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468章 鲜花盛开图
反正我不怕输,我用父母给的天赋,不服!

    张兮抬头睁开眼睛,看向天空中的那九颗太阳,笑了,非常开心的笑了。

    力量的本相是别人赐予的么?

    不,他不服。

    他所拥有的,全是属于他自己的,他,是他自己的,他的力量,也是他自己的。

    他的身体,他的天赋,是父母赐予的,与那人无关。

    “老龟,你说,我把黄驰的那本空间功法给写到这上面来,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一路的经历最后阶段,就要说是黄驰,他收获了之前他仅仅想模仿一个形,对其意并不感兴趣的空间功法。

    通过对空间功法的梳理,对那本功法的研究,他,将那本功法拿了出来。

    “要不,你等之后再来研究那个?”紫电喷云龙都替张兮着急起来。

    这次不是它要通过什么方式帮助张兮快速成长,不是什么拔苗助长,是他自己在正常的进行修为的冲刺。

    通天塔内,倒计时的。

    积分为负,时刻都有被发现的可能。

    被发现过一次作弊,以后再想要第二次以同样的方式进行作弊,就会很难了。

    “你,倒是可以研究试一试。”照夜墨甲龟盯着那本空间功法,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老龟,你,知道你在跟他一起做什么吗?”

    紫电喷云龙都有点受不了它们俩个,真还真是那什么不急那什么急。为什么那个当事人不急,那个老龟不急,它偏偏替他们俩很着急。

    照夜墨甲龟回了几个字:“磨刀不误砍柴工。”

    “神经病。”紫电喷云龙从九轮阳辉中消失,它去陪日月骁骦乌去了。

    “它怎么了?”张兮注意到了紫电喷云龙的消失,好像还是带着情绪消失的。

    “刀子嘴,豆腐心,怕你在通天塔里待久了,增加被人发现的可能,帮忙去守着裂缝口了。”照夜墨甲龟对紫电喷云龙这老伙计的性格可是了解的透透的,从它出去,到日月骁骦乌没有交班进来,就知道了它出去的意义。

    “它,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张兮诧异的问道。

    “你们人尚且能变,我们神兽,可是比你们人要简单多了。你对我们好,我们会对你们好,

    “意有所指,暗示?”

    “这是明示。”照夜墨甲龟轻轻的咧了一下嘴,它没少在老伙计面前帮张兮说过好话,自然,也要帮着老伙计们在张兮这边做一些争取。

    “明白了,记下了。”张兮点点头。

    然后,双手同一时间冒出红色焰火将手里的空间功法瞬间包围。

    没有跟普通的纸一样遇火就燃,这还不是普通的火。

    在这样的火焰燃烧下,功法仅仅出现了些许被榨干水分烘烤时因干燥而出现的些许弯曲。

    “猜对了。”

    张兮没有因为这本空间功法出现炼化困难而懊恼,反倒是开心笑了起来,这证明他的猜测没有错。

    黄驰的这本功法,不光是上面所记录的文字是宝贝,这本功法本身,就是宝贝。就像是这领域空间里仓库上的文字,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态,不同的阅读方式,读出来的感觉,得到的理解,都是千差万别的。

    随身携带的不一定是手抄本,空间功法的手抄本,失去了原本的意义,无法看出那种不同,以黄驰读了数多年的时间,早就应该已经背的烂熟,何必还要带在身上,再便宜了张兮。

    “划伤你的手掌,将你的血加进去。”

    照夜墨甲龟将主意打在了张兮的血上,它需要进行试验,这种情况以前它并没有遇见过。

    它自己也不需要修炼空间功法,只是生命的时间太过长远,需要打法时间研究一些比较难以研究透彻,可以打发时间的内容,有所涉及。

    “血?”

    张兮不假思索的划破了自己的手掌,让自己的鲜血血直接混入到红火之中。

    “血脉之力,血是根本,你的血,就是日月骁骦乌的血,以神兽之血为引,火会更为炙热。”

    照夜墨甲龟盯着张兮的鲜血融入到火焰之中的变化,它的眼睛穿透火焰,直接着眼于功法本上的那些空间字符。

    那些字符出现变化,开始进行组合。

    由众多文字重新组合,进而重新组合成了一个新的文字。

    依旧是空间字符。

    可这唯一的一个字符,让照夜墨甲龟大为吃惊,“这本书,是认主的!”

    那个字不是其它,意思正是“死”。

    认主的功法当遇到不是它的主人欲强行炼化它时,它触发了自动毁灭效果,以它为中心的空间开始出现虚无。

    如果让它爆炸,张兮将被卷入到那个虚无空间。就像是放在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当储物戒指被强行炼化,那些东西也将跟着被永远封存在某个没有出口的空间里。

    一旦张兮被功法的自毁效果卷入到那虚无空间当中,极有可能被永远的缩在那个空间里,再也无法出来。

    “快将你的血直接涂抹在书本上,涂满它的全部!快,压制住它!”照夜墨甲龟忙冲着张兮大声命令道。

    情势已经刻不容缓,不容许有丝毫怠慢,稍晚一点,又或者换成其他人,都将彻底消失。

    即便,这里本就是张兮的领域空间,应由他为主的领域。

    “好!”

    张兮不假思索的将自己手掌向外一展,伤口崩大,并动用弈力将自己的鲜血往外推,没一会儿便将整本空间功法染红。

    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被染红的空间功法就像是一颗心脏,不断的在跳动,仿佛在告诉张兮它是活的,又好像它是在挣脱鲜血的束缚。又好像,是鲜血包裹住了正在毁灭的它,没让它的毁灭效果波及到张兮。

    噗!

    鲜血绽放,犹如一朵盛开的红色骄阳,一页一页的功法化成了一朵一朵的花瓣,封面化作了花的枝干。

    仿佛在绽放的那一刻,张兮还真闻到了花香的味道。

    绽放至盛,一朵一朵的花瓣在火焰的驱逐下,向着仓库的上方飘去,一片一片的,一点一点的,点缀于仓库上方。

    落于上面的板面上时,一片竟化成了一朵,一朵,一朵,又一朵,点缀让某些文字的旁边,让旁边的文字也成了花朵,没一会儿,便在板顶画就了一幅鲜花盛开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