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五十七章 我的覆辙
    苏奕刚进入庭院,一袭血色红裙的倾绾就从房间中飘了出来,道:
    “仙师,今晚您不在的时候,有很多人藏在了咱们庭院外边,个个披坚执锐,身上凶煞之气浓郁,好吓人的。”
    她清丽白皙的小脸上兀自残留惊悸之色,模样紧张兮兮,显然是刚才被吓坏了。
    “他们人呢?”
    苏奕瞳孔微眯。
    “呃……不知道怎么回事,又走了。”
    倾绾吐了吐舌头,庆幸道。
    苏奕眉头微皱,道:“进房间,仔细跟我说说。”径直迈步前行。
    “噢,好的。”
    倾绾连忙跟上去。
    不知怎么回事,苏奕返回庭院后,她就像找到了依靠,心中熨帖又踏实。
    虽然面对苏奕时,她依旧怯怕敬畏不已,可这感觉,反倒要比自己一个人担惊受怕好。
    一盏灯在房间中亮起,驱散黑暗,给人以温暖。
    倾绾畏畏缩缩地立在苏奕不远处的虚空中,一对雪白赤足上,纤细晶莹的脚趾头时不时紧紧一拢。
    “你为何这般紧张?”
    一看到她这般模样,苏奕就忍不住皱眉。
    倾绾摇头道:“仙师,绾儿没有。”
    “你撒谎。”
    苏奕坐在椅子中,目光从倾绾白玉似的双脚上挪开,看向她那清丽如画的小脸,道:
    “你紧张的时候,脚趾头会乱动,睫毛会微颤、耳根会变红,双手十指会并拢在身前,无意识的揉搓衣角。”
    倾绾呆了一下,霞飞双颊,红晕发烫,有种被看穿身体内外所有秘密,无所遁形的感觉。
    她愈发紧张了,那发梢之下,晶莹小巧的耳朵红彤彤的。
    “胆小、羞赧、紧张……吴若秋是从哪里找到的这少女阴魂?”
    苏奕禁不住揉了揉眉心。
    旋即,他果断转移话题,道:“说说刚才那些潜伏之人的事情。”
    倾绾顿时松了口气般,思忖道:“绾儿当时躲藏在老槐树中,听到了他们的一些交谈。”
    她声音柔婉软糯,将今夜的事情娓娓道来。
    听完,苏奕不禁挑眉,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目光盯着烛火,陷入思忖。
    按照倾绾的说法,那些潜伏之人,竟是来自李氏一族!
    并且,是受李默云指使,要在今晚自己从龙门宴会归来时,便冲入杏黄小居,将自己杀死。
    不过,这场行动却发生了意外。
    一个老仆匆匆前来,告诉这些潜伏之人计划有变,所有人便就此撤离。
    让苏奕不解的是,自己和李默云无冤无仇,他为何要对付自己?
    “难道是和文灵昭有关?”
    苏奕想起在文家老太君寿宴上的事情。
    当时李默云曾出声,希望文家解除自己和文灵昭的婚事。
    “应该如此了,按照黄乾峻当时的说法,这李默云很早就对文灵昭痴心不已,多次扬言,此生非文灵昭不娶。”
    “如此推断,他是打算灭了自己,好趁机而入。”
    想到这,苏奕不禁轻声一叹。
    自己这名义上的妻子,可真够麻烦的。
    先有魏峥阳、后有李默云。
    如今在天元学宫,她这个宗师弟子怕是又吸引了不知多少狂蜂浪蝶。
    “仙师,您……您打算怎么做?”
    倾绾弱弱问道。
    苏奕随口道:“哪怕杀光了他们,也治标不治本,经此一事,倒是愈发坚定了我要解除这桩婚事的心,唯有如此,才能一劳永逸。”
    倾绾呆呆道:“仙师,您要休妻?”
    “有何不可?或者说,你该不会认为我太无情了吧?”
    苏奕反问。
    “没有。”
    倾绾连忙摇头。
    苏奕懒洋洋靠在椅子中,忽地笑起来,道:“罢了,今天是我生辰,不提这些扫兴的事情。”
    他拿起桌上的酒壶,自酌自饮起来。
    倾绾期期艾艾道:“仙师,今天就没人给您过生日么?”
    苏奕摇头:“我向来不喜这些。”
    倾绾胆子似乎大了一些,道:“那……绾儿能知道今日是您几岁寿辰么?”
    苏奕随口道:“加在一起的话,十万八千零十七岁。唔,你可以当我现在是十七岁。”
    倾绾一呆,有些糊涂。
    可她并未多问,反倒是沉默半响,这才鼓足勇气似的,说道:“仙师,绾儿……绾儿给您唱首歌吧?”
    苏奕心不在焉道:“随你。”
    灯火下,绾儿深呼吸一口气,轻轻拢了拢血色裙裳,粉润的唇瓣轻启,一缕若天籁似的空灵吟声随之在房间中响起。
    “仙师之寿,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巍,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浅吟低唱,似叮咚的泉水流淌在清幽的峡谷中。
    苏奕先是怔了一下,旋即唇角泛起笑意。
    这是一支祝寿的古老歌谣,小丫头也算是很用心了。
    他一边饮酒,一边倾听,悠然自得。
    窗外,夜色深沉,疏星点点。
    这样的夜晚,在倾绾那美妙空灵的歌声中,别有一番滋味。
    ……
    同样的夜晚。
    李家。
    李默云双手死死攥住剑柄,原本俊朗的容颜变得扭曲阴沉之极。
    他死死控制内心的愤怒和不甘,牙齿都快咬碎了。
    今晚,本是他狩猎的最佳时机,他早已安排好一切,等杀死苏奕后,便立刻出城,前往天元学宫找文灵昭。
    甚至,他已精心准备好了要送给文灵昭的礼物。
    可谁曾想,这一切谋划却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付之东流!
