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六十三章 魑魅横行 不见佛光
    但仅仅一瞬,那一道火光就消失不见。
    勇叔略一沉吟,扭头朝后方的戎装少女道:“小姐,之前那白松林深处,似有人出没。”
    “有人?”
    戎装少女没有任何害怕,反倒露出好奇之色,“这么说,也有人和我们一般,早一步来到了这鬼母岭?”
    “应当如此。”
    勇叔沉声道。
    “这倒有意思了。”
    戎装少女略一思忖,就做出决断,“既然路过,我们就去看看也无妨,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苏奕眉头微皱,但最终并未说什么。
    当即,一行人改变方向,朝远处的白松林行去。
    这里已经是鬼母岭的半山腰位置,一路尽是淹没膝盖的野草,根本找不到路径。
    郭丙挥动猎刀,劈草开路,笑说道:“白天时候,那一座破庙倒是很安全,若是晚上,可就得小心了。”
    很快,一行人进入白松林覆盖的区域中。
    松木参天,枝桠遮空,阵阵白雾缭绕,行走其中,视野中所看到的尽是阴森灰暗的景象。
    地上是厚厚的腐叶,散发出腥臭的气息。
    忽地,走在最前边的郭丙脚下一个趔趄,若不是苏奕第一时间抓住他的臂膀,差点就会被绊倒。
    而当郭丙看到绊到脚的东西时,脸色骤变。
    那赫然是一颗埋藏在腐叶中的头骨,沾染着污渍和灰尘,空洞的眼眶望着天穹。
    乍看之下,不免令人毛骨悚然。
    “走吧。”
    苏奕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至于勇叔他们,也都神色自若,镇定之极。
    一块头骨而已,对他们这些历经无数血腥厮杀的武者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
    可继续前行没多久,苏奕脚下一顿。
    远处一片白松树高高的枝桠上,悬挂着一个个干瘪的人形皮囊,密密麻麻,足有上百具。
    那些皮囊男女老少皆有,只剩下一张人皮,每个皆披头散发,死状恐怖,在这阴森灰暗的氛围中,显得格外渗人。
    “这……”
    勇叔瞳孔扩张,明显被这诡异阴森的一幕惊到。
    戎装少女也不禁浑身一僵,惊道:“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
    附近护卫皆紧握兵刃,拱卫戎装少女附近,神色凝重无比。
    郭丙已吓得浑身哆嗦,脸色煞白,颤声道:“小老……小老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要不……咱们还是离开吧?”
    “别怕,一些早已死掉的尸骸而已。”
    苏奕随口安抚了一句。
    勇叔忽地说道:“若我推测不错,这些尸骸活着的时候,是遭了鬼尸虫的啃噬。而在这世间,只有阴煞门才会豢养这种阴毒之物!”
    “阴煞门不是很早以前就覆灭了吗?”
    戎装少女柳眉倒竖。
    “小姐有所不知,当年,阴煞门山门虽被大周第一圣地‘潜龙剑宗’出手铲除,可这个邪道势力的徒子徒孙众多,有不少余孽在当年早早躲藏了起来,侥幸逃过了这一劫。”
    勇叔沉声道,“最近这些年,大周境内有一些地方陆续出现了一些血腥邪恶的事情,疑似都和阴煞门有关。换而言之,在当今大周境内,这阴煞门已隐隐有死灰复燃之势。”
    顿了顿,他皱眉道:“看此地这些悬挂树上的尸骸,皮囊虽历经风雨侵蚀,保存还算完整,明显是近几年才殒命于此。”
    戎装少女脸色微变,道:“这么说,这鬼母岭上极可能有阴煞门的妖人作祟?”
    勇叔温声道:“小姐不必惧怕,这等邪修就如过街老鼠,只敢躲藏于穷山恶水之间,成不了气候。”
    戎装少女一咬牙,道:“勇叔,我怀疑位于这白松林深处的那一座破庙,极可能已经成为阴煞门妖人的据点。我想去看看,若真的是,咱们就把那里踏平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
    一番话,让苏奕不禁有些意外。
    他倒是没看出,这性情刁蛮的戎装少女,竟还有这等胆魄和胸襟。
    “好。”
    勇叔点头答应。
    郭丙虽极其抗拒这种冒险的举动,可眼见苏奕也没有反对,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
    穿过那枝桠悬挂着死人皮囊的树林没多久,隐约已经能看到在远处白雾弥漫中,屹立着一座建筑。
    走近了就能看清楚,那建筑破败陈旧,附近生满了野草和藤蔓,看起来的确是一个庙宇。
    “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有人经常出没于此地。”
    勇叔一眼看到,破庙石阶前,茂盛的野草丛之间,被人清理出了一条可供行走的路径。
    “大家小心一些。”
    勇叔叮嘱了一声,当前朝破庙行去。
    进入破庙大门,是一座荒废的庭院,神像坍塌倒地,野草蔓延。
    庭院前方,是一座年久失修、濒临坍塌的大殿,朱漆剥落,窗门破损,看起来满目荒凉。
    “谁?”
