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五章 不喜借势压人
    砰!砰!砰!
    沉闷有力的磕头声在雅间内一次次响起。
    傅山和聂北虎这样见惯血腥的强者,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心惊肉跳。
    黄云冲眉宇间闪过痛苦之色,拢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攥住,指甲陷入肉中。
    身为父亲,看着儿子被逼迫连连磕头,心中焉能不恨?不心疼?
    可他只能忍着!
    今天的局势,根本没有他发飙报复的机会。
    一旦这么做了,他和背后的整个黄氏一族都将遭受无法预测的灾祸!
    “这件事,到此为止。”
    片刻后,苏奕忽然开口,有些意兴阑珊。
    他昨天离开聚仙楼时,就预感黄乾峻会报复。
    却没想到,到头来,自己坐在这里根本没动,就有人帮自己解决了。
    这让苏奕谈不上有多少成就感。
    傅山松了口气,他之前心神一直紧绷,担心黄云冲会情绪失控,干出一些事情。
    还好,这样的事情并未发生。
    “多谢……苏公子手下留情!”
    黄云冲躬身低头,声音沙哑。
    “我说了,不喜欢借势压人,不过……也算你们今天走运。”
    苏奕深深看了黄云冲一眼,便长身而起,朝雅间外走去。
    今日若换他亲自动手,此地必有人头落地!
    只可惜,黄云冲他们恐怕根本意识不到这一点,否则的话,必会为现在还能活着感到庆幸。
    “老黄,我劝你最好熄了以后报复的心思,否则,怕是得搭上你们黄家所有人的命!”
    眼见苏奕离开,傅山冷冷警告了黄云冲一句,便连忙追了出去。
    “诸位好自为之。”
    聂北虎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跟着离开。
    雅间中只剩下了黄云冲、黄乾峻、黄寅三人。
    黄云冲身影摇晃了一下,像失去全部力气般,瘫坐在了椅子上,双目无神,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父亲……”
    黄乾峻恸哭,他额头破损,满脸血渍混杂着滑落的泪水,看起来异常血腥可怖。
    一侧,黄寅紧紧攥着断手,脸色因失血过多呈现出苍白透明之色。
    “一步之错,差点铸成千古恨……”
    许久,黄云冲才从麻木中回过神似的,声音沙哑道,“孩子,你要记住,以后不成宗师,不封王侯,一定……一定不能报仇……”
    说到最后,声音已带上浓浓的疲惫和苦涩。
    “族长,此事就这么算了?”
    黄寅眸子尽是不甘。
    黄云冲猛地坐直身影,脸色冰冷骇人,一字一顿道,“你若敢添乱,别怪我大义灭亲!”
    黄寅浑身一僵,陷入沉默。
    这一刻,黄乾峻这个纨绔少年,才终于意识到什么叫现实的残酷。
    哪怕他们黄家,也有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时候!
    而这一切,皆拜文家那个赘婿所赐……
    想到这,黄乾峻心头一片惘然,那广陵城人人讥笑的赘婿,一个修为尽失的废物,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权势?
    聚仙楼一层。
    当苏奕的身影刚出现在楼梯口,一个早已等候在那的锦衣富态中年就低头哈腰,一脸谄媚道:
    “我就知道,苏公子今日定可化险为夷,安然而归!”这人正是聚仙楼老板岳天河,一个在广陵城手眼通天的角色。
    之前苏奕抵达时,他还抱着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态,可此时,满脸都是热情洋溢的笑容。
    “这聚仙楼的招牌果然硬得很,竟没有多大损失。”
    苏奕淡淡讽刺了一句。
    岳天河尴尬地笑了笑,但他脸皮够厚,一脸羞愧道:“苏公子谬赞,让岳某汗颜。为表达岳某心中愧意,以后但凡苏公子来作客,统统免费!”
    苏奕哦了一声,没有多说,径直朝聚仙楼外行去。
    城主傅山和聂虎紧随其后。
    “傅大人,聂大人。”
    岳天河连忙行礼。
    “幸亏苏公子这次没事,否则,我先把你这聚仙楼拆了!”
    傅山冷哼,头也不回离开。
    直至苏奕、傅山、聂北虎的身影皆消失在大门外,岳天河这才挺直身影,擦了擦额头冷汗。
    直到现在,他内心都在剧烈跳动,惊悸难安。
    “老子若知道这苏奕有如此大能耐,哪敢像之前那般怠慢……”
    岳天河暗自嘀咕。
    他心中兀自很不解,苏奕这样一个废人,怎地和傅山、聂北虎都搭上线了?
    这完全颠覆了他的想象!
    ……
    聚仙楼外。
    “傅大人,苏公子,若无其他事情,属下先告辞了。”
    聂北虎沉声道。
    傅山点了点头,叮嘱道:“莫要将今日之事泄露出去。”
    直至聂北虎转身而去,苏奕想起什么,忽地说道:“聂大人,你儿子不错。”
    聂北虎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继续前行,只是眉宇间已泛起一丝笑意。
    在他这个父亲心中,儿子聂藤恩怨分明,知恩图报,自然很不错!
