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五十六章 二月二 龙抬头
    久久无人敢再登上擂台挑战。
    苏奕没有再等下去,负手于背,径直走下擂台。
    宴会上众人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他身上,神色各异,或震撼、或恍惚、或怔怔……
    精彩淋漓地演绎出一番人世众生相。
    “苏先生,还请入座!”
    傅山主动上前迎接,带着敬色。
    “原来,傅城主身旁空着的坐席,是为苏奕准备的。”
    有大人物似猛地反应过来般,恍然大悟。
    其他人等也都明白了,一时间神色愈发复杂。
    虽只是一张坐席,可由此就能看出,傅山对苏奕是何等的器重!
    “不必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我便先行一步。”
    苏奕摇头拒绝。
    他向来不喜这等热闹嘈杂的氛围。
    傅山不敢劝阻,吩咐道:“来人,送苏先生回去。”
    “傅大人,这种事还是让我来吧。”
    不远处的黄乾峻噌地站出来,第一时间走来。
    聂藤犹豫了一下,也走了过来。
    见此,聂北虎心中倍感欣慰。
    他指点,一向心高气傲的儿子,已被苏奕之前所展现的风采折服。
    苏奕没有再多说,径直朝远处行去。
    黄乾峻和聂藤紧随其后。
    这一幕,看得在座大人物们心绪又是一阵翻腾。
    黄乾峻是黄氏族长黄云冲嫡子,聂藤则是城主府禁卫统领聂北虎之子。
    如今,两人却如扈从般,主动紧随苏奕身后,这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不好!”
    而看到这一幕,李天寒想起什么,心中咯噔一声,脸色微变。
    当初在文家老太君寿宴上,傅山、聂北虎、黄云冲等人,为了阻止解除苏奕夫妇婚姻这件事,不惜和他李天寒对峙。
    在这件事上,他和儿子李默云皆认为,是因为文灵昭这个“宗师弟子”的缘故,才让傅山他们站在了文家那边。
    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傅山他们如此看重这苏奕?”
    李天寒神色阴晴不定,心中沉重。
    他很清楚,纵然苏奕今夜表现再出色,可毕竟只是一个搬血境的少年,断不可能会让傅山、黄云冲这些老狐狸那般敬重。
    这也就意味着,在苏奕身上,还另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正是这个秘密,才是真正让傅山他们敬重苏奕的原因!
    想到这,李天寒不敢再迟疑,低声对身边的老仆叮嘱了一番。
    很快,那老仆匆匆而去。
    “唉!”
    而眼见苏奕的身影渐行渐远,周怀秋犹豫许久,最终暗叹一声,没有追上去。
    他已经有预感,哪怕他豁出老脸去请苏奕重回青河剑府修行,苏奕怕也不会答应了。
    只是,心中却难免惋惜和遗憾。
    “当初,他跌落凡尘,无人问津,连自己也疏远了和他之间的距离。”
    “而今他重返武道,展露出比以前更耀眼的光辉,又焉可能再回青河剑府这个令他伤心的地方?”
    “也罢,此事就这般算了。”
    周怀秋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中充斥的悔意。
    “南影师妹,你似乎很舍不得苏奕离开啊。”
    此时,当察觉到南影一直是魂不附体般的神色时,倪昊再忍不住心中的怒意,冷然出声。
    南影猛地一惊,玉容一阵变幻,旋即幽幽轻叹一声,委屈道:
    “倪昊师兄,你也知道,我曾和苏奕师兄相伴三年时间,本以为此生此世,我再不会和他有丝毫瓜葛,谁曾想,却竟在今日目睹了这一幕幕。”
    她越这般说,倪昊的脸色越是阴沉,胸腔都涌起汹汹妒火。
    南影显然也察觉到,话锋悄然一转,道:“不过,在我心中,师兄你永远是无可取代的。更何况,我若真对他苏奕还留有余情,哪可能在之前一年中,都对他不闻不问?”
    说着,她已将螓首轻柔地搁在倪昊宽厚的肩膀上,语带柔情,“倪昊师兄,看到你为此生气,我反倒很欢喜,这起码证明,你心中是在乎我的。”
    倪昊神色顿时缓和下来,嗅着身旁伊人身上的幽香,语气也柔和不少,道:“师妹,刚才是我有些激动了。”
    南影伸出玉手,挽住倪昊胳膊,语气甜蜜道:“师兄别解释,我都明白的。”
    只是在心中,她却在思忖一件事——
    要不要在离开广陵城前,去见一见苏奕?
    “堂兄,那苏奕简直太卑鄙,竟一直隐藏修为,这一年里,我们大家都被他诓骗了!”
    文少北愤愤不平,只敢低声在文珏元身边抱怨。
    “他可从没骗过我们,是我们以前一直忽视了他。”
    文珏元神色惨然。
    今日,本该他扬名立万,受尽瞩目。
    可谁曾想,世事无常,他反倒成了这龙门宴会上最可笑的失败者。
    成了苏奕的垫脚石!
