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七十章 葛长龄留碑 苏玄钧留字
    夜色中,苏奕和倾绾朝西北方向行去。
    一路上,只闻虫鸣窸窣声、风吹草木声、野兽嘶吼声,除此之外,并没有遇到什么鬼物。
    苏奕自然清楚其中缘由。
    猛虎出行,群兽皆避。
    对那些不入流的鬼物而言,倾绾身上的气息就如同猛虎般,足以令它们恐惧退避。
    只不过,倾绾这胆小害羞的少女,怕是很难意识到这一点。
    一路西北而行,足足半个时辰后。
    一片彩色的雾霭在黑暗夜色中涌现,远远望去,像一条条彩色丝带飘落人间,莹莹发光,在夜色中显得醒目之极。
    彩色雾霭覆盖之地,则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桃林。
    远远地,倾绾顿足,惊疑道:“仙师,那阴煞之气就在那一片桃林深处,只是我也感受到,那桃林中有着一股极可怕的气息,似乎专门克制如我这般的阴魂。”
    苏奕凝视片刻,眸子泛起异色,轻声道:“此地阴中抱阳,阳孕阴生,竟是一片天然的‘阴阳地’,怪不得会诞生出这般浓郁的桃花瘴。”
    那彩色雾霭看起来美丽缤纷,却堪称世间剧毒之一,名叫桃花瘴。
    活物一旦靠近,必会被瘴毒侵体,化作一地脓水。
    旋即,苏奕笑起来,“若我所料不错,这桃林中,不止埋着一截阴煞灵脉,当还有一株扎根在阴煞灵脉上的纯阳火桃树!”
    他明白了。
    六绝阴尸纵然知道此地埋藏有阴煞灵脉,也断不敢靠近这片桃林。
    原因很简单,那纯阳火桃树的气息,天生克制它这等阴邪之物!
    “拥有如此浓郁的桃花瘴,那一株火桃树的树龄最少也得有五百年岁月,其树心和果实,已可以列入四品,这在大周朝,绝对罕见之极!”
    苏奕想到这,暗自庆幸自己这次没有提前离开,否则,怕是就会错过这一桩机缘了。
    “把这竹牌握在手中。”
    苏奕拿出两个竹牌,一个递给倾绾,一个握在自己手中。
    这竹牌上篆刻着一种基础符箓,名唤“净衣符”,握在手中,可驱除邪祟沾染,可避赤毒、瘴毒、尸毒,是苏奕这次为鬼母岭行动准备的宝物之一。
    倾绾拿在手中,敏锐察觉到,一丝丝清凉的气息如微风似的萦绕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当即,两者一起朝桃林中行去。
    哗啦~~
    散发着莹莹光彩的桃花瘴如潮水似的从两者身边退开,无法靠近分毫,显得很神奇。
    倾绾不禁暗赞,仙师之手段,果然妙不可言。
    原本剧毒无比的桃花瘴就这般被避开后,他们一路畅通无阻,足足行进了数里地后。
    苏奕倏尔顿足。
    远处夜色中,一株桃树散发出如火焰般的光辉,照亮了夜色,耀眼之极。
    此桃树不大,仅仅一丈高,枝桠如伞盖,呈青碧之色,叶子也如碧玉似的,流淌着青色光晕。
    其树干碗口粗细,老皮张开如龙鳞般。
    那汹涌的火焰神辉,便是由这一株桃树弥散出来,远远望着,就给人以灼热之感,如视烈日。
    “孤阴不长,孤阳不生,在这一片阴阳地,有阴煞灵脉才能孕育出这等纯阳火桃了……”
    苏奕心中舒畅。
    可以说,今日他在鬼母岭的收获加起来,都没有眼前这一株火桃树大!
    更何况,此树之下还有一截阴煞灵脉,其价值同样不逊色了。
    “仙师,那火桃树力量太可怕,我……我不敢再靠近了……”
    倾绾立在远处,瑟瑟发抖,清丽的小脸写着忐忑。
    桃木,本就有克制鬼物的妙用。
    世俗百姓每逢辞旧迎新时,也会劈桃木为符,插在门楣之上,驱邪破灾,百鬼畏之。
    而远处那一株可是纯阳火桃木,乃修士眼中的四品灵材,其蕴含的力量,岂是鬼物可抵挡?
    若倾绾能够修炼到“鬼灵”地步,踏上元道之路的修行,就不会再畏惧这等灵材了。
    “你留在此地便可。”
    说着,苏奕迈步上前,他已看出,这一株纯阳火桃木当有八百岁树龄,远比他最初预估的更古老。
    且在桃树枝叶间,悬挂着一颗颗鲜红如火的果实,晶莹若小太阳,在青碧树叶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只是,当苏奕靠近时,眸子忽地一凝。
    就见这火桃树扎根的土壤一侧,立着一块石碑。
    石碑上写着“葛长龄留碑于此,世人莫近之,近之者必诛!”
    字迹如铁画银钩,一股肃杀之意透发而出。
    葛长龄?
    苏奕皱眉,依着他前十七年的记忆,隐约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了。
    可这不妨碍他看出,这一株纯阳火桃树,分明是在很早时候就被这葛长龄发现,并视为己有,警告他人莫要靠近
    “此等灵物,本就天生地养,你说你的就是你的?”