    “这广陵城全都看错了这苏奕,谁能想到,他是灵瑶郡主的好友?”
    “还好,藤儿已得到了这苏奕的一丝好感,或许以后,可以进一步巩固一下关系……”
    聂北虎已开始在心中琢磨起来。
    “到了此时,苏公子相比已猜出灵瑶郡主的身份了吧?”
    傅山笑容和煦,语带恭敬。
    苏奕点了点头,道:“我只是没想到,这些天她会派人跟踪我。否则,傅大人怕是不可能那么快就赶到聚仙楼吧。”
    傅山笑容一僵,连忙解释道:“苏公子不要误会,实在是郡主她……”
    “傅大人无须解释,不管如何,今日傅大人也算帮了我一忙,而我一向不喜欠人情,傅大人以后若有化解不开的事情,可来找苏某。”
    说罢,苏奕转身而去。
    一袭青衣,行迹于来往人潮中,孑然出尘。
    “这苏奕身上,怕是有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傅山目送苏奕身影消失不见,这才收回目光。
    他心中同样有诸多疑惑,可也清楚,有些事情不能贸然去打探。
    当下最紧要的是,回去跟灵瑶郡主复命。
    ……
    城主府,别院。
    一株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下,紫堇安静地聆听着傅山的禀报。
    她有着一对修长匀称的玉腿,衬得身段极高挑,一头鸦青秀发随意盘髻,露出一张清艳绝俗的鹅蛋脸,柳眉弯弯,红唇莹润,一对眸直似泉眼般清澈明亮。纵然她此刻只穿着一袭宽袖素色长裙,依旧难掩那浑身散发出的清贵之气。
    “你是说,苏先生是单刀赴会,自始至终都淡然自若?”
    听完傅山的叙述,紫堇星眸泛起思忖之色。
    “不错,对了,临走时,他还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傅山沉吟道。
    “说来听听。”紫堇饶有兴趣。
    傅山恭声回答:“他说,他向来不喜借势压人,今天的事情,算黄云冲他们走运。”
    “走运……”
    紫堇星眸泛起异彩,“如此看来,哪怕你不去,苏先生也早有应对之法。对了,他应该已猜到我的身份了吧?”
    傅山点头。
    “那他有什么反应吗?”紫堇追问。
    “这……”
    傅山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郡主,他已猜出这些天属下在暗中关注他的事情。”
    紫堇心中一紧,“苏先生生气了?”
    傅山连忙摇头,“这倒是没有,他只说属下也算帮了他一个忙,以后若遇到棘手的事情,可以去找他帮忙。”
    紫堇点了点头,道:“傅叔叔,你先去吧。”
    “是。”
    傅山转身而去。
    紫堇则径直走进别院的一间房内。
    房间内,模样清瘦的萧天阙正在泡茶,仪态悠闲,脸色也红润许多。
    当看到紫堇走进来,萧天阙悠悠开口道:“你们刚才的交谈,我都已听到了。只能说这次傅山前往聚仙楼,反倒是帮了那黄云冲一个忙,否则,以苏先生的手段,他们怕是性命难保。”
    紫堇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就说,此地又没有其他人。”
    萧天阙笑着摇了摇头。
    紫堇深呼吸一口气,认真说道:“爷爷,咱们打探到的一切消息都证明,那苏……苏先生根本不是什么世外高人,也不是深不可测的神仙人物,他只是文家一个赘婿而已,您怎地还如此器重他?”
    萧天阙笑起来,感慨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就会发现,所谓的身份、地位、权力,统统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境、智慧和道行!”
    “以苏先生那天展现的手段和眼力,若说他是世外高人,我反倒不奇怪。可他偏偏却是青河剑府弃徒,文家不受重视的赘婿,这才是最奇怪的!”
    萧天阙眼眸变得深沉,道,“可以肯定,苏先生身上,定然藏有我们无法得知的秘密,这才是苏先生最令人忌惮的地方!”
    萧天阙抬眼,看出紫堇心中兀自还有疑惑,不禁哂笑道,“丫头,莫要想那么多,别忘了,自从我服食了苏先生所开的汤药,身上的伤势如今已愈合了七七八八。就凭这起死回生般的手段,就足以证明苏先生何等了得!”
    紫堇连连点头,道:“这药方倒真的是神奇之极。”
    萧天阙忽地想起一事,神色肃然道:“明天一早,咱们就能和苏先生见面了,你切记到时候莫要失礼,更不能有丝毫怠慢。”
    紫堇不禁嗔道:“爷爷,这些天你都提醒我很多次了!你看我像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么?”
    萧天阙哈哈大笑,悠然说道:“别怪爷爷啰嗦,那天我本以为必死,哪曾想峰回路转,得苏先生救命,重获生机,爷爷我……高兴啊!”
    ————
    PS:加更送上,今天可没有了啊,诸君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