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四十二章 阴煞之劫 大快哉剑
    黄家。
    宗族大殿中,只有黄云冲和黄乾峻父子二人。
    当黄乾峻把今日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完,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黄云冲沉默了许久,忽地大笑起来。
    笑声透着发自内心的欣慰和高兴,久久回荡大殿中。
    黄乾峻顿时轻松不少,这才敢问道:“父亲,您也觉得我没做错么?”
    黄云冲走上前,狠狠一掌拍在黄乾峻肩膀上,笑道:
    “何止没做错,简直做得不能更漂亮!你小子有此气魄,让我都意外!”
    黄乾峻揉着发疼的肩膀,龇牙咧嘴笑起来,“父亲,您还别说,跟着苏哥这两天,我的确学到了不少东西,感觉以前那些日子,完全就是白活了。”
    “这就叫跟对了人。”
    黄云冲不禁唏嘘,“似苏奕这般人物,恰似锥入囊中,早晚有脱颖而出,一飞冲天之时。而你追随在其身边做事,当可称作是‘从龙之臣’!”
    黄乾峻讪讪道:“父亲,我可没想那么多,只是感觉跟在苏哥身边,常有大开眼界之感。”
    黄云冲笑呵呵道:“孩子,你有这样的心态最好,若一味阿谀奉承,反倒会被看不起,也轻贱了自己。唯有待之以诚,方是正道!”
    由不得他不高兴。
    身为黄氏族长,他焉会不明白苏奕人脉之深厚,手段之超绝?
    医道上,令名医吴广彬叹为观止。
    铸剑上,令大师王天阳尊其为“师”。
    甚至,还懂得抓鬼灭邪之道!
    再加上背后还站着傅山、灵瑶郡主这等大人物……
    这样的苏奕,就像一条潜龙!
    儿子黄乾峻能为其做事,已称得上侥天之幸。
    “杀死文解元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有聂北虎出面,再加上傅大人在,文长青根本查不到苏奕头上。”
    黄云冲含笑道,“反倒是吴若秋和阴煞门的事情,极可能会牵累到文家,这足够让文长青和文长镜头疼的了。”
    黄乾峻忍不住道:“父亲,您听说过阴煞门这个势力?”
    黄云冲面露追忆之色,道:“大概一百多年前,阴煞门号称大周第一邪道势力,其麾下徒子徒孙众多,遍布大周四处。”
    “那些年,这阴煞门为了修炼邪术,祸害了不知多少无辜生灵,闹得天怒人怨,天下共愤。”
    “最终,在大周皇室安排下,由大周第一圣地‘潜龙剑宗’出动一群陆地神仙,在大周各地王侯的一起配合下,耗时三年之久,最终将阴煞门彻底击垮,就此烟消云散。”
    “这件事,被称作‘阴煞之劫’。”
    “从那时起,阴煞门便不复存在,纵然有许多零散的余孽逃掉,可也难以形成什么大气候。”
    “到了如今,世上之人恐怕已很少知道‘阴煞门’这个名字了。”
    听到这,黄乾峻终于恍然,道:“这么说,吴若秋就是在阴煞之劫中活下来的余孽,或者是那些余孽所收的弟子了?”
    “应当如此。”
    黄云冲点头,冷笑道,“阴煞门虽然消失了一百余年,可谁也无法得知,这个邪道势力如今恢复了多少元气。”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阴煞门那些活下来的余孽,必然只敢在暗中行事,就像藏在地道中的老鼠,一旦敢暴露身份,必是人人喊打的局面。”
    顿了顿,黄云冲继续道:“文长青若真的早在多年前就和吴若秋认识,他这就等于是勾结阴煞门的余孽,就凭这一点,就会给他们文家招惹灾祸!”
    黄乾峻眼睛发亮,摩拳擦掌道:“父亲,傅山大人若知道此事,会否会借此去收拾文家?”
    黄云冲沉默片刻,摇头道:“搁在以前的话,文家肯定会遭受打击,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这是为何?”
    “因为文家即将拥有一位‘宗师弟子’!”
    黄云冲说到这,语气中也不禁露出一丝羡慕。
    连他都没想到,文灵昭才刚进入天元学宫不久,便能得到“竹孤青”这位武道宗师的青睐,要收起为徒!
    凭此身份,足以让城主傅山都得忌惮三分。
    黄乾峻心绪翻腾,无法平静。
    他这才深刻意识到,一个“宗师弟子”的分量,竟如此之重!
    ……
    城主府。
    听完聂北虎的禀报,相貌儒雅如中年文士的傅山不禁点了点头。
    “这件事,你处理得不错,那文长青父子早知道吴若秋的存在,却一直隐瞒不报,简直就是给他们文家招惹祸患!”
    傅山冷笑。
    他当然也了解“阴煞门”这个邪道势力。
    “大人,要不要借机收拾文家一番?”
    聂北虎眸光闪动,低声问询。
    “不妥。”
    傅山摇头,“吴若秋此人早已被苏公子处理掉,这等于是死无对证。再加上如今文家出了一个宗师弟子,不管如何,也得敬重三分,不能乱来。”
    说到这,他问道:“苏公子是什么意思?”