    苏奕哂笑摇头,不以为然。
    只是,当他要靠近时,那火桃树忽地一阵摇晃,枝桠之间,火焰光辉凝聚,勾勒出一个矮小如侏儒似的身影。
    这侏儒形似孩童,却白眉白发,两眼青碧。
    他刚一出现,就喝道:“少年,没看到那石碑之上的字迹吗,速速离去!否则,别怪老朽出手将你灭杀于此。”
    声色俱厉。
    苏奕瞥了侏儒一眼,挑眉道:“我还当是什么东西,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木中精怪。”
    侏儒一呆,怒道:“年轻人好大的口气,竟还敢看不起我?”
    苏奕蓦地踏步上前,眼神中泛起慑人的幽冷光泽,盯着那侏儒,淡淡道:
    “就是修成妖皇的角色,也不敢在本座面前放肆,你一个小精怪而已,算个什么东西?”
    当碰触到苏奕的目光,侏儒只觉神魂悸动,涌起难言的恐惧,如视一位上苍主宰迫近,惊得他浑身一颤,噗通一声从树上坠落,瘫软在地。
    “仙师恕罪,仙师恕罪!”
    侏儒叩首求饶,战战兢兢,瑟瑟发抖,都有崩溃的迹象。
    “一丝九狱剑的气息而已,就吓成这样,怪不得无尽岁月中,那世间精怪之辈,很难涌现出什么厉害角色。”
    苏奕暗自摇头。
    他负手于背,目光看向那火桃树,都:“起来吧,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一些问题,便饶了你这次的冒犯之举。”
    “多谢仙师不杀之恩!”
    侏儒连连叩首,这才敢站起身来。
    苏奕指着那石碑上字迹问道:“这葛长龄是谁?”
    “回禀仙师,葛长龄乃大周外姓九王之一的‘吞海王’,一身修为在无漏境先天大宗师之列,早在三十年前他来到此地时,已是世间公认的十位先天武宗之一。”
    侏儒恭声道。
    武道四境,无漏境是最后一个境界,臻至此境者,如同踏入先天之地,浑身有脱胎换骨之变化。
    故而被称作“先天武宗”。
    抛开那些所谓的“陆地神仙”不谈,先天武宗已经堪称是大周境内最顶尖的存在。
    说罢,侏儒偷偷看了苏奕一眼,却见苏奕神色淡然,浑似根本不在意,那云淡风轻的样子,令他心中又是一阵颤栗。
    这少年能轻易来到此地,之前的气势又那般可怕,如今连先天武宗都不在意,那他……又该是怎样一位恐怖存在?
    “这葛长龄当初没有砍伐此树,是否是打算每隔一段时间,便来采撷一次火桃,好作为冲击元道之路的筑基灵药?”
    苏奕问道。
    侏儒连忙道:“仙师慧眼如炬,当时吞海王曾言,火桃树天生地养,实属难得,若砍伐掉,未免暴殄天物,故而立下此石碑,以警告世人莫要靠近。”
    顿了顿,他继续道:“火桃树十年一开花,十年一结果,每次最多会生出九颗火桃。算一算时间,今年之内,吞海王就会前来采撷果实。”
    苏奕似笑非笑,道:“你这是在警告我,若是摘取此桃,就会得罪吞海王?”
    侏儒吓得一哆嗦,连忙道:“不敢!仙师千万别误会!”
    苏奕抚摸着下巴,打量着那火桃树上的果实,道:“现如今,此树上的果实成熟了几颗?”
    侏儒老老实实回答道:“三颗,其他六颗还需要孕养一段时间,最快也要等到半年之后了。”
    苏奕皱了皱眉,旋即轻叹道:“也罢,你去把这三颗火桃取来就是。”
    来的确实不是时候,火桃若不真正成熟,其品阶充其量也就二品而已,没多少价值。
    “呃……”侏儒犹豫了,低声道,“仙师,小的不敢得罪您,可也不敢得罪吞海王,您看……”
    苏奕来到那石碑前,手腕一抖,尘锋剑出鞘,以剑锋为笔,挥剑疾书。
    随着石屑飞落,一行字出现石碑上:
    “苏玄钧于大周历二月初四晚取走火桃三颗。”
    字迹清峻飘逸,飙发电举。
    写罢,苏奕收剑入鞘,看向侏儒道,“葛长龄若来,让他看一看这石碑上的字便可。”
    侏儒似松了口气,感激躬身道:“多谢仙师体谅,小老这便为您取桃。”
    唰!
    他身影凭空消失,出现在火桃树上。
    没多久,侏儒就取来三颗萦绕着一缕缕灵性光泽的火桃,皆拳头大小,鲜红剔透,散发着诱人的果香,令人心旷神怡。
    苏奕拿出一个玉盒,将这三颗火桃封存其中收了起来。
    而后,他指了指火桃树之下的地面,道:“我此次前来,还要取走一截阴煞灵脉,要不你也代劳帮我取来吧。”
    一句话而已,却让侏儒如遭雷击,欲哭无泪。
    这哪里是仙师,分明就是来洗劫的魔王!
    ——
    ps:以后更新时间调整一下,上午10点一更,晚上6点一更,若加更的话晚上6点2连更。
    来,兄弟姐妹们投个月票,金鱼今晚就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