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八章 寿宴
    文家。
    当苏奕返回,就见文家府邸外车水马龙,仆从如云,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
    今天是老太君八十大寿,文家为此早在数天前就开始张罗准备。
    不止是诸多文家支脉族人会参与进来,还会有许多和文家交好的势力和大人物也会登门祝寿。
    这件事早已传遍广陵城,引起八方关注。
    对此,苏奕根本没当回事。
    他一个不受重视的赘婿,参加与否,注定无人问津。
    “姐夫!”
    苏奕刚返回,就见一道俏生生的绰约身影立在那,正朝他挥手,清丽灵秀的小脸上尽是笑意。
    文灵雪,少女二八芳华,清纯明媚。
    “你怎地站在这里?”
    苏奕面露笑意。
    “自然是等你的。”
    文灵雪上前,亲昵地挽住苏奕的胳膊,脆声道,“姐夫,刚才我娘说,等你回来了,要你也去参加寿宴。”
    “我?”
    苏奕一怔。
    文灵雪解释道:“我娘说这是我祖母的命令。”
    苏奕眼眸微眯。
    文灵雪的祖母,便是文家老太君梁温璧,一个在文家地位超然的老太太,族长文长镜都不敢违逆其命令。
    当年,他和文灵昭的婚事,就是由梁温璧亲自拍板,任凭文灵昭的父母和其他族人如何反对,都无济于事!
    “走吧。”
    苏奕点了点头。
    觉醒前世记忆后,他也曾想过,找个机会去见一见文家老太君,问一问当年的一些事情。
    文家那鳞次栉比的宅邸内更是热闹之极,前来祝寿的宾客络绎不绝。
    在广陵城,文家是三大宗族之一,底蕴也堪称不俗,当今族长是文长镜,他还有两个弟弟,分别是文长青、文长泰。
    除此,文家还有其他一些旁系分支,历经多年开枝散叶,如今的文家,全部族人加起来已有上千之众。
    今日,诸多族人齐聚,宾客汇集,场面自然非一般可比。
    在宗族大殿所在的区域,早已摆设了丰盛的宴席。
    “灵雪来了。”
    当苏奕和文灵雪抵达,宗族大殿外,许多等候在那的少年少女都纷纷跟文灵雪打招呼。
    这些皆是文家年轻一代子弟,不少都和文灵雪年龄相仿。
    只是,无论谁看到苏奕,皆眉头一皱,便视而不见。
    一个锦衣少年更是不悦道:“苏奕,你是什么身份,这里可没有你的位置,赶紧离开,莫要打扰了我等兴致!”
    文少北。
    文家年轻一代一名俊彦。
    不过,他是文家支脉出身,身份不如文灵雪这等文家主脉子弟。
    文少北一开口,其他人都笑着附和起来。
    在文家这一年里,苏奕身为赘婿,向来被文家人看不起,都视他为废人一个,连那些下人都敢对他冷嘲热讽。
    文灵雪恼道:“文少北,你给我听好了,是祖母让我姐夫来参加寿宴的!你现在要撵我姐夫走,莫非是要和祖母对着干?”
    “这……”文少北顿时语塞。其他人也都愣了一下,纷纷闭嘴,老太君的命令,他们可根本不敢去违背。
    文少北故作潇洒道:“咱们聊咱们的,就当这家伙不存在就好。”
    从这一刻起,这些文家年轻一代俨然形成了一个小圈子,把苏奕隔绝在外,不闻不问不搭理,视若无睹。
    连和苏奕站在一起的文灵雪,都受到冷落。
    苏奕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他将文灵雪叫到一边,轻声说道:“灵雪,等寿宴结束后,你来我的庭院一趟,我有东西要给你。”
    “啊?什么东西?”
    文灵雪好奇。
    苏奕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刚说到这,一道呼声响起——
    “珏元堂哥来了!”
    文少北和那些少年少女皆将目光看过去。
    连附近区域的一些宾客和长辈,眸子也是一凝。
    就见一个白袍青年从远处走来,剑眉星目,仪表堂堂,模样颇为出众。
    “文珏元,文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年轻俊彦!”
    有人感慨。
    “原来是珏元堂兄。”
    文灵雪俏脸上也露出钦慕之色。
    文珏元,族长文长镜之子,九岁时就进入松云剑府修行,十三岁时成为青河剑府外门弟子,仅用四年时间,便一举被选录为青河剑府内门弟子。
    一身修为,已臻至搬血境第四重“炼骨”层次!
