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四十八章 傅山的请求
    杏黄小居。
    当苏奕从城外返回时,就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早已等候在那。
    城主傅山!
    “苏先生。”
    傅山笑着上前见礼,“傅某不请自来,还望莫怪。”
    这一次,他也像萧天阙和紫堇那般,称呼苏奕为“先生”。
    这是一种敬称。
    也意味着在傅山心中,再不把苏奕当做年轻人对待。
    苏奕若有所思,道:“傅大人这是遇到了化解不开的事情?”
    “就知道瞒不过您。”
    傅山一声长叹,眉宇间浮现一抹忧色,“傅某此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希冀苏先生帮忙。”
    “说来听听。”
    苏奕点了点头。
    傅山捋了捋思绪,这才说道:“再过三天,便是龙门宴会开始的日子,原本一切都在我的把控之中,可昨天晚上,我收到了一封来自落云城主利剑宇的信件。”
    “利剑宇在信中提出建议,要在此次龙门宴会上,决定‘灵竹岛’十年的归属权。”
    “若是我广陵城的年轻人在比武中夺得第一名,灵竹岛便划入广陵城的领地中,由城主府掌控,期限为十年。”
    “反之,灵竹岛则由落云城掌控。”
    苏奕隐约有些明白了,道:“这灵竹岛很特殊?”
    “正是如此。”
    傅山解释道,“此岛位于距离广陵城三十里地之外的大沧江江心地带,是一个江中小岛。”
    “它仅仅只三十仗范围,但却是一片灵气汇聚的福地,岛屿上生着一片十丈范围的竹林,名唤‘青玉灵竹’。”
    “此竹色泽如玉,青碧莹润,浑身是宝,其根须、竹笋、叶子皆如灵药般,蕴藏充沛的青木灵气。”
    “而成熟的竹子则是一种极珍贵的灵材,用以炼器,堪比神兵利刃。”
    “在以前时候,灵竹岛由广陵城和落云城轮替掌管,每三年轮换一次。”
    “可自从利剑宇两年前成为落云城城主后,便撕毁以前的规矩,不再承认这一切,意图将灵竹岛彻底掌控在他手中。”
    “这两年来,我和他之间没少为灵竹岛而冲突,并且矛盾愈演愈烈,若再不解决,怕是免不了会爆发一场惨烈血斗。”
    说到这,傅山一阵苦笑。
    苏奕道:“这么说的话,他提出要在龙门宴会上解决此事,岂不是正合你的心思?”
    傅山喟叹道:“若搁在前些天,我得知这样的建议,必会痛快答应。可偏偏地他直至昨夜才告诉我这些,这就不好办了。”
    “这是为何?”苏奕挑眉。
    “龙门宴会上,只要是不超过十八岁的年轻武者,皆有资格参加。若我提前知道消息,必会为此准备,找一些厉害的角色参与进来。”
    傅山耐心解释道,“可现在时间紧迫,我已来不及为此准备。反观他利剑宇,既然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必是早有图谋,底气十足。”
    至此,苏奕点了点头,道:“这利剑宇倒是好算计。”
    傅山冷然道:“那老狐狸阴损狠辣,从不打无把握之仗,这次也不例外。我已打探到消息,他早已安排了一个名叫‘墨天凌’的少年奇才出战。”
    “这墨天凌来自落云城第一宗族墨家,十八岁,搬血境大圆满修为,曾在青河剑府内门修行两年。”
    “后来离开云河郡,加入‘云光侯’麾下的赤鳞军,在战场上历练厮杀一年有余,见惯生死血腥,立下过累累战功。”
    “这样的狠角色,可不是那些没见过血腥的学府子弟可比的。”
    说到这,他已是忧心忡忡,眉头紧锁。
    “原来是他。”
    苏奕隐约感觉有些熟悉,很快就想起来了。
    他在青河剑府修行的第三年时,墨天凌已经是内门弟子。
    此人性情冷厉,喜怒无常,因为在一次武斗中把一位同门的右臂残忍劈断,引发宗门大人物震怒,直接将其驱逐出青河剑府。
    苏奕却没想到,时隔这么久,还能听到此人的消息。
    “苏先生,我也知道请您这般人物去参加比武,有失身份,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若您不答应也无妨,我再去想其他门路。”
    眼见苏奕不说话,傅山不免有些惴惴不安,心头发虚。
    他最初也没想到要请苏奕帮忙。
    后来在聂北虎提醒下,他才猛地想起,被灵瑶郡主敬若神明的苏先生,如今也才仅仅十七岁而已!
    这个年龄,当然能够参与到龙门宴会中。
    于是踟蹰许久,最终还是一咬牙硬着头皮来求助了。
    当然,他也不奢求苏奕这等身份的人会轻易答应,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
    苏奕忽地说道:“我听说青河剑府周怀秋长老和倪昊也在,傅大人为何不请倪昊出手?”
