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829章 他似乎明白了
“张兮,你要时刻明白自己正在做什么!你到底有什么目标,到底有什么目的!”紫电喷云龙的态度严肃,坚定,在这个世界里,它可以为所欲为的将它的声音提到一个无止境的高度。

    “我没忘!我与她,是相互成就。我需要她,与她在一起,我的修行也能更快的进步!”张兮皱着眉头,他不想去面对先前紫电喷云龙所提出的问题。

    那个问题,很过分,很过分。

    “她是你的女人么?”紫电喷云龙再提出又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她……”张兮无法承认。

    他不能确定自己与姚语现在的关系算什么。

    他的确,还是喜欢她的。

    可在他目前什么都不确定的状态下,他又能够给她什么?

    他害怕得到以后再失去。

    他害怕再有亲人从他的身边离去。

    他害怕承认自己与姚语的关系,从而让姚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也害怕,万一姚语与紫云一样,会在某一天,会在更大的利益面前,弃他而去。

    他伤不起了,他什么都不想再失去了。

    他想要自我保护,他想要一味的进行索取,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是你的女人,你跟她行房事做什么?”

    紫电喷云龙再次严厉的问道。

    张兮:“……”

    他解释过了,他是为了力量。

    这个解释,苍白无力。

    这是在侮辱他自己,也是对姚语的不公平。

    从内心的感受而言,只是为了力量,仿佛又是一个借口,一个堂而皇之占其便宜的借口。

    “那你为什么不能让我替你一次?”

    紫电喷云龙戏谑的说道,

    “混蛋!”张兮身体里弈力爆发,无形巨人从身体里冒出,一记硕大的无形拳头对着紫电喷云龙的脑袋直轰而去。

    他的大拳头,在紫电喷云龙的脑袋前停了下来。

    他的这一拳,没能真正的轰下去。

    “可是,你在防着她。”

    紫电喷云龙无视张兮近在咫尺的拳头,把它想要说的话,继续原封不动的说了下去。

    “我必须防着她。”

    张兮的语气软了下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的经历,铸就了他的性格。

    他试图想要去相信一个人,又害怕完全的去相信一个人。

    他失去过,所以更加谨慎小心。

    “那你到底在乎她么?”紫电喷云龙又问。

    “在乎。”张兮回答道。

    “我问你,我的力量,与她,你会选择谁。”紫电喷云龙重新将之前张兮不能回答的问题再问了一遍。

    “我不想做出选择。”

    张兮捏着拳头,嘎吱作响,在还没有对身体进行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强行调转弈力,哪怕是在这属于他的领域空间里面,也会让他分外的难受。

    “你必须做出选择。”紫电喷云龙强迫道。

    “……”

    张兮沉默。

    紫电喷云龙再度出现冒犯言语:“让我替你一次,以后我的力量,你想用便用。”

    张兮断然拒绝:“不可能!”

    “原来你选择的是她。”紫电喷云龙自行就他的回答,帮他给出了一个答案,并且道:“如果你不能抓住她,将来她是不是会成为别人的女人,还是说,你不会给她能够成为别人女人的机会,杀了她?或者让她死在别人的手里。”

    “我不会!”

    张兮身体绷直,怒火消失,他心虚到无法再维持无形巨人。他的本体,在紫电喷云龙的本体面前显得特别的渺小。

    紫电喷云龙悠然的在空中盘旋转了一个圈:“你既然选择他的话,以后,是不是就不再需要我们的血脉力量了?”

    张兮反驳道:“你只能代表你自己。”

    紫电喷云龙也反驳道:“是么?你觉得,我与它俩的关系,比你与他俩的关系要浅薄?”

    张兮的脸部表情变得僵硬,跟着嘴硬道:“你们必须寄于我的身体里。”

    紫电喷云龙哼了一声:“倘若我们不再合作,还跟你捣乱呢?”

    “龙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张兮往地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就跟蔫儿了花一样,毫无生机。

    他皱着眉头,自暴自弃的盯着身前的土地里那一株随风而到的小草,感同身受。

    他伸手,试图去抜下那一株小草,把它移出自己的视线,改变自己的心情。

    这一抜,以为自己能够很轻易的便将它拔出,却发现他第一次还没有成功。

    第二次,第三次。

    直到将剩下的力量全部用出,才将它给拔出。

    在那看似摇摇欲坠,随风飘扬的枝叶下面,是比他枝叶还要深长的根。

    正是因为那些看不见的,深且长的根,让这一株看似其貌不扬的小草,拥有了绝对的抓地力,哪怕是风吹雨打,开始很容易就会被覆灭的它,依旧扛了过去。

    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不去在意紫电喷云龙还在外面,不去在意照夜墨甲龟满含深意的眼神,以及出现的日月骁骦乌的看热闹的状态。

    他闭上眼睛,不被任何影响的进行自己的伤情恢复。

    如照夜墨甲龟所说,他体内的弈力,被紫电喷云龙的那一道闪电,全部都给劈了出去。

    他需要对身上伤情修复的弈力,还得要重新进行吸收。

    他就地躺下,平静的睡了过去,进入了九轮阳辉状态,往里面进行弈力的吸收。

    “他似乎,明白了。”看到张兮睡去,日月骁骦乌与紫电喷云龙进行眼神上的交流。

    “废话,要不然我们怎么会在他的身体里?”

    紫电喷云龙对于张兮能够明白他们的交流一点都不惊讶,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肯定是理所当然的。

    要是他连这点道理都不能明白,就不是它们所认识的那个张兮了。

    ……

    九轮阳辉里几个时辰,张兮将体内的弈力进行了一个补充,再起来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一个修复。

    然后,他睁开眼睛,平静的看向悬于高空中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紫电喷云龙。

    “小子,盯着我做什么?别以为你跟我卖萌装可爱先前的问题就可以回避。”紫电喷云龙继续摆出了一副恶龙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