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钢铁城市 > 008章 第一阶段实验
    “三号炉的维修频率高于其他炉,在三号炉维修的这15天中,只能由二号炉烧制无取向硅钢。在单次修炉周期不变的情况下,烧5000吨取向硅钢修一次炉,改善为烧6000吨修一次,一次修炉周期板坯加热量上去了,并且每年可以少修几次炉子,成本也降了下来。我们做的这个课题,如果达成目标,每年创造经济效益约308.5万元人民币。”

    赵青山还是先讲了讲课题背景,但这次叶主任并未打断他,而是仔细聆听、翻到课题任务书经济效益这一页。

    “你们想法是好的,投资几万块的研究经费,创造几百万的效益,谁不想呢?”在经济效益面前,叶主任是讲道理的,他又道:“你们这三个臭皮匠,真能顶过一个诸葛亮?你们三个要是把这个课题解决了,就是江钢的功臣。那么你们可以顺利的解决问题吗,我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完了完了,叶主任打问号了!

    大大的!

    马汉兴心里咯噔一下,大事不妙。

    周铁男也很紧张。荣辱共进,你中有我,三个臭皮匠的团队精神极为感人。

    “国内外有些钢厂采用液态排渣技术提高一次修炉周期板坯加热量,但效果一般。所以我们应该在保护涂料上做文章,你们做的这个课题任务书,在大方向上我是同意的。”叶主任认同课题整体思路,他对于技术细节的看法是:“国内外实验室条件下的研究表明,高温下氧化镁-三氧化二铬系涂层的λ值高于液态氧化铁渣,有利于对流传热、降低烧损率、提高板坯加热量。”

    “你们的技术目标是50%、6000吨,这已经超越了新日铁的类似产品。这个课题最核心的技术环节是怎样配制新型的氧化镁-三氧化二铬系涂料,来达成50%、6000吨的伟大目标。我的个人观点是,有七分胜算,便可全力出击!技术创新这种事情,不必拘泥于固有思维,首创者往往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哪会有现成的东西给你?”叶主任以理性思维看待技术问题,以高屋建瓴的眼光与格局定下了课题基调。

    “当然了,这是我个人意见,不代表整个评审专家组的看法。”叶主任左瞅瞅右瞧瞧,他说:“裴工,韩工,请二位发表意见。”

    裴工微微一笑:“五、六分胜算太过冒险,九、十分胜算贻误战机,叶主任说的很对,如有七分胜算,就该果敢去战!”

    韩工点点头道:“做配方实验须有侧重点,我建议在锆、锌的添加物上多投入一些实验资源,切不可平均主义,否则经费不够用,并且浪费时间与科研力量。综上,我同意《热轧厂三号加热炉取向硅钢严重烧损解决方案》开题,期待三位科技攻坚者的捷报。”

    叶主任:“那就一致通过了?”

    “通过!”

    三赞成,0反对,与会专家达成高度一致意见,批准马、赵、周开题。

    所里的程序全部走完,马汉兴长吁一口气:“专家组批准开题,主要还是因为我们这个课题的经济效益太有诱惑力,换我当高工主任,我也会批准。一次性投入几万块,搏每年三百多万的效益,谁不想呢?”

    “真心希望马工早日晋升高工主任。”赵青山送上祝福。

    三个臭皮匠,三万多博三百多万,这个饼可画的太大了。

    一旦成了,论功行赏。

    若是败了,这年头的三万多块钱也不是小数目啊,总得有人承担后果。

    课题承担人、负责人是要承担失败后果的,马汉兴、赵青山是有压力的。

    所里签批的课题任务书发到了相关的配合单位,白纸黑字,开弓没有回头箭。

    实验材料陆陆续续买了回来,马、赵、周三人正式进入第一个研究阶段—实验室研究。

    在专家论证会上,马汉兴最担心的“摸着石头过河”问题,由叶主任自问自答般的给予了明确指示。

    并且叶主任用很形象的“七分胜算”比喻,鼓励三人突破常规、大胆创新。

    三人进入具体操作阶段,发现难就难在那三分不确定的因素。

    99种实验材料到位了,马汉兴再次提及他之前质问赵青山的那个问题:“将三分不确定变为确定,我们采用暴力排除法?”

    化学千变万化,以海量实验进行暴力排除,排除到猴年马月去了?

    课题任务书是赵青山写的,他捣鼓瓶瓶罐罐,说到:“根据韩工的建议,我们先做锆、锌呗。也不是纯粹的排除,万一在排除的过程中找到正确答案了呢?我更愿意称之为暴力探索法。”

    “小赵,你心里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啊?我看你蛮有信心的样子,只申请3万多的研究经费,你肯定藏了东西。”

    马汉兴眼中忽然迸射一道凌厉的精芒,这道精芒转瞬即逝,化为慈悲与柔肠:“小赵你说的也对,我们是探索者,不是毁灭者。开始吧,开始探索。”

    三人紧密合作,实验热火朝天的开工。

    炼钢是钢与火之歌,是工人阶级展现力量的舞台,也是各种化学元素之间的博弈,是科研人员发挥智慧的平台。

    氧化镁-三氧化二铬系涂料在其实验室研究阶段的初期,更偏向于无机化学、分析化学。

    氧化镁是大哥,它来源于便宜的工业镁砂,在配方中的成分占比不应低于75%。

    三氧化二铬是二哥,它的占比应在5%~10%之间。

    剩下的全是小弟。

    然而,起决定性作用的就是这一群小弟,小弟也有春天。

    二氧化硅不可或缺,三氧化二铁该加多少?

    韩工重点强调的锆、锌,其实验材料是二氧化锆和氧化锌,应该给予它们什么样的地位?

    配来配去,其实氧才是真正的大哥。

    一批批的实验结果陆续出来了。

    涂层的EDAX分析结果太差,失败!

    涂层结构反光图谱太烂,失败!

    涂层硅钢试样的加热曲线居然是条直线,失败中的失败!

    三人的实验连续失败,从九月失败到十月。

    天气转凉,天凉好个秋。

    “不好搞哦。”马汉兴眉头紧锁,实验经费消耗了一半,狗屁都没有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