    傅山苦笑摇头,“一来我和周怀秋并无交情,二来,周怀秋和倪昊这些日子皆居住在李家。”
    “而苏先生也知道,上次在文家老太君寿宴上,由于我的态度,闹得李天寒颇为不悦,所以……”
    苏奕颔首道:“我明白了,这样吧,等龙门宴会开始时,我也去走一遭。”
    不管怎么说,傅山当初在聚仙楼帮了他大忙,哪怕傅山当时是奉命行事,可苏奕也不能不领情。
    如今,对方既然找上门了,他自不能袖手旁观。
    对手或许不值一晒,前往去看一看那江河灯火如龙的风景也好。
    傅山喜出望外,拱手笑道:“有苏先生在,大局可定!傅某再无一丝忧虑!”
    傅山很快便辞别离开。
    苏奕则折身返回房间,褪下身上衣衫,浸泡在了早已准备好的木桶中进行药浴。
    对于答应参加龙门宴会,他更在乎的是自身的修炼。
    这些天来,黄乾峻每日清晨便会奉上一罐灵药熬制的骨汤。
    再加上有五十块灵石可供修炼,苏奕的修炼进境也极其惊人。
    就在昨日夜晚,已彻底将“炼筋”层次锤炼到大圆满地步,一身筋络犹如虬龙般,柔韧中蕴藏着恐怖的爆发力。
    换做现在的他去对付“聚气境通窍”层次的吴若秋,足以轻松将其灭杀。
    “果然,随着开始‘炼骨’,一般的药草已起效甚微……”
    很快,苏奕眉头微皱,从木桶中起身,看似瘦削峻拔的躯体上,肌肉一块块棱角分明,如玉般的白皙明净。
    他一身肌骨谈不上健硕,可那每一寸皮膜、血肉、筋络皆蕴藏着足以让其他武者望尘莫及的力量。
    擦拭了一下身体,穿好衣袍,苏奕盘膝坐在了床上,双手各握着一块灵石。
    炼骨,是搬血境最后一个层次。
    臻至此境,要远比炼筋更难修炼,核心就在要把骨骼炼到“骨髓如霜”太过困难!
    大周朝世间的武者,大多数一生都会被困在此境中,难以实现更高的突破。
    像广陵城。
    搬血境武者多如牛毛,可聚气境的角色,却只那么一小撮。
    原因就在于“炼骨”太难,像一道天堑般阻挡在那,以至于无法去突破更高境界。
    对苏奕而言,难的不是炼骨,而是修炼资源。
    以前还能用寻常药草来配合着修炼。
    现在的话,寻常药草已根本派不上用场。
    只能用灵药、灵石,亦或者是在灵气汇聚之地修炼!
    可在这大周朝,这些无疑都极稀罕。
    “手中的一阶灵石还有三十余颗,若没有灵药辅助,每日修炼就要耗费五颗……”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或许,可以考虑离开广陵城的事情了。”
    一边修炼,苏奕一边思忖。
    大周朝疆域广袤,其管辖之地内设有“六州三十六郡”。
    一州之地,覆盖六郡,每一郡中则有城池若干。
    像云河郡,便隶属于衮州六郡之一,拥有十九座城池。
    广陵城,仅仅只是其中之一。
    在大周朝的地域疆图上,广陵城只能算是大周偏远地带的一座偏僻小城罢了。
    数年前,苏奕选择前来云河郡青河剑府修行,就是看中云河郡位置偏僻,距离玉京城极其遥远。
    如此,便可摆脱来自玉京苏氏的影响。
    可他却没想到,当自己修为尽失那一天来临,玉京城苏氏的力量,居然在最快的时间就找到了他!
    故而,在觉醒前世记忆后,苏奕早已做出决断——
    等修为臻至搬血境大圆满地步时,再离开广陵城。
    如此,即便离开后碰到一些棘手事情,也有应对之力。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广陵城终究只是一座偏远城池,所拥有的修行资源无比匮乏。
    想要继续修炼下去,就必须考虑前往更富饶的地方。
    比如云河郡城。
    否则,便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局面。
    “离开的事情不急,不管如何,也要在离开前先去云沧山走一遭。”
    苏奕可没忘了,那鬼母岭上有着一头六阴绝尸,有六阴草和极阳花。
    极可能还埋藏着一截阴煞灵脉!
    “唔,传闻中,鬼母岭自古便是鬼物出没之地,到时候到时候可以带着倾绾一起去走一遭。”
    苏奕想起了养魂葫中的倾绾,眉头不禁微微一挑。
    这丫头的灵缘不浅啊!
    无论阴煞灵脉,还是六阴草,自己现在的修为现在还用不上。
    可对她这等最低阶的阴魂而言,可都是大补之物!
    三天后。
    万众瞩目的“龙门宴会”就将在今夜拉开帷幕。
    苏奕踏着晨光,一如从前般来到了城外大沧江之畔,朝那一片桑树林行去。
    对他而言,今天和以前并无多少不同。
    ——
    PS:弱弱问一句,今天想加更,诸君有月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