵雪就此一战成名,也凭此战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连着那些这非议声也随之消散。

    到如今,文灵雪俨然成为了内门弟子中的风云人物。

    这不止是因为她修为了得,还因为她风姿绝代,容貌极出众,如若画中仙子般,压得同门其他女子皆黯然失色。

    “唉!”

    许久,李默云长生一叹。

    他忽地想起一件事,苏奕这个赘婿不止有文灵昭这样清冷孤绝,风姿绝秀的妻子,据说连文灵雪也和他这个姐夫最是要好……

    越想下去,李默云心中就越堵得慌,整个人都不好了。

    ……

    玉春巷。

    猛虎帮的老巢。

    看着那满地的血腥,帮主吕铨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手脚发冷。

    帮中重要骨干,竟是被杀了七七八八!

    而当从手下口中得知了事情的一些经过后,吕铨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这件事,竟是因为我们抓了一个生活在杨柳巷的小妮子导致的?”

    杨柳巷,那里混迹着云河郡城最底层的一帮穷鬼!

    每个都如蝼蚁般苟且偷生,搁在寻常,就是把他们杀光了,怕都引不起什么风浪。

    可现在,仅仅只是抓了杨柳巷一个小丫头而已,却竟让他们猛虎帮伤亡惨重,这让吕铨一时都有些不敢相信。

    “可查出凶手是谁?”

    许久,吕铨铁青着脸问道。

    附近那些属下皆齐齐摇头。

    其中一人犹豫道:“帮主,据我们所知,那小丫头的哥哥以前是青河剑府的外门弟子。”

    吕铨脸色顿时变了。

    眼见他要发怒,那人连忙道:“帮主息怒,小丫头的哥哥早已是个百无一用的残废,并且在半年前的时候,就被青河剑府抛弃,无权无势,比之寻常百姓都不堪。”

    吕铨神色阴晴不定道:“查!一定要查清楚最近谁和这一对兄妹接触过!此仇绝不能就这般算了,等查清楚了,我会亲自去求伍天浩伍老爷子出面!”

    伍天浩。

    云河郡城西南地带地下势力的霸主,被诸多帮派奉为第一人,响当当一位黑道大人物。

    “是。”

    那些猛虎帮属下皆七嘴八舌答应下来,神色亢奋,摩拳擦掌。

    “记住,只是查探消息,千万不可打草惊蛇!”

    吕铨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

    这次的对手一个人都能杀得他们猛虎帮七零八落,注定不可能是寻常人物。

    吕铨不蠢,断不会选择硬拼了。

    ……

    翌日一早。

    云河郡城西南区域的核心地带。

    黄乾峻驾驭着马车,载着苏奕、风晓峰和风晓然一起,七拐八拐地驶入一条名叫“葫芦”的巷子中。

    葫芦,谐音福禄。

    这葫芦巷子中的住户,皆是一些家境殷厚的富庶之辈。

    黄乾峻昨夜豪掷三万两白银,在巷子中购置了一座占地极大的庭院。

    此庭院青砖黛瓦,竹林掩映,有厢房五处,各种摆设一应俱全。

    庭院中栽种着石榴树、枣树、杏树等等,皆有三十年以上的树龄,高大蓊郁,苍翠虬劲。

    除此,还有菜畦、石井、花圃、藤蔓、石屏、鱼缸、莲池等等景致,环境极为清幽安宁。

    当看到这样一番景象时,苏奕不禁点了点头,道:“还算不错。”

    一直小心翼翼观察苏奕脸色的黄乾峻顿时暗松了口气。

    还好,昨天一晚上没白忙活!

    ————

    感谢过客、土匪哥、安、当头一棒、头铁、novaonda、鹏程等等童鞋的打赏捧场!

    感谢童鞋们昨天的生日祝福!

    金鱼给大家鞠躬了~~今天有点卡文,第二更晚上7点前大概可以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