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钢铁城市 > 014章 稀奇古怪
    赵青山赵工请了个假,见他的大哥去了。

    骑车回到十二街坊,赵青山看见大哥赵青峰站在单元楼门口。

    赵青峰捎来了不少物资,大包小包,还有一床褥子。

    “哥哥,你带这么多东西好累的吧。”

    “不累不累,你这里蛮好找,蛮方便。”

    “进屋坐下子,晚点我们去钢城宾馆搓一顿。”

    兄弟俩进屋,赵青峰四处观察,赵青山检查物资,肉糕,肉丸,褥子,以及一大罐腌萝卜。

    腌萝卜倒不重,这罐子可沉了。

    弟行千里兄担忧,怕弟弟吃不好,赵青峰带来了家乡的肉制品。天气越来越冷,赵青峰带了床厚褥子。肉吃多了又怕弟弟嫌腻,于是赵青峰带来了清脆爽口的腌萝卜。

    赵青峰蛮感动的,兄弟亲情血浓于水。

    “你这房子有点小,但毕竟是在钢城安家了,蛮好蛮好。”28平米的房子能有多大,赵青峰很快视察完毕。

    厨房里有炉灶、锅瓢碗盏,赵青峰立即拍板:“外面的宾馆饭店吃饭太贵了,兄弟之间不用太客套,就在屋里吃。把肉糕、肉丸蒸一碗,搞点萝卜,就可以了。小山,你去买瓶酒。”

    兄弟俩是同一个妈生出来的农民儿子,赵青峰保持着农民儿子的淳朴本色,能省一个算一个,能在家里吃绝不去下馆子。

    赵青山想得开,他买了瓶董酒。

    “小山哟,这瓶酒顶你一个月的工资吧!”赵青峰心疼啊,他的本意是让赵青山买瓶三块五块的普通白酒,谁知大手大脚的弟弟一出手就是董酒级别的奢侈品。

    “人活一世,快乐至上。哥哥,你想开点,该吃吃该喝喝。你大老远跑过来看我,我请你喝董酒是应该的。开盖,喝酒!”

    “不晓得的,还以为你小山发了几大的财哦!”

    赵青峰喝口董酒压压惊,这酒真够劲,值这个价钱!

    兄弟俩喝酒吃肉,酣畅淋漓,不论是在哪个时代,有钱就是他妈好使哦。

    酒意正酣时,赵青山忽然问到:“哥哥,你这次真的只是来看我而已?”

    “是的,我一直想来你的单位看你,拖了好久,这次终于来了,我蛮高兴。小山你混的好,我就高兴。”

    “哥哥,你不会编假话,你的眼睛骗不了我。”

    “这个……”赵青峰尴尬了一秒钟,随即呵呵笑道:“这次来江城,我主要是看你,顺便也去汉口了解了一下子行情……哦,现在叫商业信息。”

    赵青峰在老家黄丕县承包了一个鱼塘,赵青山是知道的。

    黄丕县那个地方的市场容量有限,赵青峰就琢磨着,把他的鱼销到汉口去。

    汉口自古以来便是商业重镇,商贾云集、遍地生意。

    汉口的市场足够大,但竞争也足够激烈。

    就说鱼虾这种水产品吧,是汉口人民、江城人民乃至楚州省人民非常喜欢的食物,需求量较大。

    然而楚州省是闻名全国的鱼米之乡,养鱼的人多了去了。

    不出赵青山所料,他哥的鱼塘在销路上遇到了一定的困难。

    现在的赵青峰算不上农民企业家,他就是个农民。

    作为一个农民,赵青峰能去汉口调研“商业信息”,已是具有一定远见的农民了。

    承包鱼塘这个事情吧,赵青峰也是跟风,同乡的伙计说养鱼赚钱,于是就有了他的这个鱼塘。

    赵青山当然不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哥哥把老本亏完,他提出一个建议:“哥哥你养点其他品种行不行?”

    “比如说?”

    “绿毛龟。”

    “绿毛龟这个东西我倒是晓得,但是绿毛龟会有销路吗?”

    “绿毛龟主要用于观赏,观赏来观赏去,最后也被好吃佬们吃掉了。绿毛龟还是蛮好吃的,营养价值高,还可以入药,这么多好处,绿毛龟的经济价值肯定比喜头鱼高啊。”

    赵青山说着说着给说馋了,他又道:“哥哥你的养殖范围不要仅限于鱼啊龟啊之类的,荷兰猪、鸵鸟、鳄鱼,这些品种都可以考虑一下子嘛。”

    “还荷兰猪哦,还鸵鸟、鳄鱼哦!我们又不是广东人,哪个吃这些东西?”

    赵青峰觉得他弟弟越讲越离谱,内地人民很少吃这些稀奇古怪的生物,如果是观赏性的动物,金鱼啊、鹦鹉啊这些小动物倒是常见,养绿毛龟和荷兰猪的高雅人士还真的是很少见。鳄鱼和鸵鸟,国家也不许老百姓养着玩呀。

    说来说去,民以食为天,别扯那些花里胡哨的,好吃就完事了。

    赵青峰翻来覆去想了一宿,改革开放之后,农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民现在不缺粮了,缺钱。

    守着自家的田地勤劳耕作,饿肯定是饿不死的,但想要奔小康,那必须在土地之外的领域打点主意。

    养鱼不好搞,养那些稀奇古怪的动物就好搞?

    大胆的尝试一下新物种?

    哎,需要钱啊!

    次日清晨,赵青峰急匆匆的告辞离去,看样子是忙大事业去了。

    赵青山心中有数,他哥缺钱,他哥需要更多的资金去开拓新的业务渠道。

    看来绿毛龟什么的刺激到他哥了。

    赵青山也想搞点钱,这年头很多人都在搞钱。

    80年代末期的这波下海狂潮,胆子大的人基本上都搞到了钱,政策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这批胆大妄为之徒富了起来。

    依托特大型国企平台,消化国有资产,收益是很高的。

    然而赵青山没这个胆量,最主要的是没背景。

    他一个农民儿子,能有什么背景?

    比较安全的搞钱方案当然是有的,赵青山暂时回归工作,先把自研涂料的课题做完,收个漂亮的尾。

    12月6日,热轧厂三号炉因炉底液态渣积累到了300mm而停炉。

    在这一个烧制周期内,三号炉一共烧制了7000吨取向硅钢,创造了世界级的新纪录!

    根据工业生产数据进行计算,马、赵、周三人的课题组将烧损率降到了67%,每年可为江钢创造经济效益达402万元人民币!

    这个战果超越了课题任务书上的设定目标,成绩极为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