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九十章 以国师之位相许
    第二天清晨。

    当苏奕从打坐中醒来时,楼船已经在大沧江中继续航行,一切都恢复了宁静。

    走出房间,来到楼阁一层时,就见袁珞兮他们早已等候在那。

    一张案牍上,还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苏先生,就等您一起来用餐了。”

    袁珞兮脆生生说道。

    少女美眸若晨曦春水般明媚,语气透着亲昵。

    这微妙的变化,被苏奕看在眼底,不禁笑了笑,随意落座,道:“一起吃吧。”

    袁珞兮、程勿勇、黄乾峻他们这才一一落座。

    正吃饭时,程勿勇忽地一阵咳嗽。

    苏奕挑眉道:“你昨晚负伤了?”

    程勿勇笑道:“小伤而已,问题不大。”

    黄乾峻忍不住道:“苏哥,昨晚程前辈一路追击那个曾出口辱骂你的贼子,拼命之下才负伤了。”

    苏奕怔了怔,这才想起什么,道:“就是那个说要一刀剁掉我头颅的家伙?”

    脑海中已浮现出昨晚那中年文士的形象。

    黄乾峻笑道:“正是,不过这家伙的脑袋已经先被程前辈剁了下来。”

    “有心了。”

    苏奕不禁多看了程勿勇一眼。

    程勿勇连忙道:“苏先生莫客气,这本就是程某应该做的。”

    便在此时,楼格外响起一道沉浑的声音——

    “老程,苏公子是否已睡醒?”

    “是张毅韧来了。”

    程勿勇低声道,“苏先生,昨晚的事情,他已经知道,若我猜测不错,他当是来感谢您的。”

    说着,他已起身去迎接。

    苏奕一边吃饭,一边吩咐袁珞兮道:“你把昨晚的事情跟我说说。”

    话语平淡自然。

    袁珞兮顿时放下碗筷,语声呖呖,若幽谷莺啼似的,说起昨晚的事情。

    黄乾峻见到这一幕,内心不禁一阵钦佩。

    堂堂袁氏的掌上明珠,名扬云河郡城的大小姐,却被苏哥像侍女般使唤,这谁敢信?

    而袁珞兮何等刁蛮骄横的性格,都敢去踹章家大少章远星的子孙袋,唯独在苏哥面前,却乖顺得不得了。

    并且看她神色,似乎还很欢喜的样子……

    作为一个曾常年流连于青楼画舫的公子哥,黄乾峻哪会看不出,这时候若苏奕若是有意,袁珞兮注定难逃魔掌,轻松就能拿下。

    这让黄乾峻如何不钦佩?

    他自诩追女人的手段也是得心应手,信手拈来。

    可现在,却不禁对苏奕心生高山仰止的感觉。

    苏哥若是有心纵意花丛,就凭这手段,天上的仙子怕都得投怀入抱吧?

    一阵脚步声由远到近,打断了黄乾峻纷乱的思绪。

    抬眼看去,身影高大,气度沉凝坚毅的张毅韧和程勿勇已经走进来。

    “苏先生莫要起身,张某此来,只为表达内心的感激,马上就走。”

    眼见苏奕作势欲起身,张毅韧连忙摆手。

    而后,他双手抱拳,交错胸前,神色庄肃地朝苏奕行了一礼。

    他果然是快人快语,直爽干脆,又跟苏奕寒暄了片刻,便告辞而去。

    可程勿勇却动容不已,感慨道:“苏先生,刚才张毅韧所行之礼,是来自武灵侯麾下青甲军的最高礼节,代表着大恩未报,刻刻于怀。衔环结草,生死不负!”

    苏奕也不免意外,点头道:“如此人物,值得称许。”

    张毅韧临走,还留下了一份厚礼,乃是一坛灵酒。

    此酒名“风雪行”,是由武灵侯陈征亲自所酿。

    以十六种灵药浸泡,融入四品妖兽身上的精血,深埋冰雪底层之下中汲取凛冽寒气,直至十年,方才算得上火候十足。

    酒中所蕴含的澎湃的灵性和气血力量,远胜寻常二品灵药。

    像这样一坛酒,价值已不可估量。

    “风雪行,大风大雪,锵然而行,这名字倒也不俗。”

    苏奕暗道。

    送出这等贵重礼物,也可见张毅韧心中感激之情何等之重。

    他打开酒坛,倒出一杯酒,就见色泽嫣红剔透,晶莹似琼浆,散发着一股极为烈性的酒香。

    “你为我斩敌人之头颅,我便借花献佛,以此酒敬你。”

    苏奕拿起酒杯,递给一侧的程勿勇。

    程勿勇不免受宠若惊,连忙接过,道:“多谢苏先生赐酒。”

    “无须客气,此酒对你的伤势应该有好处。”

    苏奕随口道。

    眼见袁珞兮、黄乾峻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苏奕不禁莞尔,道:“此酒极为暴烈,现在若让你们饮用,今日一天都要在修炼中渡过,还是等晚上一起饮用吧。”

    袁珞兮和黄乾峻笑着答应。

    没多久,紫袍青年、青衿两人一起前来拜访。

    “苏公子,昨夜幸亏得你相助,才帮我等化解了一场大危机,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公子笑纳。”

    甫一进门,紫袍青年便将拎着的一盒礼物双手呈上,恭敬见礼。

    见苏奕没有反对,黄乾峻很机灵地起身,将礼盒接下来。

    程勿勇则笑着请紫袍青年和青衿入座。

    面对这位大周六皇子,就是他和袁珞兮也显得有些拘谨。

    可苏奕却似没事人般,仪态闲散地坐在那,道:“事情是否已经查清楚了?”

