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154章 放空心情
逃命的那一刻,爆发出来的潜力让张兮一下子没跟上,他的身上还有五百公斤的负重。

    要让他真带着五百公斤的负重与这几名老兵进行贴身战斗肉搏,他肯定会比较被动。

    第一时间,他选择了用风法,直接将他们索了命,不给他们任何反抗以及做任何部署的机会。除了从他手上逃走的那一名外,前面他都掌握着主动。

    跟上那名老兵,在逃生的惶恐中,老兵忘了他们自己布设在前方陷阱的具体位置,原本他是想利用进入陷阱区的环境,来对张兮进行一个拦截再反杀。

    他没有往回跑,是知道以张兮的速度,是绝不会允许他往回跑求救的。

    往回跑的距离,与往提前布设了陷阱的区域距离,他选择了更近的陷阱区域。

    这是他作为一名老兵的最后尊严。

    他怎么可能让一名新兵欺负的往回跑,还叫救命。

    就算他发现张兮其实是一名比他厉害许多的修行者,并且他所使用的武技绝非照夜军团的领地所有,但他依旧选择了往陷阱区域跑,管他再多厉害,只要他还是肉体凡胎,只要他进了陷阱区域,就会被他们提前准备好的陷阱带走。

    “什么!”

    让他没想到的是,与他记忆中的陷阱触发不同,他提前触发了陷阱开关,树枝羽箭向着他射来。

    他往前一扑,欲快速躲过。

    前方的地面上布满了各种从植物上采摘下来的小刺球,这种小刺球扎在身上会很痛,还会造成身体局部的短暂麻痹。

    不可能!

    望着掉落下来的带尖滚木,他即便知道前面还有一个大坑,他也不得不往里跳了进去。

    他以为自己能够及时用手抓住坑壁,却小瞧了小刺球的麻痹功效,除了跳跃发出了那一下力,他的手臂僵直,根本无法支撑他悬停在坑洞旁边。

    他掉了下去。

    下面,是他们提前准备好的粪便,准备着,倒不是有什么杀伤力,纯粹是为了让他邋遢,然后号让他们在孔洞上方对他进行一番羞辱。

    再然后,粪便的大量堆积,加上坑洞里的环境特殊,会产生一定量的沼气。

    只需要一点火星。

    无处着力,他记忆中好像是有一个地方可以爬上去的,这是他在与其他老兵一起挖设这个坑洞时,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副自己掉进坑洞时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

    着急中,他担心张兮会追上来,他必须在张兮追上来前出去,这样他才有机会甩掉身上有五百公斤负重的张兮。

    他越来越慌,慌到出现侥幸心理,慌到他从心口里掏出两块打火石,“咔擦”火星闪烁。

    轰!

    火苗迅速点燃了他的身体。

    “啊!!!”

    不甘的撕心裂肺惨叫声响起,没一会儿就彻底的消失了。

    看着前方坑洞里传来的火光闪现,张兮庆幸自己先一步的重新领悟了掌握主动,先下手为强的道理。

    他并没有发现前方的异常。

    至于这名老兵为什么会记错位置,踩上他们自己布设的陷阱开关,与他的脚上先一步被张兮给用树叶伤了有关。

    伤了的腿脚,与完好无损的腿脚,步数会有一定的差距,在黑夜中,他的视力不太好使,全是依靠的记忆步数判断的距离,慌忙中,他为了逃命,又激发了潜力,认为自己腿脚受伤会在速度上慢一些,就下意识的加大了每一步迈出的距离。

    正是如此,他用现在的步距踏完了原来的步数,导致他踩上了自己的陷阱开关。

    其他几名老兵的树叶,张兮都处理掉了,顺便将他们的尸体也一并处理了,至于那名在陷阱中被火烧的老兵,他想不用他处理,等精英营的人找到他,最后也只能给他一个被烧死的定论。

    至于他是如何被烧死的,这可怪不到他的头上。

    换了一条路,张兮继续完成了他的负重跑训练,等他正大光明回营的时候,两名值守的老兵还跟他问候了一声,其中一人还对他比了一个赞赏的手势。

    不论年纪,努力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因为张兮的努力,所以他有嚣张的资本,加上这次他的“凯旋”而归,在老兵中,对张兮的评论各不相同。

    听说张兮在十四班就只有他一个人,他还依旧代替十四班对老兵们进行挑战,要先老兵们一步带走食物,这就更让有部分比较重情义的性情老兵在心底赞赏了。

    赞赏,只能在心底与私底下,在明面儿上,他们不是一个班队的,他们各自为阵,必须为了自己的班队荣誉,相互竞争。

    张兮同样的回了老兵一个赞赏手势,这个赞赏,在他的心里并没有什么波澜,他只是别人以礼待他,他也就习惯回礼于人。卸掉负重,一身轻松。

    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他又重新戴上负重,端起重矛,开始进行最初始的武技操练。

    这士兵们的武技看似粗糙,皆是劈砍之类的不华丽,看似也不太厉害的招式,但张兮知道,既然这些一线士兵能够凭借着练习这样的招式踏入武途,自然是有用的。

    真正的高手,反倒不需要华丽的招式,往往会化繁为简,简单的招式,其实更为实用。

    简单的招式不用花更多的时间去记忆,去学习,只需要一遍一遍的将它练到极致。

    好比风裳为他展示的树叶入木,毫不华丽,却不论是实用性,还是杀伤力,都远超其他宗门的立派绝学。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对他来说,效用更大。

    简单的劈砍,一个动作做了一千次,全部演练完成,他卸掉负重,一身轻松的躺在演练场的地上,听着蝉鸣,望着天上的星空,大口的喘息着。

    他的身体四肢,都在负重演练后,出现酸痛脱力等症状,这是正常现象。

    放空心情,在欣赏了一会儿美丽星空后,他闭上眼睛,进入“九轮阳辉”。

    这一次进入,他没有在里面进行修炼,他同样的在里面躺平了身体,躺在溪流边,手轻轻的耷拉下去,感受着溪水的清凉,身体晒着太阳,接受着阳辉抚摸,跟着闭上眼,不主动去寻找弈气,而是让弈气来主动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