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七十三章 活在狗身上的岳老板
    章远星口吻中的不满,让袁珞兮他们都能够清楚感受到,都不禁很意外。

    这家伙胆子也太肥了,怎敢这般跟苏仙师说话?

    旋即,他们就隐约明悟过来,章远星应该是还不清楚苏仙师的能耐,这就像他们最初时见到苏奕一样……

    袁珞兮的美眸都带上一丝异色,心中涌起说不出的羞赧和不自在。

    当初面对苏仙师的自己,可比章远星这家伙嚣张太多了,现在想想,那时自己可真傻……

    程勿勇干咳一声,解释道:“章少误会了,我们只是和苏……苏公子同行而已。”

    说话时,他忽地想起苏奕之前提醒,不得泄露鬼母岭上的事情,故而在对苏奕的称呼上,机智地都从“仙师”变成了“公子”。

    “真的如此?”

    章远星一怔,似有些不相信。

    “章远星,我们和苏公子的事情,用得着你管?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会在这里?”

    袁珞兮柳眉皱起,冷声质问。

    章远星连忙笑道:“珞兮小姐,我听说你也来广陵城了,于是稍加打探,得知你昨天就已带人前往鬼母岭,于是便一直等候在此。”

    袁珞兮神色冷淡,“你堂堂章氏一族的大少爷,等我干什么?没别的事赶紧让开!”

    在云河郡城,袁氏和章氏一样,并列四大顶尖势力中。

    无论身份上、还是修为上,袁珞兮一点也不比章远星差,甚至犹有过之。

    她面对章远星时,自不会客气什么。

    章远星脸色微微有些发僵,心中颇为纳闷,袁珞兮以前见自己时,没有这般不耐烦的啊!

    这是怎么了?

    他正要说什么,就见袁珞兮已扭头看向苏奕,那娇美的瓜子脸上带着一丝忐忑和期待,轻声道:

    “苏……苏公子,要不要一起去城中吃些东西?”

    章远星瞳孔骤然收缩,心中疑云丛生,这是什么情况?

    程勿勇也笑道:“是啊,这次在鬼母岭,也多亏公子和郭老帮忙,让我等得到了那一株灵药,如今既然到了城中,自当由我等安排酒席,以聊表心意。”

    见此,章远星惊得嘴巴都差点张开。

    他可最清楚,程勿勇乃是袁氏的外门长老,一位顶尖的聚气境大圆满存在。

    论身份,不在他身边的熊伯之下。

    可现在,连程勿勇也对苏奕如此客气,这让章远星如何不吃惊?

    “也好。”

    苏奕点头答应。

    现在天色破晓,已是清晨,他肚子也已感受到饥饿之意。

    袁珞兮顿时露出明媚动人的笑容,喜道:“那太好了,我们赶紧去吧,我听说聚仙楼乃广陵城第一酒楼,咱们就去那里!”

    “郭老也一起去。”

    程勿勇笑着对郭丙说道。

    郭丙连忙抱拳道:“这是小老的福分!”

    当即,一行人朝城门内行去。

    自始至终,都没人再理会章远星。

    “熊伯,你看出这是什么情况了吗?”

    章远星眉头紧锁,心中颇不是滋味,就在刚才,他堂堂章氏一族的少爷,竟被无视了!“少爷昨天所打探的消息不也说了,袁珞兮找到郭丙这个采药人时,苏奕也在,并且和他们一起启程前往鬼母岭。”

    头戴黑色圆帽的熊伯沉吟道,“现在看情况,是苏奕和那郭丙一起,帮袁珞兮找到了一株心仪的灵药,所以他们才会这般感激吧?”

    “对啊!看来是我想多了!”

    章远星一拍手掌,似打开了心结,眉宇间的阴霾一扫而空,笑道:“熊伯,走,我们也去聚仙楼!”

    他又变得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眼见这一幕,熊伯忍不住提醒道:“少爷,袁珞兮是袁氏族长最宠溺的小女儿,她外公更是名扬天下的‘靖远侯’古尘风,这位以性情暴躁闻名的侯爷曾亲口说过,袁珞兮十八岁前,谁敢打她主意,就打断谁的三条腿。”

    章远星神色一滞,不自觉夹了夹双腿,道:“怕什么,我只是和她交朋友而已,若真有明媒正娶的机会,我等到她十八岁之后就是了。”

    熊伯道:“可少爷你也清楚,袁珞兮从小备受宠溺,性情骄横刁蛮,要追求她……你可得提前有心理准备。”

    章远星点了点头,兴致勃勃道:“我最欣赏的便是她身上那一股野性,像一匹小野马,让人忍不住想去征服……”

    熊伯不再多劝。

    他是过来人,知道少年人不碰一鼻子灰,是不会在追求女人上低头退缩的。

    聚仙楼。

    由于是清晨,冷冷清清的并没有多少客人。

    可当得知云河郡城大小姐袁珞兮前来用餐的消息后,聚仙楼老板岳天河第一时间从小妾软香雪白的玉臂环抱中挣扎起身,并以最快的时间来到了聚仙楼。

    让仆人拿出珍藏多年的陈酿,岳天河跟随在一名上菜女婢身后,走进了位于二楼的一座雅间内。

    他满脸热忱洋溢的笑容,正准备躬身行礼自我介绍介绍一番,却愣了一下,惊诧道:

    “苏……苏奕?”

