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1083章 花瓣是什么
    “身体改造过?”

    欧阳佳佳没有听太明白。

    似乎是为了印证张兮的解释与推断,那九品傀儡师一把扯下了自己外面的衣袍,并将身体上半身的衣服全部扯掉,露出了一具根本不能用人皮肤来形容的坚硬上半身。

    那上半身似木偶,又比木偶光滑,在初起的晨曦光芒下,泛着皎洁的光泽。那种光泽,有点类似于锋利的刀剑在光芒下的色彩。

    “好恶心!”欧阳佳佳本来是欲闭眼的,是作为一名女子本能的闭眼。碍于所处环境是战斗环境,她在闭眼的刹那后又强行将眼睛睁开,看到了那九品傀儡师根本就是非人皮的上半身。

    当着他们的面儿,九品傀儡师抓住了身体侧面一个位置,往外面一拉。

    他竟将他的身体直接拉开,露出了里面的内部结构构造。

    在他拉开的那一接口位置,张兮看到了如刀剑尖的锋利,跟他的猜想是一样的,他这上半身的外壳,还真就是一把长宽比例有些奇特的刀。

    他身体里的脏器结构是被错位放置的,心脏是有,并非与普通人一样是在左侧,而是再肋骨与肚子的中心,并且在外面还有一个特质的壳进行保护。

    他体内的血管很少,颜色也有些奇特,应该是被他自己用什么材料给换掉过,从他自己伸手去一点儿也不畏惧怕碰伤的抓来抓去的情况看,是一种韧性及坚硬强度都在一个很高水平上的特殊材质。

    此刻,傀儡师抓住他的那特殊血管挤压着,就是在试图将张兮塞进他身体里的“毒药”给弄出来。

    “看见了吧,毒药,根本伤害不了他,也无法真正的对他身体造成有效毒害。”张兮庆幸自己有过那样一次与傀儡师交战的经验,上一次与傀儡师的交战他吃了大亏。

    却也在那一次吃大亏的交战中,认识到了傀儡师的一些厉害之处。

    “他还是人么?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欧阳佳佳低着头,她的一只手抓着张兮的衣角,不时的抖动着,有身体还没有缓过来的劲儿所致,也有被这九品傀儡师恶心到的情况在。

    “傀儡师强大之处是在与他们操控傀儡的能力,当他们拥有一具绝对强大的傀儡时,他们的战斗能力将被无限度的进行放大,傀儡是不会死亡的,也不会怕疼,拥有一具不会被毁灭掉的傀儡,无疑是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张兮进行解释道。

    “普通的傀儡操控,只需要切断连接弈力丝线,再将傀儡体内的接收器给破坏掉,便是能够将那具傀儡的行动能力给彻底的破坏掉。”

    “但,像这一条被注入了龙魂的银甲龙,他根本就没有丝线进行连接,接收器在哪儿,我们也无法找到,就算能够找到,怎么样接近他,再划破它的银甲破坏接收器,这会成问题。”

    “在它的身体里不止一个接收器,得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够彻底的毁了这一条银甲巨龙。”

    “再换句话说,可能在耗费了一定时间精力体力毁掉了这一条银甲巨龙后,他是不是还有新的傀儡,更多的傀儡,我们的消耗与他跟傀儡的消耗比起来,相形见绌,这,便是傀儡师的强大。”

    还没有拥有修为的时候,他便与傀儡师战斗过,那时,他仅仅是与傀儡师操控的傀儡兽进行战斗。

    拥有修为后,他也几次与傀儡师交锋,从普通的,低品阶的,到专门搞刺杀的傀儡师,他都一一的交锋过。

    这次,往傀儡里注入龙魂,这种不小的大场面,是他第一次见,也是他第一次遇上。

    “他们的唯一弱点便是他们的肉身。”

    “杀了他们操控傀儡的本体,傀儡本身自然也就废了,所以先前我会让你们进攻他的本体。”张兮眯着眼瞄着那正在将那些花瓣一片一片掏出来的九品傀儡师,嘴角轻轻的扬起一抹弧度。

    “这样的怪物本体,怎么攻得下来?”欧阳佳佳还是没有敢去看那傀儡师,她简直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竟将自己的身体与傀儡进行了结合。

    他准确的讲,已经不能再称作为人了。

    “怎么又无法攻下?”张兮向来认为,是人,就会有弱点。

    只要,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部分是人。

    “那花瓣是什么?”欧阳佳佳听出了张兮话语里的自信,抬起头来忍着不适应的看了一眼。她再一次的确认了张兮先前塞进傀儡师身体里的还真就是花瓣。

    她很好奇,连毒药都不能伤害的身体,他用一些花瓣,难道就能够起到作用么?

    “呕——”

    没等到张兮的回答,她又是一阵不适应的狂吐起来。

    那边照顾上官鹿的姚语,看了看已经没有多少恶心症状,甚至能够用一双好奇大眼睛直视傀儡师的上官鹿,对比了一下欧阳佳佳的症状,不免有些担心的向着张兮大声喊道:“张兮,你好好注意下佳佳。”

    “我一直在……”张兮闻声,回头,看到了姚语眼神里的另有所指。低头再看回欧阳佳佳,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一直吐,是因为看到那家伙恶心的,还是因为身体上哪里有些不适应?”

    接着,他又关切的问道:“这个吐,是今天才开始的么?还是最近都有得情况?”

    “你什么意思?”欧阳佳佳抬起头来,眸子上带着点儿也不知道是情绪还是身体状况所致的雾气,不满问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会负责的,去你们家提亲。你们家有什么相关要求,只要我能够满足的,都会尽量满足。”张兮犹豫了一下,解释道。

    在宗世与这来自欧阳家的九品傀儡师开始不顾欧阳佳佳、上官鹿身份的开始对她们发起无差别杀戮时,他的心理就升起了要保护她们的念头。

    是自己害得她们失去了强大靠山,将她们置于危险境地。

    虽说不是他直接的造成,却也与他有所关系,他认为自己应该担负起这个责任来。

    欧阳佳佳听懂了,她只回了张兮一个字: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