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五十五章 满座皆惊 我独怅然
    “不好!”
    墨天凌心中大骇,感受到扑面的致命威胁,心中甚至生出一种即将溺死之人那种绝望之感。
    他在血腥战场杀戮一年有余,历经残酷无比的磨炼。
    可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生死间的大恐怖!
    那一瞬,他都有斗志崩溃,万念俱灰之感。
    挣扎?
    抵抗?
    拼命?
    这些念头都似被粉碎掉,脑袋空荡荡的。
    而在场外无数目光注视下,则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就见墨天凌如灵魂出窍,呆滞在那。
    而苏奕那轻飘飘按下的双手,则倏尔于虚空中一揽,偏移了位置。
    轰!
    虚空一颤,音爆如沉闷之炸雷。
    整座精铁所铸的擂台,都瞬间震动了一下,掀起的劲风发出尖啸之音,吹得墨天凌长发飞扬,衣衫猎猎飘荡。
    “这是何等武学?”
    全场一寂,广陵城和落云城的一众大人物都不禁倒吸凉气。
    墨天凌所用的地煞奔雷手,是云光侯成名多年的绝技,一等一的杀人术。
    可苏奕所用的武学,却简直如仙人之法!
    那一击虽然轻飘飘,却如大厦将倾、天穹垂地,震撼人心。
    “为什么会这样……”
    南影拢在袖中的白皙玉手死死攥紧,手背青筋凸显。
    她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擂台上那青衫如玉,风采若神的男子,心中已是翻江倒海,涌起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怨愤。
    整个人都处于失控的边缘。
    到了此时,谁又看不明白,苏奕根本不止是恢复了修为,其武道造诣已强大到能够压制墨天凌的地步!
    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人惊悚。
    “你为何不一举击败我?”
    此时的擂台上,墨天凌已回过神来,他脸色苍白,眉宇间残留着一抹悸动,但更多的是愤怒、阴沉和不甘。
    “我说过,会给你一次出刀的机会,若现在就将你镇压,岂不是显得我苏某人言而无信?”
    苏奕神色平淡开口。
    墨天凌愣了一下,只为给自己一个出刀的机会?
    这样的话,深深刺激了他内心的尊严,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眸子中涌动着如燃烧般的凶厉怒火。
    “我可以认输,但绝不接受这种侮辱!”
    冰冷的声音中,墨天凌拔刀出鞘。
    锵!
    暗紫色的刀身若一泓妖艳的水光,在夜色灯火照耀下,闪烁出血腥慑人的寒芒。
    紫血战刀!
    云光侯亲手所赐之凶兵,希冀墨天凌可凭此刀,于战场之上屠万敌,立不世之功。
    之前,纵然是面对文珏元,墨天凌都不屑动用此刀。
    一刀在手,墨天凌气势也随之一变,霸烈如火,锋芒如霜。
    这一幕,吸引了在场所有目光,无不凭生惊艳之感。
    “原来,他真正的底牌是刀道……”
    文珏元双目失神,面如土色。
    咚!咚!咚!
    擂台上,墨天凌踏步上前,每步迈出,就如鼓声震天。
    而其手中,紫血战刀掠空而起,带着一挂璀璨妖异之光怒斩而下。
    血饮一刀斩!
    当年云光侯在战场之上,凭此一刀,所向披靡,敌人无不谈之色变,闻风丧胆而逃。
    而这一刀被墨天凌施展出来时,虽没有宗师境的滔天伟力,也已有了三分神髓。
    唰!
    刀锋如电,光芒妖异,怒斩而下时,空气发出嗤嗤爆鸣尖啸。
    这样一刀,也让在场不知多少人心寒。
    却见苏奕却微微皱眉,眸子深处隐有失望之色闪现。
    他轻叹一声,颀长的身影终于动了,衣袂飘飞中,他若惊鸿掠寒潭,缥缈绝俗之韵。
    随着他右手指抬起,在间不容发之际,穿过重重妖异的刀影寒芒,轻轻叩击在了墨天凌的刀身上。
    轻描淡写。
    铛!
    刺痛耳膜的碰撞声中,就见墨天凌前冲的身影一顿,如遭雷击,浑身肌肤都剧烈颤抖起来。
    而其右手中的紫血战刀则发出剧烈嗡鸣,脱手而飞。
    饮血一刀斩这属于墨天凌的压箱底绝杀之术,就这样被苏奕手指轻轻一叩,分崩离析!
    哐当~
    紫血战刀坠落擂台之上,也惊醒了在场观战者那震骇呆滞的心神,一个个无不为之色变。
    定胜负于一指之间,可怖!
    “刀走偏锋,重技不重势,你路走窄了。”
    苏奕摇头。
    他本以为,如墨天凌这等角色,当在刀道上有所建树。
    谁曾料,他所看到的这一刀,误入歧路,不堪入眼。
    墨天凌怔怔,他失魂落魄,声音苦涩道:“你用的是什么武学?”
