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四十章 腹黑的聂北虎
    黄乾峻低头主动承认,没有解释一个字。
    苏奕的神色却变得缓和了一些,道:“这次就算了。”
    内心无比忐忑的黄乾峻闻言,顿时松了口气,面露感激之色,道:
    “苏哥放心,我再不敢自作聪明了!”
    旁边的聂北虎心中一阵感慨,黄云冲这老狐狸,下了一手妙棋啊!
    只要其子跟随苏公子身边,何愁以后成不了大器?
    “等回头见到吾儿聂藤,也得让他多跟苏公子亲近亲近!”
    聂北虎暗道。
    而后,他肃然抱拳道:“苏公子,城主大人早些日子就叮嘱过,您的事情就是城主府的事情,您看……今日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文解元是文长青之子,苏奕是文家女婿,如今却结下血仇,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引发大祸乱。
    可还不等苏奕做决定,文解元忽地挣扎扭身,朝苏奕砰砰叩首,大声求饶:
    “苏奕,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过一马,我保证决不会把此事泄露出去!”
    文解元浑身颤抖,神色惶恐。
    他就是再蠢,也察觉到了局势不妙,第一时间改变态度。
    然而,更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站在后方的黄乾峻,忽地一步上前,一把抓住插在文解元背上的短刀。
    而后狠狠一捅。
    噗!
    锐利的短刀贯穿文解元身体,刀尖带着飞洒的鲜血从胸膛处露了出来。
    文解元的眼睛猛地得滚圆,嘴巴张了张,便噗通一声软到在地。
    原本苏奕投掷出的那一刀,不足以致命。
    可黄乾峻这一下,却直接断送了文解元的性命!
    聂北虎和身边护卫皆吃了一惊,万没想到,动手杀死文解元的,会是黄乾峻这纨绔。
    连苏奕也不禁挑了挑眉,有些意外。
    黄乾峻胸膛急剧喘息,猛地拔出短刀,哧啦一声,一股鲜血迸溅,洒了他一身。
    可他却浑然不觉似的,低着头,不敢去看苏奕,声音沙哑道:
    “苏哥,我又自作聪明了……”
    苏奕深深看了这纨绔恶少一眼,道:“先去把脸上的血渍洗一洗。”
    黄乾峻先是一呆,旋即意外道:“苏哥您不怪我?刚才我……”
    “不必多说,我心中有数。”
    苏奕挥手道。
    黄乾峻顿时咧嘴笑起来,连忙去清洗了。
    “黄乾峻这小子够狠,有胆魄,也豁的出去,这一击简直杀得漂亮之极!”
    “这就像一张投名状,仅凭此举,明显已得到了苏公子的认可。”
    聂北虎终于反应过来般,心中也不免惊叹,“我以前怎么没看出,这跋扈纨绔竟还有这般心智和气魄?”
    刚才的局势,苏奕若杀了文解元,必会和文家产生最直接的冲突。
    这等情况下,黄乾峻出手,等于一下子把麻烦揽在了他身上!
    哪怕文家得知消息,也只会仇视黄乾峻。
    这就是黄乾峻这一刀要承受的风险和代价。
    可也是凭借这一刀,让他真正得到了苏奕的认可!
    聂北虎何等老辣的人物,焉能品不出其中玄机?
    正因如此,他才感叹不已。
    扪心自问,就是换做是他,即便会做出同样的抉择,但可能也会犹豫斟酌一番,不会这般果断利索了。
    聂北虎拱手道:“苏公子,这里是杏黄医馆,文解元此来,被许多人看在眼中,如今他和护卫皆殒命于此,此事极可能会瞒不住。”
    说到这,他言辞决然道:“不过,您放心,聂某定会想办法化解此事!”
    文解元的身份不简单,乃主脉文长青之子,以聂北虎的身份和力量,要化解此事,也要面临许多棘手问题。
    但他还是应承了下来。
    原因很简单,在他背后还有城主傅山,傅山背后,还有灵瑶郡主!
    锵的一声,苏奕收剑入鞘,随口道:“不必这般麻烦,文长青问起来,就说这些人死在了阴煞门吴若秋手中便可。”
    这就是在甩锅了。
    最妙的是,文长青必然也早已知道“吴若秋”的存在,了解过这座庭院的一些事情。
    把他儿子的死,扣在吴若秋和阴煞门头上,谁也不会怀疑什么。
    “阴煞门?吴若秋?”
    聂北虎怔然,明显没听说过这个势力,以及吴若秋这个人。
    苏奕心中一动,想起一件事,当即把吴若秋在这座庭院豢养鬼尸虫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妙啊!”
    聂北虎听罢,不禁拍掌赞叹。
    这口黑锅扣在吴若秋身上,无疑太合适了!
    苏奕沉吟道:“聂大人,记得跟城主说,查一查城中其他地方是否有类似的凶宅。毕竟吴若秋一死,没有人去豢养那些鬼尸虫的话,必会冲入城中,为祸城中生灵。”
    聂北虎心中凛然,抱拳行礼道:“苏公子宅心仁厚,考虑周全,聂某钦佩之极,定会把此事当做头等大事对待!”
