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五十四章 苏奕传武 揽雀之手
    墨天凌不禁怔了一下。
    苏奕此话,和他之前对文珏元所说,有异曲同工之妙。
    都很狂!
    旋即,墨天凌仰天大笑起来,道:“我在赤鳞军中历练一年有余,杀敌无算,更见过不知多少狂徒,可没有一个如你苏奕这般狂的!”
    “我倒要看看,你是否值得我出刀!”
    震天的大笑还在回荡着。
    墨天凌已猛地出击,其身上骨骼发出噼里啪啦如炒豆似的爆鸣,呼吸之间,血气奔涌,澎湃如潮。
    轰!
    他脚掌一踏地面,由精铁所浇筑的擂台都猛地一震。
    而其身影则如一道迅疾的雷霆,暴冲而出!
    尚在半空,他右手虚握,如抡起的山岳似的,狠狠朝苏奕砸去。
    势大力猛,霸道无边!
    “精妙俱现,拳劲如雷鸣!这是炉火纯青境的‘地煞奔雷手’!”
    傅山瞳孔一缩,脱口而出。
    这是云光侯申九嵩所掌握的绝学,号称拳如地煞,势若奔雷,威能莫测。
    而墨天凌竟能将此绝学臻至“炉火纯青”地步,这就太可怕了!
    青河剑府中,也只有倪昊这等顶尖的内门弟子才能够将一门武学锤炼到这等地步。
    “云光侯的地煞奔雷手!”
    “这下苏奕怕是非被拍碎不可。”
    场中一阵惊呼,一些大人物都动容,色变不已。
    “姑爷……”
    胡铨的心都悬在嗓子眼。
    其他人等,也无不浑身发紧,墨天凌声势太可怕,文珏元的惨败就是前车之鉴!
    却见苏奕屹立不动,直至墨天凌冲来,他右臂微微抬起。
    五指虚捏,掌化樊笼!
    一掌之间,却仿佛能困锁整个天地。
    他淡然出尘的气质,也在此刻悄然一变。
    砰!
    擂台上一声闷响。
    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就见墨天凌的身影,如倒射之箭,猛地退出一丈有余,这才稳住身影。
    “怪不得敢登台挑衅,原来你的修为已恢复了。”
    墨天凌眸中精芒闪烁,吃惊之余,也恍然明白过来。
    同一时间,全场轰动,满座哗然。
    苏奕!
    广陵城人人皆知的赘婿,一个修为尽失的青河剑府弃徒,却竟在无人知道时,恢复了修为!
    这实在太让人震惊。
    “怎可能!?”
    南影像受到莫大刺激,俏脸大变,美眸都瞪得滚圆。
    当年,正因为苏奕修为尽失,她才会毫不犹豫背叛,另谋出路。
    却哪能想到,这才时隔一年时间,被她视作废物般踹掉的苏奕,却竟恢复了修为。
    这让她心态失衡,无法自控。
    “还真是出乎意料……”
    倪昊也是一惊,但相对要淡定不少。
    当年苏奕在青河剑府时,也仅仅只是搬血境“炼筋”层次修为而已,哪怕现在恢复过来,也没什么可在乎的。
    “这……”
    自从宴会开始,便一直阴沉着脸一语不发的文长青,此刻也不禁露出惊容,脸色变幻不定。
    这该死的混账,隐藏的好深!
    文珏元、文少北等文家子弟,也都露出活见鬼般的表情,呆滞在那。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苏奕这家伙,是何时恢复的修为?
    “哼,怪不得这般张狂,原来是修为失而复得。”
    李天寒眸光阴沉。
    一个废物不值一晒。
    可当一个废物成了一个有修为在身的武者,就不一样了。
    这让李天寒眉头微皱,想到了其子李默云今晚将要进行的行动,沉默不语。
    “这小子可真能够沉住气的。”
    周怀秋露出欣慰惊喜之色,心中翻腾,忽地有些后悔在抵达广陵城后,为何不亲自去见一见苏奕。
    难道说,正因为自己那有些疏远的态度,让苏奕不愿跟自己提起他修为恢复的事情?
    想到这,周怀秋心中的喜悦消褪许多,五味杂陈。
    “原来少爷又成为武者了……”
    胡铨喜不自胜。
    在场之中、唯有傅山、黄云冲、聂北虎、聂藤、黄乾峻相对淡定一些。
    因为他们早清楚这些,并且了解的比其他人更多。
    场中沸腾,广陵城这边轰动不已。
    就连落云城那边,也惊诧连连,一个被视作修为尽失的赘婿,却上演了这样的逆袭,这无疑很让人意外。
    猛地,利剑宇冷哼大喝:
    “修为恢复又如何?当年他是青河剑府外门剑首时,其修为可都没有文珏元强大!”
    一句话,压住了场中许多议论,让气氛也寂静不少。
    “对啊,文珏元都被一拳击败,苏奕纵然修为恢复,又如何?”
