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六章 江畔偶遇
    广陵城外。
    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江奔涌而过,江面宽阔,足有千丈。
    大沧江。
    云河郡境内最长的一条江,蜿蜒数千里之地。
    正是清晨十分。
    苏奕穿着青色布衣,一个人沿着大沧江畔一路往北行去。
    一边走,一边感应着天地间的灵气变化。
    观山河之势,察天地之象。
    这便是所谓“风水堪舆”之道。
    眼下苏奕虽没有修为,可前世的阅历和眼界还在。
    这让他从山川河流的走势之中,便能洞察到天地间所分布的灵气。
    各个地方的灵气皆不一样。
    他沿着江畔走了足足十多里地,终于站定,目光中泛起一丝满意之色。
    前方是一片大山,峰峦如聚,常年笼罩雾霭中。
    云沧山脉。
    绵延八百里之地,与大沧江接壤。
    “再往前,就是让广陵城百姓谈而色变的云沧山‘鬼母岭’了……”
    苏奕负手于背,目光远眺。
    很多年来,鬼母岭被视作“不详大凶”之地。
    传闻很久以前,那里是一片战场遗迹,阴煞之气极重,据说常年有凶恶阴森的鬼物出没。
    广陵城中流传的许多鬼故事,大多和“鬼母岭”有关。
    “阴气锁山,煞雾不散,这倒的确是一处阴魂厉鬼的‘福地’。”
    半响后,苏奕收起目光,心中轻叹,“可惜,我还没有修为,否则,倒是可以去走一趟,抓几条厉鬼帮自己搜集山中灵药,这样的话,就不必辛辛苦苦跑来这城外偏僻之地修炼了……”
    这世上的确有鬼!
    而苏奕更清楚,鬼物分作阴魂、鬼魅、鬼怪、鬼灵等等。
    大荒九州中,来历最诡秘的“西溟鬼皇”,最初就是一个诞生在古战场中的“鬼物”,堪称鬼修中的传奇。
    “这里的灵气虽然依旧很稀薄,但对现在的我而言,已经很不错。”
    苏奕最终决定,在此地修炼。
    这是一片桑树林,毗邻大沧江畔,前方便是云沧山脉,藏风纳水,山川之势于此交汇,勉强已算得上一块“灵地”。
    一阵江风吹来,空气中流动的灵气让人心旷神怡。
    呼~
    苏奕长吐浊气,身心渐渐澄澈空灵,仿似月满碧空。
    而后,他徐徐拉开架势,演绎松鹤锻体术。
    “果然和在文家修炼时不一样……”
    仅仅片刻,修炼中的苏奕就察觉到,附近十丈之地的虚空中,有丝丝缕缕的稀薄灵气朝自己涌来,浸入体内。
    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而他那一身的气血开始变得圆润而活泼,犹如在欢呼、在雀跃、充满了沛然的活力。
    苏奕很快摒弃这一丝杂念,身心沉浸于修炼中,浑然忘我。
    日上中天,已是晌午。
    这一次,苏奕足足修炼了三个时辰!
    还好这片桑林地极偏僻,紧挨着大凶之地鬼母岭,人迹罕至,倒并没有人打扰到苏奕的清修。
    啪!
    蓦地,苏奕身上筋骨传出一道脆响,犹如凿开了一层躯壳壁障,一身气血如长江大河般澎湃游走。
    此时的他,身如万古苍松,接天通地!
    而身上那沸腾活泼的气血,则仿似仙鹤振翅,遨游碧霄,逍遥自在,充满玄妙的神韵。
    松与鹤,动静相宜,虚实相生,形意兼备!
    这一刻,
    松鹤锻体术的精髓和神韵,已被苏奕彻底掌握。
    而他也由此一举迈入搬血境初期!
    搬血境是武道第一境,乃修炼之始,大道之基,分作炼皮、炼肉、炼筋、炼骨四层。
    时隔一年,苏奕终于在今日此时,重新拥有了修为!
    锵!
    一缕熟悉的剑吟在苏奕脑海中响起,透着欢愉和激动。
    九狱剑!
    “你也在为我高兴么……”
    苏奕眼神泛起微妙异色。
    前世时,年少的自己刚开始修行,九狱剑就伴随在身边,陪自己一路征战大道路。
    直至转世前,以自己那称尊大荒的“玄合境”恐怖修为,却都没能勘破九狱剑真正的秘密!
    它的来历。
    它那剑身上封印的九层神链。
    都充满着神秘的色彩。
    苏奕可以放下毕生所累积的泼天财富、不世功名。
    唯独放不下的,便是九狱剑!
    于是,在前世转生前,苏奕毫不犹豫将毕生记忆封印于此剑中,并携此剑一起转世。
    此剑如命,不容割舍!
    很快,苏奕摇了摇头,开始静心体会自身气息的变化。
    “吐纳灵气来修炼,果然非同一般。”
    觉醒前世记忆后,他在文家苦修了三天。
    可加起来,也远比不上在这大沧江畔修炼的三个时辰。
    天壤之别!
    “若在此修炼,只需三天,便可让我臻至‘炼皮’圆满地步。”
    想到这,苏奕摇了摇头。
    “若仅仅只为提升修炼境界,对我而言易如反掌。可今世重修,我求的乃是超越前世之道!”
