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剑道第一仙 > 第四章 只手便可翻风雨
    魏峥阳。
    青河剑府外门弟子,云河郡城顶级大族魏氏的嫡系子弟。
    仅仅这等身份,已足够让文家上下敬畏。
    “原来是魏师弟。”
    苏奕微微点了点头。
    在青河剑府修行的三年中,魏峥阳一直视自己为竞争对手。
    可那三年里,任凭魏峥阳如何努力,也一直被自己稳稳压上一头。
    换而言之,那三年,魏峥阳一直活在自己的阴影中!
    此时,魏峥阳目光肆无忌惮打量苏奕片刻,忽地长声一叹,慨然道:
    “谁没想到,堂堂青河剑府外门剑首,一眨眼间,却跌落凡尘,不止修为尽失,还成了上门女婿,何其可悲,何其可叹?”
    声传大殿,回荡不休。
    众人神色变得异样起来。
    苏奕似笑非笑道:“看来,魏师弟是忘了以前的教训,要不我帮你回忆回忆?”
    一句话,却似戳到魏峥阳的痛处,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脸色都渐渐阴沉下来。
    “苏奕,不得对魏公子无礼!”
    族长文长镜霍然起身,厉声呵斥,眼神冰冷透着威胁。
    苏奕虽然早清楚文家上下瞧不起自己,可还是有些意外。
    堂堂文氏族长!
    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帮一个外人威胁自家的女婿?
    再看文家其他大人物,神色间都带着若隐若现的不屑和冷意,没人感觉文长镜此话有任何不妥。
    无疑,在他们心中,自己这个赘婿如同摆设,可以任凭拿捏。
    “如此,也好。”
    这一刻,苏奕神色变得愈发淡然了,只不过心中,已彻底划清了和文家的界限。
    “苏奕,我可不是专门从云河郡跑来看你笑话的!”
     魏峥阳冷然开口,在座文家众人对苏奕的态度,被他尽收眼底,心中愈发有恃无恐。
    “哦,那是为了什么?”苏奕道。
    魏峥阳唇角微翘,眸光如鹰隼般盯着苏奕,伸出两根手指,一字一顿道:
    “我此来,只为两件事。”
    “一,明天,我会和灵昭一起前往天元学宫中修行。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灵昭姑娘的,保证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二,记住你的身份,一个修为尽失的上门女婿罢了,根本不配和灵昭在一起!”
    “他日,我再来文家时,必会帮灵昭解除婚契,而你苏奕……必将被扫地出门!”
    “到那时,若你吃不上饭,可以留在我身边当个奴才,我不介意花钱养一个废物!”
    言辞锵然,掷地有声。
    魏峥阳鹰视狼顾,睥睨自信,尽显傲意。
    大殿寂静,鸦雀无声。
    众人神色异样。
    不管如何,苏奕和文灵昭终究是夫妻。
    可魏峥阳却当着所有文家大人物的面,说出这番话,这无疑是对苏奕最大的侮辱!
    不过,魏峥阳话中的意思,也让族长文长镜和那些大人物有些不自在。
    可却没人敢说什么。
    魏家,乃是足以影响云河郡十九城的顶级大族!
    而魏峥阳是魏家当今族长的嫡子,身份之尊贵,远不是他们文家敢去开罪。
    反倒是琴箐眸子一亮,仔细打量了魏峥阳一番,再拿苏奕对比,心中愈发不是滋味。
    若自己女儿嫁的是这位魏公子……文家哪个不开眼的还敢小觑自己?
        让人意外的是——
    哪怕遭受这般大辱,苏奕神色依旧波澜不惊,那从容淡然的姿态,让众人甚至都有些诧异。
    这家伙……
    就一点也不生气?
    魏峥阳眉头皱起,他是来耀武扬威的,更用“夺妻”的方式来羞辱苏奕。
    可谁曾想,苏奕却似乎根本不吃这一套,让他都有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用力的憋闷。
    苏奕将众人神色尽收眼底,淡然依旧,就如天上神祇,俯瞰世间角落里一个小小闹剧。
    些许跳蚤,滑稽可笑!
    “他都已置身这般地步,怎还会有这般超然物外的心态……”
    没有人注意到,一直冷眼旁观,如冰雪般清冷的文灵昭,星眸深处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疑惑和讶异。
    就在此时,
    苏奕目光一扫大殿众人,淡然开口:“不管如何,只要婚契还在,我仍旧是文灵昭的丈夫,是文家的女婿。”
    “而现在,一个外人,却站在文家宗族大殿上,堂而皇之地说,以后要代我照顾我的妻子。”
    “诸位,这若传出去,世人会如何看待文家?”
