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六十章 采药人和鬼母岭
    “苏奕,你够狠!”
    呆滞了片刻,南影猛地一咬牙,狠狠将手中的鸡腿摔在地上,疾步朝庭院外掠去。
    落荒而逃。
    苏奕折身返回庭院,目光看着地上那干瘪发霉的鸡腿,想到当年自己还曾对这女人痴心不已,便一阵无语。
    不过,谁年少时,敢保证不会碰到这种渣女呢?
    摇了摇头,苏奕径直返回房间。
    他开始清点自己的收获。
    书桌上。
    十八张一万两面额的银票、三株灵药、一门黄阶顶级武学秘籍、三棵青玉灵竹、一棵灵笋。
    这等收获,堪称巨大。
    可惜,银票虽多,却对如今的苏奕没多少吸引力。
    据他所知,在云河郡城,倒也能够用金银买到一些灵药。
    但几乎都是普通货色,且价格奇高无比。
    像一株寻常的低阶一品灵药,都能卖到三万两银子!
    至于二品灵药,价值大概在八万两银子。
    不过,就是在云河郡城的市面上,二品灵药也称得上珍稀,往往刚一出现,就会被人以高价抢走。
    不过,傅山同样说过,若用灵石购买灵药,则要容易许多。
    因为对武者而言,灵石和灵药皆是修行资源,不可或缺。
    像苏奕眼前的三株灵药,皆是最低等的一品灵药。
    反倒是那一颗灵笋,品相不俗,可归入二品行列中。
    “等去了云河郡城,就把银票兑换成灵石。”
    苏奕思忖。
    在云河郡城,一万两白银能够兑换一块一阶灵石。
    一百块一阶灵石,可兑换一块二阶灵石。
    归根到底,即便以后前往云河郡城,还是得赚钱。
    如此,才能源源不断地获取修行资源。
    很快,苏奕就将银票、灵药、秘籍全都收起。
    而后,他走出庭院,坐在大槐树下的石板凳上,以尘锋剑削砍青玉灵竹。
    随着木屑飞洒,没多久,苏奕手中多了一把青竹剑鞘。
    长三尺、儿臂粗细,青碧晶莹,剔透如玉。
    把尘锋剑插入其中,只露出剑柄,倒也极合适。
    可苏奕却感觉那剑柄有些碍眼。
    想了想,他又动手,直接把剑柄两侧的剑锷去掉,成了一根剑条,这样一来,连剑柄也没入到了青竹剑鞘内。
    而后,苏奕又用一簇青竹丝编了一个柔韧的绳扣,牢牢箍在了剑鞘口的位置,如此一来,便可以悬挂腰畔。
    苏奕举起做好的青竹剑鞘,放在眼前打量。
    就见天光下,此物青碧盈翠,剔透若美玉,握在手中,触感清凉柔润,极为舒适。
    与其说这是剑鞘,不如说是一把竹杖。
    随着苏奕手腕一抖。
    锵!
    尘锋剑倏尔掠出,剑吟幽幽。
    “不错,寻常时可当做竹杖,战斗时则方便拔剑杀敌,这总比腰间挎着一把剑鞘美观多了……”
    苏奕很满意。
    尘锋剑虽只有一丝灵性,可以后只要浸润在这青玉灵竹剑鞘内,其锋芒和质地便会得到滋养和变化。
    这才是苏奕制作这把剑鞘的原因。
    接下来,他把剩下的其他青玉灵竹一一劈开,削成七寸长的竹片,到最后,总共制作了三十六枚。
    这些皆是灵材,可在其上篆刻一些基础符箓,可以用来布阵、杀敌、驱邪、占卜……
    最后,苏奕又为自己做了一根竹簪。
    当然,他把竹簪表皮的青色剃得一干二净,让簪子呈一种质朴淡雅的莹白之色。
    若带着一个青簪子,头上这一抹颜色不免会让人误会。
    苏奕来到房间中的铜镜前。
    铜镜中的他,负手于背,长发以莹白的竹簪盘成道髻,腰畔斜挂一杆竹杖,清爽利落。
    而拥有了前世的阅历和心境,也让他的气质愈发淡然,称得上是萧疏轩举,湛然出尘。
    “毕竟才十七岁,年少峥嵘,浑然没有一丝暮气,这才有一点点我前世的风采。”
    苏奕满意点了点头。
    “仙师的仪容,让绾儿想起了‘郎艳独绝,世无其二’八字。”
    忽地,养魂葫中传出倾绾那怯生生的赞美声,她的胆子似乎变大不少,如今都敢主动出声了。
    “一副好看的皮囊而已,也只有如你这般的女子才会这般在意。”
    苏奕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吩咐道,“你准备一下,有可能最近我就会带你一起前往鬼母岭。”
    而后,他径直来到书桌前,开始用竹片制符。
    ……
    傍晚时候。
    胡铨带着一个名叫“郭丙”的采药人来到了杏黄小居。
    郭丙已很苍老,头发稀疏,高大的身影枯瘦嶙峋。
    他带着斗笠,斗笠下,是一张渗人的脸庞,他半张脸红肿凸显,半张脸青紫发黑,面目扭曲若鬼脸似的,格外可怖。
    “姑爷,这郭老头是城中采药人中经验虽丰富的,很多年前,就曾出没在鬼母岭一带。”
    见到苏奕,胡铨介绍道,“也只有郭老头对鬼母岭的情况最熟悉,称得上是了若指掌。”
    “胡管事谬赞了,自从当年小老在鬼母岭被一头鬼物伤了身体,至今已经有十年不曾前往鬼母岭了。”
    旁边的郭丙声音沙哑,有气无力,似乎身体已很虚弱。
    上下打量了郭丙一番,苏奕忽地问道:“你当年所碰到的,可是‘阴煞鬼’?”