    “要办到这一步,必当在每个境界稳打稳扎,步步为营。”
    “切记,一定不能操之过急。”
    苏奕暗自提醒自己。
    搬血境为武道第一境。
    此境虽最基础,但也最重要,足以影响以后道途能否走得更长远。
    他用“松鹤锻体术”修炼,为的就是在武道四境,锤炼出远超前世同等境界时的根基!
    “可惜,我现在身无分文,若有足够的钱财,在城中购置一些药草,每日修炼后,以药浴养体,炼化药物精粹,足以进一步改善和提升体魄之力。”
    “接下来,得找机会赚点钱了……”
    苏奕正在思忖以后的修炼计划。
    忽地,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风中飘来。
    苏奕扭头,就见在鬼母岭方向上,远远地有两道身影走来。
    一个长袍老者,一个紫衣少女。
    长袍老者脚步虚浮,清瘦脸颊惨白,一边走一边剧烈咳嗽,咳得气都快喘不过来气。
    紫衣少女陪伴一侧,清艳绝伦的鹅蛋脸上写满担忧。
    她紫衣飘曳,一根白玉带缠绕盈盈一握的腰肢,身材高挑,姿色竟是极其出众。
    更难得的是,她身上有着一股迥异于寻常人的清贵之气。
    “无论这老者,还是这少女,明显皆是久居上位者。”
    苏奕只瞥了一眼,就收回目光。
    可正当他打算离开时,却又顿足,再次将目光看向那长袍老者。
    顿时,他又有了新发现,眸子深处不禁泛起一抹异色。
    长袍老者和紫衣少女也早已注意到苏奕,本没有当回事。
    可当苏奕目光第二次看向长袍老者时,那紫衣少女不禁蹙眉,俏脸浮现一抹愠色。“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人!”
    她俏脸寒霜,瞪了苏奕一眼。
    苏奕一怔,这姑娘脾气很大嘛。
    “紫堇,莫要失礼,你心中就是再牵挂爷爷的伤势,也不能把火气洒在无辜者头上。”
    长袍老者声音温厚,“为人处世,当克己复礼,非礼勿言。如此,才能保持灵台宁静,不为心中六贼所困。”
    被叫做紫堇的少女苦恼道:“爷爷,你都伤成这般样子,还来教训我,我哪有心思听啊。”
    长袍老者失笑摇头,旋即朝苏奕微微拱手,“若有得罪,还望小友包涵。”
    说着,猛地一阵剧烈咳嗽,咳得额头青筋凸显,似要把心肺都吐出来。
    “爷爷,您莫要再说话了。”
    紫堇俏脸写满担忧,焦急无比,小心搀着老者的手臂,“等回城了,我找最好的医师为您疗伤。”
    便在此时,苏奕忽地开口:“这种伤势,寻常医师可救不了,若继续耽搁下去,不出三日,必有死无生。”
    紫堇气得瞪大眼睛,怒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诅咒我爷爷死?”
    却见长袍老者苦笑道:“紫堇,这位小友说的不错,爷爷的伤,几乎已无药可救了。”
    “这……”
    紫堇如遭雷击,伤心欲绝,颤声道:“爷爷,我决不会让您出事的!我这就带您回云河郡城。”
    长袍老者笑道:“莫慌,生死之事天注定,我戎马一生,早已看淡了。”
    说到这,他目光重新看向苏奕,眼神微妙,“小友,冒昧问一句,你之前是如何看出老朽身上伤势的?”
    苏奕对这长袍老者的感观不错,倒也没有隐瞒,道:
    “眉间带猩红之煞,脸色煞白无血,肺腑受阴毒入侵,再加上身上萦绕着的一缕缕阴寒尸气,若我猜测不错,你们之前在鬼母岭碰到了‘六绝阴尸’。”
    长袍老者不免动容,“好眼力!”
    旁边的紫堇疑惑道:“不对啊,爷爷你不是说,在这云河郡中,极少有人知道这云沧山鬼母岭中诞生有‘六绝阴尸’?”
    这也正是长袍老者动容的原因。
    别说广陵城,整个云河郡中,几乎无人知道这个秘密。
    可眼前这少年,却仅凭他身上的伤势,便一语道破!
    苏奕神色平淡道:“能看出这点,并不算什么,我甚至敢肯定,你们应当是为了采撷‘六阴草’和‘极阳花’而来。”
    “你怎知道?”
    紫堇一惊,脱口而出。
    长袍老者的神色也变了,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一个路边碰到的少年人,却竟然仅仅凭借眼力,就看出自己所受之伤和此行的目的。
    这未免也太可怕!
    “我怎知道?”
    苏奕摇头哂笑,道,“姑娘,你难道不知道,凡‘六绝阴尸’出没之地,必孕育有六阴草?这种灵药极寒极阴,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有六阴草生长之地,则必有极阳花相伴。”
    这点事儿,搁在大荒九州就是常识!
    可很显然,紫堇被震住了,哑口无言。
    连那长袍老者的神色都浮现一抹难掩的惊意。
    在他眼中,对面那身影颀长瘦削的少年,平添一股高深莫测的味道。
    ————
    这个加更给盟主土匪哥!
    明天会为盟主道长加更~
    别嫌金鱼啰嗦,新书期,万分渴求收藏、票票~~拜托了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