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只想安静地舔盒子 > 4、屠村
    随着系统背包内‘蛮猪冲撞’技能卡的消失,方休只感觉到脑袋中像是瞬间被灌注了许多知识。

    在一刹那间,他懂得了‘蛮猪冲撞’这门武技的修炼方法。

    “‘蛮猪冲撞’只是一门普通武技,根本比不得‘十八连斩刀法’精妙,我有把握能在短时间内学会这门武技。”

    方休心中一喜。

    没想到这摸尸系统的效果竟是如此强大,竟能够将妖兽的血脉天赋进行‘编辑’,改变成能够适合人类修炼的武技。

    在脑海中将‘蛮猪冲撞’这门武技反复推演几遍之后。

    他开始尝试练习这门武技。

    “蛮猪冲撞!”

    方休大喊一声。

    同时间,身体快速向着前方跑动。

    然而。

    并无任何异相发生。

    ‘蛮猪冲撞’武技的施展并未成功。

    “不对,方才的施展,有点问题。”方休停下脚步,重新思考起来。

    猎杀猪妖,从其尸体上摸出蛮猪冲撞武技的技能卡,在使用这张卡片之后,方休能够瞬间懂得这门武技的内容,但却不能瞬间掌握武技。

    摸尸系统摸出来的,只是‘知识’而已。

    想要真正掌握这‘蛮猪冲撞’武技,还是得方休自己努力修炼。

    “时间不早了,先下山。”方休抬头看看天空,根据太阳的位置,大致确定了一下时间,然后向着山下走去。

    下午的时候,他还得到薛师那里上课。

    至于先前猎杀的那头黑色野猪妖的尸体,方休并没有带上。

    他入山狩猎,只是为了摸尸体,而不是为了赚钱。

    再者说,那头猪妖的尸体起码有四五百斤重,若是背着它爬山越岭,到了晚上也回不到家。

    一边往山林外走着,方休一边不断奔跑,控制身上肌肉气血,练习‘蛮猪冲撞’的武技。

    半个时辰后。

    ‘蛮猪冲撞。’

    方休脚下一踩,其身体在霎时间,竟然像炮弹一样‘嗖’的一下向着前方冲了过去。

    速度十分快,如同一道幻影。

    “砰!”

    “咚!”

    方休的身体硬生生撞在前方一株粗壮的树木上,这棵人腰粗的参天大树,在方休这一撞之下,其树干被生生撞断,砸在树林中,引得地面跳动。

    “好疼。”

    被大树拦路,方休的身体停顿下来,他不由捏着刚才撞树的肩膀,疼的呲牙咧嘴。

    “这蛮猪冲撞武技,修炼起来简单,比较容易上手,但弊端也太大了。”

    回想着刚才的情形,方休不断皱眉。

    ‘蛮猪冲撞’武技,施展起来,可真是如野猪一样的风格。

    这武技能够调动全身气血,使全身骨骼肌肉形成,如同变为一体,施展之后,速度极快,且冲撞力十分极大。

    然而,其弊端也太明显了。

    这门武技一旦施展,其运动轨迹……是直线!

    根本没法拐弯。

    就像野猪奔跑起来了一样。

    “这‘蛮猪冲撞’,威力十分大,那棵人腰粗的大树,一下子就被我撞断了,而我全身气血凝为一体,在这碰撞下,根本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

    单纯论威力来说,这蛮猪冲撞,确实强大无比。

    “但是,若是与人对敌,只能在短距离内施展这门武技,一旦距离长了,我这一冲撞起来,对方很容易就能够闪避开来,那样一来,我在无法拐弯的情况下,很容易成为靶子,有致命的危险。”

    思考一番,方休暗下决定,以后施展这门武技之前,一定要确定对方与自己的距离才行。

    “还有,这‘蛮猪冲撞’武技,身体越强壮,气血越旺盛,施展起来的威力就越大,如此一来,哪怕以后我成为了后天武者,也得多猎杀妖兽,强化我的身体和气血……”

    “这门武技别看简单,可一旦我的气血旺盛如海,这蛮猪冲撞的武技,其威力不弱于那些修行世家的传承武学!”

    “这是一门具有极强成长性武技。”

    “它的威力,会随着我身体素质的变强而变强!”

