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二十四章 年少无知 自以为是
    仅仅一眼,苏奕不由讶然道:“元符?”
    所谓元符,就是由踏入元道的修士所炼制,其内灌满元力,拥有诸般不可思议的力量。
    搁在这大周境内,踏入元道的存在,已被视作陆地神仙。
    而由这等人物炼制此等宝物,绝对堪称是万金难求的重宝!
    “不错,此符名唤‘星刃’,乃是你入赘文家的当天,由你父亲所赠,捏碎此物,一击便可灭杀武道宗师!”
    老太君先是小心翼翼将玉符收起,这才一挺腰杆,脸上露出骄傲之色,“而此宝,便是我文家最大的依仗。”
    苏奕暗自摇头,一枚元符而已,值得这般骄傲?
    “老太君跟我说这些作甚?”他问道。
    “三少爷,从你入赘文家到现在,除了遭受到一些挖苦和冷眼,可曾有任何人真正动手欺负你?”老太君问。
    苏奕摇了摇头,“这倒没有。”
    文老太君神色严峻,语带威胁,“那三少爷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心中是否恨文家,可以后若敢做出一些对文家不利的事情,我必饶不了你!”
    苏奕这才明白,刚才老太太拿出那一枚元符,无非就是要借此威慑自己罢了。
    他笑了笑,没有再逗留,转身而去。
    “这小子怎地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直至苏奕的身影消失在花茗堂之外,老太君这才收回目光,眉头却一点点皱了起来,神色明灭不定。
    “今日的事情,要不要写信告诉苏家?”
    许久,她发出一声长叹,做出了决断,“罢了,苏家的事情,早已不是我一个外人能掺合,只要这小子不做对不起文家的事情,我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寿宴还在进行,气氛热闹喧嚣。
    当苏奕返回时,就见文少北等文家的年轻一代,皆众星拱月般拥簇在一人身前。
    连文灵雪也都在其中。
    被拥簇的是文珏元,族长文长镜之子,一个有着搬血境大圆满修为的俊杰,是文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当然,和李家的李默云相比,名气就稍逊一些了。
    “苏哥,您回来了。”
    当看到苏奕,一个人孤零零坐在酒桌前的黄乾峻噌地起身,露出热情的笑脸。
    苏奕点了点头,道:“寿宴已进行大半,你怎地还不走?”
    黄乾峻讪讪道:“苏哥不离开,我哪有离开的道理,无论如何,我都得陪到底!”
    苏奕哦了一声,哪会看不穿黄乾峻和其父亲黄云冲的心思?
    无非是想“丧事喜办”,把昨天的祸事视作一个契机,跟自己修缮关系,最好还能跟自己再拉近一些距离!
    “苏奕,珏元堂兄有话对你说,快跟我过去。”
    不远处,文少北忽地走来,眼神倨傲,措辞生硬。
    苏奕抬眼看了看不远处,就见被众人拥簇的文珏元,目光正朝自己看来,神色间挂着一丝矜持之色。
    苏奕目光重新看向身前的文少北,神色平淡道:“去告诉他,想说话可以,让他自己过来。”
    在刚来参加寿宴时,这文少北就语带轻蔑,喝斥苏奕身为赘婿不够资格列席于此。
    之后,文少北更借机损了文长泰一把,让文灵雪愠怒不已。
    现在,他竟又充当起了文珏元的狗腿子!
    苏奕自然不会客气了,言辞间也把文少北视作跑腿的角色。
    “你……你说什么?”
    文少北发愣,一个赘婿,竟还敢在他面前摆谱?
    黄乾峻第一时间凑过来,眼神暴戾森然,道:“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听不懂人话?”
    文少北浑身一僵,心中发憷。
    在广陵城,黄乾峻是大名鼎鼎的纨绔,骄横跋扈,狠辣残暴,在年轻一代中,很少有不怕黄乾峻的。
    文少北自然不例外。
    他艰难地吞了吞吐沫,低声道:“黄少,此事和你无关……”
    黄乾峻呸地一声打断,“若不是今日是你家老太君寿宴,信不信我敢在这里就弄残你?”
    文少北脸色发青,额头直冒冷汗,彻底蔫了。
    黄乾峻鄙夷道:“瞧瞧你那窝囊样子,以后若还想在广陵城混,就赶紧滚去回话!”
    文少北简直如蒙大赦,一溜烟跑了。
    目睹这一幕幕,苏奕不禁暗自哂笑,果然,恶人还需恶人磨,文家这年轻一代,没几个堪大用的。
    “苏哥,您可别怪我多事,我只是看不惯,一个文家旁系的小角色而已,却敢对苏哥您不敬,简直活腻歪了!”
    当面对苏奕时,黄乾峻顿时变得乖顺无比,眉眼间都带上谄媚之色。
    “你倒是能屈能伸。”
    苏奕啧了一声。
    黄乾峻也不知听出话中的讽刺没有,自顾自嘿嘿直笑。
    “什么?苏奕竟敢让珏元堂兄过去找他?”