    “堂兄,难道就这么算了?”
    文少北不甘心道。
    “要不你去跟他斗一斗?”
    文珏元眼神冰冷,看白痴似的看着文少北,“还不明白吗,苏奕如今不止是修为恢复了,还深受城主大人的器重!从今以后,他再不是咱们文家可以随便踩踏的可怜虫了!”
    声音像从胸腔挤出,透着愤怒、不甘,以及深深的苦涩和怅然。
    文少北被骂得狗血喷头,颓然不语。
    “利剑宇,龙门大比第一名的奖励可准备好了?”
    傅山满面春风,朗声开口。
    夺得第一名,可得黄金千两、灵药三株、珍珠十斛,以及一门黄阶顶级武学秘籍!
    这可是最令人期待的奖赏。
    宴会上所有目光都是看向了利剑宇。
    利剑宇神色一滞,冷哼道:“些许奖励,何须你傅山提醒?明日一早,我自会派人把奖励送去广陵城。”
    最初时,他本以为有墨天凌在,稳操胜券,都没有去准备奖励。
    可现在,苏奕的出现却直接打碎了他的谋划,不止失去了灵竹岛,还不得不开始考虑筹备这些财物……
    说不愤怒,绝对是假话。
    “别忘了,还有灵竹岛,自今以后,便由我广陵城城主府掌控,若让傅某发现有其他人靠近此岛,必格杀勿论!”
    傅山笑吟吟再次说道,话语杀气腾腾。
    “哼!”
    利剑宇再坐不住了,长身而起,拂袖而去。
    再待下去,非被傅山气死不可!
    紧跟着,落云城其他大人物也都陆续起身离开。
    广陵城这边,则气氛热烈起来,一众宾朋言笑晏晏,觥筹交错。
    毕竟,这次龙门大比苏奕代表着广陵城,拿下了第一,这让在座那些大人物也脸上有光。
    君不见,落败者只能灰溜溜提前退场?
    夜色下的大沧江,千帆漂浮,灯火如龙。
    苏奕赢得龙门大比第一的消息,以惊人的速度传遍大沧江两岸,也被两座城池的寻常百姓知晓。
    一时间,轰动哗然之音,在夜色中回荡不绝。
    ……
    城门处。
    “你们回去吧,不必再送。”
    苏奕顿足,目光看向黄乾峻、聂藤。
    黄乾峻很识趣,笑呵呵点了点头。
    聂藤犹豫了一下,朝着苏奕躬身行礼道:“苏哥,多谢你之前的指点!此等恩情,我聂藤永世不忘!”
    之前在龙门大比上,苏奕借和墨天凌对决而演绎“揽雀手”,让聂藤终于领会到了这门武学的精髓和神韵。
    如今再面对苏奕时,心中已带上敬服崇慕之意。
    “记住你当初曾说的话。”
    苏奕点了点头,转身一个人走进了城门。
    “当初曾说的话……”
    聂藤心中一震,旋即深呼吸一口气,朝远处苏奕的背影遥遥拱手,“苏哥放心,聂藤绝不敢忘!”
    “什么话?”
    黄乾峻忍不住好奇道。
    “与你无关。”
    聂藤转身就走。
    黄乾峻连忙追上去,道:“聂老弟,等等我,说起来咱俩都算苏哥一伙的了,以后咱们多亲近亲近,不如咱们今晚就去青楼画舫中耍一耍?我认识艳名远扬的妙语姑娘,吹拉弹唱,无不精通,堪称广陵一绝……”
    两者渐去渐远。
    城门内,苏奕一个人悠然前行。
    城中百姓大多都去城外看热闹了,让得往日里熙熙攘攘的街巷上,变得冷清空旷,灯火阑珊。
    偶尔有看热闹的人返回城中,三三两两,兴奋议论着龙门大比上的事情。
    却在路过苏奕身边时,无人认出这位刚轻松赢得龙门大比第一名的少年。
    直至抵达杏黄医馆时。
    苏奕转身,看了一眼夜空。
    月朗星疏,淡云如絮。
    远处城外,隐隐传来阵阵热闹的声音,在这空寂冷清的夜色中变得缥缈。
    “世事纷扰几时休,繁华落尽方为真。”
    自语声中,苏奕朝杏黄小居行去,颀长的身影,于夜色中孑然出尘。
    这一天,是大周历三百九十九年,二月二,仲春卯月初。
    天地惊蛰,万物复苏。
    以星象观之,二十八星宿中,苍龙七宿之首在这一天从东方天宇显露,整个苍龙的身子则还隐没在幽暗之下。
    故而,这一天又被叫做“龙抬头”。
    这一天,失去修为的苏奕在入赘文家的一年后,登临龙门擂,技惊四座,独饮风流。
    世人皆哗然。
    却几乎没人知道——
    这一天,也是苏奕这一世的诞辰。
    在苏奕记忆中,他这一世的母亲叶雨妃,同样也是在这一天重病去世。
    只剩下年仅四岁的他,孤苦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