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四十四章 形意六合 旧情今至
    翌日清晨。
    城外大沧江之畔,桑林地。
    天还未亮,黄乾峻已经等候在那。
    直至等到天色即将破晓,远远地,一道瘦削颀长的身影从远处悠悠然行来。
    青衫如玉,淡然出尘。
    正是苏奕。
    “苏哥!”
    黄乾峻登时露出笑容,连忙迎了上去。
    在他手中,还拎着一个精美的梨花木食盒、一壶烫好的老酒。
    “您还没吃饭吧,这是我让我家厨娘煲的骨汤和早餐,这壶酒是我爹酒窖里珍藏的三十年陈酿。”
    黄乾峻笑呵呵说道。
    苏奕怔了一下,道:“先把这些放在一旁,待我修炼完毕,再享用也不迟。”
    说着,他已走进桑林地内,自顾自演练起松鹤锻体术。
    黄乾峻则在不远处等着。
    以他的目光,仅仅只能看出苏奕所演练的功法极不俗,其中的玄妙却根本无法领会到。
    故而显得很平静,远不像当初萧天阙、紫堇两人见到这一幕时那般震撼。
    直至苏奕修炼完毕,已是一个时辰后了。
    黄乾峻连忙将食盒打开,将其中的骨汤和早餐拿出,摆放在林间一块石表面,然后打开那一壶老酒,开始斟酒。
    苏奕也不客气,随意坐在巨石一侧,一边举筷享用,一边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让你今日等候于此?”
    黄乾峻摇头道:“我也想过,却想不出所以然。”
    “半个月后,龙门宴会就会拉开帷幕,你既然如今跟随在我身边做事,自然不能让你在参加龙门宴会时,表现得太差劲。”
    苏奕饮了一口酒,眯着眼品咂片刻,不禁暗暗点头,这陈酿老酒的滋味确实不一般。
    却见黄乾峻一下子激动起来,都有些语无伦次,颤声道:“苏哥……苏哥是打算指点我修炼?”
    “也算是吧。”
    苏奕又尝了尝瓦罐内的骨汤,味道竟是无比鲜美,且明显添加了不少珍贵药草,对武者修炼极有裨益。
    “这……这……”
    黄乾峻只觉像被天上馅饼砸中,脑袋晕乎乎的。
    他昨夜想过了各种可能,唯独没想到,苏奕竟会要指点他修行!!
    “别傻愣着,且去演练一遍你最擅长的武学。”
    苏奕随手一指不远处的空地。
    黄乾峻连忙答应,第一时间来到那片空地。
    他深呼吸一口气,静默不动,直至心神沉静下来,这才终于动了。
    唰!
    他身影矫健,挥拳出招,大开大合,雄浑刚劲。
    这是他们黄氏一族的绝学“形意六合拳”。
    苏奕一边吃喝,一边看。
    渐渐地,他吃不下去,也喝不下去了。
    眉头也一点点皱起。
    直至黄乾峻将“形意六合拳”全部演练一遍时,苏奕以手扶额,感到一阵头疼。
    “苏哥,我演练完了。”
    黄乾峻满身大汉,精神抖擞走了过来。
    “武道根基勉强凑合,就是武学造诣太差劲,不,是差得一塌糊涂。”
    苏奕一声轻叹,刚才看黄乾峻演武,让他都有不忍目睹之感,连吃下的饭菜也不香了。
    黄乾峻神色一滞,被打击得手足无措,半响才羞愧道:“苏哥,我会努力改正的!”
    只是,他心中兀自有些疑惑,他如今虽只炼肉层次修为,可按照他父亲的说法,武道根基可是锤炼得扎实之极,对形意六合拳的掌握也有了一定的火候,远不像苏奕所说那般不堪……
    不过,黄乾峻很识趣,没有去辩解。
    却见苏奕直接起身,来到那一片空地,道:“何谓形意?形与意兼备!”
    “形意六合拳,便是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一发即至,一寸为先。”
    说着,苏奕身影倏尔动了,演绎的正是黄氏一族的绝学“形意六合拳”。
    发拳时,拧、裹、钻、翻,与身法紧密相合,周身上下像拧绳一样,气势也随之变得雄浑如山,霸道强劲。
    而在腾挪时,迈步如行犁,落脚如生根!
    身影刚而不僵,柔而不软,劲力舒展沉实。
    黄乾峻瞳孔骤然一缩,心神震颤,这……
    “记住,这门拳法的核心就在‘形意如一’四字上,如此,虚实相生、刚柔并济、动静相宜。”
    “每次出拳,就如举神槌擂天鼓,声势一发,必当惊天动地,震魂夺魄!”
    远远一望,就见苏奕出拳时,力道如举山岳撼天门,又像巨神锤天鼓。
    那等霸道的气势,惊得黄乾峻心神震颤,呼吸一窒,浑身肌肤都不禁绷紧,汗毛倒竖。
    仅仅只是远观而已,气势夺人!
    “这……这是我黄家的形意六合拳?”
