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三章 道歉
    “你们是黄家的人?”
    苏奕眉头微微一皱,神色却并不惊慌。
    黑袍老者面无表情道:“既然苏公子已看出来,最好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一遭,这样对大家都好。”
    苏奕道:“去哪里?”
    黑袍老者语气生硬道:“聚仙楼。”
    苏奕不禁讶然,黄乾峻这是打算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走吧。”
    他径直转身,朝聚仙楼方向走去。
    黑袍老者等人一呆,都没想到苏奕居然如此自觉和主动,也太干脆利落了。
    “路上给我盯紧了,决不能让这小子溜掉!”
    黑袍老者暗中吩咐了一声,就带人一起跟上。
    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路上苏奕仪态轻松悠闲,根本没有一丝逃走的打算。
    直至抵达聚仙楼,目送苏奕的身影进入其中,黑袍老者等人松了口气之余,都不免都很吃惊。
    这文家赘婿,倒是好大的胆魄!
    此时正值晌午十分,本该是聚仙楼生意最好的时候,可当苏奕进入后,却发现冷冷清清,满座皆空。
    只有那柜台后,站着一个熟人——
    聚仙楼老板,岳天河!
    “苏公子,黄家族长亲自在昨天的雅间摆设了一桌宴席,就等你来呢。”
    看到苏奕出现,岳天河笑呵呵开口,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似乎已料到待会将发生什么了。
    “你就不怕待会这聚仙楼被砸了?”
    苏奕随口说道。
    岳天河神色一滞,旋即哈哈笑道:“苏公子放心,我聚仙楼的招牌可硬得很,一般人根本砸不坏。”
    顿了顿,他语带怜悯道:“反倒是苏公子你……今天怕是凶多吉少啊。”
    苏奕也笑了,道:“岳老板,看热闹可以,但今天聚仙楼若有什么损失,我可不赔。”
    说着,他径直沿着楼梯朝酒楼二层走去。
    岳天河眉头皱起来,这小子为何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难道他还另有底牌?
    可今日要收拾他的,是黄云冲!
    黄氏一族族长,广陵城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之一!
    “我倒要看看,你一个文家赘婿,是否能完整地走出我这聚仙楼!”
    岳天河暗道。
    二楼雅间。
    大门敞开着,当苏奕抵达,里边早已坐着三人。
    一个是玄袍华服的黄乾峻,他坐在一名身着蟒袍长袍的中年身边。
    此人身影昂藏高大,面容刚硬如岩石,随意坐在那,就似龙盘虎踞,威势迫人。
    而在另一侧,则坐着一名腰挎长刀的绿袍男子,约莫四十余岁,面色蜡黄,掌中正在把玩一柄银色匕首。
    雪亮锋利的匕首在他掌指间翻滚跳跃,让人眼花缭乱。
    当苏奕的身影出现,这绿袍男子眯着眼打量片刻,旋即嗤地笑起来,似嘲讽,也似失望。
    “苏奕,你可总算来了!”
    黄乾峻眸子中涌起刻骨的恨意,冷冷开口。
    “我昨天说过,给你报复的机会,既然你已决定这么做,我哪能不来?”
    苏奕说着,已施施然走进雅间。他随意坐在一张椅子中,目光扫视蟒袍中年和绿袍男子,也不说话。
    或许是苏奕表现得太从容和镇定,蟒袍中年明显有些意外。
    旋即,他忽地感慨道:“当年的青河剑府外门剑首,果然胆色过人。我现在才敢肯定,岳天河那老狐狸说的不错,这一年来,广陵城所有人都小觑了你。”
    声音醇厚,却自有一股身为上位者的威势。
    苏奕伸手敲了敲空荡荡的餐桌,随意道:“已经晌午了,若你想跟我寒暄,可以先上一桌酒席,我们边吃边聊。”
    黄乾峻面露怒色,这混账真当是来吃饭的?
    绿袍男子神色依旧,兀自在把玩银色匕首,似对这一切并不关心。
    蟒袍中年笑起来,道:“等事情解决了,若你还有胃口,我保证让你吃个饱。”
    顿了顿,他自我介绍道:“老夫黄云冲,听说昨天你在这里,教训了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一顿,这件事暂且不论谁对谁错,儿子被欺负了,当老子的总不能不站出来,你说呢?”
    苏奕随意点了点头,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很正常。”
    黄云冲身躯前倾,眸子一下子变得锋锐无比,盯着苏奕道:
    “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人,那我就直说了,这件事若不解决,我儿子就会因为昨天之事,成为这广陵城的笑柄。毕竟身为一名堂堂男儿,却被吓得尿裤裆,传出去的话,总归不好听。”
    旁边的黄乾峻面露羞愤之色,看向苏奕的目光愈发怨毒了。
    “你想如何解决?”