    他转身看向那些禁卫,沉声道:“你们去把庭院中的尸体处理一下,不管用什么办法,绝不能在此留下任何不利苏公子的线索,听明白没有?”
    “喏!”
    一众禁卫领命,开始行动起来。
    他们常年效命于城主府,都是刀口舔血的精锐悍兵,处理起这等事情,可谓是经验丰富,老辣之极。
    当黄乾峻把身上的血渍清洗干净返回时,就见庭院中干干净净,文解元等人的尸骸就像凭空蒸发了般。
    连地面浸染的血水都被清理得一干二净,毫无痕迹!
    黄乾峻都不禁吃惊,喃喃道:“聂大人,我怎么感觉你们城主府这些禁卫,不止干过一次这种事情?”
    聂北虎语气随意道:“杀人毁尸而已,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我也不是吹嘘,经我们城主府禁卫处理过的命案现场,就是你们黄家派人来,也查不出一丁点的线索。”
    说着,他目光一扫那些禁卫,道:“各位该明白今天的事情该怎么做吧?”
    一众禁卫皆嘿嘿笑起来。
    一人说道:“大人,还是以前的老规矩,您请兄弟们喝三顿酒,兄弟们保证守口如瓶,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聂北虎点了点头。
    “这三顿酒,你来请。”
    苏奕看了一眼黄乾峻。
    黄乾峻忙不迭拍胸脯,“苏哥放心,包在我身上!”
    聂北虎不禁笑起来。
    苏奕主动开口,叮嘱黄乾峻请客吃酒,这无疑表明,自己刚才的安排,让苏奕很满意。
    这就够了!
    想了想,聂北虎低声建议道:“苏公子,我已派人去请文长青,待会你只需看着便是。”
    苏奕点了点头。
    时间点滴流逝。
    足足半个时辰后,庭院大门外匆匆来了一群人。
    为首的面白无须,眼神阴鸷,正是文家主脉二长老文长青。
    只不过,他此刻眉宇间明显带着一抹阴沉焦灼之色,甫一进入庭院,就沉声道:“聂统领,我儿子他们呢?”
    就见聂北虎面露一抹悲戚之色,沙哑开口:“长青老弟,在我抵达时,令公子和身边护卫已遭了毒手。”
    “什么!?”
    文长青如遭雷击,目眦欲裂,“是谁!是谁杀了吾儿?”
    他模样凶狠,扫视庭院所有人,愤怒得像欲择人而噬的兽。
    他膝下有两子。
    文解元是大儿子,正值风华正茂,文长青几乎将一腔心血都放在栽培文解元身上。
    他本打算过一段时间,就送文解元前往青河剑府修行。
    谁曾想,儿子却死了!
    “长青老弟,节哀顺变。”
    聂北虎神色愈发悲戚,喟叹道:“谁也没想到,这宅邸中竟藏着凶恶之极的鬼物,那邪门道士吴若秋更是恶毒之极,用一种名叫鬼尸虫的邪恶虫子,将令公子和护卫的尸体全都啃噬一空……”
    “吴若秋……吴若秋……”
    文长青脸色大变,额头青筋根根爆绽,“这该死的游方道士,我视他为友,他却竟敢害死我孩儿!!”
    忽地,他目光看向苏奕,似意识到什么,猛然道:“不对,这废人昨夜住在此地都没有被鬼物杀死,为何我儿会死?”
    他满脸惊怒,察觉到一丝蹊跷。
    却见聂北虎也一脸的惊诧,道:“长青老弟,原来你不止认得吴若秋这邪修,还早已知道这凶宅中有危险?”
    附近的城主府禁卫们,也都配合地跟着哗然鼓噪起来,一个个目光怒视文长青,大声质问。
    “文长青,你竟敢放任妖人在此为祸作祟!”
    “没想到,文家竟在私底下干出这等邪恶事情,简直罪不容恕!”
    “文家和阴煞门邪修吴若秋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这件事必须禀告傅山大人!”
    ……
    丧子之痛,本让文长青暴怒如狂,可被这般斥责和质问后,他猛地一个激灵,似被人泼了盆冷水,稍稍冷静了一些。
    他深呼吸一口气,脸色难看解释道:“聂大人,我若和吴若秋狼狈为奸,他怎会杀害我儿?”
    “这个就说不好了,或许是你们之间出现了间隙和冲突,以至于他拿你儿子开刀也说不准。”
    聂北虎冷冷道,“这样吧,你和我们一起去城主府走一遭,让傅山大人来主持公道,是非曲直,自会还你一个清白!”
    文长青浑身一僵,胸腔一阵急剧起伏。
    还不等他做出决断,聂北虎大手一挥:“来人,请文长青前往城主府!”
    看到这,一直抱着看热闹心态的黄乾峻,都不禁暗吸一口凉气。
    见过黑的,没见过像聂北虎这般黑的!
    不止给吴若秋和阴煞门扣黑锅,还趁机倒打一耙,要把文长青给带走。
    太黑了!
    这要是到了城主府,以傅山大人和苏哥的关系,文长青怕是要完啊!
    ——
    PS:求月票!
    想一想,今天大家踊跃投月票,金鱼能忍心不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