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DOTA2之翻盘 > 四十七:全民A杖,带线制胜
    人类1:1AI。今天上午将是BO3决胜局。

    由尘埃落定到峰回路转,这场话题性强烈的经济对抗终于要迎来了它的尾声。

    赛前,某著名报纸也特派相关记者来到了华盛顿大学,向保罗艾伦AI2工作室的负责人沃尔进行采访。

    主持人一身正装,问题的问题也很直接:“这场焦点之战吸引了国内外的广大关注,请问一下沃尔先生,对于此前的亚洲战队与贵公司研发的AI2战成平局,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沃尔只是轻轻一笑:“第一天的比赛不过是巧合,是因为版本更新等诸多因素导致的不可抗力,在之后的时间里,我们充分放开了AI的学习权限,用更为先进的算法使它们学习了更多的英雄技巧,现在AI的英雄池已经扩充到了八十位。”

    “那请问我们在之后的比赛里能看到AI不一样的体系吗?”

    他点点头:“这是毋庸置疑的。”

    现场的大荧幕上,正播放着采访,沃尔对AI的骄傲与自信溢于言表,在我们场下看来却是极为好笑。

    Fy冷笑:“开发了新英雄?我看是开发了新科技吧。”

    “看来今天他们不会是万年潮汐配飞机火枪了。”不过我对此毫不在意,玩的多不一定是好事,多而不精很可能白送对手一把胜利。

    “Yang的直播开了吗?”我问一旁的李。

    他点点头:“开了,已经把信号源给他了,他也连上了,应该能看到导播第一视角。”

    “OK。”我活动了下手腕,“上了兄弟们。”

    算上场外的皮鞋,今天我们是6V5。

    无延迟的超人工智能AI2,对阵,新科世界冠军六人组,决胜局。

    双方阵容如下:

    天辉(PS):水人(AME),TA(ONE),先知(DDZ),莱恩(Fy),毒狗(xNova)。

    夜魇(AI2):敌法,女王,潮汐,白虎,帕克。

    绝活水人+TA,我方的阵容只能说诚意拉满。DDZ依旧是雷打不动的先知,线优加带球牵制。因为AI无延迟,所以我将莱恩抢下给到Fy,xNova毒狗针对一下敌法。

    从AI的选人也看出来它们是真的进化了,除了潮汐之外,其他全是以前没选过的新英雄,这个白虎更是在我们点出毒狗之后才选的,看来AI也明白“关箭”组合的无解,以抢代ban。

    比赛开始。

    上线,我操刀TA对阵QOP,这个对线其实也算是比较常见的了。

    有些玩家会觉得TA难打女王,因为毒镖能破折光,但其实换个角度想想,用折光层数换毒镖,再用高攻补刀,会玩的TA只要灵活运用弹射,其实也能把女王消耗得很惨。

    要是对面头铁主毒镖,那TA就推线钻野,女王这样加点没人对线就很伤。

    TA打女王还有一种打法,就是学隐匿躲毒。不过这样对线就容易变成狂买真眼的互穷局。

    我打TA不喜欢互穷,因此我选择推线快速升级,再钻野。AI女王也很懂,点了一级毒镖之后就开始补二三,推完线后来野区吸我经验。

    可以啊,这AI贱得有模有样的。

    我忙里偷闲观望了下其他路,毒狗水人那条线是毋庸置疑的优势,而Fy和DDZ的劣势路就有点意思了。

    “God你抽它蓝试试。”我笑着说。

    “可以。”Fy莱恩抽蓝敌法,AI敌法秒开盾,直接弹了抽蓝。

    “诶,有点意思啊。”Fy愣了一下,2级之后学了戳,再戳AM,果然又被弹。

    我隐隐约约能听到现场观众一些细微的声音了。

    话说事不过三,莱恩再度抽蓝,但这次敌法连动都没动,因为Fy抽的是敌法边上的远程兵。

    “这什么意思?”

    “AI开辅助程序了?”

    “我记得赛前声明不是说AI已经调过延迟了吗?”

    “这已经不是延迟的问题,明显就是外挂!”

    “不会吧?我看前几天的比赛还好好的啊,难道……”

    现场开始嘈杂起来,多数观众都开始注意起AI的异常。

    Fy笑问:“应该可以了吧?”

