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410章 消失
“抽”

    木偶婴孩的手再动,插入张兮身体里的木质小刀再次被抽出。

    “刺…”

    当它又一次要将木质小刀插入张兮身体的另外一个位置时,张兮腾出一只手,抓住了那只木偶短手。

    木偶婴孩,它的手臂长度有限,木质小刀的长度也是有限,一心二用,右手以橙品长矛对付从天而降的杀手,左手抓住木偶婴孩出刀的手。

    低头的刹那,张兮看到那木偶婴孩的眼睛,就像是活人的眼睛一般动了起来。

    大大的眼睛,就跟真正的婴孩那样天真无邪,单纯可爱。

    这般单纯可爱的眼睛,却配上了它嘴角露出的坏笑,加上几次出刀抽刀在张兮身上造成的伤害,为它的脸上染上了不少鲜血,清澈的眼睛不再清澈,格外慎人。

    “咯吱咯吱咯”

    木偶婴孩的脑袋再次晃动起来,发出的响动配合上它的嘴脸,就像是在阴笑。

    “给我碎!”

    张兮用力一捏。

    咔擦!

    木偶婴孩的手被他捏碎,然而,在它被捏碎的手中,还藏着尖刀,这一捏,正好让尖刀扎穿他的手掌。

    鲜血,再一次的从掌心伤痕滑落。

    “老乌,为什么我会流血,流血会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么?还有,为什么感知不到周遭的空间弈力了,领域空间的弈力,能随我调动么。”

    张兮试图与日月骁骦乌联系,他发现了身体里的很多不对劲。

    能刺穿他身体的木偶小刀绝对不是凡物,真若是冲着自己来的,那一定会对自己有所了解。

    这样的他们,不光不只会让木偶小刀成为非凡之物,上面肯定是还涂抹了什么。

    他感知不到弈力所在,即便是空间中的弈力,他都无法感知。

    就好像,重新变回了一个没有丝毫弈力的普通人。

    试图求得答案的问题,同样没能等来日月骁骦乌的回答,好像他也与它失去了联系。

    到底,是谁!

    “啪”

    重重的,他抽了自己一巴掌。

    眼睛前开始出现幻影,迷迷茫茫,看不清东西所在。

    “杀!”

    张兮眼睛红了。

    他不是要故意抽自己一巴掌,抽自己一巴掌,就是因为自己身体开始不听使唤,有一种很疲惫的感觉。

    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丹药,也不管是何种丹药,一股脑的全部往嘴里倒。

    他需要解状态,需要从这种疲惫,看不清眼前事物,没有弈力感知,甚至连对危险的最基本感知也逐渐消失的状态中解除出来。

    这样下去。

    他会死在这里。

    按下橙品长矛的机关,长矛头刺了出去。

    “刺破”

    从天而降的伪装者没有想到张兮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触动机关,也没有想到他手上仅仅的一柄橙品长矛,正是因为忽视了它,认为它只是一柄橙品武器,从而轻视了这种最基本的,最普通,也最容易被忽视的机关。

    放下戒心。

    沾染上张兮鲜血的橙品长矛头,刺穿了伪装者的身体。

    “什么?”

    伪装者不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胸口,好在他是武者,在他的身上,也随身携带了可以起死回生的相关丹药。

    只要在受伤的第一时间,用弈力包裹住伤口,不让伤势蔓延,及时止血,再经过相应丹药以及自己耗费时间的调解,他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然而,他发现自己竟然调动不了自己身体里的弈力。

    好像是与自己的弈力失去了联系。

    望着不远处的木偶婴孩,再看到张兮身上铺洒的鲜血,伪装杀手紧张的看向一个方向,急切道:“解药,解药,快给我解药,那上面有他的血,他的血里已经渗透进了毒液,快……”

    “如此低级的错误都能犯,你已经废了,神教,不再需要你。“

    木偶婴孩上下唇角分开,随着木头脑袋的上下晃动,它的木嘴一张一合,与年纪完全不符的声音从它的嘴里发了出来。

    “咯吱咯吱咯吱吱吱”

    那颗木偶头脑袋就像是被一根有弹性的线牵引着,一会儿上下晃动,一会儿左右晃动,就跟不听使唤一般。

    可,只有中招的伪装杀手知道,它这是在嘲笑,疯狂的嘲笑:“要不,你也像他一样,把你的各种丹药都试一试,如果你还能活下来,就给你解药。”

    “混蛋XXX!”

    伪装杀手跪在了地上,他并不是真的想跪,他的身体已经不受使唤。

    缓缓的,他倒在了地上。

    木偶婴孩用还完好的左手捡起地上的那把木刀,走到伪装杀手的身体,看着他手上的储物戒指,举起木刀,放在他的手指上,一点一点的切着他的手指来。

    “每次执行反杀任务,都是你跑的最快,每次的战利品都被你给先选了。可,又有什么用呢?”

    “你没有活下去的机会,只有活着,才能享受战利品。”

    “死人,要那么多战利品,也是为别人做嫁衣。”

    木偶婴孩仿佛一下子转移了目标一般,压根儿就没有再管张兮,将主要目标全部放在了伪装杀手的身上,十分惬意的切着他的手指,就像是在做一道精美佳肴。

    “啊……”

    被切手指者,发出了不甘哀叫。

    只可惜他的哀叫,没能换来任何的同情。

    “怎么办?”

    张兮看着自己的储物戒指,如果自己的手指也被切掉,他不光会失去储物戒指,还会失去他的空间戒指。

    这,还都是次要的。

    他,将失去生命。

    不管是哪一方,他都不能失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喂,那家伙凭空消失了。”

    突然,从另外一个方向,传来一声提醒。

    木偶婴孩猛地转身,看向张兮原来躺着的位置。

    原来躺在那里的张兮,还真就凭空消失了。

    “怎么可能?他已经被我的蛊虫封住了几处要穴,不可能逃走的。”木偶婴孩没有慌张,缓缓的拿起地上的手指,从断掉的手指上取下储物戒指,然后,才向着张兮消失的方位走来。

    它对自己的能力非常有自信,它自信张兮的消失,一定不是真的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