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十一章 吓尿
     “这……”
    聂藤脑袋发懵,愣在那。
    文灵雪和旁边那些少女也露出惊容,内心受到冲击。
    当年,身为青河剑府外门剑首的苏奕,因为遭遇一场意外,才会沦为一个令修为尽失的废人。
    这件事,广陵城人所皆知。
    可此时,苏奕仅仅一击,便将羊晟重创!
    “羊晟,你没事吧?”
    同一时间,黄乾峻脸色微变。
    羊晟是他手下最能打的护卫之一,搬血境炼骨层次的狠角色,现在却竟然被苏奕一击重伤,这让他都不敢相信。
    “少爷……我……噗!”
    墙角处,羊晟满脸痛苦,欲挣起身,却猛地喷出一口血,脑袋一歪,直挺挺晕厥过去。
    黄乾峻脸色顿时变得暴戾森然,心中怒极,猛地一挥手,暴喝道:
    “还愣着做什么,动手,给我弄死他!”
    他身边站着的一众护卫对视一眼,皆踏步前冲,悍然出击。
    这些护卫每一个皆有修为在身,都是经常打斗厮杀的狠角色,绝非一般的雏鸟可比。
    当他们冲出,就如群鳄扑食!
    仅仅那等凶悍可怖的气势,就让文灵雪、聂藤等人呼吸一窒,个个手脚冰凉,脑袋空白。
    他们虽然很早就开始修炼武道,可毕竟从小衣食无忧,没经历过血腥厮杀、生死决斗。
    哪经历过这等场面?
    他们的心神和胆魄,直接就被震住了。
    “以后有机会,得好好磨炼一下灵雪,武道修行可不仅仅只修炼打坐就行了,对心神、胆魄、气势的磨炼,也缺一不可。”
    苏奕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处于这等境地,他却不慌不忙,淡然如旧。
    直至群敌冲来,苏奕这才迈步上前,一掌拍出。
    砰!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冲在最前方的一名护卫却感觉像被大山砸中,整个人被拍飞出去,砸碎一张梨花木椅子。
    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就见苏奕踏步上前,每上前一步,便有一个护卫被拍飞出去。
    有的撞在墙壁上,骨骼断裂。
    有的砸碎了餐桌,身上洒满汤汁食物。
    有的直接被一巴掌打翻在地,口吐白沫晕厥……
    当苏奕迈出七步时,这座雅间已是满地狼藉,躺倒一地身影。
    各种惨叫随之响起。
    自始至终,他出手的动作很简单,随意挥掌,轻描淡写!
    “他……他……”
    那些少女瞠目结舌,呆呆立在那。
    这个她们从宴会开始就无视和鄙夷的赘婿,竟然强大到一个人便横扫群敌?
    这完全出乎她们意料,震撼到无以复加。
    聂藤也傻眼了,头皮发麻,想到自己刚才还想着如何踩上苏奕几脚,心中就直哆嗦。
    在这满是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苏奕已来到黄乾峻身前,眼神微眯,唇角泛起一丝讥诮,道:
    “你,刚才说要弄死我?”
    全场死寂!
    黄乾峻脸上青白交加,阴晴不定,瞳孔尽是骇然和恍惚。
    他明显也被惊到,没想到自己那一众护卫,却连苏奕一个人都打不过。
    这和他认识中苏奕那修为尽失的窝囊废赘婿形象完全不一样!
    此时,面对仅仅一步之遥的苏奕,看着对方那深邃而淡然的眸,黄乾峻心中涌起不可抑制的寒意和恐惧,躯体都剧烈颤栗起来。
    不过,他毕竟跋扈骄横多年,硬着头皮道:“苏奕,你再能打又如何,现在的你就是一个地位卑贱的赘婿,而我是黄氏一族的嫡系子弟!”
    说到这,他胆气似壮大不少,语气也变得冷厉,“你若要动手,尽管来便是,不过,以后就等着我们黄家的报复吧!”
    黄乾峻能够在广陵城骄横多年,核心就是背后站着黄氏一族,其父亲更是黄氏当今族长。
    这才是他骄横的资本。
    果然,听到黄乾峻的话后,文灵雪和聂藤他们心中一沉,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后果会有多严重和麻烦。
    “威胁我?”
    苏奕却笑了。
    他蓦地探手,一把攥住黄乾峻的脖子,将其整个人举到半空,轻声道:
    “有胆你就再多说一个字,看我敢不敢杀了你。”
    黄乾峻脖颈剧痛,脸颊憋得涨红,并且随着苏奕掌指发力,他能清楚感受到,自己脑袋昏沉,眼前发黑,似乎快要濒临死亡。
    强烈的求生的本能,刺激得他疯狂挣扎起来,可却无济于事。
    在众人眼中,黄乾峻就如一只被攥住的蚂蚱,生死一瞬间!