    这等武道成就,搁在广陵城中,都足以让一些大人物自叹弗如!
    在文家年轻一代,文珏元俨然就是领袖般的存在。
    “今天是祖母大寿,你们都好好表现,莫要让外人看咱们文家的笑话。”
    文珏元走过来后,目光看了看文灵雪、文珏元等人,温声叮嘱了一句。
    至于苏奕,同样被他无视了。
    “是。”
    众人皆连忙答应。
    文珏元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径直进入宗族大殿内座下。
    此次寿宴,只有位居高位的长辈,或年轻一代的顶尖人物才有资格入座宗族大殿!
    而像文灵雪、文少北他们这些人,目前还不够资格。
    这让他们看向文珏元的目光,都不禁带上一丝艳羡,什么时候,他们也能办到这一步?
    “若姐姐在,肯定也可以的。”
    文灵雪有些遗憾道。
    这句话,倒是无人反驳。
    如今的文灵昭,乃是天元学宫弟子!
    仅仅这等身份,就足以去和宗族中那些大人物平起平坐。
    “据我所知,此次寿宴,非比寻常,对我们文家更极为重要。”
    忽地,文少北身边的一名女子轻声说道。
    “我也听我父亲说,最近这些年,广陵城内到处在流传对我们文家不利的谣言,说十年之内,我们文家必将从广陵三大宗族之列除名。”
    另一个少年沉吟道,“而此次寿宴,就是为了解决此事。今日参加寿宴的大人物越多,对我们文家就越有利,城中的那些非议和流言,也会不攻自破。”
    文少北道:“那这就得看大伯父和二伯父的能耐了,至于三伯父,呵呵……”
    他瞥了不远处的文灵雪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在文家主脉,文长镜身为族长,大权在握,人脉最广,来往宾客不乏贵胄名流。
    文长青则是文家主脉二长老,统筹掌管文家麾下的各项产业,同样拥有极深厚的人脉。
    唯独文长泰,虽然身为主脉三长老,可他性情敦厚平庸,再加上修为泛泛,几乎没什么交际。在文家的地位也不高。
    若他不是文长镜、文长青的弟弟,怕是会更被人看不起。
    文少北的话虽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文灵雪哪能听不出弦外之音?
    她俏脸一沉,这家伙之前讥讽苏奕,现在又拿她父亲文长泰说事,她焉能不生气?
    可偏偏地,她却无法反驳。
    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父亲……的确太平庸了一些……
    想到这,文灵雪只觉一股闷气充塞胸间,心绪也变得低沉起来。
    一只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紧跟着苏奕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灵雪,人生在世,免不了会遭遇冷眼和嘲笑,若实力不如,忍让倒也无妨。可若有能力反击时,还一味的忍让和退缩,只会助长他人气焰。”
    文灵雪略一思忖,便深呼吸一口气,道:“姐夫,我明白了。”
    话毕。
    她迈步来到文少北身前,冷冷道:“道歉。”
    少女神色清冷,语气如冰,让正在低声交谈的文少北等人皆是一愣。
    “灵雪,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家都在闲聊,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文少北皱眉道。
    文灵雪这一刻显得无比强势,清眸如电般盯着文少北,一字一顿道:
    “你若不道歉,我便将你刚才所说,一字一句告诉大伯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会否饶过你!”
    “我……”
    文少北脸色阴晴不定。
    他旁边众人皆闭上嘴巴,不敢掺合进来。
    无论如何,文灵雪是主脉族人!
    她的父亲是主脉三长老,族长文长镜的亲弟弟,只论身份,他们这些旁系族人,根本无法比。
    而文灵雪的姐姐文灵昭,如今已是天元学宫弟子,连族长他们都看重无比!
    这等情况下,文灵雪若把事情捅出去,根本不用想,遭罪的肯定是文少北。
    “我再说一次,道歉!”
    眼见文少北脸色变幻,久久不语,文灵雪神色愈发寒冷,才十六岁的少女,一旦发怒,竟给人以极大的压迫。
    文少北艰难地低下头,声若蚊蚋:“我……错了……”
    文灵雪心中顿时涌起说不出的快意,嘴上兀自冷然道:“声音大点,我没听到。”
    文少北整个人像被击垮了般,神色颓然,声音苦涩道:“文雪,我错了,还希望你莫要计较,”
    再看其他人,皆噤若寒蝉。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苏奕不禁暗暗点头。
    人,都是要成长的。
    ——
    ps:我发现龙套楼有好多妹纸留言,感觉好有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