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二十六章 意外收获
    深夜。
    苏奕盘膝而坐,一身气机运转,不断滋养和锤炼血肉之力。
    这是松鹤锻体术中记载的搬血境第二重“炼肉”期的熬炼法门。
    “修炼进境明显不如‘炼皮期’的时候了……”
    许久,苏奕睁开眸,眉头微皱。
    他倒不是嫌修炼速度慢,而是修炼获得的效果大不如前。
    一是因为他日夜修炼所耗费的药材,大都是寻常货色。
    二也是因为“炼肉”是搬血境第二重,修炼起来本就远比炼皮期要艰难一些。
    “按照此等进境,当我将‘炼肉’层次修炼到圆满地步时,恐怕最少也得需要半个月时间。”
    苏奕思忖。
    半个月,并不算长。
    可若能在修炼上节省更多的时间,自然更好。
    “也不知黄云冲所赠的一对九叶王参品相如何,若能归我所用……”
    想到这,苏奕不禁摇头。
    他太了解丈母娘琴箐的性格了,这等宝物到她手中,注定不会吐出来。
    刚想到这,庭院大门就被从外面推开,琴箐的声音随之响起:
    “吃白饭的,快出来见我!”
    声音透着颐指气使的味道。
    苏奕一怔,还真是巧了。
    他当即起身,从房间中走出。
    就见月色下,琴箐一身墨绿华裳,成熟韵致的身段摇曳生姿。
    她虽然已人到中年,可她容颜却光洁明艳,美丽端庄,肌肤雪白,保养的极好,也不怪其两个女儿的姿容都那般出众。
    “找我有事?”
    苏奕走上前,入赘文家的这一年里,他就没叫过文长泰和琴箐夫妇一声父母。
    琴箐也不在意。
    今天在寿宴上,傅山、黄云冲、等人的到来,让她在一众大人物面前扬眉吐气,大出风头,心情格外好。
    连此刻看向苏奕时,都感觉比以前顺眼了一些。
    她直接道:“你也清楚,今天黄云冲送了我们家一对九叶王参,傅山大人也送了一个礼盒。我想问问,你打算如何处理?”
    苏奕不免意外,丈母娘那等精明的人,竟还会主动来跟自己商量?
    他随口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琴箐冷哼了一声,发起牢骚,“也不知老太君怎么想的,非要把这两分赠礼交给你这个吃白饭的!”
    苏奕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老太君是清楚内情的人,知道傅山、黄云冲所送赠礼,是要给自己的。
    这等情况下,自然不会让琴箐贪墨了,否则若让傅山他们知道,极可能就会把这笔账算到文家头上。
    琴箐瞪着苏奕,说:“你听好了,这两分礼物是给你和文昭的,也就是说,你只能拿你自己那一份!”
    她把手中拎着的两个礼盒拿出,先打开第一个。
    其中摆着两株雪白的王参,参须如絮,根根晶莹,一股清香也随之在庭院中弥散开。
    让人只闻一口便精神一振,心旷神怡。
    琴箐暗自吞了一下口水,心中愈发痛恨埋怨强插一手。
    否则的话,似这等珍贵无比的宝贝,她一根参须都不会给苏奕!
    “你挑一个吧。”
    她咬牙开口,故作淡定。
    苏奕暗自好笑,一眼就看出,丈母娘此刻的内心如若滴血。
    他说道:“还是你挑吧,剩下的归我。”
    琴箐神色缓和不少,道:“你小子倒是还有点孝心,不枉我们家白养活了你一年时间!”
    说着,她似是生怕苏奕反悔,眼疾手快,把一株看起来明显小一号的王参拿出,递给了苏奕,“喏,这个给你。”
    苏奕眼神古怪,伸手接了过来。
    九叶王参已称得上是灵药,而灵药的品相好坏,可不是看个头大小的。
    像这一株个头小的王参,品相反倒更出色一些……
    琴箐人虽漂亮,可却不曾修炼过,哪会清楚这些门道?
    她喜滋滋地扣起礼盒,说道:“这一株大的,就留给文昭了,她如今在天元学宫修行,肯定用得上。”
    “还有这个礼盒,傅大人说必须交给你和文昭开启,你自己打开看看吧。”
    她又把第二个礼盒拿出,递了过去,眼神也透着好奇。
    今日寿宴上,她可是清楚看到,当那些大人物得知傅山是代替一位贵人前来赠礼时,全都被惊到了!
    那位能使唤得了傅山的贵人是谁?
    至今还是一个谜团。
    可越是神秘,就越令人敬畏和好奇。
    琴箐自然也不例外。
    随着苏奕掌指发力,那由稀罕墨玉雕琢打磨而成的礼盒开启,顿时一抹淡金色的辉光如雾般溢散出来,在这夜色中耀眼十足。
    琴箐睁大眼睛,呼吸微滞,神色间涌起震惊、痴迷、狂热之色。
    那是一对戒指,呈紫金色,晶莹璀璨,左边一只戒面雕琢出镂空凰鸟的造型,栩栩如生,一对眸是镶嵌着的两颗细碎红宝石。
    右边一只戒面则是盘绕着的一条龙,昂首仰天,虬须飘然,活灵活现。
    这是一对戒,龙凤呈祥!