    当苏奕一行人刚抵达,一道阴冷的声音从大殿内传出。
    紧跟着,一道身影冲出。
    这是一名身影干瘦如竹的老者,一身黑袍,眼瞳泛着淡淡的碧绿色,开阖之间,妖异慑人。
    当看到苏奕和勇叔等人,老者脸色骤变,第一时间拔出腰间一柄骨笛,用力吹响。
    “呜呜呜!”
    尖锐嘶哑的笛音划破天地间的寂静,刺耳之极。
    “找死!”
    勇叔脸色一沉,锵的一声拔刀在手,纵身一跃,便横跨十丈之地。
    唰!
    他手中雪亮战刀一下子如燃烧似的,带着刺眼的赤色火光,斩杀而去,神勇盖世。
    枯瘦老者转身就朝大殿内逃去,可却慢了半步。
    就见赤色刀光劈下,将他背部撕裂开一道狭长的刀痕,鲜血爆洒,整个人差一点就被劈成两半。
    噗通!
    枯瘦老者摔倒在地,唇中发出嘶叫,“你们休想活着离开!”
    话音还在回荡,他已气绝毙命。
    勇叔走上前,将枯瘦老者遗落在地的骨笛捡起,略一打量,眉头不禁皱起。
    “勇叔,这老家伙是阴煞门的妖人?”
    戎装少女带着那些护卫匆匆走来,当看到地上的尸体,似有些失望,“看起来未免太弱了,都挡不住勇叔的一刀。”
    “这只是个小喽啰,搬血境炼肉层次的角色而已。”
    勇叔皱眉道,“不过,他刚才吹响骨笛,明显是在求援,这附近区域中,恐怕还分布有阴煞门其他人。”“怕什么,有勇叔在,来几个杀几个。”
    戎装少女满不在乎道。
    旋即,她柳眉一蹙,看到苏奕已走进大殿内,正在打量位于大殿中央的一座神像,似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在意。
    她迈开修长的玉腿,怒气冲冲走过去,质问道:“喂,你难道不知道,是我们刚才救了你一命,你不说声感谢,还有闲心关心这些?”
    苏奕一怔,道:“救我一命?”
    “难道不是?你若不是跟着我们,还敢来这里?哪怕敢来,也必会被阴煞门的妖人杀了,做成皮囊挂在树梢上!”
    戎装少女瞪着美眸,冷冷讽刺。
    苏奕神色毫无波澜,随口道:“记住,是你们跟着我和郭老一起行动的,而不是我们跟着你们。真有本事,你们从现在开始自己行动便是。”
    说着,他自顾自朝大殿另一侧行去。
    这少女身上有不少毛病。
    比如脾气差、强词夺理、爱耍性子、颐指气使等等。
    但谈不上多恶劣。
    苏奕还不至于因为一些口角之争,就去较真了。
    犯不着。
    不远处,戎装少女盯着苏奕的身影,气得胸口一阵汹涌起伏,俏脸寒霜密布,晶莹贝齿咬得格格作响。
    可偏偏地,苏奕的话让她无法反驳。
    远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勇叔,心中也有些不悦。
    不管如何,苏奕和他们一起同行,无形中等于占了极大便宜。
    毕竟,若非他们这些人在,凭他一人的话,这一路上怕已遭遇不知多少凶险了。
    “这小子看起来挺聪明,却似乎直到现在也没看出小姐的身份是何等尊贵,否则,怕是不敢这般和小姐斗嘴了。”
    勇叔暗自摇头,不再多想。
    他也清楚,现在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眼高于顶,心气极高。
    苏奕有这样的反应,也并不奇怪。
    毕竟,不气盛,还能叫年轻人?
    这大殿内明显经过打扫,相对干净一些,并无蛛网灰尘之物。
    中央立着一个背对大门的神像,却没有头颅,身上的彩泥凋零碎裂,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
    不过,在大殿两侧,倒是让苏奕发现了一些笔画。
    虽然斑驳破损,颜色晦暗模糊,可依稀能辨认出,那壁画上绘制的是一幅幅众生在尘世浮沉受苦的画面。
    有佛陀菩萨的身影立在茫茫众生之中,神色悲悯,似是在布道讲法。
    “视众生皆苦,欲布道授业,普度众生?想法虽好,可惜这庙宇早已破败不知多少年,如今成了鬼物出没之地,魑魅魍魉横行,唯独不见佛门宝光再现,何其凄凉。”
    苏奕感慨不已。
    搁在大荒九州,佛门昌盛,坐拥一州之地,门徒广众,香火长存。
    可在大周这世俗国度中,佛门僧众似乎过得很不好……
    与此同时,见到戎装少女兀自还在生气,俏脸闷闷不乐,一名护卫悄然靠近过来,压低声音问道:
    “小姐,要不我等去收拾这小子一顿?或者干脆把他杀了,反正荒郊野岭的,没人会知道他怎么死的。”
    ——
    ps:加更稍等送上,有几处不满意的地方,需要精修一下,7点前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