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1085章 地下的兵
    都把自己变成那般的怪物,对你这个主人家的女儿出手了,他还有什么主仆契约。

    到底半人半傀儡的还会不会受主仆契约的限制,张兮也不知道,他这样笃定说,是不希望万一这样的怪物还真是继续受着主仆契约的限定。

    那么,在主仆契约的约束下,他依旧能够对身为主人家的欧阳佳佳、上官鹿出手。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给他命令的,就是主人。

    得知真相的她们只会更加的难过。

    他这样笃定的说,把所有的责任全部归结到这个九品傀儡师身上。

    他不信两大家族就会这么轻易的抛弃掉她们的女儿。

    应该是有感情的。

    抛弃,也只是综合与利益上考虑的战略上抛弃。

    假若他能够表现出更高的价值,更多的可以利用的价值,那么,作为那边与自己的唯一牵绊,他们会更加看重她们。

    战略会因此改变,也说不定。

    张兮再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把三生三世来,向着九品傀儡师以风法驱之而去,让它们笼罩着九品傀儡师漫天飞舞,将其笼罩其中,不断迷幻,催生私念。

    “啊!”九品傀儡师的身体里属于人的部分不多了,但关于人的感官器官,他还是留着的。

    他身为一个人,理所应当的认为他应该保留着那些感官。

    没有了那些感官,他也会失去对一些相应危险临近的感知能力。

    花瓣在他的四周飘舞,将其包裹围绕,翩翩化蝶。

    他是拥有极大私念欲望的。

    没有过度的念头,他也不会真正的狠心将自己的身体也改造成为傀儡。

    当开始动自己身体的那一刻,他就不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

    为了追求力量,他走上了一条非人的不归路。

    在这一条路上,他的欲念越发的扩大。

    三生三世将他的这一份欲念激发,无限无穷尽的肆意激发着。

    他转头看向了那一条银甲龙。

    龙魂,是他最满意的力量。

    注入了龙魂的银甲龙,简直就是他最满意的杰作。

    弄出紫电喷云龙的龙魂,便是他在欧阳家族拥有一席之地,也是让他在整个照夜,整个阳辉的傀儡师里都排的上名号的满意所在。

    如果,他融合了龙魂,会怎么样?

    他的灵魂与龙魂相融合?

    他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银甲龙。

    “他想做什么?”欧阳佳佳看着九品傀儡师走到了银甲龙的面前,完全不明白他到底被激发了什么样的欲念。

    不是看向她么?

    不是应该是那方面的?

    还是真像张兮所说,他已经失去了那方面的能力,不可能有那方面的欲念,把对于人类异性的那方面欲念转嫁到了龙的身上?

    她的表情变得很是怪异。

    “嘘。”张兮对她竖起了一根手指,示意她不要继续,让自己进行接下来的表演。

    在欧阳佳佳的疑惑注视下,他夸张的张大了嘴,非常大声的冲着那边慌张嚷道:“不要啊!快,阻止他,一定不能让他成功,银甲龙本来就处于无敌的状态。”

    “现在我们还能够通过进攻那个怪物傀儡师来击败他们,万一他与银甲龙融合了,我们就无法再击败了,我们就彻底的只有等死了,他将成为这整个阳辉上无敌的存在!”

    “快,快,一定要不惜代价的阻止他!”龙十一位有几位已经处理完他们的目标回来,听到张兮这么一说,正要出手。

    张兮立马给了他们做了一个手势,他们放慢了向着九品傀儡师冲去的速度。

    以他们的速度,相距的距离,是能够在五个呼吸间便到九品傀儡师的身前的。

    然而这点距离生生的被他们跑出了天涯海角的感觉,都是很慌张,很着急的在跑,却怎么样都无法跑到。

    姚语立即拉住了被骗到,正要往前不顾一切冲的上官鹿,也制止了她的上前。

    “哈哈哈!你们休想阻止我!”

    九品傀儡师已经处于了一种疯狂中,他看也没看张兮等一行,双手伸展,往上一抬,从地底之下,立马钻出了近百来名死而复生的“尸体”,他们每个都是全副武装的护卫模样。

    “他们应该是这里原来的护卫配置。”张兮看着他们的装束,沉吟道。

    从沾在他们身上泥土的新旧程度判断,这些家伙被埋入地底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不是最近才埋下去的,至少埋入的时间应该以年份作为计量单位。

    “这里不是黄家的地盘么?”欧阳佳佳提出了一个连张兮也差点儿忽视了的点:“那一位的话,不应该是我们家的人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有部署?”

    很不想承认,但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还真就是她欧阳家的门客。

    将这些联系起来,欧阳佳佳发现自己所学的知识根本不够用,大概也有当事情到了自家的身上,有些本能够客观做出判断的地方,也无法再很轻易的进行客观判断。

    “或者,这些原来的护卫是你们的人?是你们先对着马场下了手,但被黄家给黑吃了黑?或者,是你们故意让黄家黑吃黑,提前留了这么一手,就是在关键时刻给黄家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啊?”

    “那么,黄家在这里并没有按照军马规格进行军马饲养的事情,其实在你们欧阳家,是有证据的。”姚语带着上官鹿靠拢过来,听见了他俩的交谈,进行了一个大胆推论。

    欧阳佳佳继续坚持着某些即便是内心已经松动,依旧要坚持的东西:“怎么可能,你胡说,要是有证据,肯定已经揭露出去了。”

    “什么意思啊?难不成,是欧阳叔叔他们家里,也有把柄落在了黄家的手里,才只能暗度陈仓?”上官鹿听后说了这么一句。

    “连鹿鹿都明白了。”张兮点点头,依照目前的情况分析,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四大家族各有黑幕,黑子都有把柄掌握在对手的手里,凡是做过坏事,就会留下证据。互相对各自的黑事儿都有所了解,记了一个小本本,互有默契,都不揭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