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天下第一是我爹 > 第四百六十章 突施冷箭
    按说舒婷躲得已经够快了,可对方的武艺太高,出手太快,最终舒婷肩头还是挨了半下,虽然没有打实,但舒婷还是被当场震出去好几步,险些没有当场倒地,多亏她妹妹舒怡配合默契,及时把她给扶住。

    “姐你没事吧?”

    舒婷此时感觉挨打的地方骨头似乎都碎了,不过她也是久经大仗的人,当即咬着牙摇了摇头:“没事,死不了。”

    这一系列变故其实就发生在转眼之间,大伙顿时都是一愣,罗天宝等人跟独孤三藏双方都本能地退到一旁,观瞧出手的是谁,再一看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中年僧人站在双方中间,只见其双目微睁,显得是宝相庄严,乍一看还以为木雕泥塑的佛像,可罗天宝认识这位,当即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位正是吐罗国师宝树上人。

    当年罗天宝等人大闹陪都营救史彦他们,这位宝树上人曾帮着叛军围堵大伙,给众人制造了不小的威胁,要不是后来袁飞以及自己大师兄夏侯遂良赶到,群雄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对于这事罗天宝至今都心有余悸,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碰上对方,事先项不群曾跟众人说过这次行刺叛军方面都来了些什么人,没提到有宝树啊,故此罗天宝等人是颇感意外,再一看旁边众人忽然发现原本正力斗刺客的一峰和尚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一边,是口喷鲜血。

    原来自从上次大闹新京之后宁泽恩意识到宝树上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故此对他们是极力拉拢,别看宝树是个出家人,其实颇为好名,否则他当初也不会跟罗天宝他们提议换艺,如今一看大幽天子对自己百般拉拢,是难免动心,而且吐罗当时跟大幽有结盟的意思,故此最终宝树就以交流佛法为名留在了新京,一待就是这些年,后来还真给大幽办了不少事,宁家父子内讧的时候宝树一开始并不知情,事后也有些惊慌,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不料此时宁思孝主动找上门来对宝树极力安抚,原来宁思孝也知道宝树武艺高强,又是吐罗国师,这样一个人物必须加以拉拢。

    宝树一看宁思孝主动示好,一琢磨跟谁合作不一样,于是便继续留在了大幽了,后来宁思孝北逃也把他一起带走了,这次行刺原本没他的事,可宁思孝不放心,他虽然不是武林中人,也知道如今官军这边是群雄汇聚,尤其还有林云飞这么个武林第一高手在,所以宁思孝担心独孤三藏等人实力不够,故此便请求宝树带着自己的门人南下增援。

    宝树这段时日受宁思孝种种优待,日子比当初跟着宁泽恩时过得还好,心里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一看如今对方有事求自己,也不便推脱,于是就答应了,由于他们是今天黄昏才到的,所以连项不群都不知道这事。

    因为朝廷这边有叛军的奸细,所以事情一败露独孤三藏等人就知道了,原本按独孤三藏的意思是想赶紧跑,但宝树有些不甘心,心说自己这些人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么空手而归算怎么回事呢?于是便提议将计就计,趁罗天宝带人搜捕几处藏身地点,大伙偷袭皇宫,行刺太子。

    独孤三藏等人原本也不容易这么无功而返,又一想这回有宝树这批强援在,即便遇上林云飞本人大伙也能维持一段,于是便铤而走险,只是他们没想到太子身边有个一峰和尚,也就是老四绝之一的翁泰来在,结果耽误了战机,行刺才告失手。

    方才罗天宝等一堆人折腾的时候宝树就在对付翁泰来,俩人都是佛门弟子,一来闻名,但正式交手还是第一次,这一较量俩人是势均力敌,按说翁泰来的武艺比宝树要稍精深一些,但他吃亏在上了年岁,精力不济,故此俩人才打了那么久是难分胜负。

    宝树原本是个很狂妄的人,除了武林四圣就没把别的江湖人放在眼里,可今天遇上翁泰来也不禁暗自赞许,对方的武艺虽然与吐罗武学截然不同,但精妙处却毫不逊色,这次南下还真是开了眼界,但眼看官军越来越多,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故此宝树也有些着急。

    打到后来一峰和尚猛地扣住了宝树的两只手腕,要知道前者练的是金刚指力,有开碑碎石之能,一般人的手腕被他抓住,折断起来跟折嫩黄瓜一样容易,宝树当时大惊,是暗运龙象神通相抗,当时他的两只手臂就粗了将近一倍,此时你即便拿寻常的铁棍来砸都未必能伤得了他分毫,与此同时他反手也扣住了一峰的手腕,两个大和尚当时就开始互相较力,胜负进入了白热化地阶段,当时就连地上的石板都被他们踩碎了,足见二人功力之深。

    按理来说以他俩这么高的身份,比武交锋旁人本不该插手,可刺客里边就有这么位不讲江湖规矩的,她一看两和尚这架势胜负难料,干脆自己帮宝树一把吧,于是便突然冲到一峰身后冲他腰眼就是一掌。

    一峰这时所有注意力都在宝树身上,根本无力应付偷袭,更何况出手这位功夫还不低,等一峰也意识到了事情已经来不及,这一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一峰腰眼上,当时一峰只感觉半边身子一麻,内息当时就乱了,结果宝树顿时占据了主动,双掌往外一分,当时就把一峰给震了出去,当时是身受内伤,口喷鲜血。

    别看宝树赢了,但他心里不是特别高兴,因为这仗赢得不光彩,他暗自埋怨出手那位,心说自己又没求你,你插这手干吗?原本自己有可能凭真本事赢一峰,可这下说不清楚了,在场许多人都看见了,自己是趁着己方有人偷袭才赢得宝树,这是为习武之人所不齿的,万一有人再误会这事是自己主使的,那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就臭了,当时宝树不禁仔细观瞧是谁让自己陷于如此不义的境地。

    结果他一看出手的是个女子,大约三十岁上下,别说还真有几分姿色,只是眼角眉梢透着些许妖气,感觉得出不是个正派人,宝树还真认识,正是新近投靠叛军的金葵派主张文琦。

    这位当初在吉州拐带少年以便自己修炼邪功,后来被罗天宝等人把老巢端了,张文琦是侥幸逃脱,后来她无处可去便逃到了大河北岸是暂避一时,即便到了这地步张文琦依旧没有放弃中兴金葵派的梦想,但如今自己得罪了林云飞父子,这爷俩偏偏如今势力还如日中天,张文琦一琢磨自己要想东山再起也得找个靠山,于是后来她一再托人居然跟叛军有了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