    ……

    对蛮猪冲撞武技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之后,方休没有耽搁时间,继续向着山下走去。

    “有摸尸系统在,两个月内,我一定能够修炼到锻体九层!”

    “到那时,无论薛师愿不愿意传授给我‘真气修炼功法’,我都是要离开村子的。”

    “摸尸系统,其使用,依靠着尸体,在村子里,根本无法找到修炼者的尸体,而这片小山脉中的妖兽,数量也太过稀少,不可能让我长久猎杀。”

    “想要变强,是一定要离开村子,前往大城池的!”

    “只有在那里,我才能有机会碰到更多的修炼者尸体,更多的妖兽尸体。”

    方休已经下定决心。

    两个月后,等他靠着‘妖兽气血卡’修炼到锻体九重之后,若薛师愿意传授给他‘真气修炼功法’,那他就等修炼出真气,成为后天武者再离开村子。

    可若薛师不愿意传授给他‘真气修炼功法’,那他就立刻离开村子,到外界再想办法寻找功法,成为后天武者。

    不管如何。

    永安村实在是太小了,方休想要变得强大,想要站在高处看这世间风景,就必须要离开村子。

    “家里的那头野猪也该处理一下了。”

    方休想起了自己昨天剥皮的那头野猪。

    “用五斤野猪肉,跟刘大妈换点盐。”

    “拿出二十斤野猪肉给李大婶,快入夏了,让李大婶帮我做两身夏季衣服。”

    “村东头的赵爷爷,膝下没有儿女,如今年纪大了,种田越发吃力,到时也得送他几十斤猪肉,最好是换成粮食给他……我记得爹妈没死那会,小的时候我得了重病,就是这赵爷爷背着我趟了三座山,才找到的大夫……”

    方休虽是几天前才穿越过来的。

    但原主的记忆,他已经融合。

    像村子里的人情往来,他得记住。

    这些年,此次方休父母死后,能够安安全全长这么大,多靠村里乡亲的接济。

    方休既然穿越过来继承了‘原主’的身份,这些恩情,是需要他偿还的。

    虽说方休也大可以抛却这些事,与‘原主’彻底分割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这终归不是他的性格。

    更重要的……方休怕‘因果’……

    穿越,这本就是一种太过神奇的事情,尤其是这个世界又仙人,有妖怪,万一这世间真有‘因果’一说……

    总之,方休觉得,他还是把‘原主’留下的烂摊子照顾好再说,反正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是欠了李家几个铜板,就是欠了王家几斤米的,几倍还上便是,也算是心安。

    “刘三哥家最近又新添了个儿子,过两天要办满月酒,我给他送条猪腿,然后请他帮我打两把更重一些的精刀。”

    刘三哥是村里唯一的铁匠,手艺虽说不上精妙,但也是不俗。

    方休手中这把精刀,就是刘三哥给他打造的。

    ……

    “不对!”

    出了山。

    靠近村子。

    方休脚步突然停下。

    面色凝重。

    “好重的血腥味!”

    他如今已是锻体七重实力,嗅觉自然灵敏。

    可如此重的血腥味,距离村子仍有百米远,却已经随风飘了过来。

    “不正常!”

    方休俯下身子,悄悄潜入村子。

    方一进入村子。

    他便发现十几具尸体,东一具,西一具的倒在四处。

    都是村中之人。

    方休面色顿时变得煞白。

    此刻已是中午,按往常惯例,如今正是午饭十分,应该十分热闹才对。

    可现在,却寂静的可怕。

    “永安村,被屠村了。”方休身体不断地颤抖起来。

    他预料过这个世界会十分危险。

    可却未曾想过,竟是如此这般凶险。

    他不过是入山了一趟而已啊。

    到底是什么人,将永安村满村屠杀?

    惊惧过后,方休突然感觉,自己双脸上,不断有泪水滴下来,而他却未曾察觉。不知道是面对如此惨状,害怕的哭泣,还是‘原主’的记忆在悲鸣。

    ……

    “谁,滚出来!”

    忽然,在方休前方的一个院子里,突然传来人声。

    一支箭从院子里射出,直钉在方休脚前地面上。

    “举起手来,通报姓名、来历,别想逃,否则别怪我箭下不留人!”

    在那座院子的墙头上,突然多出了一个身穿青色捕快官衣的年轻人,他双手持弓,箭尖遥遥指着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