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农门丑妻 > 第九十九章 烧成灰烬(3更)

    熊熊大火燃烧起来,照亮了县城的上空。周围的人被惊醒,呼喊着救火。

    县太爷也得了消息,惊出了一身冷汗,从差点从床上跌下来,急的大喊,“快、快、快,去救火。”

    大半个县城都忙乱起来。

    咚!咚!咚!

    张大娘家的大门被敲的咚咚响,张爷手下的声音也同时响起,很是焦急,“夏娘子,出事了!”

    夏曦猛然睁开眼,坐起来,快速的穿衣服。

    张大娘也被惊醒,跟着坐起来,披上棉衣,“出什么事了?”

    “您先别动,我出去看看。”

    油灯也没点,夏曦急忙出去,打开大门。

    “夏娘子,不好了,快餐店被人烧了!”

    夏曦脑中嗡的一声,一把揪住手下的衣服,“烧成什么样?”

    话声落,才看到冲天的火光,放开手下,拔腿就往快餐店的方向跑。

    火势冲天,根本控制不住。

    县太爷满头大汗,衣冠不整,招呼着衙役们,“快、快、快,救火,救火!”

    衙役们拿着水桶,不停的去提水,还有许多百姓,也从家里提来水,帮着救火。

    琪儿跑来,看着漫天的火光,伸出小手搂住夏曦,仰头,“娘……”

    夏曦抚摸她的头,眼中倒映着熊熊大火。

    ……

    直至天明,大火才渐渐熄灭,到处都是灰烬,快餐店烧的一点儿不剩。

    县太爷跌坐在地上,满身满脸的灰烬,嘴里一直念着,“完了,完了……”

    这一场大火虽然发现的及时,没有殃及到周围的人家,可这样的事一旦宣扬出去,被上面知道,他高升的机会就没有了。

    夏曦一直站着,一动没动。

    琪儿也一直陪在她的身侧,一动没动。

    虎子在另一边,学着琪儿的样子,牵着她的一只手。

    手下走到她身边,轻声喊,“夏娘子。”

    夏曦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看他。

    “事已至此,你……”

    话没说完,夏曦霍然转身,领着琪儿和虎子往回走。

    手下,……

    叹了一口气,愁的厉害。

    张爷把店里的事情交给他,可现在店却被人烧了,张爷回来以后,哪还有脸相见啊,张爷还不揍扁了他。

    知道快餐店着了,张大娘也一夜没睡,不敢过去给夏曦添乱,焦急的在家等着,听到院中有脚步声,立刻站起来迎出去。

    夏曦神色已无恙,“大娘担心了吧,没事,只是店烧了,没有伤及到人家。”

    张大娘心落了回去,“那就好,那就好。”

    “嗯,不幸中的万幸。您想吃什么,我给您做。”

    夏曦太平静了,平静的张大娘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夏娘子,你要是有火,就发泄出来,不要憋在心里,憋出病来。”

    夏曦露出一个笑意,“我真的没事,不就是一个店面,回头我回家再给我爹娘要点银子,再盘一个就是了。”

    “可是……”

    张大娘总觉她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熬点粥吧,这天气实在太冷了,我都要冻僵了。”

    张大娘站起来,“我去,你们几个先回屋暖和一会儿。”

    夏曦拦住她,“不用,我也给您做不了几顿饭了。”

    张大娘心里的不安又涌上来。

    夏曦却已经转身,去了厨房。

    ……

    落尘山庄内,风安把消息禀报给风澈。

    风澈眯着眼,右手食指弯曲,轻扣桌面,没有说话。

    ……

    吃过早饭,给张大娘说了一声,夏曦领着琪儿和虎子出了门,雇了一辆马车,直奔落尘山庄。

    听闻禀报,风澈挑眉,“让她进来。”

    让琪儿和虎子在院子里,夏曦直接进去,在风澈面前站定,开门见山,“我想让你派人帮我查一下俞义的下落。”

    风澈淡淡看她,“我为什么要帮你?”

    “等我的新店开起来以后,让你免费吃三个月。”

    风澈嗤笑了一下,“你店里那不入流的东西以为我能吃的下?”

    “六个月!”

    风澈无动于衷。

    “九个月!”

