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467章 力量本相
“它在那边的裂缝口守着,我们轮换着来,要是那边一有风吹草动,以我们能够自由穿梭两边的能力,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若有贸然闯入者,还能直接处理掉。”

    紫电喷云龙给出了回答。

    张兮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紫电喷云龙,很难想象这话竟会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

    “看什么看,快点开始,别墨迹。”紫电喷云龙被张兮盯着很不舒服,急躁的冲着张兮喊了一声。

    张兮也不墨迹,原地打坐,开始就这外出一段时间的所有收获进行一个沉淀,垫基,然后猛然向着上尉二星的阶段发起冲刺。

    女杀手的为了任务可以利用自己性别、外貌特征上的优势,便于得手目标。

    血脸,以至阴之血练就不死之身,为了变强,将自己弄成了一个怪物。

    傀儡杀手,完全牺牲掉自己的肉身,将自己的身体进行分解,处于多个傀儡之中,一个傀儡生,则自己生,以傀儡杀人,又以傀儡保命。

    穆阳炎放于天空之中的火烈鸟,那只火烈鸟久居于天空之上,到底是依靠什么来进行维持不灭?

    是阳辉!

    对没错,那只火烈鸟就算是以某种法宝进行形成,但要久久的维持他,除了穆阳炎要定时的给它进行一些带有他血脉之力的输送,也加持它与他之间的联系。主要翱翔于空中,飞跃于云层之上不灭不消的主要原因,应该是阳辉给予它的能量供给。

    多本权威史书,包括现在站在修为学识顶端的那几位的答案都会是一样。

    武者的力量,都来至于阳辉的赐予。

    阳辉大陆,正是有了五颗太阳,才“重燃”的辉煌。

    既然大陆上的一切力量都是来自阳辉的供给,那么身为其中一颗太阳的继承者,穆阳炎知道并运用阳辉之力来维持他天空之上的那只大火烈鸟也不足为奇。

    将弈气吸入到体内,据为己有,运用人体小范围内的弈气。

    再到划一片空间,给这片空间刻上自己的名字,让这一片空间里的弈气都归自己所有自己所用,不论是外界的,还是在私人领域空间里的,总的来说,都是阳辉给予的力量。

    小规模的占为己有,无非就是将阳辉赐予这片大陆的力量进行私人化的分割。

    就像五大军团的格局。

    大陆本为一体,五大军团各占一方。

    究其根本,他们脚下的土地,都是一个整体,脚下土地的名字统称为阳辉大陆。

    个人的力量,亦是如此。

    领悟到这一点,张兮的脸不自觉的抖动了两下。

    下一个目标似乎,有点难啊。

    好比穆阳炎仅仅是某一位最强者的关系户,那样的他便能利用其中一颗太阳继续的阳辉维持那只火烈鸟。

    那么,其中一颗太阳,能够完全利用那颗太阳的主人,那一位大陆最强者呢?

    或许,目前给那五位最强者他们的修为定位,并没有算进去他们所拥有五分之一的“阳辉之力”。

    “他,怎么了。”紫电喷云龙盯着张兮的变化,向照夜墨甲龟发问。

    它们是神兽,并不需要修炼让自己变强,它只需要通过呼吸,将这些浓郁的弈气吸入到自己体内,让自己强悍的身体对那些弈气进行消化,占为己有就可以。所以它们可是以一心两用的。

    “估计是领悟到了他此刻所使用力量的来源。开始,退缩了。”

    照夜墨甲龟看着张兮的表情,通过他嘴唇的微动,眼皮偶尔紧张的跳动,额头的汗珠,再对他的经历,以及这一段时间经历的一个梳理,得出了一个判断:

    “他在想,他现在是使用的力量,全是别人赐予的,而那个人,拥有这整个大陆五分之一的力量,他在想,自己继续进行下去的意义在哪儿。”

    “这小子,经历的太多,懂得太多,明白的太多,也就会很容易想的太多。这,本不是应该他目前应该考虑到的问题。”

    它能够思考出张兮此刻所想,所顾虑,只是它在一时半刻竟想不出该以何种方式去开导张兮。

    它的活的久,看得更多,知道的,所会想的,比张兮还要多。当张兮看到了某些本相的时候,它总不能跟他细致的探讨事实本身的原因吧?

    至于有些东西,还没有到张兮可以知道的时候,它也不能告知给他。

    此刻,他已经很难了。

    若是知道更多,他会更加艰难。

    “张兮,不要有压力,不要有杂念,着眼于你的眼前,先做好你自己,相信你自己,死的勇气你都拥有,再艰难的路你趴着都能走过,仅仅一颗太阳,又能耐你何?”

    “力量是别人给的又怎么了,身体是你的自己的,脑子是你自己的,这他么的是你父母给的,别搞错了!”

    “别人给你的,那也是你自己有能力才能拿到的,凭本事拿到的实力,你有什么负担!”

    “小小年纪想太多,不怕老的快啊!”

    紫电喷云龙就没有照夜墨甲龟这么理性,瞧着张兮积分的倒退,这里毕竟是通天塔里,在领域空间中,他们可以帮得了张兮,但在外面的世界,只能有张兮自己面对。

    在通天塔内,不遵守,但至少也得尊重规则,积分的飞速倒退,他所花的时间,一定要与收获成正比才行。

    付出那么多才得到的积分,却碍于几个想不通的问题把自己给困住了,这不是亏得慌么。

    “想不通的,给老子出去在想,在什么地方,就给老子做什么事情,在什么年纪,就给老子只想你在这个年纪该想的事情,别整天东想西想的,乱想一通,乱怕一通的!”

    张兮的脸色在紫电喷云龙的一句又一句的怒骂声,甚至带着一些他所听不懂,但绝对可以认定是脏话的词汇不断变化。从难看,到非常难看,再到巨难看。

    然后,他笑了。

    “谢谢你啊,老龙。”

    所有的复杂,归于平静。

    是啊,他只是以那个为下一个目标,并不是立马就会对上那个目标。

    提前知道力量的源泉,会对他在无限接近于那个目标时有所帮助。

    老龙说得对,就算力量是别人给的。那也是自己凭本事给赚到自己私人空间里的,他的脑子,他的双手,他的眼睛,他的脚,都是父母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