    苏奕好整以暇地问道。
    黄云冲气势极强,明显是一位聚气境中的厉害人物,一举一动,都能震慑人的心神。
    可这点气势,却根本无法影响苏奕心神丝毫,他甚至有些想笑。
    以势迫人?
    那也得看面对的是谁!
    苏奕这淡然的反应,让黄云冲再次感到意外。
    他思忖片刻,微笑道:“道歉。”
    “道歉?”
    “对,从这里跪下,一步一磕头,直至磕到这聚仙楼外。”
    黄云冲伸手随意一指雅间外的地面,声音温和,面带笑意,“磕头声必须足够响,要让聚仙楼上下三层每个雅间都能听到。”
    黄乾峻已忍不住露出开怀的笑容,眼神兴奋。
    一只不曾说话的绿袍男子忍不住轻叹道:“族长,你可真仁慈。”
    黄云冲笑容愈发浓郁,道:“你不懂,年轻人之间的矛盾,不值得做得太狠。”
    这还不叫狠?
    黄乾峻都不禁倒吸凉气,被自己老子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惊到。
    黄云冲目光一直盯着苏奕,他继续说道:
    “等你磕头磕到聚仙楼外,就跪在那抽自己耳光。记住,耳光必须响亮,要在三丈之外都清清楚楚听到。”
    说到这,他手指敲了敲桌子,悠然笑道:“什么时候围观的人散去了,什么时候这件事就算完了。”
    黄乾峻心中一下子亢奋起来,对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充满期待。
    “依我看,这惩罚还是太轻了。不过,既然族长不愿大动干戈,那就如此吧,也算便宜了这小子。”
    绿袍男子把玩着匕首,一对狭长的眸如刀锋般看向苏奕,“是你自己主动去做,还是由我帮你去做?”
    声音沙哑阴冷,如毒蛇吐信,令人遍体发凉。
    黄云冲、黄乾峻父子的目光也都看向苏奕。
    雅间内的气氛,也在这一瞬变得压抑起来。
    却见苏奕神色间浑不见丝毫波澜,淡然道:“我还当你们敢杀人的,没曾想……也就玩出这点花样而已。”
    黄乾峻一愣,差点不敢相信耳朵。
    黄云冲眉头微皱。
    绿袍男子眸子一寒,忽地起身,身上散发出可怖的气息,似要直接动手。
    便在此时——
    一阵沉厚的脚步声急促响起,紧跟着一道粗犷的声音传来:
    “黄兄,给我个面子,放苏奕走。”
    声音还在回荡,一个身影健硕,气势威猛的虬髯男子已来到雅间前,一对眸亮如闪电。
    “聂北虎?”
    黄云冲眉头皱得厉害,冷哼道,“我倒是很不解,你城主府禁卫统领,怎会要去帮一个上门女婿出头?”
    “原来是他,聂藤的父亲……”
    苏奕心中恍然,想起昨天离开聚仙楼时,聂藤曾说的话,这个人情,他会还的!
    显然,聂藤昨天回家后,就去求他父亲帮忙了。
    这或许就是聂北虎此刻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果然,聂北虎走进雅间,沉声道:“犬子昨日在此被令郎欺辱,多亏了苏奕帮忙,这个人情,我聂北虎焉能不还?”
    黄云冲瞥了一眼身边的黄乾峻。
    黄乾峻连忙道:“父亲,我昨天只是吓唬了聂藤一下,根本就没动手,也更谈不上羞辱他。”
    “聂兄,你也听到了,这件事根本和你儿子无关。”
    黄云冲神色淡漠,声音变冷,“相反,我儿子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这件事若就这么算了,我儿以后还如何在广陵城抬头做人?”
    聂北虎脸色一沉,正要说什么。
    黄云冲直接打断道:“聂兄,莫要再说了,今天别说是你,就是换文家之主文长镜来了,也保不住这苏奕!”
    声音铿锵,掷地有声。
    聂北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亲自上门,却被这般拒绝,这让他颜面都有些搁不住。
    苏奕见此,不禁暗自摇头,他可没指望靠别人解决此事。
    不过,不管怎么说,聂北虎是为了帮他而来,他也不能就这般眼睁睁看着。
    可还不等苏奕有所反应,忽地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处响起。
    黄云冲眉头一皱,面露不悦之色。
    聚仙楼是岳天河的地盘,本以为有他在,不会有人打扰。可现在却一而再地出状况,让黄云冲焉能不恼?
    雅间其他人也都疑惑,这一次,又是谁来了?
    很快,一道身影出现在雅间外。
    这是一名宽袖儒袍中年,颌下柳须飘然,气质极出众,可眉宇间却有些焦灼味道,额头也带着一些汗水,显然是匆忙赶来。
    他抵达后,当看到苏奕完好无损地坐在那时,不禁长吐了一口气。
    在一众震惊目光注视下,儒袍中年急匆匆上前,朝苏奕恭敬行礼道:
    “苏公子,他们没伤到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