    “发了发了,这绝对是世间罕见的瑰宝,价值无量!”
    琴箐心脏砰砰剧跳,两眼发光,俏脸上毫不掩饰狂喜之色。
    就是苏奕,此刻也不禁讶然。
    这一对戒指的确不简单,由品相顶尖的“紫纹赤金”制作而成,这本身就是一种“灵料”,蕴含灵气,非寻常的金银可比。
    像那凰戒的眼睛是由“绯红灵钻”雕琢,别看只芝麻粒大小,却价值万金!
    再看龙戒的眼眸,则是“黑曜灵晶”制作,这可是蕴含着丰富灵气的灵材,搁在这大周世俗世界中,堪称无价之宝!
    “萧天阙和紫堇爷孙俩倒是大手笔。”
    苏奕暗道。
    这一对戒指,搁在大荒九州中的话,谈不上稀罕。
    可在这大周境内,绝对称得上瑰宝二字。
    琴箐忽地清了清嗓子,目光灼灼道:“苏奕,不如……我帮你们收藏着这一对戒指,等灵昭回来了,再一起交还给你们?”
    苏奕笑起来,哪会看不穿琴箐的小心思?
    他爽快道:“你看着办就是。”
    琴箐玉容一阵阴晴不定,什么叫她看着办?
    她就是想死扣下来,可关键是老太君不答应啊!
    “似这等瑰宝,却被你这吃白饭的得到,简直暴殄天物!”
    琴箐咬牙切齿,拿起那只龙戒,恶狠狠地递了过去,“给!拿着!别弄丢了!”
    “那我可就收下了。”
    苏奕笑着过来。
    他很清楚,琴箐就是再泼辣精明,可却绝对不敢违逆文老太君的命令。
    “咦,这里还有一封信。”
    琴箐从礼盒底部拿出一封密封的信函。
    当看到信函上写着“苏先生亲启”的字样时,不禁一呆,“苏先生?这是谁?”
    “给我的。”
    苏奕直接将信函拿过来。
    “就你?还苏先生?”
    琴箐嗤地笑起来,似听到了个笑话。
    不过,整个文家中只有苏奕姓苏,并且这份礼物本就是给苏奕夫妇的,琴箐倒也没有怀疑什么。
    “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回房间了。”
    苏奕微微一笑,没有理会琴箐话语中的挖苦,转身而去。
    “等灵昭以后回来,一定得把那一枚戒指夺过来!”
    琴箐暗自咬牙,狠狠跺了跺脚,转身走了。
    返回自己住处,当目光一扫房间中堆积如山的礼物时,琴箐的心情顿时变好起来。
    此次寿宴上,她和文长泰不止大出风头,连带着还有不少大人物都纷纷主动示好,顺带还送给他们夫妇不少礼物。
    此刻目光看着这琳琅满目的礼品,琴箐笑得一对丹凤眼都眯起来,还是灵昭这丫头有出息!
    “夫人,是不是该歇息了?”
    文长泰走来,一把揽住琴箐纤细柔软的腰肢,嘴唇已朝琴箐雪白的鹅颈上凑去。
    他今天心情也无比高兴,多喝了一些酒,兴致很高。
    啪!
    琴箐一巴掌打在文长泰手上,身子撑开对方的手臂,没好气道:
    “滚一边去,每次都让老娘不上不下的,什么时候把身板练好了,什么时候床上见。”
    她喜滋滋地来到那一堆礼物前,开始清点起来。
    见此,文长泰一声长叹。
    同样的夜色下。
    苏奕坐在书桌前,将信函拆开,取出一张信笺。
    信笺是萧天阙所写,字里行间透着恭敬,内容大多是寒暄。
    在最后才说,因为宗族有紧要事情,他和孙女紫堇已启程前往云河郡,若苏奕有事,可以让城主傅山去解决。
    总之,这就是一封辞别信。
    看过之后,苏奕随手将信笺低到烛火前点燃。
    对于萧天阙和紫堇的心思,他大概也能猜出一二,无非是想进一步稳固和自己的关系罢了,没什么好在意的。
    “有了这一株九叶王参,倒是可以让我节省许多修炼的时间。”
    苏奕目光重新看向书桌,一株雪白的灵参静静搁在那。
    按照品相划分,世间灵药可以分作九品。
    一品为末,九品为最。
    眼前这一株九叶王参,就是一种二品灵药,足以让“聚气境”人物视若珍宝!
    “黄云冲为了修缮和我之间的关系,倒是舍得下血本。”
    苏奕暗道。
    一对二品灵药层次的九叶王参,价值可珍贵之极,起码在广陵城的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
    而后,苏奕的目光又看向了那一只由“紫纹赤金”制作的龙形戒指,心中微微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