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412章 木偶婴孩
“这人,有点邪门,怪不得能将血脸那样的怪物都给杀掉,的确有两下子。”

    木偶婴童抬起右手,似鼻子有点痒,非常恐怖的挠了挠鼻子,然后“咯吱咯吱咯”摇头晃脑的笑了起来。

    然后,它猛地把储物戒指往地上一摔。

    暴怒起来。

    在它原来的计划中,张兮连一天都不应该坚持得住。

    但是现在,张兮不仅坚持过一天,甚至还能坚持更久,这根本就是它所不能认同的。

    倒不是担心有什么变故。

    它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它的蛊虫从来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再者,一个武者,进入到没有生存环境的储物戒指中,他又是以怎样的方式存活下来的?

    各种好奇,让它不满。

    它不喜欢对其它事物的好奇,它一向认为自己的作品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作品。

    “不能从里面拿东西,我可以往里面放东西。”

    木偶婴童一步一步的走向木屋旁的一个水缸边,将水缸上包裹着的布挪开。

    “咚”“咚”“咔”“咔”

    在布被揭开,阳光照射进入的那一刻,里面顿时传来了相当有力的各种碰撞声音。

    “小家伙们,你们可真是有活力呢。”木偶婴童搭了一张小板凳,站在上面。

    将头往里面探去。

    刚一探入,一只乌黑的大蟾蜍便跳了起来,张开大嘴,露出吓人的黑色牙齿,竟一口咬上了木偶婴童,将它脑袋上的一块木头给咬了下去。

    划拉!

    刀光一线,木偶婴童的那把木刀出现,那咬着它脑袋残屑正在咀嚼的蟾蜍被一刀给砍成了两截。

    黑绿色的血从断口处往下面洒去,被砍成两段儿却依旧还扑腾的身体跟着往下掉落。

    没一会儿,便听见里面传来了更加大的动静,“叮叮咚咚”“噼里啪啦”“扑哧扑哧”,不难听出是在里面打架,争夺食物,再将食物吃到嘴里的声音。

    房顶上,一道用紫色黑袍将自己全身裹得很严实,甚至分不清性别的杀手跳了下来,一张脸被紫色的厚布遮挡着,只露出一双眼睛,在这一双眼睛里,丝毫不掩饰对木偶婴童的厌恶情绪:“你,好恶心,我不想再与你组队了。”

    “难道,你就不想分一份么?”

    木偶婴童笑呵呵着抬起头来,那被咬掉的一块木头脑袋中,竟露出了正在“咕咚咕咚”有力跳动的人脑来。

    它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木头脑袋上的缺陷,看着紫袍杀手道:“那家伙的血好像有点特殊,能够将血脸给干掉的家伙,他的储物戒指里,应该会有点儿比较有趣的宝贝吧。”

    说到这里,它的声音不再是从木偶身上发出,从木屋里,走出来一个全身包裹着黑色袍子,弓着腰,拄着拐棍的男人。

    从形态看上去,他像是一个老人,可当他以木偶孩童发声时,他又是一个孩子,一双没有半点儿老人般浑浊的双眼上下打量着紫袍,仿佛能够看穿对方紫袍下的一切,“现在离开,东西,可全都是我的了。”

    “东西,我不在乎,等你拿到东西,确认他的死亡,向教主提交申请,我不想再跟你一个队伍,太恶心。”

    紫袍将目光移开,不喜欢这怪物的目光,尤其是不喜欢它的某些行为做法,尤其是恶心那颗在木偶脑袋里跳动的人脑。

    要不是上面安排,是绝对不会想与这样的一个怪物待在一起的。

    “你敢,再说一次么。”

    黑袍里的眼睛盯着紫袍,不时流露出阴冷,却没有杀意。好像不管对方说出任何话,他会生气,但都不会动杀意。

    至少,在现阶段,不会。

    “你,太,恶心。”

    紫袍没有半点儿委婉,一字一字的清晰说出,掷地有声。

    说完,转身,跃上房顶,再轻松一跃,向着远方跳去,似不愿意与这怪物待在一起。

    黑袍的右手抬起,露出一只略显枯老的手指,指着紫袍离开的方向,低声沉吟:“要不是你活着的时候更有韵味儿,我定然会把你做成木偶的。”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笑了:“不过,谁也不会想到,你,被我炼成了解药。”

    “待在我身边这么久,你以为闻了那些东西真的一直没出事的原因是什么?”

    紫袍并没有离开太远,经过几个跳跃,便躲在了一棵树的后面。

    很了解那个怪物,知道怎样的气息可以隐藏住自己。

    先前,这个小队是三人行的,从怪物对那一位出手,仅仅是为了瓜分他储物戒指中的东西时,就已经心声戒备。

    自己与那一位的不一样,也能有所察觉。

    不管自己怎样包裹防护,总是会或多或少的吸入一些被那个怪物搞出来的烟雾。

    就想知道那怪物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总感觉跟着这样的人在一起,会有一种不安全感。

    没想到,就那么几句故意刺激的话,还真让给试探了出来。

    “解药,什么解药?那家伙,竟敢拿我做实验么。”

    自语着,略感不安,偶有杀意闪过。

    这一边,黑袍从抬起另外一只手,光芒下,五根木偶线直连着木偶孩童。

    在他左手的动作下,孩童随之快速向他飘了过来。

    右手探出第二根手指,上面的储物戒指一亮,竟从里面出来的是一团东西。

    准确的说,是一具尸体。

    一具看上去保存很好的婴孩尸体,它的身上没有半点儿伤痕,看上去就跟睡着了。

    另外三根手指探出,三根银色的丝线连上婴孩尸体的脑袋,接着手指一挥,丝线的另一头连上了木偶婴童。

    木偶婴童脑袋上那被损坏的部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没一会儿,就又恢复到完好无损的状态,好像从来都没有被破坏过。枯老的手指在上面抚摸,皮肤光滑如新生孩童。

    右手一挥,银线断掉,木偶婴孩活了过来,那肉做的皮肤就跟受了诅咒,变成了木头。

    黑袍回到屋子里,遁入黑暗。

    木门关上的那一刻,木偶婴孩的眼睛里闪过鲜活精光,接着,它一蹦一跳的重新向着那个水缸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