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二十九章 新掌柜来了
    翌日清晨。
    苏奕带着一个行囊,离开了居住一年的庭院。
    从今天开始,他就将接掌杏黄医馆,以后也要居住在那里。
    “今天就不去大沧江畔修炼了,等安置妥当,再去也不迟。”
    “至于铸剑的事情,只能暂且先放一放。”
    一边想着,苏奕已离开文家。
    广陵城,青雀大街。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热闹喧嚣。
    在大周朝,能够修炼武道的人终究是少数,大多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俗百姓。
    每日里为生计奔波,演绎着世间百态。
    苏奕步伐悠闲地行走在人群中,心态说不出的轻松。
    “在杏黄医馆,每日都能接触到各式各样的药草,大可以用来修炼武道。”
    “这对我而言,反倒是一桩好事,足可以加快我的修炼进度。”
    “不过,前提是得每个月赚够一千两白银……”
    “嗯?”
    苏奕忽地顿足,目光看向不远处。
    一个锦衣华袍的少年带着满脸的笑容屁颠屁颠走来,人还没到,就惊喜拱手道:
    “苏哥,你也在逛街?还真是巧了!”
    来人正是黄乾峻。
    这位名扬广陵城的骄横纨绔一出现,附近街道上的行人纷纷退避,一副视之为洪水猛兽的样子。
    “我看你是一直在等我吧。”
    苏奕瞥了他一眼,这可是清晨,谁闲得发慌在这时候逛街?
    黄乾峻微微尴尬,张嘴要解释,“苏哥……”
    苏奕打断道:“行了,是你父亲让你这么做的吧,回去告诉你父亲,大可不必如此。”
    说着,已径直迈步上前。
    黄乾峻一阵心虚,苏奕一语道破了其中缘由。
    正是他父亲黄云冲命令,让他找一切机会去接近苏奕,无论如何也要和苏奕搭上线。
    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当时黄乾峻还傻乎乎地问他父亲,是不是想让自己成为苏奕的朋友。
    黄云冲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骂他痴心妄想,别说当朋友了,能给苏奕当个手下都得烧高香!
    这才有了今日这一幕。
    “怎样才能当一个合格的手下呢?”
    眼见苏奕渐行渐远,黄乾峻一咬牙,硬着头皮匆匆跟了上去。
    他想起了以前跟在自己身边的那些扈从,每天亦步亦趋跟着自己,能言会道,善解人意,忠心耿耿,让他们往东绝对不敢往西……
    最重要的是,一切以自己马首是瞻!
    而现在,黄乾峻打算活学活用……
    苏奕注意到一路追在身后的黄乾峻,并未理会。
    “苏哥并未撵我走!”
    黄乾峻暗自一喜,连忙上前,腆着脸道,“苏哥,这包袱交给我来背吧。”
    他注意到了苏奕肩膀上的行囊。
    “随你。”
    苏奕甩手将行囊丢了过去。
    堂堂一个纨绔恶少,却眼巴巴送上门来给自己打杂,这是怎样一种精神?
    黄乾峻小心翼翼抱着行囊,内心欣喜若狂,这是否意味着……苏哥并没有那般排斥自己?
    若父亲知道,肯定也会为我高兴吧?
    接下来,一定要好好表现!
    我黄乾峻脸面都不要了,还怕当不了苏哥身前一个好手下?
    苏奕可没想到,仅仅让黄乾峻拎着一个行囊而已,便让他内心欢喜成这样。
    很快,苏奕远远地看到了“杏黄医馆”的招牌。
    那是一栋三层建筑,临街而建,古色古香。
    作为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文家以“药草”起家,垄断着九成以上的药草生意,开垦的药田便有上万亩。
    文家还雇佣着上千名采药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前往深山老林中采撷药草。
    而仅仅在广陵城,文家便开设有医馆十六处,药行十九座。
    杏黄医馆仅仅只是其中之一。
    等着看病抓药的人们,早已在杏黄医馆前已排了一条长龙。
    可此时,却有两名小厮走出来,吆喝着撵人走。
    “大家都赶紧去别的医馆吧,今天杏黄医馆打烊不开张!”
    “我们也没办法,今天起,我们掌柜换人了,新掌柜到现在还没来呢。”
    顿时,排队的人们一阵骚动,有的失望叹息,有的无奈摇头,有的骂骂咧咧,场面一度混乱。
    可那两名小厮不在意,转身就打算关上医馆大门。
    “慢着。”
    一道声音响起,“新掌柜来了,今天不打烊。”
    两名小厮一怔,
    那些排队的人们也都将目光看过去。
    就见一道身影已踱步走来,青色布衣,身影颀长瘦削,面庞清隽干净。
    “你谁啊?”
    一名小厮嘀咕,一脸狐疑。
    “你们的新掌柜。”
    苏奕神色平淡,目光打量着杏黄医馆,心中暗道,此地位置距离城外大沧江不远,倒也不错。
    “你就是那苏奕?”