    难道,苏奕真要杀人?
    这个念头齐齐出现在文灵雪、聂藤和那些少女心头,吓了他们一跳,一个个脸色大变。
    “怎么不说话了?”
    苏奕微笑问。
    黄乾峻脸颊扭曲,浑身剧烈挣扎,却死死咬着牙,根本不敢说话,眼神中尽是深深的恐惧。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感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气息,那感觉让他整个人都有崩溃的迹象。
    他有种强烈直觉,只要说一个字,苏奕就敢拧断自己的脖子!
    苏奕鼻端忽地动了动,眉头一皱,甩手一丢。
    咚!
    黄乾峻滚落在地,其裆部位置赫然有一片水淋淋的尿渍。
    看到这一幕,文灵雪、聂藤他们又是震撼又是想笑,谁敢想象,黄乾峻跋扈狠戾的纨绔,竟然被直接吓尿了?
    “朋友还请手下留情!”
    突然一道声音在雅间外响起。
    一个锦袍中年匆匆而来,朝苏奕抱拳道,“鄙人岳天河,聚仙楼掌柜,还请朋友给个薄面,放黄少一马。”
    岳天河!
    文灵雪、聂藤他们眸子一缩。
    他们都听说过,聚仙楼老板岳天河手眼通天,背景很神秘,往来宾客无不是广陵城中顶尖的大人物。
    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苏奕根本就不给岳天河面子!
    就见苏奕眼神淡漠,道:“之前这家伙闯进来闹事时,你不出现,现在他命悬一线,就跑来要我收手,你是认为你的面子足够大,还是认为我苏某人……很好说话?”
    话语随意,态度却无比强硬。
    岳天河明显怔了一下,似没想到文家这赘婿,居然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给。
    他目光不着痕迹地一扫躺在地上的黄乾峻等人的身影,心中顿时凛然,肃然道:
    “苏公子教训的是,这件事也怪我来的太迟,否则,定不会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还请苏公子体谅一二,来日有机会,我定上门赔罪。”
    说罢,他抱歉见礼。
    文灵雪、聂藤他们彻底呆住了。
    以岳天河在广陵城的地位,可根本无须这般低姿态的!
    可眼前的形势,却让他们有些看不懂了。
    苏奕摇头道:“赔罪不至于,毕竟这件事和你无关,不过苏某丑话说前头,你若真要掺合进来,可要小心引火上身。”
    岳天河眸子骤然收缩,仿似重新认识苏奕一般,完全无法把眼前的苏奕,和传闻中那人人讥笑的文家赘婿当做同一个人。
    传闻有误!
    岳天河毕竟见惯风浪,瞬间就做出判断。
    而此时,苏奕目光重新看向了黄乾峻,道:
    “我苏奕行事,向来怨憎分明,现在我把话就挑明了,我给你报复的机会,可只要你这么做了,就要承受其后果。你自己掂量。”
    说罢,他笑着朝不远处的文灵雪挥手,“灵雪,咱们走吧。”
    经历刚才那一幕幕震惊的事情,早让文灵雪脑袋晕乎乎的,下意识哦了一声,连忙来到苏奕身边。
    “各位还打算留在此地?”
    苏奕又看了聂藤和那些少女一眼。
    这些正陷入震惊和惘然中的少年少女彼此对视,哪还敢再待下去?
    当即都行动起来,跟着苏奕一起离开。
    自始至终,岳天河都不曾阻拦。
    直至苏奕他们的身影消失不见,他这才长叹一声,“无愧是当年的青河剑府外门剑首,这广陵城所有人都远远低估了他啊……”
    “岳叔叔,您和我父亲可是老朋友,我都被欺负成这样了,您为何不出手拿下他?”
    黄乾峻已站起身来,脸色铁青可怕。
    “蠢货!”岳天河心中暗骂,嘴上则苦笑道,“贤侄,我可惹不起这样的麻烦,依我看,这件事你还得去找你父亲解决。”
    正如苏奕之前所说,掺合这件事,就等于引火上身!
    “没想到,岳叔叔你竟是这种胆小怕事的人,连一个文家赘婿都不敢得罪,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
    黄乾峻愤怒,撂下这句话,夺门而去,连他那些护卫都不管了。
    岳天河没有挽留。
    他脸上浮现一抹鄙夷之色,这纨绔明显被宠坏了,这些年没他老子罩着,不知道早被砍死多少次了!
    “那文灵雪背后有文家,聂藤背后有城主府护卫统领,其他人背后的宗族势力也是盘根错节,我脑子糊涂了才掺合进这种浑水里!”
    岳天河想到这,目光又扫了一眼那些被苏奕重伤一地的黄家护卫,心中疑云丛生。
    传闻中,那苏奕不是修为尽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