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三十二章 木中之鬼
    午后的阳光洒落庭院,暖洋洋的舒服。
    苏奕坐在一把竹椅中,正在捆扎一簇青翠的柳条。
    庭院已彻底清扫过,宽敞干净。
    胡铨还细心地添置了被褥铺盖、洗漱等物品,并把菜畦和藤架也修缮了一番。
    吴广彬等三位医师已返回杏黄医馆坐诊。
    反倒是苏奕这位掌柜,清闲了起来。
    “苏哥,这雄鸡要做什么用?”
    不远处,黄乾峻正在无聊地逗弄一只刚买回来的雄鸡。
    此禽极凶猛,利爪尖喙,行走如风,啼鸣嘹亮。
    黄乾峻带了十多个仆从一起,几乎把城中集市挖地三尺,才找到这样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
    “杀了,放血。”
    苏奕随口吩咐道。
    历经今日的事情,他忽地发现,身边有一个打杂的做事倒也不错,能节省极大的时间和精力。
    “好嘞。”
    黄乾峻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就开始忙活起来。
    没多久,就把一碗鲜红的鸡血端到了苏奕身边。
    “行了,没你的事情了,你可以回家了。”
    苏奕拿起扎好的一捆柳条,将柳梢一点点浸在了鸡血碗中,青碧的叶子和猩红的血液洇在一起,格外醒目。
    黄乾峻犹豫道:“苏哥,依我看,杏黄医馆那些替文长青效命的人全都被您撵走了,文长青知道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不要我找我父亲去警告一下文长青?”
    苏奕瞥了他一眼,道:“你若有心,就去帮我打听一下,广陵城中谁家最善长铸造兵刃。”
    黄乾峻精神一振,道:“苏哥,这事太好办了,我黄家就垄断着城中的炼器生意,仅仅是炼器师傅,都有三十余人!您要炼制什么兵刃尽管说,我保证让最好的炼器师为您效力!”
    苏奕这才反应过来,广陵城三大宗族,文家垄断药草生意,李家垄断粮食谷物,而黄家则垄断着炼器生意。
    “我打算铸剑。”苏奕道。
    黄乾峻顿时笑道:“铸剑?那就去找王天阳,王老的炼剑之道,堪称广陵城一绝,不少外地人都慕名而来,只为从王老那里求一柄好剑。”
    苏奕点头道:“你明天清晨来此,带我去见一见他。”
    黄乾峻痛快答应下来,道:“苏哥,还有其他事情么?”
    在为苏奕办事上,他简直是热忱到了极致。
    “快回家吧。”
    苏奕挥了挥手。
    “苏哥,那我明天再来。”
    黄乾峻这才行礼离开。
    他很识趣,一直贴在苏奕身边的话,也会招惹对方厌烦。
    就像他以前去逛青楼时,最烦的就是他父亲派到他身边的那些扈从……
    把捆扎的柳条浸泡在雄鸡血中后,苏奕又拿起一把刀,在一截三尺青桃木上劈砍起来。
    随着细碎木屑剥落,很快一柄桃木剑就成型了。
    而后,苏奕从竹椅中起身,将桃木剑举在眼前打量了一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等今晚了。”
    苏奕随意地挥了挥桃木剑,又看了一眼浸泡在雄鸡血中的青碧柳条。
    目光随即挪移,落在了庭院不远处那一株老槐树上。槐者,木中之鬼!
    此树属阴,最容易招惹鬼物邪祟寄生于其上。
    而这座庭院的格局,坏就坏在槐树一侧,开凿有水井,地下阴煞之气上涌,只会让这座庭院化作寻常人眼中的“凶宅”。
    “此井明显被人封禁了起来,如此看来,当初有人已经察觉到这水井中有问题了。”
    “可偏偏地,却没人告诉我这些……”
    苏奕若有所思。
    ……
    文家。
    文长青的住处。
    “父亲,刚得到消息,苏奕那混账才第一天接掌杏黄医馆的生意,就把咱们家的那些下人全都踢走了,这不是在打咱们家的脸么?”
    文解元怒气冲冲道。
    他是文长青之子,年方十九,血气方刚,拥有搬血境“炼肉”圆满地步的修为,再过半年,就将前往青河剑府中修行。
    “我倒是没想到,这废物竟如此狠。”
    文长青眉头皱起,道,“他如今在哪里?”
    文解元道:“据说是定居在杏黄医馆后边的那一处凶宅了。”
    “嗯?”
    文长青眸子泛起异色,皱起的眉头也舒展开,道,“若如此的话,根本不必咱们动手,那废物怕是都活不过今晚!”
    “这是为何?”文解元一怔。
    文长青追忆道:“九年前,那座凶宅曾发生过一桩惨案,居住其中的一名医师和两名药徒全都在一夜之间离奇暴毙。”
    “这件事,闹得城中沸沸扬扬,还严重影响到了咱们杏黄医馆的生意。”
    “我花费重金,托人请了一位颇有名望的游方道士。”
    “此人名吴若秋,进入凶宅一看,便说那一株老槐树旁边的水井内,附着一头凶恶鬼物!”