    他很惘然,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如噩梦,连对手究竟有多强大,都竟无法去感受。
    “微末小术罢了,不值一提。”
    苏奕随口道。
    刚才那一指,无非是他见招拆招的一击罢了。考验的是眼力、力量和心性,而非什么精妙武学。
    “微末小术……”
    墨天凌喃喃自语,心神颓然,道,“我输了……”
    他眼神空洞,形容枯槁,踉跄走下了擂台。
    至此,云光侯义子墨天凌,败!
    擂台上,苏奕背负双手,淡淡的道:“还有谁要和苏某一较高低?”
    满座皆寂!
    无论是广陵城这边,还是落云城那边,无人敢应答。
    从苏奕登上擂台,到墨天凌颓然认输,不过片刻功夫而已,但却颠覆了无数人的认知!
    谁能想象,当年青河剑府的弃徒,一个人人讥笑的文家赘婿,却在时隔一年后的龙门宴会之上,独领风骚?
    尤其苏奕那轻描淡写的仪态,仿佛随手便可镇压墨天凌的力量,更是深深震撼了在场每个人。
    文珏元神色呆滞,如丧考妣。
    他是文家年轻一代领军人物,是被广陵城一致看好的争夺龙门大比第一的武道奇才。
    在以前时,他眼中根本就没有苏奕,向来是无视、轻蔑的姿态。
    可在刚才,他被墨天凌一拳击败!
    这打击不可谓不大,可毕竟墨天凌是曾经的青河剑府内门弟子,如今更是云光侯的义子。
    输给这样的对手,文珏元还能接受。
    而当看到墨天凌被苏奕轻而易举击败时,文珏元心态一下子爆炸了,整个人都陷入无边的愤怒、惘然中,无法自拔。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当年曾被他蔑视和看不起的人,就这般凌驾于自己之上!
    文少北和那些文家子弟也无不神色呆滞,彻底懵掉。
    他们这才发现,在苏奕面前,他们何其可笑,似小丑般滑稽可笑……
    “这该死的混账,他竟一直在蒙骗我文家!”
    文长青咬牙切齿,似终于明白过来般,脸色阴森可怖。
    李天寒的心沉重无比,他不禁自问,若自己孩子默云在此,又能否拿下苏奕了。
    “唉!”
    周怀秋又是激动,又是懊悔,心情无比复杂。
    苏奕的表现,带给他难言的惊喜,可一想到当年青河剑府视苏奕为弃徒的举动,想到自己在得知他沦为赘婿后那疏远的态度,心中焉能不后悔?
    唇角,只剩下苦笑。
    胡铨嘴巴张的老大,不敢置信!
    黄云冲、聂藤心潮澎湃,眼神尽是敬慕和震撼。
    南影俏脸变幻不定,心中又是怨愤,又是后悔。
    怨愤的是,苏奕竟在跌落凡尘后,又爬上了云巅!
    后悔的是,当年得知苏奕修为尽失的自己,似乎做的太决绝了,应该在那时候留下一线情分的,如此,她和苏奕之间或许便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南影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倪昊目光一直盯着她,脸色一点点阴沉了下去,心中,则涌起无边的怒意。
    黄云冲和聂北虎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神深处的震撼。
    旋即,两人都不禁笑了。
    因为他们早有预感,苏奕出场,必可平定乾坤。
    只是却没想到,苏奕会赢得如此漂亮,令他们这等聚气境存在,都不禁叹为观止。
    不过,他们皆无比肯定,历经今日之龙门宴会,苏奕之名,必将响彻大沧江两岸!
    此刻的傅山,扬眉吐气,再忍不住哈哈大笑,打破了场中的寂静,道:“利剑宇,若再没有人出来应战,以后十年内,灵竹岛可就归我广陵城了!”
    声传全场。
    落云城那边,利剑宇脸上尽是阴霾,心中涌起浓浓的不甘。
    墨天凌本是他准备的一个杀手锏。
    谁曾想,却棋差一招,反倒被广陵城那人人忽视的文家赘婿打败了!
    此刻再听到那傅山的大笑,郁闷得他差点吐血。
    再看落云城其他大人物,脸色也都不好看了。
    擂台之上。
    苏奕负手孑然而立,神色平淡,无喜无悲。
    对于别人而言,击败墨天凌这样的战绩无比耀眼。
    可在他眼中,只是出手拿下了一个小小的搬血境少年而已,又算的了什么?
    若非这次是傅山主动找上门求助,他都懒得来参加这一场宴会。
    “若灵雪在的话,和她一起泛舟大沧江之上,于夜色中看看这万千灯火倒映水面的美景,也比参加这样的宴会有意思。”
    “她应该已经见到她姐姐文灵昭了,就是不知道,何时才会归来……”
    立足这十丈龙门擂之上,苏奕眼神望着远处江面上绚烂瑰丽的灯火,心中却想起了清纯明媚,娇俏活泼的小姨子文灵雪。
    一时间,心神泛起一丝怅然。
    ——
    ps:3连更!童鞋们看得爽,就砸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