    “不自量力!”
    ……不远处,当文少北返回不久,那些拥簇在文珏元身边的少年少女们一阵骚动,又是诧异,又是愤慨。
    文灵雪也在,暗呼不妙,连忙匆匆跑向苏奕。
    “姐夫,你快走,文少北那家伙在珏元堂哥面前挑拨离间!”
    文灵雪飞快道,细腻白皙的俏脸上尽是焦急。
    “这次你倒是误会文少北了,他说的是实话,是文珏元想跟我谈,而不是我想跟他谈,他难道不该主动点?”
    苏奕笑着开口。
    黄乾峻在一侧点头:“苏哥所言极是!”
    文灵雪不禁呆住,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
    不远处的文珏元已大步走来,其身后跟着文家一众年轻一代人物,附近一些宾客的目光都不禁被吸引过来。
    “我倒是没想到,你苏奕现在的架子,可越来越大了。”
    文珏元在苏奕面前伫足,下巴微抬,眼神泛起慑人的精芒。
    在文家,他是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向来是一呼百应。
    可苏奕一个赘婿,却竟当着众人的面,拒绝前去见他,这让他心中颇为不悦。
    “文珏元,是你先摆谱的好不好?”
    黄乾峻嗤地笑起来,“距离不到十丈之地,你却让文少北当狗腿传递消息,若论起来,你的架子可着实不小。”
    他今日是客人,又是黄云冲嫡子,纵然修为远不如文珏元,可也谈不上畏惧了。
    文少北羞愤交集,当着所有人面,被骂狗腿,让他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文珏元眉头皱起,冷冷扫了黄乾峻一眼,“这是我文家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说着,他目光已看向苏奕,神色淡然道:“你不用怕,我可不屑于去欺负你这样的废人,若传出去,反倒会让我的名声受累。”
    旁边不少人都不禁笑起来。
    “你想跟我聊的就是这些?”
    苏奕负手于背,波澜不惊。
    文珏元斟酌了一番,这才说道:“我只是要告诉你,今日寿宴上,城主大人他们是冲着灵昭的面子而来,虽说你是灵昭的夫君,可你终究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赘婿!”
    这番话,贬低意味十足,附近那些文家年轻人笑得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赘婿,无论在大周任何地方,从来都上不得台面!
    文珏元这番话,差不多等于代表着他们这些文家族人的心声。
    却见苏奕浑不见怒,反倒摇了摇头,眼神泛起一丝怜悯。
    “哈哈哈……”
    而黄乾峻已经再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绝对是他今天听到最大的笑话!
    别人不清楚,他哪会不知道,无论是傅山、聂北虎,还是他老子黄云冲,今日全都是冲着苏奕而来?
    这些文家年轻一代,完全就是有眼无珠,欠收拾!
    文灵雪内心原本又是担忧,又是愤怒,打算为苏奕辩驳,可黄乾峻那夸张的笑声,却让她错愕,有些措手不及。
    何止是她,文珏元等人也都有些懵,这他妈有什么好笑的!?
    黄乾峻这厮怕不是个傻子?
    文珏元厌烦地扫了黄乾峻一眼,目光重新看向苏奕,冷冷道:
    “以后,你若敢借灵昭的名头胡作非为,狐假虎威,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这番话,你最好牢记心中!”
    说罢,他转身而去。
    一副不屑与苏奕浪费口舌的姿态。
    其他文家年轻人连忙纷纷跟着离开。
    “珏元堂兄今天的表现,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文灵雪咬着莹润樱唇,亮晶晶的美眸带着怅然失落之色。
    以前,她对文珏元颇为钦佩,视其为兄长般对待。
    可刚才那一幕幕,却让她对文珏元的感观变得差劲起来。
    “归根到底,还是年少无知,自以为是,这是大多数年轻人的通病。”
    苏奕轻声道。
    旁边的黄乾峻浑身一僵,内心泛起浓浓的苦涩。
    前天在聚仙楼时,自己可不就是“年少无知,自以为是”,才被苏奕收拾了一顿,就此酿下大错?
    连自己老子黄云冲都被拖下水了,实在是不应该!
    “灵雪,你跟我来。”
    这时候,苏奕已彻底没有了在寿宴上逗留的心思,转身离开。
    “噢。”
    文灵雪第一时间跟上,她也感觉今日的寿宴挺没意思的。
    “苏哥,你怎么就能说走就走,那……那我呢?”
    黄乾峻禁不住在内心呐喊,满面愁容。
    他可不知道,坐在文家宗族大殿内的黄云冲、聂北虎看似在谈笑,实则一直关注着大殿外有关苏奕的一举一动。
    当察觉到苏奕离开,两人对视一眼,皆不约而同地起身告辞。
    这两位大人物,都懒得再待下去消磨时间了……
    ——
    ps:虽然收藏没破3k,但还是加一下更吧。
    还有,谁给主角起名叫“苏姨”的?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