    “不瞒公子,经过昨晚的审讯,我们已打探出,那些行刺之人皆是来自一个名叫‘星煞盟’的亡命徒。”

    紫袍青年沉吟开口,“这是一个黑道势力,蛰伏在大周境内的地下世界,其麾下的强者,皆是一些罪恶滔天的角色。”

    “此次行动,他们是受人雇佣,雇主许诺事成之后,给予黄金万两、灵药百株、玄阶秘籍十部、以及一门天阶修炼功法……”

    眼见他还要滔滔不绝说下去,苏奕打断道:“雇主是谁?”

    紫袍青年顿时露出一丝尴尬,“那些贼子也不知道,他们是以隐秘的中间人传递消息来联络。”

    苏奕早有预料,倒也并不奇怪,道:“那你觉得这雇主背后的主谋是谁?”

    “这……”

    紫袍青年犹豫了一下,这才道,“以我揣测,应该是和我三哥有关。”

    三皇子!

    袁珞兮、程勿勇他们对视,皆露出惊色。

    “皇子之间反目成仇,怕又是为了争夺继承皇权。”

    苏奕一阵摇头。

    这就是世俗国度,即便是在武者眼中,皇权也代表着至高的力量,让人趋之若鹜。

    紫袍青年略一沉吟,忽地起身拱手道:“苏公子,到了此时,我也不必再隐瞒,我名周知离,在皇室嫡系中排第六,自昨夜见识公子的旷世风采后,便为之心折……”

    不等说完,苏奕已轻笑道:“你想让我为你做事?”

    周知离神色认真,诚恳道:“若能得公子辅佐,于我而言,绝对是如虎添翼!我可以保证,若公子有志于朝野之事,我必助公子封王拜相。”

    “若公子一心问道,我也可以尽我所能,为公子搜罗天下奇珍秘术!”

    顿了顿,他眸光坚定道,“若有朝一日,我能问鼎皇位,定以国师之位相待!”

    这番话,听到袁珞兮他们心绪翻腾,震颤不已。

    国师!

    大周国师之位,那近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身份之尊崇,权柄之大,足以令那些皇子都得仰仗其威。

    像如今的大周国师洪参商。

    他既是玉京城顶级世家洪氏之主,也是大周十大学宫之一“凤岐学宫”的宫主。

    而他自身更是一位早在多年前就证道先天武宗的存在,一身武道力量深不可测!

    “国师?”

    却见苏奕微微挑眉,神色平淡道,“且不说我苏某人根本不稀罕,就说你一个排名第六的皇子,还不曾真正掌权,便夸夸其谈,空口许诺,何其浮夸。”

    周知离呆了呆,脸颊涨红,道:“苏公子,我是真心希望能得到你一臂之力,我敢对天发誓,句句皆出自肺腑,若有虚言,不得好死!”

    苏奕神色冷淡,道:“不必再说。”

    开什么玩笑,一个小小皇子,也配让他苏玄钧效命?

    简直异想天开!

    周知离顿时默然,颓然落座。

    他心中颇为郁闷,若换做世间其他武道宗师,怕是早已答应下来。

    可偏偏地,苏奕却竟似根本不屑低头。

    这让他都不免产生一丝挫败之感。

    目睹这一切,袁珞兮、程勿勇他们内心都是一阵感慨。

    在他们看来,周知离犯下了一个大错,他根本就不清楚,苏先生如若谪仙,哪可能是可以用世俗的权柄和富贵收买的?

    他若摆正姿态,抛下皇子的身份,去真正和苏先生结交,或许还能得到苏先生的一些恩惠。

    忽地,青衿开口,带着训责的味道,“我早跟你说过,真正有志于修行的强者,根本不屑于世俗中的权柄和富贵,你却偏偏不听。”

    周知离苦笑摇头不已。

    他哪会知道,一个武道造诣高深莫测的少年,却竟已经视权柄富贵如浮云?

    “不管如何,此次能够和苏公子相识结交,我心中已很高兴,更何况,苏公子还救过我一命,此等大恩,我自当时刻铭记于怀。”

    深呼吸一口气,周知离轻声开口。

    说罢,他长身而起,准备告辞离开。

    青衿却犹豫了一下,似猛地下定决心般,扬起那明艳绝美的俏脸,一对刀锋似的明眸看向苏奕,道:“我昨晚说的话自然算数,你说说吧,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声音带着决然,简直像等待审判之后便慷慨赴死的囚徒似的。

    众人神色都变得微妙起来。

    ————

    ps:晚上7点前有加更,我的黑眼圈就是这么码字码出来的,特此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