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三十八章 恶客上门
    走出铸剑坊时,苏奕手中已多了一柄带鞘长剑。
    剑鞘是王天阳亲自打造,以青鲨皮鞣制而成,其上铸了云纹护环,古朴简雅。
    值得一提的是,铸剑的材料也分文未收。
    不是苏奕不给钱,是王天阳宁死都不收……
    “啧,见识我算大开眼界,谁能想到王老这傲骨铮铮的老嫖客也有低头叹服的一天?”
    虽然离开了铸剑坊,可黄乾峻兀自兴奋不已。
    刚才,包括王天阳在内的一众铸剑师,简直就像一群学生,虚心聆听苏奕传授铸剑术。
    对苏奕而言,这只不过是传授一门铸造凡器的手法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
    可对王天阳他们而言,简直就如得到了一桩莫大造化,一个个激动得手足无措,诚惶诚恐,更改变了对苏奕的称呼,尊称其为“苏师”。
    故而,当苏奕最后说要付钱时,王天阳他们一个个全都急眼了,无论如何都拒绝跟“苏师”收钱。
    这一幕幕,都被黄乾峻看在眼底,哪能不为之感叹?
    “你是否打算去参加龙门宴会?”
    忽地,苏奕随口问道。
    一句话,让黄乾峻欢快的心情顿时低沉下来,想起了和文珏元见面时的一幕。
    沉默片刻,黄乾峻苦涩道:“我只搬血境‘炼肉’层次的修为,而文珏元已经是搬血境炼骨层次的角色,相差悬殊。而半个月后,就是龙门宴会的日子,我就是再努力,怕也无法弥补这种差距。”
    旋即,他眸子狠色一闪,语气坚定决然:“可打不过我也要参加,失败不可怕,若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那才叫窝囊,我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苏奕点了点头,难得的多说了一些,道:
    “男儿志,少年血,自当勇猛精进,不惧成败。”
    “有时候,看似退后的是一步,实则已经输得一塌糊涂。这无关修为高低,纯粹在心境上,已种下怯懦的种子。”
    说罢,苏奕也不禁感触不已。
    修炼之道,步步维艰,唯有如此,唯有持勇猛精进之心,才能闯出一条通天大道!
    至于怯懦之辈,一辈子不可能登临绝巅。
    黄乾峻一怔,想起他父亲黄云冲经常唠叨的一句话:
    “孩儿,别人都笑话你跋扈骄横,可在为父看来,这样才好,修炼武道,本就该横行无忌,不怕天地鬼神!”
    此刻再听到苏奕这番话,莫名地,黄乾峻心中涌起复杂的情绪。
    许久,他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道:“苏哥,我会记住你的教诲,以后遇事,断不退缩!”
    苏奕提醒道:“不退缩,不意味着鲁莽,其中分寸,你自己拿捏。”
    说罢,他不再多言。
    他向来不喜说教和讲道理。
    所谓“知易行难”,一些道理,必须亲身去经历,去磨炼,去体会世事百态,才能真正领会于心。
    “苏哥,你会参加龙门宴会吗?”
    黄乾峻问道。
    苏奕摇头,“奖励虽不少,可未免太无聊。”
    无聊?
    被广陵城和落云城年轻一代视作扬名立万的一场盛会,竟都引不起苏哥的兴趣?
    黄乾峻语塞,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没多久,在他们路过一条巷子时,忽地一道孩童大叫声响起:
    “苏奕!快来救我!快!”
    黄乾峻忍不住扭头,就见巷子中,一群小屁孩正在围殴另一个小屁孩。
    大呼求救的,正是那被围殴的小屁孩,整个人都被按在地上,打得他灰头土脸,哇哇大叫。
    文明容。
    在文家老太君寿宴上,这小孩曾说“我文明容虽年幼,也耻于和苏奕这等赘婿为伍”,当时引起了满堂哄笑。
    一些老一辈纷纷夸张这小孩有志气,前途不可限量。
    可现在,文明容却正被欺负,向曾被他视作“耻与为伍”的苏奕痛呼求救。
    苏奕只朝那边看了一眼,脚下都不带停留的,继续悠悠然朝前行去,视若无睹。
    那无情残酷的一幕,让文明容都快气疯了,嘶声大叫:“好你个苏奕,你给我等着!等我回家非去告你一状!”
    就在此时,黄乾峻走来。
    那些痛揍文明容的顽劣孩童顿时露出警惕之色,停下手中动作。
    “你是来救我的?太好了,等我回家,就让我父亲赏你银钱!”
    文明容狂喜道。
    却见黄乾峻蹲下身,伸手掐在文明容脏兮兮的脸蛋上,狠狠拧了一把,疼得文明容龇牙咧嘴,眼泪都差点流出来。
    “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疑惑?这就对了,若不是碍于身份,我非亲手抽你一顿不可,简直太没礼貌了。”
    黄乾峻笑嘻嘻道。
    “你……”文明容傻眼了。
    “别愣住,你们继续。”
    黄乾峻起身,朝那些顽劣孩童吩咐了一句,便笑呵呵扬长而去。
    巷子中,很快又响起了文明容的惨嚎声,哭爹喊娘声不绝于耳……
    只是这一切,都已经和苏奕无关。
    ……
    杏黄医馆。
    当苏奕返回时,就见大门处立着一群气息精悍的护卫角色,堵在那,不让任何人进入。
    医馆外冷冷清清,早没有了看病的人们。
    “这是有人踢馆来了?”