    “OK。”目的已然达到,我顺势拉了两波野,并在预购栏里拉下一把A杖。

    TA阿哈利姆神杖附带技能:灵能投射,使圣堂刺客经过短暂的持续施法后传送至任意灵能陷阱,不会脱离隐匿效果。

    13分钟,绿鞋莱恩摸出一把跳,不信邪的Fy跳羊敌法,结果自然是自己变成了一头猪。毒狗同理。

    好巧不巧,我们的阵容只有点控,想先手这敌法师除非等莱恩25级范围羊了。

    Fy试了好几种先手方式,不管是卡阴影跳羊,开雾跳羊,甚至是吃了隐身符也先手不到敌法,他无奈道:“兄弟们我亲身试验了一下,感觉这团接不了。”

    “那就按照我们原先的计划,转带球吧。”

    AI的反应速度实在太过变态,莱恩毒狗阵容开不到先手,打起来就要被各种牵扯,这种感觉就像是打全盛时期的Wings一样。

    那么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变成TI3时的王者A队了。

    一切战术转带球。

    18分钟,帕克先手将我大住,我直接用A杖的附加技能飞到地图的另一端。

    帕克大的debuff是缠绕,A杖TA是能飞走的,不过落地会晕。

    不仅仅是梦境缠绕,诸如大树大,孽主框,火猫C等等,TA被控住后都能直接飞走,这也是我这一把选择出A而不是跳刀的原因。

    “都在上。”我提醒队友。

    DDZ收到信息,算准兵线时间直接飞到敌方二塔后,招树人断线再TP。

    先知自带传送,隐刀紫怨,各种勾兵带球。

    水人A杖,变先知,出飞鞋,传送带线。

    圣堂A杖,陷阱炸兵,飞图带线。

    不管AI出现在哪路,都会稳定出现一到两个人在其他两路带线。

    带球牵制,就算你AI有心灵感应配合精妙,三线被带你凭什么玩?

    比赛进行到27分钟,双方人头加起来还不到十个,而且我方二塔都没破。

    这推进速度对于AI来说已经很反常了。

    33分钟,我们装备全面领先,却依旧不接正面团。

    37分钟,我飞进肉山偷掉盾,转而继续带线。

    39分钟,AI无线可依,直接在河道来回刷起了微信步数。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打团一直在带线?”

    “好无聊啊……”

    “真难看。”

    现场已经有观众开始抱怨了。

    确实,这种比赛方式会让很多玩家鄙夷。但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42分钟,我们五人集结作出了第一波开雾,Fy隐刀跳羊敌法,结果不出所料,自己再次中招被秒,至此,AI的表现已经很明显了。

    “AI居然没开延迟?”

    “怪不得人类一直在避战!隐刀加妖术都被敌法反弹了,这是作弊!”

    “太过分了!凭什么打亚洲队伍就不开延迟?这不公平!”就在全场不平声四起的时候,李率领他的小伙伴们站了出来,他们在平日里就受够了各种各样因为东方面孔而遭受的歧视,此时的控诉也算是他们的心声。

    “安静!安静!比赛还没结束!”校方主持人赶忙维持现场秩序,但喊话效果微乎其微。

    沃尔起身,面色阴沉,他急了。

    本来想借媒体舆论来为AI造势,以此向保罗艾伦邀功,结果今天的比赛走势让他很不满意。

    与此同时,耳麦里的语音频道也传来了皮鞋直播的声音:

    “来来来,我带你们品一品这个敌法的操作嗷,一级不学技能,莱恩抽蓝秒开盾,被戳也秒开盾。行,就算它反应快,再看下波,莱恩再抽蓝,诶,god明显是诈它的,其实抽的是小兵,结果呢?它没开盾。不是反应快吗?反应快它不开?这尼玛换了路人局妥妥的挂b啊!”

    “菜就是菜,有什么好说的……可以兄弟,你的ID我记住了嗷,下次来我们队试训四号位,把吴奇隆t了,我看好你。”

    “我就不懂了,打个OG,EG尼玛币不开,打我们就开,怎么?冠军就得特别优待是吧?这就是补偿给我们的MVP奖励?SMDDX啊。”

    皮鞋在直播里带节奏带的飞起,我们听了都自愧不如。

    场外节奏不断,现场的气氛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兄弟们差不多了,该收比赛了。”我带上了中立装备智灭,和Fy双人开雾,目标直指敌法。

    破雾,TA跳刀隐匿打出沉默buff,莱恩跟进羊住敌法,先知和水人双双传送过来,将AI一顿暴揍后送它回了泉水。

    帕克和潮汐进场,前者梦境缠绕给上,后者刚准备踩大就被毒狗A杖大破掉了被动,先知跟血棘,我再跟否决,潮汐被秒。

    帕克跳走,我再次传送陷阱,千里追杀帕克,一刀打出智灭沉默,先知全图大招飞来,帕克变成尸体的同时,地上多了很多巨型树人。

    转眼间,我们三线逼近了夜魇的高地。

    此刻AI的脑门上一定挂满了问号。

    我不厚道地笑了。

    不好意思,目的达到了,我们不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