    “又如何看待……文灵昭?”
    一番话,平淡从容。
    却宛如一道惊雷,炸响大殿!
    文长镜等一众大人物脸色皆变,坐不住了。
    他们不在意苏奕的感受,却不得不在乎文家的名誉和颜面!
    琴箐和文长泰这才猛地醒悟般,都急眼了,脸色难看。这种事传出去,最丢脸的肯定是他们这当父母的。
    这时候,就连文灵昭那冰冷绝美的脸庞上也泛起一抹阴霾,清眸中泛起愠怒之色。
    峥阳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他可没想到,苏奕一番话,就让文家众人态度骤变。若再不解释,这误会可就大了!
    不过,苏奕根本就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淡然道:
    “魏师弟,若你们魏家知道,你信誓旦旦要抢走别人的妻子,他们该如何看待你?”
    “到那时,整个云河郡城恐怕都会知道,堂堂魏家族长的嫡子,原来喜欢强夺他人之妻。”
    苏奕看向魏峥阳,眼神都带上一丝怜悯,“这等恶名一旦坐实,可注定一辈子无法洗涮干净。”
    “如此一来,你纵然是魏家族长的嫡子,但在魏家的地位,必将遭受严重影响,那后果……你能承受得起?”
    说到这,他拍了拍魏峥阳的肩膀,“话止于此,你仔细品品。”
    大殿寂静无声,压抑沉闷。苏奕的声音,兀自像惊雷般一字字回荡每个人心中,让他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再看魏峥阳,脸颊先是涨红,而后变得惨白,额头青筋根根爆绽,气得躯体都哆嗦起来,眸子中涌起暴怒羞愤之色。
    “你……”
    他怒发冲冠,恨不得一拳打死苏奕。
    文灵昭忽地起身,星眸冷冷看向魏峥阳,“魏师兄,你说完没有?”
    她那绝美脸庞上冷峭如冰雪,声音透着毫不掩饰的怒意。
    “灵昭师妹,你别误会,我对天发誓,绝不是这个意思!”
    正自愤怒交加的魏峥阳,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彻底慌了。
    他连忙跟文灵昭解释起来,“我是想着,以后咱俩在天元学宫中修行,也能有个照应。毕竟,咱们在清河剑府相识一场,也算是……朋友,朋友之间哪有不彼此扶助的道理?”
    “我累了,先去休息。”
    文灵昭俏脸清冷如冰,直接离开大殿。
    只是在经过苏奕身旁时,她星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色。
    遭受那般欺辱,他却兀自能够泰然自若,更是在谈笑间,便将今晚局势搅乱,这家伙……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一无是处……
    旋即,她暗自摇了摇头。
    归根到底,自己和他终究是陌路人。
    苏奕是苏奕。
    她是她。
    虽有夫妻名义,但此生,最好不再见!
    魏峥阳呆在那,脸色无比难看。
    他担心被文灵昭彻底误会,整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心神大乱。
    苏奕负手而立,冷眼看完了这一幕幕。
    他不在乎文灵昭如何看待自己。
    可若在有夫妻之名的情况下,文灵昭却和魏峥阳在一起,这无疑就是在给他苏奕戴了一顶绿帽。
    这样的名声坐实了,绝对是一生的污点。
    苏奕心境再超然,也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之前才会发声,把整个局面彻底掀翻!
    “以后,有必要找个机会,把魏峥阳这个对文灵昭不安好心的混账除掉。省得在自己没察觉的时候就被绿了……”
    苏奕想到这,也没了看热闹的兴致。
    “各位,你们慢慢聊,我也累了,先行一步。”
    轻飘飘撂下这句话,苏奕转身就走。
    “苏奕,你给我站住!”
    魏峥阳一肚子火气,厉声道。
    “魏师弟,忠言逆耳利于行,劝你好自为之,否则,杀身之祸,必从口出。”
    苏奕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步伐悠闲,身影很快消失在大殿外的夜色中。
    大殿内,烛光映照下,众人脸色各有各的难看。
    大殿外,月照夜空,晚风飒爽,恰如苏奕的心情,轻松且从容。
    些许闹剧而已,只手便可翻风雨!
    ——
    中午12点第二更,求收藏!
    收藏就是把书放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