    黄乾峻眸子爆绽凶芒,大步上前,“混账东西,谁让你们在这里撒野的?”
    “黄少?”
    看到黄乾峻,那些护卫明显一阵骚动。
    可却没有一人退让,明显有恃无恐。
    为首的一个黑衣男子沉声道:“黄少,这杏黄医馆是我们文家的地盘,我们守在这里,怎能叫撒野?”
    “你们是文家的?”
    黄乾峻诧异。
    黑衣男子点了点头道:“我等乃文家二爷的属下,今日陪同我们家少爷前来,有事要办。黄少,这里没你的事,还是不要掺合进来为好。”
    黄乾峻皱眉,“你们家少爷?是文解元那家伙?”
    “不错。”黑衣男子道。
    一下子,黄乾峻就明白过来。
    这杏黄医馆原本就是文长青一脉控制,可从昨天开始,就由苏奕来掌控。
    并且昨天时,苏奕还一股脑把杏黄医馆中效命于文长青的下人全都清理了一遍。
    无疑,文长青之子文解元前来,就是来报复的!
    与此同时,黑衣男子已看见了不远处的苏奕,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厉色。
    他抬手一指苏奕,喝斥道:“姑爷,你可总算回来了,知不知道我家少爷在此等你多久了?”其他护卫也神色不善。
    他们本就是跟着文解元来找茬的,哪可能会跟苏奕客气了。
    “我去……”
    黄乾峻正要喝骂,却被苏奕一把按住肩膀,“你留在此地。”
    他扭过头,就看到苏奕那一对淡然平静的眼眸深处,不经意间闪过一丝冷芒。
    他心中猛地一颤。
    “你们家少爷在哪里?”
    苏奕走上前,神色淡然如旧。
    在铸剑坊外被文珏元讽刺,苏奕不在乎,视其为蝼蚁之辈,不屑理会。
    可杏黄医馆不一样,这里已经是他的地盘,对手都已经欺负上门了,岂能不在乎?
    “跟我来。”
    黑衣男子冷冷看了苏奕一眼,转身朝医馆内行去。
    苏奕跟随其后。
    其他护卫则走在苏奕后边,严防紧守,似担心苏奕逃掉。
    “苏哥这是打算要自己动手啊……”
    黄乾峻正要跟上去,可想起苏奕刚才的吩咐,他又顿住脚步。
    “苏哥的命令,不能不听,可若就这般干等着,也显得我太无能……”
    黄乾峻沉吟。
    他倒不担心苏奕安危,只是有些遗憾无法去看热闹……
    很快,似做出决断般,黄乾峻转身而去。
    杏黄医馆内。
    胡铨、吴广彬等人都在,只是皆愁眉不展,神色焦虑。
    当看到苏奕被带进来,他们神色皆是一变。
    昨天时,苏奕才接掌杏黄医馆,今日文长青之子文解元就带人来找麻烦,这让胡铨他们都意识到苏奕要遭殃了。
    胡铨飞快提醒道:“姑爷,切记莫要和文解元公子冲撞,退一步海阔天空。”
    苏奕不置可否,只点了点头,道:“只要你们没事就好。”
    胡铨还要说什么,就被那黑衣男子一把推开,喝斥道:“没你们的事,都一边待着去!”
    说着,已带着苏奕径直朝后院行去。
    目送他们离开,胡铨他们面面相觑,皆叹息不已。
    他们对苏奕的医道手段是无比钦佩的,可这次来找事的却是文家的人,他们都不够资格掺合进来。
    杏黄医馆后方庭院中。
    文解元负手于背,立在老槐树一侧,目光正在凝视那一座被锁链封禁的水井,眉头皱起,久久不语。
    “九年前,游方道士吴若秋曾说过,活人居住此地,必会被井中鬼物啃食而亡,可那苏奕却怎会活下来?”
    文解元很疑惑。
    他今日清晨前来,本打算看一看苏奕是如何惨死的,谁曾想,这样的事情却根本就没发生。
    苏奕依旧活的好好的!
    “少爷,我们把苏奕带来了。”
    黑衣男子等一群护卫和苏奕一起走进了庭院。
    砰!
    庭院大门关闭,黑衣男子等人分散开,把守在不同地方。
    他们眼神冰冷盯着苏奕,就像看着一头自投罗网的猎物。
    古井旁边,一袭白袍的文解元转过身,目光看向了苏奕,道:
    “告诉我,昨晚你住在这里,有没有发生一些古怪的事情。”
    措辞强硬,如若下达命令般,颐指气使。
    ——
    PS:接下来的剧情需要捋思路,今天没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