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一百零一章 割舌
    看到翠云夫人一行人进入大殿,陈金龙他们皆激动起来,看到了获救的希望。

    只是,碍于苏奕刚才的表现太霸道,他们只敢流露出求救的神色,而不敢冒然开口呼救。

    他们可都清楚,苏奕杀人之后,还敢明确表态要在此等丰源斋的人来,哪可能是没有依仗?

    正因如此,他们可不敢在这节骨眼上乱来。

    “公子一直在等我?”

    翠云夫人稳了稳心神,轻声开口。

    苏奕点头道:“不错。”

    哪怕是翠云夫人来了,他也浑没有起身的迹象,自顾自坐在那,神色平淡如水。

    翠云夫人却似浑不在意,幽幽叹道:“换做一般人在丰源斋杀人,我自不会袖手旁观。可公子毕竟不是一般人,这就让我有些难办了。”

    闻言,陈金龙他们皆瞠目结舌。

    难道这苏奕背后,还站着极恐怖的存在不成?

    想到这,他们心中一颤,暗自庆幸刚才没有第一时间呼救,否则……后果可就不妙了!

    “那块令牌不好使?”

    苏奕似笑非笑。

    不等翠云夫人开口,那柳须飘然的黎老就已忍不住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陈金龙他们都有些懵,什么情况?

    翠云夫人他们亲自把苏奕迎接进来,还安排到这第九层中宴饮,居然连苏奕的身份都不知道?

    其中一个青年微微颤颤开口道:“这位前辈,他是我们的曾经的同门苏奕,您……不认识么?”

    黎老和翠云夫人对视一眼,皆是一愣,意识到他们之前的揣测出错了。

    这青袍少年根本就不是兰陵萧氏最核心的子弟!

    “苏奕?”

    黎老认真思忖了一下,忽地想起什么,道:“是一年前那个被青河剑府抛弃的外门剑首?”

    “正是。”

    这一次,不少人都点头,他们都紧张极了,不敢去看苏奕。

    “呵,呵呵呵呵……”

    黎老忍不住笑起来,只觉世上荒谬滑稽之事,莫过于此。

    谁能想到,被他和翠云夫人视作尊贵客人对待的一个少年,却竟是一个修为尽失的废人?

    “唉,还真是越活越胆小,差点被一个小家伙蒙骗了。”

    黎老自嘲不已。

    而听到这番话,陈金龙他们脸色一下子变得无比精彩,蒙骗?

    难道苏奕这次能在这山河殿宴饮,是蒙混进来的?

    翠云夫人也恍惚了片刻,眼神微妙道:“苏公子,冒昧问一句,那紫瑞信符是你从哪里得来?”

    “萧天阙送的。”

    苏奕随口道。

    萧天阙!

    翠云夫人美眸收缩。

    黎老则再忍不住冷笑道:“萧老可是名满天下的武道宗师,曾位列诸侯,权柄滔天,其身份之尊贵,足以让我等仰望。似这等存在,又岂可能将自己的紫瑞信符赠予你一个青河剑府的弃徒?

    “荒唐!”

    这最后的荒唐二字,直似雷霆炸响,震得众人耳朵一阵嗡鸣。

    谁都看出,黎老愠怒了。

    这让陈金龙他们无不亢奋起来,连他们都没想到,苏奕竟疑似是打着别人的幌子蒙混进来的!

    这不就是在等于欺骗丰源斋?

    如此一来,他苏奕的下场岂可能好了?

    这一刻,风晓峰、风晓然和阿飞他们皆紧张起来,惊疑不定。

    苏奕似有察觉到,目光看了过去,温声道:“别怕,这老东西若敢再聒噪,我割了他舌头。”

    此话一出,黎老脸颊都阴沉下来,怒极而笑。

    他刚要说什么,就被翠云夫人冷冷阻止:“黎老,我只认令牌,不认人!紫瑞信符在苏奕公子手中,那他就是我丰源斋的贵客!”

    黎老神色微滞,变幻不定。

    翠云夫人目光重新看向苏奕,轻声道:“苏公子,紫瑞信符所代表的权柄,的确让我也得敬重,可今日的事情,已不是这块信符可以解决。”

    “毕竟我们是丰源斋,不是兰陵萧氏,无法帮公子处理接下来可能遇到的麻烦。”

    言外之意就是,他们丰源斋不会和苏奕计较,但也不会帮忙,等于是要袖手旁观。

    苏奕微微皱眉,道:“看来,这令牌也就这么点用处了。”

    “什么叫这么点用处?”

    黎老忍不住讽刺道,“这令牌若在兰陵萧氏的子弟手中,让老夫亲自给你端茶倒水都行!”

    一个青河剑府的弃徒,却竟还敢瞧不上紫瑞信符,这是人说的话?

    “想给我端茶倒水,你还远远不够资格。”

    苏奕一阵摇头,这老东西未免太可笑。

    黎老愣了一下,旋即气得胸腔起伏,老脸憋得涨红,怒道:“夫人,你看到了吗,这小子何其狂也!”