    就见偌大的雅间中,只坐着苏奕、郭丙、袁珞兮、程勿勇四人。

    而苏奕竟泰然自若地坐于上首!

    这一幕,差点惊掉岳天河的下巴。

    他当然知道苏奕,远比一般人清楚,这少年并不仅仅只是文家一个寻常赘婿,像城主傅山、禁卫统领聂北虎皆对他尊重有加。

    前些天的龙门宴会上,苏奕夺得龙门大比第一的事情,也早已传遍广陵城,岳天河又岂能不知?

    可他还是没想到,这大清早的,来自云河郡顶级大势力袁家的大小姐,要招待的贵客却居然是苏奕!

    一时间,岳天河连之前早已准备好的措辞都差点忘掉。

    “你是谁?”

    袁珞兮问,她可不认得岳天河。

    岳天河一个激灵,连忙躬身,满脸笑容道:“袁小姐,小的是这聚仙楼掌柜,听说您大驾光临,特意来送上一壶好酒,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说着,就将手中酒酿呈了上去。

    袁珞兮哦了一声,道:“你也认得苏……苏公子?”

    岳天河连忙道:“苏公子这等少年俊杰,小的怎能不知?他可是我们广陵城头一号的名人,岳某心中可敬仰的很……”

    他滔滔不绝,热情洋溢地对苏奕一顿夸,以此来表现自己和苏奕关系不错。

    眼见苏奕神色冷淡,程勿勇看出了一些端倪,干咳一声,打断道:“行了,你先下去吧。”

    岳天河见好就收,连连点头,临走还不忘跟苏奕打招呼,“苏公子,有什么吩咐,您尽管招呼一声,小的就在楼下候着,随时听您的差遣。”

    “这家伙,还真是个滚刀肉。”

    苏奕哂笑。

    其他人也笑起来。

    总之,用餐气氛不错。

    而返回一层柜台前,岳天河依旧有些恍惚,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苏奕什么时候攀上了云河郡城袁家的高枝?

    “掌柜的,袁家的袁珞兮姑娘在哪个雅间?”

    一道清朗的声音忽地响起。

    岳天河抬眼,当看清来人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噌地凑上前,笑容谄媚道:“原来是章少爷!”

    来人正是章远星,闻言,不免惊讶道:“你认得我?”

    岳天河笑容热情道:“昨天时候,小的曾前往城主府送酒,有幸远远地见到了章少爷,您当时那等旷世风采,令小的过目不忘,故而您一来,我一眼就认出您了。”

    这马屁拍的章远星心中一阵舒服,嘴上则道:“别废话,快带我去见珞兮小姐。”

    岳天河连忙上前带路,屁颠屁颠的。

    章远星和熊伯一起跟随其后。

    抵达雅间前,章远星整了整衣衫,心中默默想了想来之前准备好的措辞。

    而后,他推开房门,面对袁珞兮他们错愕的目光,歉然拱手,笑道:

    “珞兮,刚才是我误会了苏公子,故而特意来跟他道歉的,珞兮你可不能撵我。”

    这就是他准备好的措辞,以苏奕为切入点,从而巧妙地避开被袁珞兮排斥和拒绝参加这一场酒席的可能。

    果然,袁珞兮神色缓和了下来。

    这让章远星心中为自己的手段得意之余,又泛起一丝说不出的烦躁。

    怎么一提苏奕,就在珞兮面前这么好使?

    “你说你要跟我道歉?”

    苏奕神色古怪。

    章远星主动上前,帮自己和熊伯找了个位置落座后,这才笑呵呵道:“之前是我误会了,还以为苏公子已投奔袁家,却没想到,苏公子这次帮了珞兮一个大忙……”

    他解释了一番,端起酒水,道:“我先自罚三杯!”

    连饮之后,章远星目光忽地瞥见雅间外的岳天河,不禁皱眉道:“你这家伙怎地一点眼色也没有,快把门关上,离开这里!”

    岳天河浑身一哆嗦,连忙笑着关门,转身而去。

    只是他心中,已是掀起惊涛骇浪,直至返回一层柜台前,都有些失魂落魄。

    被袁家小姐奉为座上宾,又有章家少爷亲自登门道歉,这苏奕什么时候变成如此受欢迎的香饽饽了?

    岳天河想不明白。

    “老子辛苦经营数十年,才混了一个聚仙楼的掌柜,这小子才多大年龄,却把关系都铺到云河郡城两大顶尖势力中了……真他妈……没天理了!”

    只觉和苏奕一比,岳天河只觉自己这些年简直活在狗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