    风澈眼皮都没抬。

    “一年。”

    风澈依然没说话。

    夏曦转身就往外走。

    风澈,……

    嘴快于大脑,“站住。”

    夏曦停住脚,回过身来。

    风澈脸色微红,掩嘴咳嗽了一声,“三日以后再来。”

    “多谢!”

    夏曦走了出去。

    风澈长舒出了一口气,随即拧眉,刚才夏曦转身的那一瞬,他竟然失态了。

    ……

    夏曦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厨房。

    拿了一个南瓜,蒸熟,然后捣碎,加入油,加入白糖,跟面和在一起,擀开,然后把一个小碗倒扣在上面,割成一个个均匀的小饼,又把锅里放上油,让琪儿过来烧火,烙成一个个小饼,盛出来,放在盘子中,让管事派人给风澈端上去,然后才领着琪儿和虎子出了山庄,坐着马车直接回了魏家村。

    家门口停着两辆马车,夏文,尤氏,晴儿和倩儿都过来了。

    夏文焦急的来回走着,尤氏用帕子抹着泪,“你说说,曦儿去哪儿了呢,不就是一个店面吗,烧没了,再买一个就是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行了你……”

    夏文停下脚步,焦躁的打断她,“当年那么大的事,曦儿都没有想不开,如今不过是个小小的店面,她绝不会做傻事。”

    尤氏抽抽噎噎的,眼泪不断,“那你说,曦儿去哪了?”

    “我要知道还能在这里着急?”

    夏文一向脾气好,很少有这样对尤氏说话的时候,今天是真的着急了。

    他们得了消息,赶去县城,想要安慰夏曦,却没有见到她的人影,就急忙赶来家里,家中也大门紧闭,不止尤氏,他也担心的很。

    尤氏眼泪流的更凶了。

    看着一辆马车缓缓而来,几人并没有在意。

    马车停下,夏曦掀开车帘,刚下马车,尤氏一眼看到,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她,“曦儿,你去哪儿,担心死娘了。”

    猛然一个身影扑来,夏曦下意识的抬脚,感受到尤氏熟悉的气息,把脚刚收回去,便被尤氏紧紧的抱在怀里。

    晴儿和倩儿也跑过来,语气里是浓浓的担心,异口同声,“大姐,你还好吧?”

    “你这孩子,不就是一个店面吗,爹娘再给你买一个,有什么想不开的?”

    看到夏曦安然无恙,夏文眼眶顿时微红,本想安慰两句,着急之下,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异样的情绪汹涌的涌上心头,夏曦笑着开口,“爹,娘,晴儿,倩儿,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尤氏仍然紧紧抱着她不放手,身体不由得颤抖,等夏曦的时候,她脑中想过一百种不好的念头,如今看到她,仍然止不住心里的惧意。

    夏曦轻拍她的后背,像哄琪儿一样,“娘,我真的没事。”

    “你要有事,娘也活不成了。”

    尤氏哽咽出声。

    “好了,曦儿都回来,你这样像什么样子,有什么话,我们进去再说。”

    尤氏这才止住哭意,拿着帕子擦眼泪。

    夏曦双手环住她的肩帮,“娘,我真的没事,你们不用担心的。”

    尤氏点头。

    “琪儿,喊姥姥。”

    “姥姥。”

    琪儿乖巧的喊。

    尤氏眼泪差点没忍住又掉下来。

    “娘,就是为了琪儿我也不会有什么事的,你放心吧。”

    尤氏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

    夏文出声,“好了,有什么事我们进去再说。”

    夏曦把钥匙给了晴儿,晴儿去开门,又让倩儿付了马车费,几人进了家。

    好些天没住人了,家里冷的很,琪儿去点炭盆,虎子跟着去帮忙。

    几人在屋中坐下。

    “爹、娘,我今日是去打听俞义的下落。”

    尤氏刚坐下,听到夏曦这话又腾的下站起来,“曦儿,你的意思是这门店是他让人烧的?”

    夏曦没有否认,“烧门店不是小事,一旦连累到一边的住户,弄不好会丢掉性命。我在县里又没有得罪什么人,思来想去,俞义的可能性最大。”

    “怎么可能?”