    翠云夫人那等锦绣玲珑的城府,都不禁皱了皱眉,旋即叹道:“黎老,忍一忍,就当给紫瑞信符主人的面子。”

    话语中已流露出一抹不满。

    她也感觉,苏奕的话有些嚣张过头了。

    这一幕,让陈金龙他们都心颤不已,明明苏奕并非这紫瑞信符的主人。

    可就凭此物,却竟然令翠云夫人都只能忍让!

    “也罢,老夫便不跟这等黄口小儿计较。”

    黎老冷哼。

    “苏公子,你看此间之事该如何处理?”

    翠云夫人的目光重新看向苏奕。

    她很好奇,这个淡定自若的少年,在得知他们丰源斋置身事外的态度后,会作何感想。

    拿紫瑞信符去压迫年家和阎家认栽?

    恐怕不行。

    在那些宗族眼中,哪怕忌惮紫瑞信符,可他们绝对敢在暗中把苏奕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了。

    毕竟,苏奕那青河剑府弃徒的身份,终究有些上不得台面,关于他的底细,在云河郡城也并非什么秘密。

    甚至,这件事解决不好,还会牵累到他身边这些朋友!

    苏奕将杯中酒饮尽,淡然道:“真以为我是要拿那块令牌狐假虎威,打算让你们收拾残局?错了,我只不过是等你们来了,给你们丰源斋一个答复,告诉你们,今日的事情是我苏奕做的罢了。”

    顿了顿,苏奕道:“当然,顺便也看一看你们的态度,是否会插手进来,选择和我敌对,如今看来,你们倒也明智。”

    翠云夫人一怔。

    黎老则忍不住讥笑道:“呵,口气可不小,老夫可想见识见识,苏公子会如何解决此事了。”

    苏奕微微一笑,道:“老家伙,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真以为我不敢割了你的舌头?”

    “你……”

    黎老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刚要说什么——

    一道惊诧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割舌头?有意思!”

    紧跟着,一个紫袍羽冠青年就大步走进来。

    他目光一扫场中,似隐约明白了什么,笑道:“苏公子,容我猜猜,肯定是有不开眼的混账惹到您了,我虽不知道缘由,可也得说一声,杀得好!”

    他抚掌赞叹起来。

    陈金龙他们皆错愕,这家伙谁啊,脑子怕不是疯了吧?

    唯有黄乾峻眼神变得微妙起来。

    翠云夫人和黎老转身,目光齐齐看向紫袍青年,脸色微变。

    他们虽不认识来人身份,但却清楚,此人身份必极为尊贵,这从衣着打扮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再加上,今晚这紫袍青年就在这第九层的瀚海殿宴饮,让得翠云夫人和黎老印象极为深刻。

    “这位贵人也认得苏公子?”

    翠云夫人轻声问道。

    “当然认识。”

    紫袍青年笑容爽朗,径直来到苏奕身前,拱手道:“苏公子,咱们又见面了。”

    此人正是大周六皇子周知离。

    但苏奕依旧不曾起身,眉头微挑,意外道:“你怎会在这里?”

    周知离笑道:“我们就在瀚海殿宴饮,我刚才听到这边传来的动静,忍不住前来一看,不曾想,却和苏公子又见面了,这或许就叫缘分。”

    苏奕哂笑道:“别人遇到这种事,皆唯恐躲之不及,你倒是唯恐错过这场热闹似的。”

    周知离认真道:“眼见苏公子遇到麻烦,我岂能袖手旁观?”

    说着,他转身看向翠云夫人,神色已变得冷淡,浑身散发出一股傲人的威势,道:“你是此地的老板?”

    翠云夫人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微微躬身道:“公子有何吩咐?”

    “先让他把舌头割了,再说其他事。”

    周知离抬手一指黎老,冷冷开口。

    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一句话,令陈金龙他们差点都不敢相信耳朵。

    就是黎老自己都愣了一下,怒极而笑:“年轻人,你这是打算替那苏奕出头?”

    周知离眼神愈发冷了,“错,这只算是我帮苏公子料理一个小小的麻烦。”

    全场一寂。

    这句话,无疑在把苏奕的身份抬高的同时,也显露出对黎老最大的轻蔑,视其为小小的麻烦……

    翠云夫人脸色已变了,连忙道:“公子息怒,有话……”

    周知离打断道:“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他割舌头,要么我拆了你这丰源楼。”

    “猖狂!”

    黎老再忍不住,厉声怒喝。

    “你说谁猖狂?”

    蓦地,大殿外走进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张舵。

    他和身边的三人皆是周知离的护卫,清一色的聚气境后期高手。

    除此,还有一个身影枯瘦,脸上皱纹密布的老者,一身气息更是如渊如海。

    他甫一走进来,就有铺天盖地的威势就扩散而开,压迫得人都快喘不过气。

    武道宗师!

    翠云夫人心中一寒,预感到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