    南影轻声喃喃,原本失控的心绪总算平和不少。
    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纷纷都按捺心中的情绪,将目光看向了擂台。
    只是,面对修为恢复的苏奕时,每个人的心态都已悄然微妙的变化。
    “这样倒也不错,省得打败你时,被人耻笑我欺负的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可怜虫。”
    墨天凌已冷静下来,笑嘻嘻开口。
    自始至终,苏奕神色都很平淡。
    他没有理会墨天凌的挑衅,而是把目光看向宴会上的聂藤,道:
    “你且看好了。”
    聂藤一呆,满脸疑惑,不明所以。
    轰!
    墨天凌借此机会,已再次出击。
    其威势如地煞横空,奔雷电闪,迅猛霸道,是真正的战场厮杀之术,铁血肃杀之气惊人。
    文珏元呼吸一窒,他有强烈的预感,若换做是自己面对这等攻势,不死也得重伤!
    场外众人也都察觉到,墨天凌起了杀心,动用真正手段,不再像之前那般敷衍和保留。
    只见苏奕身影舒展,双手虚捏,于虚空中划动,如若行云流水,不带丝毫烟火气息。
    可当墨天凌挥拳打来,那等霸道凶悍的拳劲,却无声无息被带得偏移,根本无法碰触到苏奕的衣袂。
    最不可思议的是,苏奕的动作并不快,就如云卷云舒,有着一种玄妙的律动感。
    “四两拨千斤,移花接木?”
    墨天凌脸色微变,这是一种武道技巧,并不难。
    可运用在苏奕手中,却偏偏有一种无懈可击、圆满无漏的神韵。
    轰!
    墨天凌眸中凶芒闪动,挥拳杀伐。
    他为了磨炼地煞奔雷手,在赤鳞军中征战一年有余,在血腥战场杀死过不知多少凶横对手,才终于将这门武学浸淫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此刻全力爆发,力如虎豹,拳如雷霆,直似一个人形凶器,气势迫人之极。
    可让墨天凌色变的是——
    接下来他每一次进攻,皆被苏奕轻而易举地带偏,那感觉让他又是惊怒又是憋闷。
    在众人眼中,墨天凌就如狂风暴雨,自四面八方冲向苏奕。
    而苏奕则如一块磐石,任凭八风袭来,岿然不动,连衣袂都没有被碰到。
    这一幕幕,引得全场侧目。
    一些大人物都为之震惊,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唯有聂北虎和聂藤父子最为激动。
    他们看到,苏奕此刻所施展的,赫然是他们父子所擅长的武学“揽雀手”!
    只不过,由他们施展的揽雀手,掌力拍出,如无形的困笼,仅仅只能让鸟雀不得飞。
    聂北虎在此武学浸淫多年,出手时,可困得一群鸟雀无法逃出其掌力所覆盖之地,端的是精妙绝伦。
    可是和苏奕一比,他才发现,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在苏奕手中,这门武学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威能。
    仿似仙人演武。
    视众生为雀,揽天地为笼!
    聂藤都已看呆了,心神痴迷,震撼连连。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多年修炼的武学,竟可以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威能!
    他不敢分心,屏息凝神,认真观摩。
    “老聂家的儿子总算得到了苏先生的垂青,难得!”
    傅山暗自感叹。
    他岂会不知道,苏奕这是在借此对决,亲自指点聂藤有关揽雀手的奥妙?
    黄云冲神色也变得异样,和傅山异样,识破了苏奕的用心。
    这就叫造化!
    同一时间,场中所有人都看出,墨天凌处境不妙。
    在苏奕手底下,他就如一个困兽,随着苏奕掌力每一次拍出,仿似一重重无形牢笼,将他的身影覆盖其中,任凭横冲直撞,都无法脱困。
    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幕,引起了场中不知多少震撼的惊呼声。
    之前大多数人还都认定,哪怕苏奕恢复了修为,也注定远远不是墨天凌这等凶狂之辈的对手。
    可现在,每个人都动摇了。
    尤其是南影、倪昊、文珏元、文少北这些人,一个个心情大起大落,脸色也是不断变幻,煞是精彩。
    一个曾被他们贬低、轻蔑、无视、看不起的角色,却在此刻显露出让他们都无法想象的战力,一时间,他们怎可能接受得了?
    “破!”
    擂台上,脸色已阴沉凝重之极的墨天凌猛地狂吼一声,浑身力量如决堤洪水般涌入右拳之中,猛地打出。
    这一拳,快若闪电,如雷霆咆哮,撕裂空气,将一位搬血境顶尖高手的力量演绎的淋漓尽致。
    “也罢,便让你见识见识,何谓真正的武学!”
    苏奕轻叹,双手在虚空轻轻一按。
    这一按,看似轻飘飘浑然无力。
    但墨天凌却大惊失色,只觉苏奕双手之间,如抱着一座牢笼,挟茫茫厚重的天地之势压迫而下。
    面对这天地之囚笼,他自身则显得那般渺小、无力。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