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九十八章 那些心态失衡的同门
    陈金龙的轻蔑调侃,引发了在座众人的哄笑。

    唯独李默云笑不出来。

    袁珞兮的座上宾,岂可能连丰源斋的大门也进不来?

    不过,他也懒得解释什么。

    在他收到父亲李天寒来信的同时,也已了解到一件事。

    青河剑府内门长老周怀秋和倪昊、南影一起离开广陵城后,并未返回云河郡城。

    甚至没有把苏奕修为恢复,夺得龙门大比第一名的消息传回青河剑府。

    以至于到现在,青河剑府上下还没有人知道,苏奕早已不是那个修为尽失的废物了!

    “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把消息传回来,当年被宗门无情抛弃之人,一年后却恢复了修为,若得知这些,宗门那些大人物该作何感想?”

    “这就叫覆水难收!”

    李默云心中暗道,“倪昊和南影两人,自然也不会干出这种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的事情。”

    这时候,年云桥狭长的脸颊泛起一抹戾色,冷哼道:“看来这风晓峰吃的教训还不够,他该庆幸今晚没碰到我,否则,我定把他胳膊也卸掉!”

    “年师兄,和一个残废计较什么,别提他了,让人心烦。”

    余茜轻声细语,眉头泛起一抹复杂之色。

    “我前阵子听一个来自广陵城的朋友说,苏奕的修为似乎恢复了,甚至还拿了广陵城龙门大比第一名,这是真是假?”

    一个青年忽地说道。

    其他人也都一怔,纷纷把目光看向李默云,谁都知道他来自广陵城。

    “这……”

    李默云眼皮一跳,摇头道,“我不清楚,我最近并没有和家中联系,发生在广陵城的事情也一概不知。”

    他不愿谈起此事。

    若说出来,就仿佛是承认苏奕多了不起似的。

    “罢了,不提那个废物,我们继续宴饮。”

    陈金龙挥手道。

    刚说到这,一个银袍少年拎着酒壶,推门走了进来。

    孙曲。

    青河剑府外门弟子,他刚一进来,就神秘兮兮道:“刚才我去拿酒时,听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诸位想不想知道?”

    “哦?何事?”

    陈金龙问道。

    孙曲道:“就在刚才,翠云夫人亲自出面,率领丰源斋的八位主事一起,前往大门处迎接了一群客人。”

    陈金龙惊讶道:“谁这么大面子,竟让翠云夫人如此兴师动众?”

    其他人也露出好奇之色。

    “据说是一群奇怪的年轻人。”

    孙曲道,“为首的一身青袍,模样才十七八岁的样子,其他几个就奇怪了。”

    “哪里奇怪了?”

    陈金龙不耐道,“你他妈别磨叽,赶紧痛快说出来。”

    孙曲笑道:“一个是坐在轮椅中的残废,一个是穿着草鞋,裤腿上沾满泥土的少年,一个是个衣着寒酸的小姑娘。你们说,这样的一群人奇不奇怪?”

    众人都不禁点头,这倒的确很古怪。

    这可是丰源斋,哪可能是贫寒之辈能来的?

    可偏偏地,翠云夫人却率领八位管事亲自前往迎接,这就显得太反常了。

    唯独阎成榕脸色大变,似意识到什么,又似不敢相信。

    “阎师弟,你这是怎么了?”

    忽地,李默云注意到阎成榕的异常。

    “没事,我出去一趟。”

    阎成榕勉强笑了笑,起身走出了房间。

    很快,他就找到一个侍者,低声询问起刚才翠云夫人迎接那群客人的事情。

    直至他问完,返回房间时,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神色恍惚。

    这反常的一幕,让陈金龙不禁皱眉,不悦道:“阎师弟,你究竟是怎么了?若身体不舒服就回去吧,免得扫大家的兴!”

    其他人也都察觉到,阎成榕很不对劲,都很奇怪。

    阎成榕浑身一个激灵,似彻底清醒了般,目光一扫众人,苦涩道:“陈少,不是我身体不舒服,而是我刚确定了一件事,而这件事……实在是太让我不解了。”

    不等询问,他就斟酌道:“若我推断不错,刚才被翠云夫人亲自迎接的,极可能就是苏奕和风晓峰等人!”

    房间内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每个人脸上写满错愕。

    李默云心中则一颤,倒吸凉气。

    果然,苏奕这厮抱上了袁珞兮的大腿!!

    只是,若只是袁珞兮的话,似用不上翠云夫人摆出这么大仗势,难道还另有玄机?

    越想下去,李默云就越感觉胸口发闷,难过得像吐血。

    “凭他苏奕他们,怎可能让翠云夫人迎接?”

    陈金龙也忍不住了,皱眉出声。

    他刚才还讽刺,说就凭苏奕他们,怕是连丰源斋的大门都进不了。

    谁曾想,转眼阎成榕就说出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当面打他的脸。

    阎成榕连忙解释道:“我正是想不透其中缘由,所以刚才才会那般失态,但我敢保证,那些人应该就是苏奕他们。”

    “像那风晓峰,双腿残废坐在轮椅中,我刚才可看得一清二楚,绝不会出错!”