    那名小厮脱口而出。
    苏奕!
    另一个小厮也反应过来,嗤地笑起来,讥讽道:“门儿还没进,就迫不及待把自己个当掌柜了?就怕您屁股还没做热,就灰溜溜滚蛋走人了!”
    闻言,苏奕敏锐察觉到,因为自己的到来,杏黄医馆上下所有人,恐怕都提前商议好对策,打算给自己这个新掌柜一点颜色看看。
    “原来是他,那个文家的上门女婿。”
    “他这种窝囊废,竟当上了杏黄医馆的新掌柜?他配吗?”
    “怪不得杏黄医馆今日要打烊,原来全都因为他。”
    ……那些在排队的人们窃窃私语。
    在广陵城,谁人不知文家上门女婿苏奕的名字?
    到如今,还有不知多少人在为文灵昭惋惜,感叹她所嫁非人。
    “姑爷,小的斗胆劝您一句,还是赶紧回家老老实实当你的上门女婿,杏黄医馆掌柜的位置,根本不是你这种人能坐的!”
    那小厮愈发有恃无恐,阴阳怪气,满脸不屑。
    苏奕目光看向那小厮,淡然道:“从今天起,你不必再来杏黄医馆了。”
    小厮一愣,指着自己鼻子,“你是要把我开除了?哈哈哈,忘了告诉您,我家祖孙三代为文家二爷效劳,早已签了‘卖身契’!除了文家二爷,没人能撵我走!”
    签了卖身契,竟还为此得意洋洋,苏奕不禁叹为观止。
    苏奕走上前,拍了拍小厮的肩膀,道:“你卖给的是文家,不是杏黄医馆,现在我是掌柜的,你若不想走,也可以,到时候不发俸禄就是了。”
    “你敢!”
    小厮眼睛发红,被激怒了。
    “我去你姥姥的!怎么跟我苏哥说话呢?”
    一路追随苏奕身后的黄乾峻,此刻再按捺不住脾气,大步上前,反手一巴掌抡在了小厮脸上。
    啪!
    小厮身影一个趔趄,从台阶上翻滚了下去,摔得头破血流,脸颊红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你他娘……”
    小厮爬起身,正要叫骂。
    可当看清打他的那人时,浑身都一个激灵,失声道:“黄……黄少?”
    附近等着看病的众人也哗然不已,认出了黄乾峻这位凶名赫赫的恶少。
    “还不滚?是不是想请我就去你家做客?”
    黄乾峻眼神暴戾。
    小厮哪敢犹豫,连滚带爬地溜了,屁都不敢放。
    “什么玩意。”
    黄乾峻呸了一口,转眼一看,发现苏奕早已走进杏黄医馆,连忙也跟了进去。
    “这是什么情况?”
    “黄家的纨绔怎会跟文家的赘婿厮混在一起了?”
    “谁知道呢……”
    人们议论纷纷,都惊诧无比。
    杏黄医馆内。
    淡淡的药材气息弥漫在大殿每一寸空气,令人心静。
    一排排药柜陈列,古色古香的各种摆设点缀在不同区域,整洁宽敞。
    “不错。”
    苏奕负手于背,颇为满意。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里就将是他以后的栖身之地。
    “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一名精瘦中年脸色浮现怒容。
    在他身边,还有十多道身影,有管事、帮佣、药徒、小厮等,脸色都很不好看。
    发生在医馆外的一幕,都被他们看在眼底。
    苏奕来到柜台后,随意坐在那一张专属于掌柜的太师椅上,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腰肢,目光看向那精瘦中年,淡然道: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杏黄医馆的掌柜,不管你们心中如何作想,若想继续干下去,最好不要和我作对。”
    当即就有一个灰袍男子冷笑道:“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当我们的掌柜?把我们这些老人惹恼的话,这杏黄医馆肯定得关门完蛋!”
    苏奕瞥了他一眼,道:“你若不服,现在也可以走了。”
    灰袍男子一呆,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你可知道我是谁?”
    旁边那精瘦中年面无表情提醒道:“姑爷,伍庸可是咱们杏黄医馆的老人,为咱们文家勤勤恳恳做事三十年,经验丰富老道……”
    不等说完,苏奕用手指就敲了敲桌面,打断道:“不管是谁,不想干立刻走人。杏黄医馆会否关门完蛋,和你们无关。”
    杏黄医馆众人脸色都是一变,面面相觑。
    谁也没想到,一直被文家上下看不起的赘婿苏奕,却竟会如此强势,甚至是蛮不讲理!
    “哼!老子才不愿侍奉在你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赘婿身边!”
    被叫做伍庸的灰袍男子愤然挥袖,转身大步朝杏黄医馆外走去。
    可尚在半途,就被黄乾峻挡住。
    这位纨绔恶少慢条斯理道:“伍庸是吧,你走也可以,今晚我去你家做客,咱们好好聊聊。”
    伍庸脸色大变。
    ——
    ps:继续呼唤票票!大家都投票,金鱼今天就继续加更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