    黄乾峻震撼,惊得差点咬住舌头,眼神飘忽。
    纵然是他父亲所演练的这门拳法,都远没有这种惊天动地的霸道气势!
    半响。
    苏奕收功,气定神闲。
    “是否看明白了?”他问道。
    黄乾峻呆滞了片刻,讪讪道:“苏哥,我……明白了一些,却又参不透其中的精髓……”
    声音越来越小,头也低了下去。
    他刚才只顾着震撼,哪可能认真去领略其中神妙了。
    “这小子连倾绾那最低等的阴魂都不如……”
    苏奕暗自摇头。
    想了想,他折断一截桑树枝,在沙土地上书写起来。
    片刻后,他随手丢掉树枝,道:“这是一门吐纳呼吸法,是我临时所创,谈不上厉害,但却最契合你们黄家的形意六合拳。你记下之后,从今天开始,便以这门吐纳法来修炼。”
    黄乾峻连忙上前,认真看起来。
    “另外,每日清晨,你来此地等候,我会指点你拳法。”
    “不过,我只指点你七天时间,若七天内,你连这点玄妙都领会不倒,以后就别跟着我了。”
    “你且在此好好琢磨,我先行一步。”
    说罢,苏奕转身而去。
    黄乾峻呆呆地立在那片刻后,猛地深呼吸一口气,咬牙发狠道:
    “苏哥这是赐予我一桩大造化,若抓不住,我黄乾峻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
    “也对,这世上并非谁都是灵慧天生的妖孽,更何况这里是灵气贫瘠的世俗世界,不能对黄乾峻要求太高了……”
    直至返回杏黄医馆,苏奕这才释然。
    归根到底,还是他拥有前世阅历,见过太多妖孽无比的绝世奇才,下意识里对黄乾峻的要求不免太苛刻了些。
    医馆内。
    当看到苏奕,管事胡铨连忙上前说道:“姑爷,灵雪小姐带了两位客人来了,如今就在‘杏黄小居’等您。”
    杏黄小居。
    这就是苏奕居住庭院的名字。
    “两位客人?”
    苏奕微微一怔,便点了点头,径直从医馆后门离开。
    当推开庭院大门,就见三道身影正立在庭院大槐树下,正在交谈。
    其中一个是文灵雪。
    少女今天穿着一袭水绿色裙裳,勾勒出绰约修长的身段,如瀑青丝挽成马尾,露出一截细长鹅颈,立在天光下,细腻雪白的肌肤泛起柔和的光,俏丽明媚,青春洋溢。
    从上次寿宴结束到现在,他和小姨子已经有七天没见面了。
    “姐夫你回来啦。”
    当看到苏奕,文灵雪顿时惊喜笑起来,睫毛弯弯,美眸如水,挥着欺霜赛雪的右手打招呼。
    连声音都欢快清甜。
    苏奕唇角微翘,带上一丝笑意,面对那般灿烂活泼的美丽少女,让人心情怎能不愉悦呢?
    只是,当看到文灵雪身旁那一男一女时,苏奕眉头微微一皱,唇角的笑意也一点点淡去。
    “苏师兄。”
    那名女子转身,目光看向苏奕,眼神复杂。
    她衣着华丽,面容娇美,立在那,气质淑静如若一株空谷幽兰,一对美眸流转时,不经意流露出一丝丝忧郁哀愁,楚楚可怜。
    “你怎么来了?”
    苏奕神色平淡,脑海中则回忆起和这女子有关的记忆。
    南影。
    青河剑府外门弟子中,唯一一个曾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少女,性格淑静温婉,对自己极为崇慕和钦佩,时常会陪伴自己身边。
    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曾觉醒前世记忆,性情孤僻阴沉,几乎没多少朋友,南影的出现,曾给予他极大的慰藉。
    他们之间朝夕相伴了三年。
    虽一直不曾以情侣身份自居,在外人眼中也和情侣并无区别。
    可自从自己的修为突然消失,沦为青河剑府弃徒后,南影就不见了,再不曾出现在自己生活中……
    直至自己入赘文家,很长一段时间中,还为此黯然神伤,难以释怀,很多次冲动地想去找到南影,问一问她为何那般绝情。
    可以说,对南影的感情,在很长时间内,就如自己一个心结般,每每想起,就会抑郁痛心不已。
    不过,觉醒前世记忆后,这一切自然就不一样了。
    可苏奕却没想到,这女人会在这时候出现。
    她要来做什么?
    “我……我这次是和倪昊师兄一起,跟随周怀秋师叔身边,在世间进行历练,昨日路过广陵城时,才听说了一些和苏师兄有关的事情,所以想来看看你。”
    南影轻轻咬了咬樱唇,眉宇间浮现一丝哀愁,我见犹怜。
    “苏师弟。”
    南影身旁,立着个高大俊美的金袍青年,此时朝不远处的苏奕微微颔首,神色间挂着一抹矜持之色。
    而他目光深处,则隐隐透着冷漠和不屑。
    显然,打招呼也是出于自身的礼貌,而非对苏奕的尊重。
    ——
    ps:加更送上,感谢土匪哥、书友58450452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