    “按照吴道士的说法,除非拥有宗师层次的修为,否则,没人能降得了那一头鬼物!”
    听到这,文解元悚然一惊,道:“后来呢?”
    文长青道:“吴道士让我锻造了一批锁链,以奇门秘术将那一口水井封了起来,说只要活人不居住在那一座庭院,那一头鬼物就不会再出现。”
    文解元听到这,猛地明白过来,“这么说,苏奕只要今晚居住在那一处凶宅,就必死无疑?”
    文长青笑起来,“应当如此,这一年里,我一直不明白,为何老太君非要灵昭嫁给这苏奕。但不管如何,若苏奕就此死掉,对我们文家而言,也算是一桩好事。”
    文解元连连点头,道:“不错,如今灵昭堂妹即将成为‘宗师弟子’,这等身份,岂是苏奕那废物可匹配的?他只要一死,对灵昭堂妹也是一桩好事。”
    文长青神色忽地严肃起来,道:“这件事,不得泄露给其他人知道,否则让其他人知道,我们明知那凶宅有问题,还不提醒苏奕,难免会受到一些牵累。”
    文解元笑着答应,“我明白,这就叫他自己作死,真以为杏黄医馆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说起来,害死他苏奕的,应该是他丈母娘琴箐才对。”
    文长青呵斥道:“不得放肆,那是你三叔母,是灵昭的母亲,以后切记要放尊重一些!”
    文解元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夜幕渐渐降临。
    忙碌了一天的杏黄医馆已打烊关门。
    庭院中,苏奕独坐房间中,正在呼吸打坐,一身气血流转周身,不断揉炼全身的筋膜。
    这是搬血境第三重“炼筋”层次的吐纳法。
    所谓炼筋,就是用气血淬炼一身的筋膜,使之坚韧如弓弦,柔软似棉絮,从而让躯体变得如狸猫般灵活。
    所谓起如箭、落如风,动如狸猫,能做寻常人难做的动作。
    这一切的核心就在“炼筋”上。
    筋膜锤炼之后,一身的气力也会暴涨一大截。
    在搬血境修炼上,自古便公认“炼皮肉容易,炼筋骨难”,当开始炼筋时,就等于修炼到了搬血境的后期。
    许久,苏奕从打坐中起身,将准备好的一杯参茶一饮而尽,感受着通体暖烘烘的沸腾力量,他对今晚的行动不禁有点期待。
    自转世以来,他还不曾真正进行过真正意义上的厮杀。
    谁曾想,第一个对手竟可能会是一个鬼物?
    接下来,苏奕拿起那捆扎起来的柳条和桃木剑,走出了房间,搬了张竹椅,随意坐在了石阶前。
    那一捆柳条浸泡在雄鸡血中数个时辰,青碧的柳叶和枝条已隐隐泛起淡淡的血色,握在手中,像一截软鞭。
    桃木剑则被苏奕靠在了竹椅一侧。
    当真正需要出剑时,也就意味着他需要动真格了。
    “换做其他搬血境,就是遇到寻常鬼物,怕也都不是对手。不过,我前世跟西溟鬼皇打过一架,他愿赌服输,乖乖送了一部【十方修罗经】给我,据说是鬼修一道眼中的至高道经……”
    苏奕坐在那,不禁思绪如飞。
    夜风习习,天色越来越暗淡。
    已是接近凌晨时分,广陵城街道上的灯火都已陆续熄灭,黑暗如潮水,淹没大地。
    整个城池像从热闹中平息,陷入睡眠中,只有偶尔的狗吠声远远地传来。
    今晚天穹乌云厚重,遮掩星光。
    苏奕所在的庭院中,只有房间内一盏烛火在摇曳,透过窗纸,显得昏黄而黯淡。
    他手握柳条,一个人静静坐在夜色黑暗中,不急不躁,淡然恬静。
    唯有那一对眸中,有着一点点期待之色弥漫。
    忽地,庭院中的老槐树上,枝桠摇晃,树叶哗哗作响,在夜色中就如一阵阵忽远忽近的窃窃私语声。
    一侧古井上,捆缚井盖上那锈迹斑驳的锁链像苏醒的蛇群,彼此摩擦蠕动,发出夜枭嘶鸣般的声音,令人牙酸。
    空气骤然变冷,像隆冬寒流入侵,刺人骨髓。
    呼~
    地面上,一阵落槐树叶刚落下,就被一阵阴风卷起,在如墨汁般的夜色中飞扬,像无数阴影在狂舞。
    苏奕青色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他的瞳孔也微微眯了起来。
    当一阵阴风卷着落叶吹来,他终于动了。
    右臂举起,手腕一抖。
    泛着淡淡血色光泽的一捆柔软柳条猛地绷直,于虚空中鞭挞而下。
    啪!
    脆响如雷,在夜色中炸开。
    ——
    PS:感谢“爱喝安慕希”“七七八八久久”“书友米老”等等童鞋的打赏月票!
    只差40月票张破300,奥利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