    旁边,老仆低声道:“少爷,族长说了,让您今晚就离开,没有命令,近期不得再回广陵城。”
    李默云再控制不住内心怒火,低声吼道:“那废物纵然修为恢复,打败了墨天凌又如何?难道就因为这些,父亲就要撵我走?”
    他胸腔都一阵急剧起伏。
    今晚发生在龙门宴会上的事情,他都已知晓,也正因如此,才让他的计划就此夭折。
    老仆低声解释道:“少爷,族长顾忌的不是苏奕,也不是傅山、黄云冲、聂北虎他们,而是担心您盛怒之下,做出一些错误的举动。”
    顿了顿,他继续道:“至于灭杀苏奕的事情,可以再等一等。族长说,这苏奕身上另有秘密,正是这个秘密,才会让傅山等人无比器重他。”
    “若不查探清楚这个秘密就动手,极可能会给咱们李家带来无法预料的隐患。”
    李默云呆了一下,许久才深呼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了,告诉父亲,我这就回云河郡!”
    说罢,他转身朝外走去。
    “你们去护送少爷,一路不得耽搁,必须尽快抵达云河郡城,听明白了吗?”
    老仆追出去,吩咐等候在外的一众护卫。
    “是!”
    那些护卫轰然应诺。
    而目睹这一幕,李默云心中一叹,知道父亲还是不放心自己,担心自己杀个回马枪,再偷偷潜入城中对付苏奕。
    直至骑马来到广陵城外,李默云回首看了一眼那高高的城门,眼神泛起冰冷的杀意。
    “苏奕,你给我等着!”
    夜色中,他和一众护卫纵马疾驰而去。
    ……
    天元学宫。
    一座青翠山峰之巅的楼阁前,有着一个天然的温泉池。
    夜色已深,苍穹星辰零落。
    两道曼妙的身影,浸泡在热气腾腾的池水中,只露出雪白纤细的鹅颈和绝美的容颜。
    水雾缭绕,水波潋滟。
    文灵雪坐在池中石块上,舒服地把一对修长的雪白玉腿伸展在水面之下,纤巧晶莹的脚丫调皮地轻轻拍打着温热的水流,那灵秀明媚的俏脸上,露出舒服放松的表情。
    雾霭笼罩的水波下,那婀娜匀称的娇躯若隐若现。
    “姐姐,姐夫给你的信上,究竟写了什么呀?”
    文灵雪抬起皓腕,擦拭了一下额头细密的水珠,脆声问道。
    旁边,文灵昭发髻高挽,冰肌玉肤,清冷的容颜在水雾中有种如梦似幻的美。
    “提他作甚。”
    她一对黛眉微微蹙了蹙,纵然是在妹妹身边,她的神色、容颜、气质依旧带着一股清冷之意,孤峭如冰。
    话虽这般说,可文灵昭却不自禁想起前些日子,妹妹特意转交给自己的那一封信笺。
    其上只有一句话:
    “但愿你能早日解除你我之间的婚事,如此,当皆大欢喜。”
    当第一眼看到时,文灵昭都不禁怔了一下,一时琢磨不透苏奕这番话究竟是出自真心,还是在阴阳怪气地讽刺自己。
    因为诚如苏奕在信笺中所言,她刻苦修炼,是因为心中憋着一口气,试图通过努力修行,掌握更强大的力量,从而真正掌控自己的命运,再不受这一桩婚事的羁绊!
    可文灵昭却没想到,那一直被自己无视,当做陌生人对待的苏奕,却竟似乎猜出了她的一些心思。
    若如此,也就罢了,可偏偏他在信笺的口吻显得很反常。
    就像……什么叫皆大欢喜?
    这怎么看都像是一种讽刺!
    以至于这些天里,文灵昭每次想起这封信,心中就一阵说不出的别扭。
    稳了稳心神,文灵昭清眸如水,看向妹妹,道:“我已跟父母说过,你这次不用跟他们一起回广陵城了,以后就留在云河郡城青河剑府修行。”
    顿了顿,她沉吟道:“等我正式成为师尊的入室弟子后,便想办法把你也安排进天元学宫,这样的话,咱们姐妹就又能长久在一起了,我也能时时刻刻照顾到你。”
    说到最后,声音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色。
    “姐姐,我……能不答应么?”
    一侧,文灵雪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可怜兮兮道。
    她可不想就这般留下来。
    “不行。”
    文灵昭清眸抬起,望向夜空,“当年,我已不幸被迫和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成婚,灵雪,我决不会让你重蹈我的覆辙!”
    清冷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苦涩和恨意。
    ————
    ps:第一卷“剑与重生”结束,虽然行文还有些瑕疵,但金鱼相对还是满意的。
    不知道大家感觉如何,可以书评区评价一下。
    另外,再次感谢土匪哥、安慕希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感谢圈主莲心妹纸的辛勤付出,感谢这一段时间各位童鞋的鼓励和支持!
    金鱼给大家比个心~
    今天就2更,明天开启第二卷。
    文案:君是人间漂泊客,一剑烟雨任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