    一下子,酒席的气氛愈发压抑了,众人皆惊疑不定。

    “是不是真的,我们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若真是苏奕他们,咱们也算是曾经同门一场,去打个招呼有何不可?”

    年云桥脸色难看,眼神阴冷道。

    “他们如今在哪里?”

    陈金龙眸光闪烁。

    “第九层,山河殿。”

    阎成榕飞快道。

    此话一出,让在座众人愈发不淡定了。

    以陈金龙的身份,才仅仅只能在第六层安排宴席!

    这已经是靠着他父亲陈大空的脸面享受的特殊待遇。

    可被他们根本瞧不上眼的苏奕他们,却一跃而入九层,于丰源斋之巅俯瞰万家灯火,享最顶尖的宴席和礼遇!

    如此对比,难免令人心态失衡。

    “走,我们去山河殿去看看。”

    陈金龙再按捺不住内心的不悦,起身朝外行去。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起身跟了上去。

    唯独李默云留了下来。

    “李师兄不去瞧瞧?”

    陈金龙扭头,皱眉看向李默云。

    “听我一句劝,这里是丰源斋,而苏奕能上第九层宴饮,必有原因,你们最好还是别去。”

    李默云面无表情道。

    “李师兄,我们是去拜会曾经的同门而已,可不是去闹事的,你若不去,那就罢了。”

    陈金龙冷哼,带着其他人径直离去。

    “蠢!”

    李默云冷笑。

    不过话说回来,他也直至现在都无法接受苏奕变得强大的事实,总以为这是一场梦,很快就能醒来。

    “也对,陈金龙他们如今都还不知道苏奕修为恢复的事情,又哪可能想到,苏奕已是袁家大小姐的座上宾?”“在他们眼中,苏奕终究还是那个可怜可笑的废物罢了……”

    李默云暗叹。

    第九层。

    山河殿。

    陈金龙一行人刚抵达,就被驻守在大殿外的一位主事阻拦。

    “各位这是要做什么?”

    主事是一名锦衣肥胖中年,经验丰富,眼光毒辣。

    他目光一扫,就认出了陈金龙等几个公子哥的身份,故而言辞也颇为客气。

    “我们……”

    陈金龙心中很不是滋味,一位管事亲自守在大门口听从调遣,这就是自己父亲来了,怕都享受不了这等待遇!

    他深呼吸一口气,挤出一个笑脸,道:“我们是来拜访同门的。”

    “同门?”

    锦衣中年一怔。

    陈金龙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憋闷,道:“对,我们得到消息,说我们的同门苏奕、风晓峰两人就在山河殿宴饮,故而特意前来拜访。”

    “你们在此稍后,我去问询一下,再来答复你们。是否见你们,全看山河殿内的贵人是否点头。”

    锦衣中年道。

    他转身站在山河殿门前,先是认真整了整衣衫,身影微微躬着,直至神色间浮现一抹自然而然的热忱恭顺笑意,这才小心翼翼推开山河殿大门走了进去。

    堂堂丰源斋八位主事之一,就是面对城中一般的大人物,都不卑不吭,进退自如。

    可现在,却竟这般恭顺小心!

    这一幕被陈金龙他们看在眼底,一个个心潮翻腾,又是嫉恨又是惊疑。

    山河殿内。

    苏奕一边饮酒,一边吩咐黄乾峻道:“吃完饭,你去购置一座庭院,我只一个要求,清静。”

    黄乾峻连连点头,拍着胸脯道:“苏哥,这种小事就交我身上了,保证不让您失望。”

    “这是十万两银票,你拿着。”

    苏奕从墨玉佩取出十张银票,随手递了过去。

    “好嘞。”

    黄乾峻很识趣地没有推辞,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钱,而是自己代替苏奕掌管的钱……

    风晓峰瞪大眼睛,道:“苏奕师兄,你何时变得这般富有了?”

    风晓然和阿飞也都呆呆的,十万两白银?

    这对他们而言,是个根本无法想象的数目。

    “钱财之物对我已不甚重要了。”

    苏奕笑了笑,没有解释什么,“不过,若是遇到能够用钱解决的事情时,我也不会缺钱了。”

    他忽地想起了袁珞兮说过的一句话:“砸钱?我也会。”

    便在此时,锦衣中年满脸笑容走了进来。

    他先轻轻关上房门,这才转身,朝苏奕恭敬行礼道:

    “实在是抱歉,打扰各位贵人了,陈金龙公子带着一群人前来,他们声称是各位贵人的同门,特意前来拜见,若各位贵人不愿见他们,我这就让他们离开。”

    陈金龙!

    苏奕眉头一挑。

    风晓峰已低声说道:“苏奕师兄,当年在青河剑府,年云桥、阎成榕等人,和这家伙走得最近。换句话说,他们是一个圈子的,而陈金龙就是他们的头儿。”

    苏奕点了点头,忽地笑起来,道:“我正打算去见一见他们,没曾想他们竟主动找上门来了。”

    他目光看向那锦衣中年,道:“让他们进来吧。”

    ——

    ps:今天才发现“安慕希”童鞋也成盟主了,今晚必须加更庆贺。

    晚上8点前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