    夏文也很震惊。

    “你们不了解俞义,他这人心狠手辣的很,而且他这次回来,我还和他结了仇怨。”

    “那他胆子也太大了。”

    烧门店不是小事,一旦被查出来,俞义的功名别要了。

    夏曦摇头,“我怀疑他背后还有人,如果不然,他也不会身无分文的就走了。”

    “身无分文?”

    夏文纳闷,“他不是有一千两吗?”

    “被我讹了过来。”

    “啊?”

    夏曦把俞义唆使虎子过来偷银子,她借机反讹他一把,把他手里的一千两银子讹过来的事说了。

    夏文听完,手捋着胡须,好一会儿才道,“你们刚成亲那几年,俞义还是个秀才,每年便从我和你娘手里拿走几千两银子,说是在外求学,花费大,我不放心,私下也派人打听过,他去的那个书院确实比一般的要好,费用也多。他要的那些,也只够一些生活费。我和你娘觉得他品行还行,以后他再要钱,便没有多想过。后来,他考中举人,本是能做官的,我和他也说过,不论需要多少银子打点,我们夏家都给他拿,可他说想往上再考一步,以后做高官的机会也大,我和你娘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可自那以后,他得花费便多了起来,前年和去年各自要了一万五千两。难道说……”

    话没说完,被尤氏气呼呼的打断,“我就说俞义就不是个好东西,他一定是有了二心了,却还瞒着我们,把我们当成了冤大头,现在觉得要不出银子了,恼羞成怒,烧了夏曦的门店。”

    夏文摇头,“这件事不一定是他做的,你先别早下定论。”

    尤氏气呼呼的顶回去,“怎么不是他做的,我看就是他。”

    怼完夏文,便对夏曦道,“曦儿,你不知道,自从俞义走后,你爹派了人出去,打听他的下落,就连以前的学院都打听了,愣是没有找到他的下落,他若是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把自己藏得这么严实干什么?”

    “爹娘放心,我今日托人去打听了,很快就能有他的消息。”

    “你找的什么人?”

    夏文不放心的问。

    夏曦撒了谎,“张爷的一个朋友,专门干这一行的,人脉广,他应了我。”

    夏文一沓银票放在桌子上,“这些银票你拿着,如果不够,再给爹说,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打听到俞义的下落。”

    夏曦把银票推了回去,“不用了,上次爹给我的还有不少呢,我身边放这么多的银票也不安全,爹还是拿回去吧。”

    夏文没有强求,把银票又装了回去,“也好,爹这几日在县城了转转,看看还有什么好的门店,再给你买一个。”

    尤氏也没有强求,夏曦一个弱女子,带着孩子,身边有这么多银票确实不安全。

    琪儿端着炭盆进来,放在屋中,而后又出去,抱柴烧水,没过多一会儿便端着几碗热气腾腾疼的开水进来,

    “姥姥,姥爷,大姨,小姨,喝水。”

    众人赶紧接过

    夏曦摸摸他的头。

    虎子也咧着嘴进来,学着琪儿的样子站在夏曦另一边。

    尤氏看的眼疼,挥着手,“去、去、去,回你那边的院子去,别在这里碍眼。”

    虎子笑意退下去,仰头看夏曦,撇着嘴,很是委屈。

    夏曦也摸摸他的头,“去吧,你也好几天没回去了,你娘想你了,一会儿过来吃饭。”

    虎子这才高兴了,噔噔噔跑了出去。

    “他们夏家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曦儿,你也别对这个傻子太好了,免得以后给惹来麻烦。”

    “娘,他只是一个孩子,再说当初牛氏虐待我和琪儿,还是虎子偷偷拿了吃的给我们。”

    “还有这事?”

    尤氏心里对虎子的厌恶少了不少。

    “举人娘子。”

    院中响起村长的喊声。

    夏曦出去,院中进了不少人,除了去招去店里做工的,还有一些村民。

    “对不住大家了,门店暂时开不了业了。”

    村长带头慌忙摆手,“举人娘子,门店被烧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过来问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多谢大家了,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今日水煮鱼我也不去卖了,要歇几天。”

    “那我们不打扰举人娘子了。”

    村长带着人走了。

    ……

    三日后,风安骑着马过来,把一个纸条给了夏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