    聂北虎一怔,道:“苏公子倒是没说什么。”
    傅山沉吟道:“那这件事就由不得咱们来越俎代庖,接下来,查一查城中的鬼尸虫便可。”
    “记住,等查完了,要给苏公子一个答复。”
    “是。”
    聂北虎领命。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傅山忽地想起一件事,拿出一个早已准备好的烫金请帖,递给聂北虎,“这是龙门宴会的请帖,你抽空给苏公子送过去。”
    接过请帖,聂北虎忍不住道:“大人,以苏公子的行事风格,怕是根本不屑于在龙门宴会上去参加武斗。”
    傅山摇头哂笑,“谁说让苏公子武斗了?我是请苏公子为贵宾,一起观赏和点评那些年轻人武斗。”
    聂北虎这才恍然,意识到城主是想通过此事,拉近一下和苏奕的距离!
    忽地一个护卫前来禀报:“大人,文家族长文长镜和文长青一起前来求见。”
    傅山随口道:“让他们进来。”
    “聂统领,你猜猜他们是为何而来?”
    傅山笑问。
    聂北虎也笑起来,毫不犹豫道:“肯定是为了撇清文家和阴煞门之间的关系,毕竟一旦背上这个锅,随时都会招惹大灾祸。”
    傅山赞许地点了点头,“除了这一点,他们应该还会强烈要求我们城主府出动力量,帮他们文家一起缉拿吴若秋,毕竟,文长青的儿子可不能就这么白死了。”
    果然,当文长镜和文长青抵达,表明来意后,正如傅山所推断那般。
    傅山早有决断,当即表示,会还文家一个清白,也会配合文家的力量一起,派人追缉吴若秋。
    当天晚上,城主府的禁卫力量就和文家的护卫一起行动,在全城内搜查一切可疑的线索。
    这件事也是闹得城中沸沸扬扬,吸引了许多关注目光。
    只是这些,都和苏奕无关。
    夜风习习,月光如水。
    庭院中,苏奕修炼了数遍松鹤锻体术后,便拿起尘锋剑,于夜色月光中演练起剑法。
    唰唰唰!
    就见苏奕那颀长的身影飘逸若仙,剑随身走,一道道剑光飞洒如流光,交错闪现,
    快若飙发电举,忽如浮光掠影。
    那如水的夜色在剑光中荡漾起一圈圈涟漪,月光似被长剑不断绞碎,洒下一地明灭不定的影子,忽隐忽现,明灭不定。
    太快了!
    放眼所见,剑影重重,剑光夭矫,连苏奕的身影都变得杳渺虚幻起来。
    这便是“大快哉剑经”。
    只身吞尽浩然气,呼出一生快哉风!
    此剑诀的精髓,便在如风般自在逍遥、无拘无束,既无所不在,又无孔不入,无所不至。
    “大快哉剑经”仅仅只有六大剑招。
    分作“挽星河”“挑日月”“劈山海”“斩块垒”“划清浊”“游十方”。
    昨天晚上,苏奕便是凭借“挽星河”一招,一举灭杀上百只鬼尸虫。
    这门剑诀,是苏奕前世亲手所创的剑道绝学之一,依照威能和其蕴藏的大道玄妙,足可名列“皇境顶级”剑经之列!
    可惜,受制于修为,如今的苏奕,仅仅只能演练出这门剑诀的招式,无法发挥其神髓和大道妙谛。
    没有神髓,没有大道妙谛,充其量只能算一门武道剑术。
    在修行界,武道秘籍的划分用八个字就能概括:
    术不如法,法不如道!
    所谓法术,法在前,术在后。
    所谓道法,道在前,法在后。
    武道四境乃蜕凡之境,所能掌控的武学和功法,还没有脱离凡俗的范畴,皆可归类到一个“术”字中。
    具体到每一种武学的威能和品阶上,又可分作黄阶、玄阶、地阶、天阶四种。
    黄阶最次,天阶最高。
    每一阶分作上、中、下三品。
    一般而言,搬血境的道行,最多可修炼黄阶武学。
    以此类推,聚气境、养炉境、无漏境所修炼的武学,分别对应玄阶、地阶、天阶。
    比如一门玄阶武学,哪怕就是丢给搬血境人物,凭他们的修为,也很难发挥出这门武学的全部威能。
    简而言之,修炼武学,绝非品阶越高越好,而在于是否契合自身的修为。
    当然,自古以来便有一些妖孽人物能打破这种惯例,不受武学品阶高低的束缚。
    就如苏奕此刻所演练的“大快哉剑经”,虽仅仅只是“术”的范畴,但真论品阶的话,岂是寻常可比?
    ——
    PS:月票榜只差一名捅了火星的腚,今天月票爆了他,金鱼我继续加更!
    火星看到这个ps,或许会努力更新?鬼知道。
    我只知道他肯定能看到,毕竟他之前疯狂催我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