    “阴煞鬼?”
    郭丙惘然,他只是一个寻常人,根本不了解鬼怪之事。
    苏奕随口道:“阴煞鬼,是最低等的厉鬼之一,诞生于污浊墓穴之地。”
    “但凡被此鬼的气息沾染,便会被碧火阴毒侵体,轻则像你这般,变成‘阴阳鬼脸’,日日夜夜遭受阴毒侵蚀生机,痛不欲生。”
    “重则不出三日,便会化作一地枯骨。”
    听完,胡铨都不禁诧异,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等诡异不详的事情。
    郭丙则呆了一下,旋即猛地激动起来,面露希冀之色,颤声道:“姑爷,那您可有办法救治这等伤势?”
    苏奕点了点头,随口道:“你已中毒十年,碧火阴毒已侵入你五脏內腑之地,想要彻底祛毒,可不容易。”
    郭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叩首道:“姑爷,求求您救救小老,这十年来,小老被折磨得痛不欲生,苦不堪言,若非要照顾妻儿子嗣,早就自杀于世了!”
    “只要姑爷答应救小老,小老愿亲自带姑爷前往鬼母岭走一遭!”
    苏奕目光看向胡铨,道:“待会我开一个药方,你去给他抓药煎煮,差不多半年时间,便可彻底消除体内阴毒。”
    胡铨连忙答应下来。
    而郭丙则激动得连连叩首,对苏奕感激涕零。
    “行了,郭老头,姑爷的医术,就连吴医师都推崇之极,他既然答应救你,保管能药到病除。”
    胡铨把郭丙给搀扶了起来,道,“你若真感激姑爷,就把鬼母岭的情况一一都跟姑爷说了。”
    郭丙连连点头,问道:“姑爷,您是打算前往鬼母岭么?”
    “不错。”
    苏奕坦然道。
    深呼吸一口气,郭丙咬牙道:“鬼母岭那地方,地势复杂,凶险莫测,仅凭言语,根本无法描述其情况,小老愿为您带路,亲自去走一遭!”
    胡铨大急,道:“姑爷,那鬼地方可不是随便去的,您……”
    苏奕打断道:“我主意已决,不必再劝。”
    而后,他对郭丙道,“明天清晨,你来杏黄医馆,带我前往鬼母岭,你且放心,我必带你安然归来。”
    郭丙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
    见此,胡铨只能叹息,无力再劝。
    敲定了这件事,谨慎起见,苏奕当天晚上又准备了一些驱邪除祟的物品,这才彻底安心。
    翌日一早。
    苏奕手握竹杖,腰挂养魂葫,发簪斜插道髻,施施然走出了庭院。
    当抵达杏黄医馆外,头戴斗笠的郭丙早已等候在那。
    可当两人准备出发时,忽地远处街道上,传来一道声音:
    “郭丙,你原来在这里,总算找到你了!”
    苏奕抬眼看去,就见一群身影从远处匆匆而来。
    为首的竟是文珏元。
    当看到立在郭丙身边的苏奕,文珏元瞳孔一缩,脸色都有些僵硬。
    郭丙并未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变化,恭敬拱手道:“少爷找小老何事?”
    他是文家的采药人,而文珏元是文家族长嫡子,容不得他不敬畏。
    文珏元神色庄肃道:“有一位来自云河郡城的贵人,打算前往鬼母岭走一遭,需要有熟悉状况的人带路。而据我所知,广陵城中只有你郭丙有能耐办到这件事。”
    郭丙一呆,下意识把目光看向身边的苏奕。
    “郭丙,你这是何意?”
    文珏元皱眉道,“你放心,等事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郭丙连忙解释道:“少爷,您误会了,小老昨天已答应苏姑爷,打算现在就前往鬼母岭。”
    “什么?”
    这下轮到文珏元一愣,目光重新看向苏奕,语气生硬道,“你要去鬼母岭干什么?”
    态度虽冷漠,可经历了龙门宴会的一系列事情后,当再次面对苏奕时,他已不敢再像以前那般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
    苏奕把玩着手中的竹杖,淡然道:“我的事,和你可没有关系。”
    文珏元眉宇间泛起一抹怒意,但旋即就被他控制住。
    他盯着苏奕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苏奕,我承认你修为恢复后,已非寻常可比,甚至傅山城主也对你器重无比。”
    “可你别忘了,你如今依旧是我们文家的赘婿!”
    赘婿两字,被他咬得很重。
    ——
    ps:白天要去办事,第二更晚上6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