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1151章 压抑的爆发
    姚语想了很多,张兮同样站在姚语的角度想了不少。

    他现在做的事情很多都是很简单的,不需要耗费太多的注意力在上面的。

    包括在赶路的时候。

    在他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他都会通过去想一些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张兮将姚语搂进了自己怀里,他怕姚语被姚语盯着看,他不想看姚语那坚定的眼神,更不想被她看穿自己内心的不甘心。

    他肯定不会甘心。

    他是想要报仇的。

    他想要替自己报仇,替姚语的双臂报仇,替欧阳佳佳报仇,替那些姑娘们报仇。

    这些想法都被他给压了下去,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的照顾姚语,让她不要胡思乱想,让她能够尽快的,走出会出现一些奇怪想法的境地当中。

    他希望她能够乐观。

    “你不是一个单纯的女子,你可能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在逍遥楼里当过花魁,你勾引过男人,勾引过我,你还去过神教,你还贪恋于我的美色,你心里是爱我的,想着我的,像你这样的女人想要出家,谁会收你?”张兮言不由衷的说着可能会伤害到姚语的狠话。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害怕姚语眼神里的那种坚定,他想不出更好的说辞来阻止姚语,他只能尽可能的,思绪紊乱的,突如其来的冒出一些疯狂的,不应该的说出口的话语来。

    “是啊,正是因为之前的我是那样的不堪,是那样的坏,所以我才需要忏悔。”姚语的声音出现了一些颤抖,一些被伤到心的颤抖:“谢谢你说出了在你心里我最真实的形象。”

    “姚语!”张兮喝了一声。

    喝出这一声后,他把自己给惊醒了,忙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甚至于他弯曲了双膝,算是在最真诚的请求她的原谅。

    男儿膝下有黄金。

    但姚语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家人,他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向自己的家人屈膝,并不丢人,也不会论及到尊严。

    他很着急。

    这些天他的压力也很大。

    大到他已经彻底的乱了,不能冷静,在不能冷静的状态下,他说出了更加伤害到了姚语的话。

    这是他的不应该。

    他应该道歉。

    她为了他牺牲了那么多,他就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照顾,除此之外,他也无法再给她更多。

    他应该向她道歉。

    “你的对不起能够还给我双臂么?能够还我佳佳么?能够还我那些姐妹们的性命么?”姚语气愤道,因为张兮的屈膝,更是让她情绪激动,她也说出了一些伤人的狠话:“你什么都做不了,说实话,就算是我现在这副模样,想要找一个可以照顾我的,比你强的,还能拥有几亩田地资产的,也不会太难!”

    “我瞧不上你,你不能给我提供很好的照顾条件。”

    “出家,只是我的一个借口,我就是想要离开你!我嫌弃你,我已经玩腻你了!”

    她越说,越激动,言不由衷的说了更多会逼得他离开自己的话:“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根本不止你一个男人。你真以为在逍遥楼里我与那些男人在一个房间里面单独相处什么都没做么?你真以为通天塔的时候我是第一次么?哪有那么顺手的第一次?”

    “你……”张兮抿住了嘴,一口鲜血上涌,嘴没来得及抱住从嘴角渗出了一些。

    “你…就你这种身体状态,还照顾我呢,你连你自己都照顾不好吧,废物!”姚语的眸子里在看到鲜血时出现了片刻的闪动,担忧,随后便更是坚定。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随口几句狠话便能伤到他,给他造成内伤,她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

    越是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分量,她才越需要斩断这一段情缘。

    她不应该一直在这里陪着自己。

    她应该有更多自己的事情去做。

    他是张兮,他应该继续去创造奇迹,而不是陪自己守在这样一个地方。

    他是曾经的照夜英雄,一定有人在等着他,期盼着他的回归。

    张兮没有说话。

    他意识到,姚语可能需要一些发泄。

    “咚”

    姚语突然起身,一脚冲着张兮的胸口踹了下去。

    失去了双臂,她却没有被废掉修为,只是她失去双臂的她无法再像身体完整时随自己的心意调动弈力。

    刚那一脚踹过去,不知道是情绪没把控好还是什么,竟夹杂了不少弈力。

    张兮一下子被踹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一根柱子上,将那根柱子撞出了一道凹痕。

    “噗”

    急火攻心加上外力所致,张兮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姚语看着他,出现了片刻担忧,紧接着快速的跑了出去。

    张兮听到她跑出去,抬起手,试图去追她,挣扎了半天,他就连爬也爬不起来。

    “动啊!动啊!混蛋!你给我动啊!”张兮冲着自己的身体大声嚷嚷道。

    他的身体不听使唤,那些还未完全好的伤再在这一脚的用力一踹下复发,情绪上,精神上,身体上的多重伤害,让他一时间似失去了对身体的感应,半天爬不起来,只能无奈的看着姚语跑出去,越跑越远。

    他需要缓一缓。

    需要缓一缓。

    这一缓,从白天,一直到了傍晚。

    张兮终于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跑出去,望着黑漆漆的四周,哪里还有姚语的踪影。

    从庙宇跑出去,有好几条路,分别通向不同的地方,每一条路都相差甚远。

    天太过于黑,他又刚吐了血,储物戒指里的疗伤丹药因为缺少弈力的缘故也拿不出来。

    他试着在每一条路口去观察,他试图去找姚语留下的脚印。

    那丫头一直是跟着他的,她是刻意有预谋的离开,对于他的一些侦查手段很是了解。

    她很聪明,光是看一眼自己的结界布设就能知道怎么破解自己设立的结界。

    她在跑离的时候,竟没有留下一丁点儿可以容他追踪的痕迹。

    “语儿!你快回来啊!”张兮站在每一条路的路口,冲着远处的方向大声喊道。

    他希望姚语只是压抑太久,需要发泄,发泄完后,冷静下来就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