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41章 无法再想
    心若向阳,阳辉便能现于心中。

    原来是这样!

    始祖创造太阳的力量,原来是这样来的!

    “有弈气了,有弈气了,里面竟然有弈气了!”

    “我的弈气瓶灌满了。”

    “哈哈,我的弈气瓶也灌满了!”

    外界突然闯入的声音,将张兮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刚好他已完成了所有压缩沉淀,索性从九轮阳辉中跳了出来,闭眼睁眼,再次回到黑暗的阁楼之中。

    阁楼变了,空气中,有弈气流动。

    抬起头,往一个通风口望去。

    原本看不透出通风口,逐渐开始有光芒向里照射。

    黑暗的阁楼,开始出现光明。

    张兮低下头,这才往阁楼里的这些考生望去。

    除了站着不多的十几个考生,其他考生要么被打趴下站不起来,要么就是窝在墙壁边瑟瑟发抖。

    在一个角落里,他找到了倒在地上泛着白眼口吐白沫,身体出现难看变形的王小八。

    这小子,强行吞噬聚弈丹,又不懂得修炼,自然只能是被聚弈丹中所在吞噬后突然爆发出来的弈气给胀得不成人形。

    轻轻地摇了摇头,他没有理会,收回目光,拿起周边早已不知道何时被灌满的精纯弈气瓶,趁着光线还没照射到角落里被发现前,将里面的精纯弈气全数倒掉,然后拿着空瓶子起身向着考生中正得意洋洋举着手中弈气瓶欢呼的那位考生走去。

    “师兄,能不能帮我一下呢?”

    看着这位考生,张兮放低姿态,堆起示好微笑,将自己的弈气瓶递了过去。

    “师兄?你叫我师兄?”

    郑飞舟挑眉瞧向一脸稚嫩看上去年纪很小的张兮,打算听他一个为什么要叫自己师兄的说法。

    “师兄你天赋那么高,肯定能入内门,做内门弟子。像我,最多就只能做个外门弟子。你自然就是师兄喽。”

    张兮自己也没发现,在用九轮阳辉空间中的精纯弈气替换掉自己身体里原来的弈力,完成彻底的沉淀后,他的皮肤比起之前,更加的白皙细嫩,看上去比之前还要年少上一点。

    “可以,这理由我很满意,来,我帮你吧,以后你就跟我混了,等我在内门混好了,就收你做弟子,到时候,你也就能成为内门弟子了。”郑飞舟很满意张兮的解释,他自认为自己是众多考生中修为最高的,是已过八门成功开启武途的真正武者,在完成这次考核内容后,相当自负的认为自己是绝对能在这剩下的十几人中脱颖而出,被内门看上,成为内门弟子的。

    “恩恩,谢谢师兄。”

    张兮低下头道谢的时候,狐疑的将目光向着自己左手手腕儿处投去目光。

    他们,是都发现不了自己的实力修为么?

    自己也没有刻意隐藏过……对,之前进入余天宗山门的时候没有被发现,在火房干活的时候,没少与外门弟子接触,没能被发现,在那名执事宣布第一门考核的时候,以他的修为,也没有发现自己的修为等级。

    这样一想,在斗兽场的时候,好像也是自己自报的修为阶层。

    而在城主府的时候,完全是自己进行了修为外露,他们才知道的自己修为。

    难道,是这护腕还有帮忙隐藏修为的能力?

    如果真是这样,那以后还不是自己往外展示有多少修为,就有多少修为?

    这,可是一个隐藏自己的好手段。

    或许有的人修炼是为了扬名立万,光宗耀祖,受人敬仰,所以巴不得人人都能看穿他的修为,隐藏实力对那类人,就是鸡肋。

    但对于他来说,他修炼,不是为了名不是为了利,能够隐藏真正的实力,绝对是百利无害。

    “师兄,也帮帮我吧。”

    有张兮开这个头,其他几名并不没有开始修炼的考生开始也跟着向能够凝气的考生求救,嘴巴一个比一个更甜。

    他们来这里如此辛苦,甚至有的不择手段都要考核的目的是什么?自然是为了加入余天宗。

    面子什么的,远远没有能够加入余天宗重要。

    加入余天宗,才是真正的有面儿。

    加入余天宗,再取得已返程九,那就是可以光宗耀祖的有面儿。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来参加考核前,都已经让街坊四邻,各种亲戚全部知道了,有的甚至还摆了桌,彩礼钱都收下了,这要是失败而归,才是真正的丢面儿。

    至于张兮为什么要带头玩这一出呢?

    是因为他通过阁楼里出现的这些本不应该出现的弈气流动,照射进来的光亮判断,一定是让阁楼完全隔离弈气光辉的法阵坏掉了,所以才会出现弈气波动,又一个完全隔离出来的黑暗空间,变成了一个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阁楼。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阁楼的法阵消失,应该是与他领悟到了“九轮阳辉”有关系。

    法阵是很珍贵的,不仅需要耗费一个高手的不少弈力,还必须要用上很多价值极高的材料。

    黑暗阁楼失去效用变成普通阁楼,这事儿很快就会被发现,再晚,在那内门弟子打开门的那一刻,就能发现。

    所以这个时候冒头,绝不是明智选择,比起冒头,做一个完全不懂得修炼的废材,彻底排除掉自己的嫌疑,这才是一个最明智的做法。

    “哐!”

    果然,没一会儿,阁楼的门被打开了。

    不过站在门口的,并不是标志白袍的那内门弟子。

    打开门,站在门口的共有五个人,他们身穿黑色金边袍子,脸上蒙着面,在他们的手上,还各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师兄,我们通过考核了!”

    郑飞舟还没搞清楚状况,举起手中的弈气瓶兴奋地第一个向着门口跑去,这内门弟子的名额,他志在必得。

    “刷”

    在阁楼里众考生的目光下,一道银光向着郑飞舟划了一下。

    “师师兄,你们,这,是做什…”

    终于发现不对的郑飞舟抬手摸向有点痛的脖子,滚烫的粘稠液体不断地从脖子上的痛处冒出,他抬起手,那沾在手上的,不是汗,不是玩笑,是鲜血,是他自己的鲜血。

    他问不出来为什么,他以为他的人生正要开始,他以为属于他的辉煌时代就要到来。

    没想到,他的人生,无法再想。